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浮灯记

真的是好久好久没有写过一个完整的故事了。


以至于看着曾经在走路时,坐车时或者睡着前迷迷糊糊想到的画面,变成文字,形成人物,串成故事,觉得非常神奇。


这个故事最初只是关于丫头的。丫头写着写着,就带出了二爷,二爷带出了何辅堂,何辅堂带出了程立雪,一个念头长成了一个故事。因为人设都是借用了现成的,这个故事写起来真的非常流畅。


把自己当做其中某个人写着写着的时候真的有种鸡皮疙瘩都要起来的感觉。不知不觉跟着这些人物经历了一遍悲欢离合,写第六章的开头的程立雪部分,和第七章程立雪见到二月红的儿子时,都是写着写着眼睛就糊了。所以程立雪的部分是写的最满意的。以至于写完第七章之后就有一种写完了的...

【海棠红】浮灯记-长沙饭店(番外)

这一篇是写在第三章和第四章之间,当时写的时候是觉得不把这一晚的事情写出来,后面都没有办法写。然而写着写着车速就飙起来了,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捂脸】……但我可以负责任的说这是一段推动情节发展的不可或缺的【肉】。

同时谢谢关注我的两百多位小天使们,无以为报,速度上车~


不老歌:长沙饭店


Fionana的红兴总目录

《惊天动地》

写浮灯记的时候,这首歌常常不由自主就冒出来。尾声的最后借了金玟岐的歌词。我波澜不惊的生命,死而复生的心,因为你,还可以惊天动地。


热闹环境声

快乐有剧本

才惊觉自己有表演天分

礼貌的笑着

衣冠齐楚着

准时清醒着

约定俗成的规则


就算跌进深邃的黑暗里

就算坠入无边的梦魇里

就算世界 顷刻间分崩离析

就算微笑背后是叹息


直到你穿过人来人去的光影里

趟过无处安放的回忆里


直到神经 痛觉都被你占领

直到我 波澜不惊的生命


还可以惊天动地


——《惊天动地》 金玟岐 


【海棠红】浮灯记(尾声)

ooc


尾声   何辅堂



人居然可以登上月球。


用脚踏踏实实地踩上去。


我在电视里面看见这一幕的时候,觉得难以置信极了。又高兴坏了。


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我同立雪絮絮叨叨地说了很久这件事情的意义。她一如既往地笑着,她说这个世界真是越来越好了。


是啊。这个世界真是越来越好了。


我这一生,非常幸运。


幸运到连我自己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有时候我觉得大约我是某本故事的主角,才可以躲过这样多的劫难。...


【海棠红】浮灯记(七)


ooc


1. 丫头  2. 陈皮  3. 丫头  4. 丫头  5. 程立雪  6. 二月红 


7. 程立雪


我回到上海后第二周,何辅堂回来了。


他没回家,直接去了医院。


他没有病,在红二爷精巧的地下密室里,他毫发未伤。轰炸结束后第五天张启山终于打通了通道,将他和红二爷救了出来。


他将他们第一时间送去医院,他们行走如常,不需要任何人的...

【海棠红】浮灯记(六)

ooc


二月红抬头,天井上波光滟潋,澄净的天空化在池水里,偶尔一条红色的鲤鱼游过,同时划破天空和水面。


他所在的密室已有两百年的历史,从曾曾祖父便开始修建,直到祖父终于完成。这是他们家族真正的宅邸,用上了几代先祖所知道的关于地下建筑的全部智慧。相较之下,地面上的那个不过是个待人接物的门面。


他的曾祖父,祖父那一代男性没有人活过四十岁。


从他记事开始,父亲和叔父就尽快将他们知道的一切教给他。好像死亡是一趟他们必须要赶上的列车。他们也如期赴约了。在一次倒斗中,他们全没有回来。...

【海棠红】浮灯记(五)

这篇的背景基于《一代枭雄》,其中程立雪是《一代枭雄》后期的女主角,知识女性,何辅堂的挚爱;魏正先是何辅堂的死对头,程立雪的前夫;刘二泉是何辅堂前期为报仇取的的大太太。


ooc


1. 丫头 2. 陈皮 3. 丫头 4. 丫头


5. 程立雪


我睡了好久。


久得仿佛又过了一辈子。


我起先并不知道一封信也是可以杀人的,更不知道魏正先恨何辅堂已经恨到了这个地步。


我的丫鬟新月在我之前走了,那时我中毒已深,但仍然看不到何辅堂出狱的希望。...


【海棠红】浮灯记(四)

ooc


1. 丫头 2. 陈皮 3. 丫头




4.丫头

我在房里坐了一晚。


我没有哭。我自己都有些惊讶。


也许是因为一切来得太快了,我根本来不及消化。也许是我终于明白了我其实并不爱他。


或者说,是我终于看清了我对他的爱。长期以来,因为夫妻的关系,因为他是个男人,我是个女人,我们对彼此的感情都有先天的误会。


爱有很多种,包含着欲望诱惑冲动和独占欲的爱情当然是其中最炫目的一种。


但还有很多爱,是因为际遇,因为时间,因为陪伴,或者仅仅是一碗面...

【海棠红】浮灯记(三)

ooc


1. 丫头 2. 陈皮


3. 丫头


何辅堂来之前三个月,先到的一是一树西府海棠。秋天早过了海棠开花的时节,不知道他从哪里弄了一树,颤颤悠悠地送到府上,花瓣洒了一路。陈皮说留着,等何辅堂来了,当着他的面点了。我说这海棠难得,不如转送给佛爷吧,趁着他和尹小姐新婚。二爷看了那花一会儿说种后院,过两天就谢了。


一个月后是一封拜帖,信封上写着二月红敬启。二爷看到那字时犹豫了一下,我知道他在犹豫该不该撕开,撕开有点可惜了信封上那好看的毛笔字。我于是说我去拿开信刀吧。他说不用了,嘶地一声扯开了信封...

【海棠红】浮灯记(二)

ooc


2. 陈皮


我没有那么糟,我师傅也没那么好。


人和人之间没那么大差别,无非出身境遇而已,本质上都一样。


我祖上在浙江,常年和鱼虾蟹打交道,很平常的渔民,只是我们那里有种用钓竿勾蟹的技艺,也不知道谁发明的,远远把杆一抛,勾住一个蟹收回来,人站着就行。我九岁的时候已经是那里钓蟹第一高手。


十岁的时候一个江湖人路过,看了我钓蟹,他说你这功夫钓螃蟹可惜了。


我笑,那钓什么不可惜?


他说值钱的宝贝,项上的人头,你想钓什么都行。


我没理他,肯定是个疯子。他在我身后喊了个...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