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心刺客(八)思无邪

ooc


上朝的时候礼部的李大人注意到了孙大人的异常。眼角下方颧骨上好像有一小道划伤。

 

本来这也不算什么大事,当朝文武百官家中难免发生口角,带伤来上朝的时有发生,但出现在孙大人脸上就有些蹊跷。第一孙大人尚未婚娶,第二孙大人武艺高强,常人近不得身。这怎么伤的,就很值得研究了。

 

午饭时间各种小道消息纷至沓来,户部说孙大人的前情人和前前情人打起来了,孙大人去拉架被误伤了。礼部说孙大人睡了有妇之夫,这是仇家干的。工部说孙大人在满江楼听曲,满江楼的灯笼掉下来伤了他。

 

国子监祭酒王大人推了推他新配的西域眼镜,悄声地告诉大家以上说法均不靠谱。

 

“那你知道怎么回事?”

 

王大人神秘地笑了一下,露出他两颗招牌式的门牙说:“可靠消息,孙大人的脸摔地上了。”

 

众人于是皱起了眉头,要从哪怎么摔下来,才能脸着地。

 

“床上呗。”户部了然一笑。

 

王大人没再说什么,只是微笑。

 

啧啧,果然是跟床有关。

 

大家纷纷对自己的机智感到满意。

 

但问题来了?在床上干什么才能摔下来呢?

 

这个问题引人遐想,以至于下午大家开会都有点心不在焉了,努力想从孙大人的脸上找到一点线索,看看孙大人是烦恼还是生气还是哀伤呢。但除了脸上那道神秘的划痕,孙大人的表情始终如一。

 

直到刺客营的黄大人出现。

 

黄大人出现的时候,看了孙大人一眼,孙大人的眉毛明显跳了一下。作为秘密部门,黄大人一般不上朝,只单独参见皇上。

 

在去御花园的路上,孙大人一直粘着黄大人,说悄悄话,隔着几步的户部大人听见了只言片语。

 

“你赶紧把刺客营的床全换了!”孙大人悄声命令。

 

“为什么?我那床是定制的练功榻,专门帮助练习轻功的。”黄大人答。

 

“狗p,你那分明是粗制滥造的次品,黄磊,我跟你说这件事情很严重,你是国家公务人员,居然让刺客睡这种劣质床。”孙大人生气地竖起了食指在黄大人晃了晃。

 

“那你想换成什么样的?雕花月亮黄花梨架子床,再给你弄个红色纱幔?”黄大人切了一声。

 

“红色就不必了,太俗气,还是白色吧。”孙大人点点头。

 

黄大人没理他,径直加快了步伐。

 

孙大人赶上他:“我跟你说,今晚务必把床装好,不然——”

 

黄大人看向他好笑:“不然怎样?”

 

孙大人做了冷酷的表情,恨恨地说:“不然我自己买张床送过去!”

 

黄大人站在御书房门口认真地看了孙大人一会儿,露出了一个慈祥的微笑。

 

孙大人觉得这微笑友好到带了点宠溺的味道,于是跟着呵呵乐了。

 

身后的其他大人不明所以也跟着乐起来。

 

走进御书房的时候,孙大人满意地想想必他的雕花月亮床应该已经在送货的路上了。

 

 

 

 

下朝回到家里换了常服,孙大人吃了几口饭看了眼天色,不多不少刚好看不清脸。于是回屋便上了屋顶直奔刺客营。

 

同样的天空同样的月亮,孙大人站在刺客营的屋顶看着昨晚小刺客房间唯一那扇窗户,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

 

一块木板完整地钉在窗户上面,钉子密密麻麻钉在四条边上,他就是回家拿榔头来拆也要费去大半夜功夫。

 

老狐狸。

 

他在心里骂。

 

你以为这样我就进不去了?

 

孙大人在阁楼上踱着步子,觉得自己很久没有这样被挑战过了。

 

他跳到屋顶上,刚准备揭开瓦片,身后传来声音。

 

“哎呦,孙大人您又来了?”

 

孙大人回头,罗师兄站在屋角,看样子正要出门。

 

“怎么又是你?”孙大人面有不悦,自己的好事几次三番都是被这个家伙耽误的。

 

罗师兄跳到他身边,神秘地笑笑:“想进去么?”

 

“你有办法?”孙大人怀疑地看着他。

 

罗师兄从怀里掏出一把钥匙,孙大人顿时眼睛亮了。

 

罗师兄嘿嘿一笑将钥匙扔给他:“不用谢。”

 

孙大人怀疑地看着他说:“你这样好心?”

 

“不是好心,有人让我给你的。”罗师兄笑,转身已经跳出去好几进房子,不见了踪影。

 

孙大人掂了掂手中的钥匙,觉得自己的小刺客脸皮虽薄,但关键环节却安排得很是周到。

 

旋身进到楼廊上,喜滋滋地开锁推门。

 

屋里有点黑,他就着门口的月光看了一会儿终于适应了黑暗。

 

在昨天床塌了的地方放着一个崭新的架子床,上面还挂着白色的帷幔。

 

孙大人合上门,轻轻走到床前,白色的帷幔里影影绰绰。他在床前站了一会儿,嘴角不由自主地扬起。

 

他伸手掀开帷幔,随即愣住。

 

里面什么也没有,只有一块木板。

 

 

 

 

孙大人的脸色很不好看,站在墙上看着院里喝着茶的师父。

 

师父自顾自泡茶也不去理他。

 

孙大人落在院里走到他面前,冷着脸问:“人呢?”

 

“谁?”师父不看他。

 

“你说谁?”孙大人的声调扬起来,生气地在黄师父对面坐下。

 

“他在哪跟你有什么关系?”师父疑惑。

 

“废话,一晚一晚我在屋顶上好玩呢?”孙大人不满。

 

“不好玩吗?”师父问。

 

“不好玩!”孙大人斩钉截铁地答,“你快把他还给我。”

 

师父皱眉:“什么叫还,他什么时候成你的了?”

 

孙大人着急:“当然是我的了,我多不容易才弄成我的,你别给我添乱。”

 

师父啧啧:“你还不容易,哪里不容易了?”

 

“我哪里容易了我?最近真是邪了门了,好好的连床都塌了,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孙大人郁闷。

 

师父喝了口茶道:“我其实有个建议。”

 

孙大人好奇地瞥着他:“什么?”

 

“烧香。”师父说。

 

“滚。”孙大人干脆地说。

 

“师父,师兄刚刚从西山回来,说小师兄他——”一个小小刺客跑进来,看见孙大人赶紧捂住了嘴巴。

 

师父皱了下眉头。

 

孙大人的眼神动了动道:“天色不早了,不打搅了。”

 

 

 

刺客营在城东,西山在城西,虽然叫做山,其实就是个土丘,修了不少雅致的庭院。兵部有一座,刺客营也有一座,紧挨在一起。

 

小刺客抄完了经书,躺在床上看着屋顶发呆。昨日床塌了之后,师父便让他到西山闭门思过。走得匆忙,又没来得及告诉孙大人。也不知他有没有再去刺客营找他,如果去了,看见他不在会不会伤心。

 

这样又想起昨天晚上,正是要紧的时候,和孙大人乱七八糟地摔在了地上,门外一阵敲门声,孙大人急忙扯了衣服出了窗外,连裤子都还在他的地板上。

 

他也是头一次见孙大人这样狼狈,而又是因为自己变得如此狼狈,不自觉还有些高兴。

 

孙大人在别人那里都是厉害的孙大人,说一不二威风八面,但在他这里光着屁股从窗户逃走了,不那么厉害了,这样不厉害的孙大人是他一个的,别人都没有。他抱着枕头为这个想法感到满意。隔着帷幔看着窗户,意识渐渐模糊。

 

啪——

 

窗户忽然打开,孙大人落在房里。

 

小刺客揉揉眼睛,觉得自己好像还没睡着。

 

孙大人看着床里这次有一个真真切切的人影,顿时松了口气,走到床边坐下,却说不出话来,最近出行多半坐轿,今晚这样从城西跑过来还真有点喘。

 

小刺客看他不说话,也有些纳闷,思考着这是什么情况。

 

好一会儿终于开口:“你来找我么?”他眨着眼睛,有点难以置信。

 

“废话,不然呢?”孙大人看着他纳闷。

 

小刺客看着满头大汗的孙大人:“你从城东过来么?”他问。

 

“是啊,一路上坡,真是要了命了。”孙大人感慨。觉得自己长这么大没睡过这么难的觉。

 

小刺客笑了,甜甜的酒窝陷下去,刚想说话,孙大人手扶上床架子用力摇了摇,小刺客跟着晃了晃。

 

“嗯嗯,这床还行。”孙大人点头道。

 

小刺客眨了眨眼睛,孙大人已经伸手来解他的衣服。

 

“你要不要先歇歇?”小刺客问,看着孙大人仍然不稳的气息。

 

“不用。”孙大人吻住他,吻里满是热度,“赶紧的!”孙大人伸手脱着自己的罩衫,解开衣袍。

 

“可是……”小刺客有点犹豫,他觉得是不是应该先营造一下气氛。

 

“别可是,今天无论如何得做完。”孙大人肯定地说,说完啄了一下小刺客的嘴唇。


希望就在眼前


tbc…


甜心刺客目录

Fionana的红兴总目录


评论 ( 40 )
热度 ( 1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