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游戏之今生今世(大结局)

ooc


月光照进池塘,透过曲折的水面,落在地宫的天井里,到二月红身边已经所剩无几。


他依旧坐在何辅堂对面。


少了一只手的金佛、落满灰尘的椅子还有挂着蛛网的墙壁。


除了月亮的位置,一切都没有变。


他手里是那枚白玉,光洁冰凉,有点像他的心。


曾经的心。


何辅堂在他对面垂着头,呼吸平稳。


他还在沉睡,也许天亮时,也许下一秒,就会醒过来。


只是醒来的未必是何辅堂了。


“是因为我从没让你做过任何事么?”二月红开口,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有些空旷。


他停下来,似乎是在等何辅堂的回应,也可能只是在整理混乱的思绪,终于他再次开口。


“因为我只跟你提过这一个要求,于是你就照办了。”他说。


何辅堂的眼睛埋在阴影里。


“原来你这么笨的。”二月红笑了。


“我一直以为你很聪明,原来你都是装的。”他看着他,声音轻下来。


“装得真像。”他笑,“我可不是容易骗的。”


他又停了一会儿,再次开口:“你还是个胆小鬼啊。我以为你不怕死的。原来你只是不怕你自己死。她死了你受不了,我死了你也受不了。”


他苦笑:“我哪有那么容易死的?”


他看向闭着眼睛的他:“你怎么这么傻。”眼泪从眼角滑落,“何辅堂你怎么这么傻?”


“你怎么可以这么傻。”他的笑容消失,轻轻咬住牙齿。


“我现在来见你。你出来吧。”他说。


“你睁开眼睛,我在这里,你不是来见我的么?”


他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不甘心地睁开:“我等了你一辈子!”


“你知道一辈子是多久吗?何辅堂?你知道我活了多久吗?何辅堂?“


“你怎么那么自私?你凭什么问也不问就做决定!你凭什么跟神做交易!我要你救吗?你以为你是谁?”他对着他喊。


何辅堂只是静静坐着。


他缓缓地摇头:“这个世界不是关于你的。”他冰冷地说。


他重新握住了玉石,站起来,转身面对佛像。


金色的佛像在黑暗中闭着眼睛,嘴角是高深莫测的笑意。


二月红牵起嘴角笑了一下。


“所以是你不许他爱我的,是你要他忘了我,对么?”他走到佛像面前。


“贪嗔痴慢疑,爱别离。七情六欲,五毒攻心。”他抬眼看着它,“你要拯救我,对么?”


佛像微笑。


他跳上佛台,平视佛像的眼睛。


“可我就喜欢七情六欲,就喜欢五毒攻心,贪嗔痴慢疑我一样也不想丢,我喜欢快活,喜欢地狱,喜欢永世轮回不得超生,如何?”


他笑,感到一丝难得的兴奋,像找到了寻觅太久的对手。


“你让他离开他就离开,你让他回来他就回来,你让他忘了我,他就忘了我,你把我们耍得团团转,然后告诉我们这是我们应得的,对么?”


他凑近佛像:“我告诉你没什么是应得的。”


他笑:“我要的东西,我要的人,谁也拦不住。”


他攥着玉石的拳头抬起,朝金佛的面门击去。


拳头即将碰上金佛的时候,金佛的嘴角的笑意忽然加深了。


他犹豫了一下,拳头穿过金佛,挥进了一片光芒中。


二月红跟着摔进去,跪在地上,手掌下是波光粼粼的水面。


他抬起头,天空澄澈。


他的面前是一整片看不到边际的湖面。


他站起来,仿佛站在这个世界的中心。


“是我要他走的吗?”天空传来声音。没有情绪,只是发问。


二月红抬头,天上一丝云也没有。


“是我要他忘记你的吗?”声音再次传来,这次很近,仿佛就在他背后。


他转过身,声音又消失了。


“是我要他回来的吗?”声音又变远了。


“是我要他回来又让他走开的吗?”


二月红闭上眼睛,不去理会这个声音,他静下心沉声说:“不然呢?”


他笑:“不是你,我怎么会在这里?”


“是我请你进来的吗?”


“不是你还有谁?”二月红冷冷地说。


“我是谁?”


“你是谁?”二月红冷笑。


“我不知道我是谁。”


“有意思,你也有不知道的。”二月红转着圈,脚下荡起一波一波的涟漪。


“我不知道的事情很多。”


“比如?”


“比如你到底想要什么。”


二月红的脚步停下,一圈涟漪荡出去,消失在视野里。


“他是回来找你的,你是回来找谁的?”声音问。


“我问你的问题,你为什么从不回答?”声音又问。


二月红沉默,脚下的涟漪却密集起来,整个湖面都不再平静。


“你为什么不回答?”


“你在怕什么?”


“我没有怕。”二月红抬起头,扫视天空。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他笑,“你想说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因为我懦弱,因为我害怕,所以不是他离开我,是我失去他。”


天空变暗了,讳莫如深的安静。


“这不是害怕,是因为没用!”他说,“我让他不走他就不走了么?”他笑,冷漠又无可奈何。


“这里没有他,这里只有你。”


二月红脚下的涟漪慢了下来,重新显露出一圈一圈的纹理。


“这里没有他,这里只有你。”声音又重复了一遍。


乌云升高了一些,不再低沉地压在头顶。


“你想要什么?”声音再次问。


二月红脚底的涟漪荡出去很久,终于停了下来。


“我想他留下来,留在我身边。”他开口。


“不是一天,不是两天,三天。”


“是每时每刻每分每秒。”


“生生世世。”


“永永远远。”





天空绽开,刺眼的白光再一次占据二月红的视线。


头晕目眩中他感到身上似乎被电击了一下。


他闭上眼睛,感到白光褪成黑暗。


“快跑啊,孙警官!”有人大喊,这声音有些熟悉。


他睁开眼睛,他还在地宫的佛堂里,只是穿的衣服不一样了,有人扑过来将他按在地上。是张启山的外孙。


这情景似曾相识,他下意识地向墙角看去,孙红雷双目无神地瘫坐在地上。


“孙警官,快跑!”小佛爷叫。


孙红雷的眼珠动了一下,木然地看向他们这边,随后扶着墙踉跄地站起来,下意识朝门外走去。


是何辅堂回来那一晚!


二月红意识到。


他猛地将小佛爷从身上推起,小佛爷撞在墙上,直接晕了过去。


二月红迈步,腿却因为刚刚的电击没有跟上,跌倒在天井里。


孙红雷正在岔路口犹豫,眼看就要走进通往齐馆长办公室的通道,从那里出去不远就是广场。


“何辅堂!”二月红叫。


孙红雷怔了一下,脚步打滑改变了方向,跌跌撞撞走向了另一边通往老宅书房的密道。


二月红闭上眼睛,调整呼吸,腿上的酥麻终于消失了。


他冲出地宫,推开书房的门。


院里并没有何辅堂的身影。


他正要冲向大门的时候,脚步停住了。


他发现这晚有点不一样。


他转身仔仔细细观察着院落,目光停在海棠树上。


海棠花的颜色变了。


今晚是白色的,花瓣落在院里,像下过雪一样。


他朝那树走去,终于看见树后的人影。


那人背着手抬头看着海棠花,脸上挂着心满意足的微笑。


“真好看。”那人自言自语。


几乎同时二月红的眼泪滑落。


那人的目光移过来,眼中满是惊讶,随即欣喜地弯起了眼睛。


“红儿。”他说。肯定清楚。


他见他不动,于是走过来,发现了他脸上的泪水。


“你怎么哭了?红儿。”他着急了,心疼地皱起眉头。


二月红的眼泪像断了线一串一串流下来。


他伸手帮他擦去,却怎么也擦不干。


他好气又好笑。


“你哭什么?我不是回来了?”


“我要去办的事情已经办完了。”他笑着将他揽进怀里。


他感到二月红环住他腰的手臂一点一点收紧。


“我回来你这么不高兴么?”他笑,“还是等我等的太着急了。我——”



“别再走了。何辅堂。”



他在他的怀里说,声音很轻,却严肃得像一道命令。


何辅堂的笑容停在脸上,好久,终于重新笑出来。


“我还能去哪儿啊?”






七天后



孙红雷站在机场,看安检长长的队伍。


最近背到家了。比如现在,张艺兴排的那一队简直就像闪电侠在安检,而他这队简直就是神龟在安检,跟忍者无关的那种。


现在张艺兴在安检另一头已经重新戴上了耳机,笑着跟他挥了挥手,似乎是安慰他不要着急,但更像是炫耀自己明智的选择。


他们今早刚刚从酒店醒过来。


距离上一次他有记忆的时点过去了一周。


整整七天!


醒来时,赤身裸体,腰酸背痛。


他差一点又以为自己酒后乱性吓得魂飞魄散,然后发现身边是张艺兴,然后他又魂飞魄散了一次,他以为自己睡了二月红。


但醒过来的是张艺兴。


二月红走了。


谢天谢地终于走了。


在张艺兴醒来之后他们通过手机里的视频发现二月红和何辅堂在2016年似乎度过了一个非常愉快的假期。


他觉得这也没什么,两个老人家嘛,也不容易,这么多年了,又那么大年纪了,想干嘛就干嘛呗。


但谁把他的衣服全扔了?!


换成了一箱骚包到极致的男模装?这衣服是人穿的么,这一看就是图谋不轨的臭流氓穿的。


然后看到衣服的吊牌(那些还没来得及剪的)后,他差点就倒下了。


就在倒下的前一刻他想起自己的信用卡是有密码的,而且没有这么高的额度。


然后张艺兴就说,哎呀太爷爷貌似用了我的黑卡。


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太爷爷还蛮聪明的,太爷爷的品味不错啊,我很喜欢太爷爷买的东西。


他忍不了就说这些哪里好看了,通通拿去退掉。


张艺兴说不要啊,我觉得好好看,哥哥穿给我看吧。


他脸色就不好了。


张艺兴似乎意识到说,哥哥是不是觉得刷我的卡买的,心里不好受啊,没关系,你可以肉偿嘛。


神tm肉偿!


他爷爷的肉偿!


对了,他爷爷还真肉偿了。不是他爷爷,是他外公。


他醒来之后,仔细思考了一下,给他的表妹陈数发了条微信,问陈数的外公,他姥姥的前夫,他的亲姥爷大名到底叫什么。


还真是何辅堂。


他觉得他姥姥真是耽误事。一直用“那家伙”做前夫的代称好么?


不好啊!


耽误事!


“先生转个身。”他转了身,从安检台上下来。


好容易他的包终于慢慢悠悠地出来了。


他装好所有东西,转头张艺兴又不见了。


刚想发火,背后有人点了点他。


“哥哥,你找谁呢?”


“谁也不找!”


“你怎么这么无趣的。”


“比你太爷爷好多了。”


“太爷爷给你买了那么多新衣服,你应该感谢他。”


“谢他?哼,他俩再多玩一会儿,我就玩忽职守,可以进去了,你知道么?”孙红雷生气地说,何辅堂居然还给他换了个手机,旧手机的所有来电信息全部忽略,最后直接关机了。他回去都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个事。


领导,我这个礼拜中邪了,才没接你电话。


这tm谁信啊!


“哥哥,你想太爷爷和何辅堂好不容易在一起,肯定要开开心心玩几天,七天对于他们来说可能都太短了。”


“那多长算长?一个月?一年?一辈子?”孙红雷好笑,“咱俩把身体捐给他们得了。”


“哥哥,你说他们真的就消失了么?”张艺兴有些疑惑地问。


“那不然呢?运动量太大休息去了,过两天再回来?”孙红雷说完,眉头一皱,不会真回来吧,雾草,他要去找那个齐馆长,还有那个小佛爷,把这俩妖孽给镇住。


“哥哥,你看过《源代码》么?”


“没有。”孙红雷干脆地答。


“那你知道量子力学么?”张艺兴问。


孙红雷差点被口水呛着。


“你说什么?”


“量子力学,就是物理。”


“我知道量子力学,我也知道物理,但我不确定我知道的跟你说的是不是一回事。”孙红雷怎么觉得有点害怕呢。


张艺兴现在要跟他谈量子物理。


“你知道我看纪录片说,根据量子物理,宇宙是在不断分裂的。”


天呐,张艺兴在谈宇宙,还宇宙分裂。


“比如咱们现在掷出一个硬币,硬币落下的时候就分裂出两个宇宙,一个是硬币正面朝上的宇宙,一个是硬币反面朝上的宇宙。”


“然后呢?”


“然后,源代码里的主人公本身的身体已经不能用了,但是他们提取了他的记忆,在他的记忆里改变了过去的进程。”


嗯,孙红雷觉得是不是假装自己听懂就可以了呢。


“所以最后,虽然在一个宇宙里主人公已经死了,但因为记忆被修改,创造出了一个新的宇宙,一个他活下来的宇宙,他在那里面继续美好地生活着。”


孙红雷看了他一会儿。


笑了。


呵呵。


“呵呵什么?”张艺兴不高兴。


“按你这么说,还有一个宇宙他俩都死了呢。”孙红雷说。


“哥哥,你为什么不能往好的方面想?”


“你自己说的,每个可能性都有一个宇宙。你凭什么只接受他只生活在幸福的那个宇宙里,他告诉你了么?”孙红雷说。


“他不用告诉我!”张艺兴说,“我相信就可以了。”


“啧啧,你怎么不相信我能发财呢,天上马上掉个大钱包砸到我,呵呵!”


咚——


孙红雷头上一痛,眼前冒出几个金星。


他隐约看见一个戴着爵士帽和他长得有几分相似的家伙在他眼前(或者是脑海里)笑了一下,消失了。


“抓小偷!”


“我的钱包!”


机场在他晕眩里乱了一阵。


好容易眼前只剩张艺兴眨巴的大眼睛了。


“哥哥,你看,不要乱许愿啊。”张艺兴语重心长地说,“下次你要跟神说清楚,希望钱砸到我,不是钱包,钱包砸到会痛。”


回家!


立刻,马上,现在!


他要离开这座鬼神与量子物理同在的城市!









永远的1925




二月红闻到一股香气,悠悠醒转过来。


“哎呀,你可醒了。”床边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他看了那张脸一会儿说:“画桥?”


“是啊,你以为是谁,这下好了。”她随即跑出门,大声喊:“何老爷,你家二爷醒了,快来。”


门外一阵急急的脚步声。


何辅堂冲到他床边。


“你可算醒了。”他松了口气。


“我怎么了?”二月红犹豫地问。


“你?你跟你那个军阀朋友去盗墓,中了邪,昏迷着给送回来的,何辅堂气死了,要跟张启山绝交。”画桥说。


“我去下斗了?”


“是啊,这事我就不说了,反正以后绝对不许去了。这一睡七天是怎么回事?我都准备把你往上海送了。”何辅堂生气地说。


“现在不用气了,二爷,你醒的真是时候,今天刚好中秋,你要是不醒,咱们这中秋都没法过。”


“过什么中秋,你跟我们是一家人么,就要过中秋。”何辅堂说。


“谁跟你是一家人,太太说中秋请二爷去给她画画,没说请你。”画桥翻了个白眼。


“不画。病没好,画什么画。”何辅堂回她。


“不画就不画,程小姐回来了,我让她给太太去画幅西洋画。”画桥说。


“程立雪?”二月红怀疑地问着。


“是啊,程小姐。”画桥说,“你不会连她也忘了吧,她差点嫁给何辅堂,做他的第四房太太。”


“你给我闭嘴。”何辅堂迅速打断她。


“立雪是回来看看我和大家的,她已经找到男朋友了,一个教授,教戏剧的,姓黄,人不错,胖胖的,很可爱。”


“黄教授可聪明了。何辅堂跟人家比起来就是个傻瓜。”画桥补充。


“你不是要回家过中秋么,你怎么还不去啊!”何辅堂推着画桥出了门,把门关上阀好,重新坐回床边。


“你觉得怎么样?有什么不舒服?”他关心地问。


二月红看着他,有些不真实。


“我好像做了场梦。”他说。


“什么梦?”


“我梦见你走了。一直没有回来。”他说。


何辅堂握着他的手:“你看我不是好好在这里吗?”


二月红手扶上他的脸颊。感到手掌下的温度。


笑了。


“是啊,还好是个梦。”


何辅堂握着他的手。


“我哪也不会去的,等长沙的房子修好了,咱们就回去。”


二月红愣了一下。


“这里不是长沙么?”


“这里怎么是长沙呢,这是风雷镇啊,本来说春天要修房子的,拖到了现在,你不记得了么?”


哦,是了。


他们因为要修葺长沙的老宅回风雷镇暂住的。


他睡得真是有些久了。


“何辅堂。”他忽然说。


“你能别离开我身边么?”


何辅堂愣了一下,笑了:“我不是一直都在吗?”


“一直吗?”


“一直,生生世世,永永远远。”

 

 

 

今生今世end.

 希望大家喜欢这个结局,周末愉快。

BGM《生生世世》陈淑桦


追逐游戏总目录 

Fionana的红兴总目录


评论 ( 80 )
热度 ( 20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