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心刺客(七)思无邪

ooc



小刺客哪也没去。孙大人昨晚说今天只上半天朝,下午就回来。他于是一心一意在家里等孙大人下朝。中午刚过,孙大人没回来,倒是罗师兄来了。

 

“怎么还在这里,出大事了赶紧回去见师父!”

 

罗师兄话音刚落就飞身走了,非常要紧的样子。他心怦怦跳,该不会是师父他老人家……

 

刚到师父屋檐上,就看见师父趴在院里的地上,他几乎是飞身落到师父跟前哭着说:“师父……您……您……怎么……”

 

师父抬起头:“干什么呢你?”

 

他嘴巴撇着正在将哭不哭之间,看着师父眨巴眨巴眼睛,吸了下鼻子道:“师父您没出事啊?”

 

师父把地上的筷子捡起来放在桌上,他机智地从旁边拿了双新的恭敬地递给师父。师父接过放在一边:“我应该出什么事情?”他端起旁边的茶杯喝了口茶。

 

“我以为您要不行了。”他后怕地说。

 

师父一口茶喷出来。

 

他赶紧拿袖子帮师父擦,师父摆摆手。

 

“师父您没事吧?”他关心地问。

 

“师父有事。”

 

“啊,师父您怎么了呀,师父……”他瞬间抓住师父的手臂,脸又皱起来。

 

师父伸出食指指着他,示意他收住。

 

他屏住气,乖乖把眼泪憋了回去。

 

师父看着他说:“我问你,你昨天晚上在哪里?”

 

“在家里。”他回答,理所当然的看着师父。

 

“谁家里?”师父问。

 

“孙大人家里。”他这才想起来没说清楚,顿时又有点不好意思。

 

师父哼了一声:“才几天,就变成家里了,你倒是不见外。”

 

他脸一红:“毕竟,孙大人也帮徒儿找过裤子,就不必,不必太见外了。”

 

“是吗?昨晚是不是裤子又丢了?”师父说。

 

他抬起头:“昨晚?昨晚没有啊。”

 

“确定没有吗?没上屋顶找裤子吗?”

 

“没有啊。”他无辜地看着师父。

 

“那你在屋上干嘛呢?”师父看着他。

 

“屋上?”他一脸莫名。

 

“大佛寺,舍利塔。”师父提醒。

 

他回忆着,忽然想起来看向师父:“师父,昨晚您也在啊?”

 

“在个p!”师父无语,一张纸拍在桌上:“人家大佛寺一大早就送来投诉信,说刺客营有人昨晚公然在宗教场所亲热,还是在供奉历代高僧舍利子的舍利塔上,你自己看看。”

 

投诉?

 

他把投诉信拿起来,信写得文邹邹又啰嗦,他看了两行大概就是搅扰佛门圣地,影响僧众休息。

 

“是你么?”师父问。

 

他纠结,忽然抬起头看着师父:“诶,师父,你怎么知道是我?”

 

“怎么知道?后面白纸黑字写着‘疑似贵营有一名男性青年刺客在舍利塔顶与兵部孙大人卿卿我我,搅扰佛门清净’。”

 

“他连孙大人都认得?”他赶紧拿了纸去看。

 

“当然认得了,孙大人每月都去找大佛寺住持下棋,下一局悔一局,化成灰住持都认得。”

 

“诶,师父,那你说住持大人是不是在公报私仇?”小刺客质疑。

 

师父立刻敲了下他的脑袋,“报什么报,你是不是昨晚跟他去塔顶上亲热去了?”师父问。

 

他低着头,轻声说:“不能算亲热,就是亲亲。”

 

亲亲和亲热能一样么?亲亲是不脱衣服的。

 

“这些和尚真是不懂红尘。”他噘着嘴小声抱怨。

 

师父呵呵:“人家是不懂,你们天天在屋顶上找裤子这路数谁看得懂?”

 

“没有天天,也没有在屋顶上。”他委屈,“最近都没有时间……”

 

“打住,不许说细节,为师的心脏不好。”师父赶紧叫停。

 

他于是老实地闭上嘴巴。

 

“怎么不说话了?”师喝了两口茶问。

 

“您说不许说的。”他老实地答。

 

“我让你别说跟那人那些有的没的,你说说大佛寺这怎么办!”师父急得直叹气。

 

“要不,我去跟住持道歉,以后不在塔上面亲亲了。”他诚恳地说。

 

“然后呢?”师父问。

 

“然后我跟孙大人说以后去别的地方亲亲。”他真诚地望着师父。

 

师父笑了一下:“所以还是要亲亲了?”

 

他点点头,亲总归是要亲的了。

 

师父也点点头,似乎了解的样子,然后开口:“从今天开始一个月不许出门,在家闭门思过。”

 

啊?!

 

他瞪大眼睛。

 

“刺客营你自己的家,不是那个人的家。”师父补充。

 

哎呦……喂。

 

 

 

 

孙大人发现他的小刺客又不见了。

 

从下午等到晚饭,从晚饭等到夜里,他觉得不能再坐等了,他的书已经看不进去了。

 

他把昨天逛过的屋顶都找了一遍,凭着感觉走到了刺客营,事情倒不复杂,他抓了个小小刺客,很容易问出了小刺客的房间。

 

在刺客营西北的角楼上,最高的阁楼里正亮着灯。

 

孙大人推开窗户的时候,风跟进来吹起了一桌的纸。

 

他落在屋里关上窗户,拣了一张,眉头皱了下。

 

这字实在无法恭维。

 

屋里的灯火被刚刚的风吹灭了。孙大人走到桌前发现小刺客正趴在桌上,手中还握着毛笔,墨水沾透了好几张宣纸。

 

他在屋里走了一圈,一张床,一张书案,一个柜子。

 

柜子里除了一身又一身的刺客服,没有一件平常衣服。他于是拿了床上的单子轻轻盖在小刺客的身上。

 

小刺客的眉头微动,醒了过来。

 

黑暗中他看了一会儿,顿时醒了过来:“你怎么来了?”

他慌忙看向门窗,果然窗户仍未合上,赶紧起来去关窗户。

 

“这里不能随便进来的。”他着急。

 

“为何?”孙大人漫不经心地问。

 

“这里外人不能进来。”

 

“进来会怎样?”

 

“被发现了,搞不好要杀头的。”小刺客担心。

 

“这样危险?”孙大人扬眉,黄师父平时都是这样吓这些小孩的?

 

“是啊,很危险。”他打开窗查看了一下,“你快走吧。”

 

“好啊,那咱们快走吧。”孙大人去牵他的手。

 

“不行,我不能走。”小刺客没动。

 

“为何?”

 

“我在受罚。”他低着头说。

 

“你犯什么错了?”孙大人好奇。

 

“反正……反正与你无关。”他含糊地说。

 

那想必是与他有关了。

 

“你快走吧。”小刺客打开窗推他出去。

 

孙大人伸手把窗户按上了,挑着眉问他:“你也不问我来找你做什么就让我走?”

 

小刺客看着他:“你来找我做什么?”

 

“你说找你做什么?”孙大人凑到他跟前。

 

他顿时红了脸,低下头,不知该如何是好。

 

“做了便走了?”他含混地说,声音低不可闻。

 

“是啊,做完就走了。”孙大人说。

 

小刺客拧着眉头,犹豫了一会儿,终于下定了决心,伸手去解自己的衣带。

 

“我来看看你,你这是做什么?”孙大人笑看着他问。

 

“我……我……”他一时怔住,忽然羞红满面,“我换件衣裳。”

 

刚一转身,孙大人伸手将他揽回来:“还换什么?都要脱了……”

 

声音贴着他的耳朵。

 

“谁要脱了,我就是——唔”

 

辩解被堵回去,脑中只剩一片空白。


无奖竞猜,论孙大人本次做完了没?

备份:微博图片版


tbc…


甜心刺客目录

Fionana的红兴总目录

评论 ( 57 )
热度 ( 1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