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心刺客(二)

甜心刺客(一)


ooc



寒来暑往

 

转眼又是一年。

 

他在房梁上看着厅里歌舞升平。

 

目标在主位,一个横行乡里的员外,招待京城来的官员。

 

舞池中舞姬挥出红绸,满屋罩上一层霓粉红色,大家移不开目光。

 

他飘落在员外背后捂住他的嘴,刀刃划过他的脖子。动手的时候,他扫过四周,所有人仍在看舞姬,只有旁边次位上的人看着他。那张脸再熟悉不过。

 

晃神间,保镖的剑已刺来,他侧头避过,肩上却一疼,咬着牙回到梁上。顺着屋脊发现屋顶上已布了人。于是到了廊下,胡乱进了一间房。

 

进去就发现这选择糟糕之极,这房间布置得十分奢华,一看就是招待贵宾的。

 

房外已有了脚步声,他迅速钻进垂着帘子的床上。

 

门吱的一声打开。

 

隔着屏风,他只能看清是个男人。

 

那人看了看四周,目光落在的地面上。

 

糟了。有血迹。

 

汗珠顺着额头流下来。

 

他握着剑,看着那人一步一步走近。

 

拨开帘帐的瞬间剑指上了那人的咽喉。

 

他没有刺下去。

 

那人坐在床边看着他笑了笑,目光移到他的肩膀,似乎有些心疼地皱了下眉头。

 

匆匆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踏进屋里。

 

“是孙大人?”

 

“不然呢?”

 

“小人无礼,追着血迹到了这里,不知孙大人可有看见刺客?”

 

孙大人的目光锁在他的脸上,手缓缓抬起,在剑刃上滑过。红色的血液顺着他的手背流到手腕落在床上,白色的床单留下几滴红点。

 

“何止是见到。”他说,“那人把我的手都伤了。”

 

“是吗?可要紧?”门口的人有些慌张。

 

“去拿个药箱来吧,你快去追刺客,他应该向北逃了。”

 

“是!”

 

脚步声匆匆走了。

 

他将剑慢慢放下,看着他仍在流血的手,不知该不该道谢。

 

又一个脚步声过来,是孙大人的自己人送药箱来,孙大人挥了挥手他便关上门出去了。

 

孙大人将药箱拿过来,将水盆放在一边,示意他坐到他身前。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过去。

 

孙大人剪了他的上衣,小心地揭下已被血浸透的布料,一点一点擦干净伤口四周,将药粉倒上去。

 

他闭上眼睛,始终咬着牙齿,没发出半点声音。

 

他看着他替他处理伤口拿出绷带一圈一圈帮他包扎,而自己的手只是简单裹了一下,血慢慢渗了出来。

 

他喉头动了动,终于开口:“你的手。”

 

孙大人没看自己的手,只是专心地替他包扎。

 

“不急,你伤的比较重。”他淡淡地说着,将绷带打了结,拿自己的衣服披在他身上。

 

“他们——”他开口,孙大人已经打断他。

 

“不用管他们,你在这儿歇着吧。”

 

他抬眼看他,有些无措:“那你呢?”

 

“当然陪你歇着了。”孙大人笑了。

 

他脸红了。

 

犹犹豫豫,嘟嘟囔囔说:“我不能……”

 

“你当然不能了。”孙大人说,忽然探到他低着的头下说:“除非你很想。”

 

“我才没有想!”他急忙辩解。

 

话刚出口,就后悔了。

 

孙大人一脸明了的笑容。

 

他知道了。

 

他一直想着他的事情。

 

他咬着嘴唇,又开始为自己的手足无措着急。

 

这时孙大人吻了他。

 

轻轻地在唇上印了一下。

 

叫停了他脑内的所有思绪。

 

“睡吧。”孙大人说,“明早回京。”

 

说着,孙大人已经脱了衣服,拉着他躺下。

 

两人中间隔了个规矩的距离,连孙大人的睡姿都是恭谨的正面朝上。

 

好一会儿,他听见孙大人的呼吸平稳了。

 

他看了他的脸一会儿,犹豫着要不要起身。

 

忽然他听见他的声音。

 

“我救了你一命,连声谢都不说吗?”

 

他愣了一下,孙大人明明还是闭着眼睛躺在哪里,难道说的是梦话么?

 

“谢谢。”他试探地说。

 

孙大人笑了。眼睛仍是闭着的。

 

“这条命我会还给你的。”他补充。

 

孙大人的笑容消失了,他睁开眼睛,看着他,似乎有些感伤。

 

这让他有些无措。

 

“你不用还我。”孙大人摸着他的头发说,“你答应我一件事情吧。”

 

他的眼睛在黑暗着异常闪亮,带着几分警惕他问:“什么事情?”

 

“每次你走的时候,都要告诉我说一声,我说可以,你才能离开。”他温柔地说,嗓音低哑,在安静的夜晚听起来特别诱人,让人无法拒绝。

 

“行。”他干脆地答应。

 

孙大人伸出小指笑着说:“拉勾吧。”

 

他点点头,刚伸出食指说:“这是女孩子的方式,我们用男孩子的。”

 

“哦?”孙大人有些好奇,“男孩子用什么方式?”

 

他把手握成拳头,和孙大人的拳头碰了一下,又抬起肩膀去碰孙大人的肩膀,但因为肩膀受伤,一下跌在了孙大人身上。

 

嘴不偏不斜落在孙大人的嘴上。

 

“嗯。”孙大人明了地闭上眼睛。

 

“不——唔”他刚想解释,嘴巴已经被侵占了。

 

好一会儿迷迷糊糊回过神来,孙大人已经在他的上方看着他说:

 

“这个确认方式很好,但以后不许和别的人用了。”

 

哪有别人!

 

他气愤地别过头。

 

别人才不会傻到认为是用这种方式确认呢!真是个傻大人。

 

“确认好了么?”孙大人在他背后问,“要不再确认一下?”

 

“好了好了。”他赶紧捂住嘴,“不用确认了。就这样。”

 

月光隔着窗户纸照亮了孙大人的侧脸,他看着他笑得两个眼睛眯了起来。

 

哎呦喂

 

他怎么觉得孙大人笑起来这么好看呢……

 

 

 

 

他坐在孙大人的轿子里回了京城。一路抬到了将军府。哦,不,现在是尚书府了,兵部尚书。他对官职没太大概念,不过看轿子在院里走了好久才终于停下,想来这尚书府是很大了。

 

孙大人在门口就下了轿子,似乎是有公事要办,他见四下没人,从轿子里钻出来,发现已经在卧房里了。药膏,绷带,食物,茶水都放好了。半个仆人的影子也没有。

 

他喝了口茶,看了看天,估摸着该回师父那里了,刚准备推门,忽然想起他和孙大人的约定。

 

你走要我同意了才可以。

 

啊,这下可麻烦了。

 

孙大人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呀。

 

他打开窗东张西望,也没有人可以问问,只好又关上窗户。

 

他撑着脑袋开始吃点心。别说,真的很好吃,甜甜的,糯糯的,一口两口,把桌上的点心都吃光了。

 

点心一吃完,头就有点重了,打了几个哈欠坐到了床边,坐了一会儿想躺下歇会儿吧。眼一闭,意识就模糊了。

 

等到晕晕乎乎醒过来,屋里已经点上灯了。

 

他揉揉眼睛坐起来,身上的衣服也换了,被子也盖上了。

 

他下了床走到屏风旁边,探出半个脑袋,朝亮灯的地方看去。

 

孙大人坐在书案前正在写字。

 

烛光照着他半边脸,笔在纸上游走,特别专注的样子。

 

“醒了?”声音从书案边飘过来。

 

被发现了。

 

他从屏风后出来,没来由地有些不好意思,也不知自己为什么刚刚要偷看他。

 

于是默默点了点头。

 

“饿么?”孙大人问,没抬头。

 

他摸摸肚子,白天吃的点心好像已经消化得差不多了,他于是重重地点头。

 

“你饿么?”他睁大眼睛问孙大人。

 

孙大人的嘴角扬了起来,一边写着字一边说:“饿了。”

 

他看了眼窗外的月亮,天色明明已经不早了,“你晚饭没吃饱啊?”他问。

 

孙大人将笔放下,好笑地看着他:“我还没吃晚饭呢。”

 

“为什么呀?”他傻乎乎地问。

 

孙大人走过来笑盈盈地看着他说:“因为陪我吃饭的人没醒。”

 

他眼睛眨巴了几下,明白过来,顿时脸红到耳朵根。

 

谁要陪你吃饭,我是等你回来就——

 

就告诉你我要走了。

 

他忽然有些打鼓。

 

门开了,一碟一碟的菜被送了进来摆在桌上,旁边还放了一盆米饭。

 

香味熏得他有些无法思考了。

 

“吃饭吧。”孙大人坐了下来。

 

他不由自主地跟着坐下。

 

他救了他一命,陪他吃顿饭,不算过分吧?

 

 

 

 

一顿、两顿、三顿……转眼他在尚书府待了三天。

 

每天孙大人都能找到新的理由留他吃饭。

 

你的伤要好好调理,我让厨子专门煲的汤。

 

你刚换了药,不好随便行动,晚点我让下人把饭给你送到床边来。

 

今天皇上赐了上好的西域葡萄酒,你不喝两杯?

 

没有两杯。

 

一杯之后他就醉了。

 

稀里糊涂眼前出现了两个孙大人,他看着左边的孙大人又看看右边的孙大人,傻乎乎地笑。

 

“我知道你天天留我在这里是想干嘛。”他撑着头看着孙大人说。

 

“哦?我想干嘛?”孙大人晃着酒吧玩味地看着他。

 

他抿着嘴笑起来,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

 

孙大人疑惑地看着他,很是不解。

 

他却不说了。

 

孙大人于是也靠近了他一些:“你倒是说说我想干嘛?”

 

他伸出手指点着孙大人的鼻子:“居心叵测。”

 

孙大人的嘴角翘起:“那说我是何居心?”

 

他再次笑了,两颊因为酒色绯红,他凑到孙大人耳边说:“你猜。”

 

孙大人看了他一会儿说:“我不用猜的,我用试的。”

 

说完吻上他。

 

酒香从孙大人的舌尖上传过来,又香又甜。

 

 

 

 

tbc…


亲爱的们,圣诞快乐~


Fionana的红兴总目录

评论 ( 35 )
热度 ( 1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