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游戏之今生今世(八)

ooc


双月之夜


何辅堂走到出口的时候发现账已经结了。

 

二月红将手机交给他。他才想起来自己是回去拿手机的。还没反应过来,二月红已经转身走了。

 

到电梯边上,他准备拐进去,二月红却继续走。

 

何辅堂有些奇怪地跟着他。不确定要不要提醒他。

 

二月红站上自动扶梯,漫无目的绕着圈,一句话也不说。

 

“还回去么?”何辅堂忍不住问。

 

“嗯。”二月红答着,仍然自顾自地走着。

 

何辅堂于是静静地跟着他,走过一个又一个的商铺,偶尔二月红停下脚步看一会儿橱窗里的东西,然后面无表情地继续走。他在室内溜冰场那里停了很久,几个孩子在里面跌跌撞撞地学溜冰,小心翼翼。

 

何辅堂刚想问他是不是也想玩的时候,他又离开了。

 

终于他站在了商场一楼的门口,外面广场亮起了灯,人们散步的散步,跳舞的跳舞,和昨天,和前天并没有区别。

 

“你想做什么吗?”二月红忽然开口。

 

何辅堂有些意外,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

 

“是的,你有什么想做的么?”二月红专注地看着门外,仿佛踏出这扇玻璃门,就是另一个世界。

 

“我想做的多了。”何辅堂笑,他不太喜欢现在的气氛。怎么说呢,好像谁马上要离开似得。

 

“最想做的。”二月红说,“你最想做的是什么?”

 

何辅堂看了他一会儿,狐疑地问:“什么都可以么?”

 

“什么都可以。”二月红点头。

 

 

 

 

 

 

“帅哥,第一次来么?”

 

二月红看着面前的玻璃杯,告诉自己忍耐。

 

男人故意凑到他跟前,酒吧里吵杂的音乐让这动作显得很自然。

 

二月红没理他,喝了口面前的饮料。

 

“第一次。”何辅堂转过来跟他说话。

 

那人笑了笑走开了。

 

这里倒是直接。二月红冷笑了一下。

 

“好玩么?”何辅堂问他,也凑在他边上。

 

何辅堂喜欢这里,从他走进来的第一步他就不掩饰这种喜欢,跟这里比起来,上海滩的夜总会都谨慎得像清冷的寺庙。

 

“你觉得好玩吗?”二月红不带情绪地反问。

 

“我觉得不错。”他靠着吧台,朝舞场看过去,年轻的身体随着音乐节奏畅快地摇摆,闪烁的灯光刺激又暧昧。

 

一个穿着亮片超短裙的姑娘在舞池了看了他一眼。他喝了口酒,并没有移开目光。那女孩也没有,不仅没有反而笑了。

 

何辅堂转过身,将酒杯推给酒保,酒重新添好的时候,姑娘停到了他身边。

 

她看了看何辅堂又看了看二月红,目光停在二月红眼前的酒杯上。

 

“饮料么?”她有些好奇。

 

“我朋友不喝酒。”何辅堂解释。

 

姑娘看着他:“那你喝么?”

 

“我不太懂。”

 

姑娘笑了:“看起来不像。”

 

“我很多年没喝了。”何辅堂靠在吧台上,背对着二月红,面对这个姑娘。

 

姑娘摇摇头:“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就是不可能,你不像那种人。”

 

“哪种人?”

 

姑娘笑了一下凑到他耳边:“好人。”

 

那声音不大,但还是钻进了二月红的耳朵里。

 

她拉开自己和何辅堂的距离,何辅堂眼角已经带上了笑意,他拎着酒杯慢悠悠地晃着。

 

姑娘退回了舞场里,眼神锁着何辅堂,她跟着节拍慢慢扭起来,从脖子到腰,从腰到胯,然后她微微仰起头,伸出手对着何辅堂勾了勾食指。

 

何辅堂的眼睛弯了起来。他将酒杯放在二月红手边上,凑到二月红耳边说:“你看,多有意思。”

 

说完就起身走进舞场里。

 

二月红缓慢地眨了下眼睛,看着何辅堂那杯还没动的酒。

 

“能请你喝一杯么?”又一个人凑到了他边上。

 

二月红没有回答,也没有看他。

 

“你有什么偏好,淡一点的还是烈一点的?”那人问。

 

何辅堂留下的酒杯里深色的酒随着音乐微微震动。

 

“我不喝酒。”二月红面无表情地说。

 

“你在等你那位朋友吗?”那人不怀好意地说。

 

二月红的眉头动了一下。

 

“他可能得玩好一会儿呢。”他说。

 

“你想说什么?”二月红问。

 

“我想说,你为什么不也找点乐子呢?”他的手扶上他的腰,“放松点,没事的。”

 

啊——

 

男人的惨叫声被音乐掩盖。他扶着自己变形的手腕跌坐在地上。

 

二月红看也没看他,站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何辅堂那杯酒,拿起来仰头喝尽,离开了这里。

 

 

 

 

走到街上的时候,迎面吹来一阵风,酒的辛辣从喉咙烧到胃里。这不会又是那该死的苦艾酒吧。不过这次没关系了。何辅堂晚上也不会来找他。

 

他想起了那个女人的手指,隔着空气那样轻轻勾了勾。

 

胸口有什么被堵住。

 

他等了好一会儿,才又重新迈步向前走去。

 

随他去吧。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他和他没有关系了。

 

刚迈出的脚步又犹豫着停了下来。

 

他见到了他想见的人,他要走了。

 

风吹动他的发梢。二月红觉得心里有些凉。

 

“是他么?”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几个男人围住了他。

 

余光里他看见了刚刚被他掰伤手腕的人。

 

“你小子是不是活腻了?”有个人站到他面前说。

 

二月红烦躁地皱眉,他不想浪费时间,推开他就走。

 

那人拽住他:“你还想跑啊,你跑得了么你!”

 

“你想怎样?”他看向他,一张平凡无奇的脸,透着莫名其妙的自信。

 

“怎样?先把手还来!”

 

二月红不耐烦地再次推开他,这次那人直接跌倒在地上。

 

另一个人冲了上来,还没碰到二月红,就弹了出去。

 

剩下的人顿时不敢动了。

 

刚刚跌在地上的那个人不死心,恼羞成怒地从背后扑向二月红,他侧身,那人直接扑到了马路上。一辆车紧急避开。

 

“你那手现在只是挫伤,不想它断掉就赶紧滚。”他烦躁地说。

 

几个人看看彼此,说了几句脏话,扭头跑了。

 

二月红又是一个人了。

 

身后传来一阵掌声。

 

“你好厉害啊。”

 

二月红的眉头拧得更紧了。

 

“是他们叫你出来的吗?”何辅堂走到他跟前,“那咱们回去吧。”

 

“你回去吧。”二月红没看他。

 

“为什么?”

 

“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要管我。”他走起来,长沙饭店就在马路对面。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他压着火气,“你想干什么?”

 

何辅堂看出来他不高兴了。

 

“你不喜欢那里啊,那我们走吧。”他也朝酒店走去。

 

二月红看着他,觉得莫名其妙,他追上何辅堂。

 

“你要去哪里?”

 

“回酒店啊,你不是要回酒店么?”何辅堂看着他,很是无辜。

 

二月红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你干嘛要跟我一起?”他看着他,“我不是说了你想干嘛就干嘛吗,你去找你的乐子吧,跟女人也好跟男人也好,随你便,别跟着我。”

 

他说完扭头走自己的。

 

何辅堂忽然牵住他的手。

 

“那如果我想和你一起呢?”他轻声说。

 

一辆车无声地开过,灯光在他俩身上亮了又暗下去。

 

何辅堂走到二月红面前。

 

“如果我今天晚上想和你在一起呢?”

 

他看着二月红,他的眼睛被睫毛挡住,他看不清楚。

 

“可以吗?”

 

二月红低着头,他的鞋尖正对着何辅堂的鞋尖。两双精致的皮鞋,在黑暗中透着幽暗的亮光。

 

何辅堂笑了:“逗你的。”

 

他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转身的瞬间,二月红伸手拉住了他。

 

“走吧。”二月红开口。

 

他的眼睛抬了起来,脸上还是清冷的样子,手心却微微发烫。


 

不老歌 

zine

 

  

tbc……

注:这里1925年的这夜只是何老爷和二月红记得的和今晚比较相似的一夜,和前后文1925年的情节没有关系。


下面的情节比较关键了,为了避免将来出现大修,我要好好整理清楚了再发上来。

所以,下周五见了,大家~


追逐游戏总目录 

Fionana的红兴总目录


评论 ( 59 )
热度 ( 14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