关于追逐游戏

海棠红就写完了。


浮灯记算是彻底写完了。这样的二月红和何辅堂就不会再写了。如果以后写也是用两个人的人设在其他的时空里面的故事了。


红兴的部分确实没写完。最开始写追逐游戏的时候也是想写个实验性质的系列,想到什么适合这两个人人设的梗就放进来,中间也想挑战案件来着,最后能力不及还是回到了两个人关系本身。写了海棠红之后,好像把这个小品的系列给撑大了。


也有妹子问我是不是红兴也写深一点。我也很想啊。但想来想去,这个故事里红兴的设定没有特别大的冲突,感情也进入了一个平稳期,基本上我不想弄小三进来搅局,也不想写两个人结婚过日子,这两种我写...

追逐游戏之今生今世(大结局)

ooc


月光照进池塘,透过曲折的水面,落在地宫的天井里,到二月红身边已经所剩无几。


他依旧坐在何辅堂对面。


少了一只手的金佛、落满灰尘的椅子还有挂着蛛网的墙壁。


除了月亮的位置,一切都没有变。


他手里是那枚白玉,光洁冰凉,有点像他的心。


曾经的心。


何辅堂在他对面垂着头,呼吸平稳。


他还在沉睡,也许天亮时,也许下一秒,就会醒过来。


只是醒来的未必是何辅堂了。


“是因为我从没让你做过任何事么?”二月红开口,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有些空旷。


他停下来,似乎是在等何辅堂的回应,也可能只是在整理混乱的思绪,终于他再次开口。


“因为...

追逐游戏之今生今世(十三)

ooc



二月红用了好一会儿终于找到了焦距。又花好一会儿认出来这是长沙饭店的客房。2016年属于张艺兴的客房。


他喝酒了。很烈的西洋酒。然后……


然后有人跟他一起回来这里。


身上的知觉恢复了。酥麻疼痛全部涌了出来。他坐起来,被子滑落,全身都是昨晚留下的痕迹。


他扶着头。脑袋里又开始鸣叫。


所以那人已经走了。这倒是好消息,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种局面。


我是谁?


一个奇怪的问题冒出来。带着熟悉的语气。


他犹豫了一下。昨晚是陌生人么?他看向...

追逐游戏之今生今世(十一)

ooc


黑雨


夜空恢复了平静。江水重新暗了回来。


“漂亮吗?” 何辅堂问


“你哪来的钱?”二月红问。


何辅堂笑了:“我把手表给放烟花的人了。他一直怀疑是假的,说了好久他才肯收。”


“你喜欢吗?”他期待地问。


“你想要我做什么,说吧。”二月红忽略了他的问题。


何辅堂为他的直接叹了口气,他思索了一会儿,正色对他说:“我要你跟我离开这里。”


二月红不解地看向他。


“我查过了,现在出国很方便,办个签证就行了。我们可以先去香港,再去美国...

追逐游戏之今生今世(十)

ooc


花火


窗外的天空并不是明亮的蓝色。有一点灰暗。二月红的手机上显示今天可能会下雨。


他在餐厅靠窗的位置。何辅堂在他的对面。不知不觉他们已经这样吃了三天早餐。


二月红喝了口果汁,抬起眼看了眼对面的何辅堂。


何辅堂喝的是咖啡,他不是很满意21世纪的速溶咖啡,但喝了三天也不再计较了。他是个适应能力很强的人。是2016年和1969年的差别更大,还是1925年美国和中国的差别更大?估计对何辅堂来说都差不多。他喜欢被新事物包围,越新越好。


有哪里出了问题。


二月红在思考。...


追逐游戏之今生今世(九)

ooc


不该 不该


今天的湖水很蓝,和天空一样的颜色。


张启山的鱼竿依然没动。


“他要走了。”二月红说。


“是吗?”


“他见到他想见的人了。”


“这么快。”张启山可惜。


“是的,很快。”


他们沉默了一会儿。


“我可能也该走了。”二月红说。


“是吗?你确定吗?”


二月红没有说话。


“你希望他走吗?”张启山问。


二月红没有回答。


“你想走吗?...

追逐游戏之今生今世(八)

ooc


双月之夜


何辅堂走到出口的时候发现账已经结了。


二月红将手机交给他。他才想起来自己是回去拿手机的。还没反应过来,二月红已经转身走了。


到电梯边上,他准备拐进去,二月红却继续走。


何辅堂有些奇怪地跟着他。不确定要不要提醒他。


二月红站上自动扶梯,漫无目的绕着圈,一句话也不说。


“还回去么?”何辅堂忍不住问。


“嗯。”二月红答着,仍然自顾自地走着。


何辅堂于是静静地跟着他,走过一个又一个的商铺,偶尔二月红停下脚步看一会儿橱窗里的东西,然后面无表情地继续走...

追逐游戏之今生今世(七)

ooc


Hello&Goodbye


1925年 冬 长沙


番华路168号。


画桥撑着伞看着门牌。雨比她出门的时候大了。她的布鞋湿透了,冻得她直打颤。


她朝门里望了望。灯似乎是亮着的,应该有人。


她在犹豫,如果她大声喊,会不会有人来给她开门。管家或者小厮之类的。或者更好一点,黑娃来给她开门。


但黑娃看见她估计是要逃跑的。她觉得她得忍一忍,等等看有没有别的人来开门,她跟他说一声一起进去。


就这样她在雨里站了一个钟头了,还好是吃完午饭偷跑出来的,趁着太太...

追逐游戏之今生今世(六)

ooc


迷宫


湖面平静如常。


除了天空的蓝色,什么也没有。


二月红穿着白色的长衫站在湖心,身边是头发花白的张启山。


“你会一直在这里吗?”二月红问。


“你需要我在这里吗?”张启山反问。


二月红沉默了一会儿。


“我见到他了。”他顿了顿,“他和以前一样,又不太一样。”


张启山没有说话。


“他说这是一场梦。”二月红说,“他终究会消失的。”


“你希望他消失吗?”张启山问。


二月红沉默了。


“也许...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