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游戏之今生今世(六)

ooc


迷宫


湖面平静如常。

 

除了天空的蓝色,什么也没有。

 

二月红穿着白色的长衫站在湖心,身边是头发花白的张启山。

 

“你会一直在这里吗?”二月红问。

 

“你需要我在这里吗?”张启山反问。

 

二月红沉默了一会儿。

 

“我见到他了。”他顿了顿,“他和以前一样,又不太一样。”

 

张启山没有说话。

 

“他说这是一场梦。”二月红说,“他终究会消失的。”

 

“你希望他消失吗?”张启山问。

 

二月红沉默了。

 

“也许这不是我的梦。”他开口。

 

“那你为什么会在这梦里?”

 

“我不知道。”

 

“你既然在,就理应在。”

 

二月红的眼神动了动。

 

“我在想一件事情。”他说,“我一直以为回到这梦里是为了拿回一些东西,但现在。”

 

他停下,思考了一会儿。

 

“现在我觉得,我可能错了。”

 

“错是好事,错是一个开始。”张启山说。

 

二月红笑了笑。

 

“是的,你说得很对。”

 

 

 

湖面消失。

 

二月红睁开眼睛。

 

酒店的床头的时钟显示现在是早上5点。

 

他在2016年又度过了一天。

 

他坐起来,看着白纱后的长沙,太阳还没有升起,一切都还在黑暗中,只有几点零星的灯火。

 

洗漱完,他换了一身轻便的衣服,离开了饭店。

 

早晨很安静,安静得让他想起梦里的湖水。

 

他回到了广场,几个工人正在打扫前一晚留下的垃圾,除此之外,空空荡荡。

 

商场前的展销台拆除了,玻璃门后一片漆黑。

 

一阵风吹来,地面上有东西飘了一下,他看过去,是一张传单。

 

传单上的人非常面熟。

 

他捡起来,程立雪美好的微笑印在上面。

 

“著名影星陈数小姐将亲临T记珠宝店开幕仪式,活动时间2016年8月18日,下午三点。”

 

他拿出张艺兴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今天的日期。

 

8月18日。

 

 

 

 

“我发现这个东西能认出我写的字。”何辅堂兴奋地告诉二月红,“你看。”他在屏幕上写了一个何,然后光标里出现了一个‘何’。

 

二月红看了一眼,这些小佛爷告诉过他。不算什么。

 

“所以呢?”他没什么兴趣。

 

“所以我想知道什么,这样写进这个框里,他会告诉我答案。”何辅堂兴致勃勃,“你看比如我问它,长沙哪里好玩。”他在搜索栏里输入。然后点了搜索,一堆景点跳了出来。

 

“太有意思了!”他赞叹。

 

那又如何呢?

 

二月红无动于衷地吃着自己的早餐。

 

“这样教育就便捷了,你不用千辛万苦地去找先生,去问先生,这里都知道。”何辅堂说。

 

“这样你太太不就失业了么。”二月红说。

 

何辅堂愣住。

 

“你怎么知道我太太是教书的?”他问。

 

二月红的眼闪烁了一下:“我听说的。”

 

“听谁说的?”

 

“听小佛爷说的。”他搪塞,“他让我照顾你,简单跟我说了些你的事情。”

 

“哦?”何辅堂来了兴趣,“他说了什么?”

 

“没说什么。”二月红不耐烦了。

 

“你说来我听听,看看他说的对不对。”

 

“他没说什么,他就说你是美国的建筑师,你太太是老师,其他什么也没说。”他有点烦躁了。

 

“这么简单啊。”何辅堂不太满意,“你有什么想知道的么?”

 

“我没什么想知道。”二月红开始不高兴了。

 

“好吧好吧。”何辅堂笑了。他觉得二月红生气的样子还蛮可爱的。

 

二月红喝了口水,心念动了动。

 

“我问你。”他说。

 

“你说你回来是找一个人的,那人是谁?”

 

何辅堂手放在桌上凑近了看着二月红:“原来你还是有想知道的事情啊。”

 

“我想你快点找到她,然后快点——”他对上何辅堂的眼神,又顿住。

 

“快点消失。”何辅堂倒不介意,“你随便说,我不介意。”

 

二月红没来由有些内疚。

 

“你有什么心愿,我会尽量帮你达成。”他有些抱歉地说。

 

“哦?真的吗?”何辅堂的眼睛亮了,“那太好了。”

 

二月红瞬间后悔了。

 

“我昨天搜出来好多想去的地方,咱们一个一个玩过去吧。”何辅堂笑着说。

 

 

 

他并不是顺着何辅堂的心意。实在是他也不想继续呆在酒店了。至少不能继续在酒店听何辅堂聒噪了。

 

他们去了历史博物馆。

 

又是一场糟糕之极的体验。首先博物馆免费,他们排队排了一个半钟头。二月红从来没有排过队,除非在斗里路太窄的时候。何辅堂开始一直跟他聊天,后来发现他没什么回应之后开始跟前后的人聊天,其中还有一个是外国人。

 

何辅堂就开始讲英文,偏偏其他中国人都听得懂,只有二月红不明白。二月红当场就想走了。但刚好这时他们排到了。

 

展览馆里倒是非常安静,何辅堂也不说话了。二月红终于自在了起来。一个展品一个展品仔细地看过去,这次的展览是关于瓷器。其中不乏一些上品,二月红看得出神。何辅堂就没那么有兴趣了。他来来回回走了三遍,展品早就不看了,把游客当展品观察起来。

 

等到二月红走到出口的时候,何辅堂已经在那里等了半天。

 

“好看么?”何辅堂问。

 

“好看。”二月红答。

 

“我也觉得挺好看的。”何辅堂笑着说。

 

“你懂这些么?”二月红倒是稀奇,他印象里何辅堂只对新东西感兴趣。

 

“瓷器么?那是不懂的。”他坦率地摇摇头,“但你专注的样子可好看了。”

 

二月红没笑也没生气,他看了眼大厅里的钟表,刚刚过了十二点。离三点还有三个钟头。

 

“咱们去吃饭吧。”何辅堂说,“酒店边上那个广场上有好些馆子,咱们去那边吃吧。”

 

二月红的眉头动了一下:“都这个点了,就在这附近吃吧,吃完了你不还想去别的地方么?”

 

何辅堂有些意外,难得二月红这样配合,大约是天气的关系,于是兴高采烈跟着二月红在附近找地方吃饭。

 

博物馆在新区,隔街就是一个Shopping Mall,吃喝玩乐应有尽有。之前他们住在老城区,商场受规划限制,规模有限。现在这个足足是市中心那个的三倍大,何辅堂进去就乐不思蜀了。

 

“不错不错,真不错。”何辅堂感慨,“这里还有酒店,咱们不如今晚住在这边吧,把这里的餐馆吃个遍。”

 

二月红想起早上的那张传单,觉得这个提议也不是不可行。

 

“你想吃什么,粤菜,湘菜,川菜,还有泰国菜,日本菜,真是什么都有啊!”下一刻他的注意力又转移了,“你瞧上面这个电影院,好像比咱们上次看的那个大许多。……诶,那是什么,是游乐场么?咱们吃完饭去那里吧?”

 

何辅堂期待地看着二月红,像一个玩心大起的孩子。

 

“先吃饭吧,吃完饭你想玩什么慢慢玩。”二月红平静地说。

 

何辅堂有些意外,他看了二月红好一会儿。

 

“怎么了?”二月红问。

 

“你今天好像不太一样。”何辅堂说。

 

“有什么不一样?”他避开何辅堂的视线。

 

“你好像不生我的气了。”

 

二月红没理他,向粤菜馆走去。

 

“你是不是有点喜欢上我了?”何辅堂跟上他。

 

二月红笑了一下,没回答。

 

这下何辅堂稀奇了:“你刚刚笑了么?”

 

“笑了怎样,没笑又怎样?”

 

“不怎样。就是笑起来更好看一些。”

 

何辅堂跟着也笑了起来。

 

 

 

 

二月红原本是觉得游乐场有些吵的。但吃完饭不多不少刚好两点。他想了想就同意了带何辅堂来游乐场。

 

游乐场里都是半大的孩子,二月红和何辅堂两个人走在里面,昂贵正式的着装显得格格不入。何辅堂倒不在乎,每种游戏都看两眼。二月红本想说让他自己在这里玩,他去找个地方坐坐,但又怕何辅堂说不玩了直接回去,只好跟着。

 

何辅堂看来看去就是不玩,二月红不耐烦了问你想好玩哪个了么。

 

何辅堂说你看这里的游戏大致就是两种,一种是发泄型的,让你拿着枪打怪物。另一种是体验型的,让你开各种赛车。

 

二月红对这两种都没有什么兴趣,怪物他见多了,屏幕里这些实在提不起他的兴趣。至于开车什么的,就更没意思了。

 

“那你要玩哪种?”二月红冷漠地问。

 

“我都不想玩。”何辅堂直接说。

 

二月红正想发作,何辅堂指了个方向说:“咱们去玩那个。”

 

二月红看过去。阴森森一个门帘。旁边一个牌子写着:战栗迷宫。

 

 

 

二月红觉得2016年的人大概是无聊疯了,居然建了一个假墓供大家游玩。里面除了黑,偶尔冒出的扮作各式鬼怪的人,就是一些劣质的骷髅和蛛网,还有颜色可疑的血迹。

 

这些连何辅堂都觉得没有意思。

 

“这真的很像一个糟糕的B级片片场。”他说。

 

有一个鬼从旁边的墙里突然跳出,何辅堂和二月红无动于衷的看了眼他,他尴尬地回去了。

 

“你为什么想玩这个?”二月红忍不住问。

 

“因为好奇,只有这个不知道玩的是什么。”何辅堂耸肩,旁边有个骷髅动了动,他根本没看见。

 

“看来不用五分钟就可以出去了。”他叹气。

 

二月红的脚步停了下来。

 

“怎么了?”何辅堂问。

 

“我的东西丢了。”他说。

 

“什么东西?”何辅堂问。

 

“黑卡。”二月红含混地说。

 

何辅堂有些惊恐,这是他进到这个鬼屋以来遇到最恐怖的事情。那张万能的黑卡丢了!

 

“进来之前丢的还是之后丢的?”他着急地问。

 

“进来之后,你帮我一起在这里面找找吧。”二月红说。

 

“要不让工作人员一起找吧。”何辅堂提议。

 

“不用了。”二月红干脆地回绝:“我们自己找。”

 

说完弯下腰顺着来时的路线仔细查看起来。何辅堂跟在他后面,小心地摸着。

 

一路摸索着找回去。隐隐约约听见入口两个人交谈。

 

“怎么办,我好害怕啊。”

 

“钱都付了,现在害怕怎么行,走吧。”

 

“太黑了,走不动。”

 

“走不动也得走。”

 

“你别动!”

 

“怎么?”

 

“地上有两团黑的东西。”

 

“什么?”

 

“真的,在向我们爬来。”

 

“你别吓我!”

 

“没有,真的……”

 

“诶,小姐,你们有没有看见——”何辅堂直起身说。

 

“啊——”

 

尖叫声穿透天际,两个姑娘推开何辅堂拼命向前跑去。

 

呃!

 

黑暗中二月红闷哼一声。

 

“快跑,快跑,我踩到鬼了——啊——”

 

“啊——”

 

何辅堂弯下腰找到二月红:“你没事吧?”

 

“没事。卡找到了。”他忍着疼说。刚刚踩着他手的那个姑娘估计得有200斤。

 

“咱们出去吧。”何辅堂想把他拉起来。

 

二月红拽住他。

 

“怎么了?”何辅堂问。

 

二月红在心中算着,他们进来应该才十几分钟。

 

“我想在这儿歇会儿。”他说。

 

“在这儿?”何辅堂纳闷,但看看四周,倒是安静。

 

“刚刚我看那边有个棺材,咱们去那边坐着吧。”二月红说。

 

何辅堂觉得这主意虽然诡异,但难得二月红喜欢,就扶着他坐了过去。

 

适应了黑暗后,二月红看出来这大概是个耳室,放着些雕像和骷髅,层层蛛网后是他们坐着的这个棺材,习惯之后倒有点像朦胧的纱幔。

 

两人靠着棺材板坐了一会儿,并没有说话。

 

“你怎么不说话了?”二月红问。

 

何辅堂说:“我猜你觉得这里安静所以想在这儿呆会儿。”

 

这个地方倒确实安静,把游乐场的吵闹全隔在了外面。

 

“我喜欢安静,你就不说话了么?”

 

“那自然是要忍一忍了。”何辅堂说,“再说我也喜欢安静。”

 

“你喜欢安静么?”他笑,“你不是——”他想说何辅堂应该是喜欢一大家子人热热闹闹的。但想起张艺兴不该知道这些,于是停住。

 

“不是什么?”

 

“你不是应该喜欢热闹的么?”他随口说。

 

“热闹当然好了。”何辅堂说,“不过安静也有安静的好。比如现在——”他看着这乱糟糟的假坟墓。

 

“比如现在,咱们坐在这里,安安静静,就挺好。”

 

二月红看了眼周围,无奈地笑了:“这里好么?”

 

“好啊。你看这里虽然乱,虽然黑,但是你没有不高兴,没有嫌我烦,还这么近地跟我坐着。多好啊。”何辅堂笑。

 

二月红看着他,在黑暗中,能隐约看到何辅堂弯着的眼睛,真的很高兴的样子。

 

他垂下了头。

 

“你喜欢我跟你坐着么?”他的声音轻下来。

 

“喜欢啊。”

 

“我没有不高兴你就高兴么?”

 

“高兴。”

 

“我笑起来真的好看么?”

 

何辅堂顿了一下,他看向二月红,但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轮廓。

 

“好看。”他认真地说。

 

二月红的视线停在自己的手上,在不到一寸的地方是何辅堂的手,他的手白一些,清楚一些,何辅堂的手黑一些,模糊一些。

 

只有那么一寸的距离。

 

何辅堂的手并不粗,他是读书人,手指细细长长的。他虽然做过土匪,但那手还是写字画画的手。有时他拿着毛笔画画的时候,何辅堂绕到他背后看着。看他一笔一笔描出一朵牡丹。然后他一手扶着他的腰,一手拿起一边的毛笔蘸了墨汁,在旁边题上字。两只毛笔同时在纸上走着,像无声的乐曲。

 

他想去碰那只手。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只是想念记忆里他手掌中的温度。

 

他蜷起手,告诉自己他不是二月红,这也不是何辅堂。无论如何他也不能——

 

忽然何辅堂抓住了他的手。

 

他还没反应过来,何辅堂拽着他躲进一旁的柜子后。

 

又一对游客进来了,是一对情侣,两人哆哆嗦嗦地看着周围,想看又不敢看。

 

何辅堂把二月红护在墙和自己之间,小心地听着他们的动静。

 

“走吧,这里没什么好看的。”女生说。

 

“好,你别走那么快。”男生说着跟上。

 

人走远了。

 

二月红仍在何辅堂和墙之间。他的手还在何辅堂的手心里。

 

他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

 

他应该推开他,离开这里。

 

但是,现在,他不想走。

 

何辅堂的手动了,不是放开他的手,而是张开手指,一根一根扣进他的指缝间,然后手掌贴着手掌,手指扣着手指,慢慢收紧。他的拇指在二月红的手背上摩挲着,一种带着热度的痒由那一点爬上他的手臂,钻进他的心里。

 

二月红低着头抿着嘴。

 

他感到何辅堂的眼睛正在他的嘴唇上打转,他温热的气息开始一点点靠近。

 

某处记忆正在复苏,带着危险的热度。

 

“咳咳——”

 

一个突兀的声音在身边响起。

 

“那个,两位先生,我们这里是鬼屋,不是,嗯,娱乐场所。”柜子里藏着的一个披着头发的女鬼忍不住出声。

 

她拨开遮住脸的头发,想让他们看见自己真诚的笑容。

 

“我觉得你们可以去楼上电影院找个包厢,或者,嗯,开间房。”

 

 

 

 

tbc…

后天见 



追逐游戏总目录 

Fionana的红兴总目录


评论 ( 65 )
热度 ( 1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