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心刺客(四)

ooc


(一) 

(二)

(三)


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孙大人已经解了他的衣服,将他拖到了床上。在躺下的最后一刻,他推着孙大人起来,重新系上衣服。

 

“不行……不行……”他的呼吸仍然是乱的。

 

孙大人的衣服敞开,撑在床上看他:“为什么不行?”他伸手将他拉回来,温热的气息打在他脸上,“都到了这里哪还有不行的?”

 

说完开始缠他的耳朵,边缠边往里面吹气。

 

他缩着,意志努力争斗,还是转过了脸看着孙大人正色道:“今晚不行。”

 

孙大人搂着他的腰声音只剩下气息:“不能不行,你知道我想了多久么?”语气中已没有多少耐心。手伸进他将将合上的衣服里。

 

“真的不行。”他推开他,从床上起来着急又认真地看着孙大人,“我有任务的。”

 

孙大人看了他一会儿:“你要杀谁?”

 

他要杀了要杀他的人。

 

但他不能说。

 

“他死了,你就能上来么?”孙大人问。

 

他郑重地点头。

 

孙大人无力地仰面倒在床上,闭上眼睛,好一会儿终于接受了这个现实。

 

“好吧。”他坐起来,“我陪你等会儿。”

 

 

 

等待是一种煎熬,尤其是今晚。

 

他的心思和孙大人的心思都轻飘飘的,孙大人拿了本书看,他端了凳子守在他边上。两人眼神时不时鬼使神差地对上,缠在一起好一会儿才能移开。

 

这该死的刺客怎么还不来!

 

他有些生气了。

 

要动手就快些,这里又没有什么守卫,不用计划,路过的时候进来不就行了。他早早来,他就能早早收拾了他,然后就好……就好……

 

他的脸又红了。

 

“那人什么时候到?”孙大人放下了书。

 

“快了吧。”他在桌上用茶水画着圈圈。

 

“要不……”孙大人看向他,他抬眼看过去,两人的心思心知肚明。

 

孙大人于是将凳子搬得靠他近了点:“要不你也一起看这书?”他把书推到他面前,脸靠了过来。

 

他的目光移到书上,半个字也看不进去,满脑子全是孙大人靠近过来的呼吸。

 

“这书说什么的?”他问,不敢去看孙大人的眼睛。

 

“这书说的是兵法。”孙大人看着他的嘴唇说。

 

“什么兵法?”他问,声音轻下来。

 

“这里说的是以退为进。”

 

“什么是以退为进?”

 

“以退为进的意思就是你如果想要一个东西,一时又够不着它,那你就试着退两步,远离那样东西。”他顿了一下,“那样东西就跟过来了。”

 

“瞎说。”他不信。

 

“是么?”孙大人在他耳边笑,他不禁转过头看着他。

 

孙大人的目光扫过他的眼睛,顺着他的鼻梁游走到他的嘴唇,在他的唇上逡巡了好久,一点一点靠近过来。

 

他脑中再次空白,看着孙大人的脸在他的视线里渐渐模糊。

 

就要吻上的时候,孙大人忽然拉开他们的距离。

 

他恍惚地睁开眼睛。

 

“专心等人吧。”孙大人正色道,拿过书专心看起来。

 

他抿着嘴,无名火起,他讨厌兵法,讨厌以退为进。

 

蜡烛烧去了一半,孙大人的书也翻了一半了,他把头放在桌上发呆,心思飘飘荡荡。

 

子时已经过了,周围没有半点动静。

 

孙大人合上书说:“你要不睡吧,他来了我告诉你。”

 

这怎么能行!

 

他瞬间直起身子:“我不困,你睡吧。”

 

孙大人叹口气:“我睡不着。”

 

“为什么?”他圆睁着眼睛望着他。

 

“因为你在这里。”孙大人捏了下他的下巴无奈地说。

 

“那我出去在屋顶上呆着。”他说。

 

“不许。”孙大人冷着脸说,“你之前答应过我什么?”

 

他低下头:“没你准许,不能离开你身边。”

 

孙大人点头,对他的态度表示满意。

 

“可是……”他叹气,“还有一整晚呢……”

 

一整晚三个字研磨着他们都已经脆弱无比的神经。

 

孙大人又开始看他,眼神渐渐深邃地那种。

 

他觉得他坚持不了多久,如果孙大人现在抱住他,他不确定他还有没有勇气推开。

 

“也不是没有办法。”孙大人忽然收回眼神说。

 

他看向孙大人有些好奇。

 

“你知道勾股弦么?”孙大人说,眼睛里闪着智慧的光芒。

 

 

 

 

丑末寅初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眼皮得靠外力支撑才能不合上了。不是因为时辰,而是因为孙大人津津有味地讲解。

 

“所以两边的2xy一抵消,就得到了x的平方加y的平方等于z的平方。”孙大人在纸上写着。

 

他看着那些符号觉得天旋地转。那刺客怎么还不来,再不来,他真要睡着了。

 

“明白了么?”孙大人问。

 

他眼神空洞地看向孙大人,张嘴打了个哈欠,还是老实地点点头。

 

“你等的人今晚还来么?”孙大人放下笔问。

 

“好像不来了。”他说,再过一会儿人们慢慢起了,行刺的时机就过了。

 

“那不如我们先睡吧。”孙大人说,声音带着蛊惑性。

 

他想摇头的,但头就是动不了,x,y,z把他的脑袋搞得晕晕的。

 

他被拦腰抱起,顺势躺进了孙大人的怀里,孙大人的肩很宽,枕在上面特别舒服。他闭着眼睛想。

 

孙大人把被子拉过来,盖住他俩,将他搂在怀里,一起睡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晌午了。

 

他从床上坐起来,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没有孙大人的允许,他不能离开,于是他又走不了了。

 

孙大人没去上朝,今天放假,他拿了个水壶在花园浇花玩。

 

他换了套白色的书生服从屋里走出来,孙大人的嘴角默默扬起。

 

“醒了,吃饭去吧。”孙大人说。

 

他没说话跟着去吃饭。

 

“如果那人一直不来,你是不是得一直在这儿等他?”孙大人问。

 

好像是这个道理。他思考着。

 

“他一定是晚上来吗?”孙大人问。

 

“一定是晚上的,白天不方便。”他专业地说。

 

孙大人了然地点点头道:“那是不是说白天你就可以休息了?”

 

“休息是什么意思?”他疑惑地看向孙大人。


 肉渣


tbc…


Fionana的红兴总目录


我喜欢的梗我要在不同的时空里多写几遍。O(∩_∩)O哈哈~

评论 ( 63 )
热度 ( 1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