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游戏之今生今世(五)

ooc


1925年 冬 长沙

 

 

从酒楼出来的时候,雨停了。 

 

画桥沮丧的心情好了一点,她让夫人站在门口,她去叫车了。

 

刘二泉拉紧深蓝色的斗篷,这酒楼在街口,偶尔一阵风吹过,有些冷。

 

一桌人吃完了,从酒楼里闹哄哄地下来,有两个喝醉了,声音很大,但不清不楚。好一阵终于被拉走了。

 

画桥站在街上,来来往往的车夫跑过,没谁看她,画桥眼看又要生气了。

 

刘二泉远远看着有点想笑。

 

一辆汽车停在了酒楼前。

 

前面的车门打开,一个西装男子殷勤地从驾驶座下来拉开了车后门。

 

一个穿着白色斗篷的年轻人走下来,迈脚的时候露出一角斗篷里的红色长袍。

 

刘二泉不禁顺着那抹红色看了上去。

 

可真是张漂亮的脸蛋啊。

 

她感慨。

 

年轻人走在前面,让着他的人恭敬地说了声二爷请。

 

刘二泉愣了一下。

 

“太太,车来了。”

 

画桥兴高采烈地跑到她跟前,远处一个车夫正拉着车跑过来。

 

太太似乎没有听见。

 

画桥于是顺着她的眼光看过去,也看见了漂亮的年轻人。

 

他正好路过她们身边。

 

画桥之前并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男子,顿时就呆住了。

 

年轻人见她们看着他,有礼地点了下头。

 

刘二泉微笑着点头回应。画桥愣愣地跟着,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姑娘,你们还走么?”车夫在路边问。

 

“走啊,走的,你急什么。”画桥说,转头对刘二泉说:“太太,那人好漂亮啊。”

 

刘二泉微笑地看向他:“漂亮么?”

 

画桥点头:“好漂亮。比赵小姐也不差的。”

 

刘二泉看着她缓慢地眨了下眼睛:“他就是二月红。”

 

画桥愣住了。

 

他就是二月红?

 

“那么……那么……”那么她们要进去找他么?她想问太太,但忽然觉得这个主意好像挺可笑的。

 

“那么什么。”刘二泉拄着拐杖迈开步,“他跟我们没关系。”

 

她云淡风轻地说着,踏上湿漉漉的街道。

 

“明天继续等。”她说着上了车。

 

画桥看了眼酒楼里面,二月红的身影早消失了。

 

 

她叹息着走出去。

 

何辅堂到底好在哪里?

 

她困惑地摇摇头,跟上她的太太。

 

重新惦念起她的黑娃来了。

 

 

 

 

 

 

2016年 夏 长沙

 

 

二月红看着对面的何辅堂,思考着是年轻的身体让他回到了年轻的状态,还是他到八十岁还维持了一贯的玩世不恭。

 

“如果我喜欢的是他,又怎么会喜欢你呢?”他问,倒真想知道答案。

 

“为什么不会喜欢我,我比他好的话,自然会喜欢我。”何辅堂理所当然地说。

 

二月红笑了:“你怎么知道你会比他好?”

 

“衣服。”何辅堂切着牛排,“衣服说明很多问题。”他说。

 

“首先他不是很有品味,受到的教育很普通,收入也一般,至少还没到上层。另外,他不是特别讲究,衣服有污渍也有磨损。他可能还有些急性子,我发现他的衬衫少了一颗扣子。”

 

“那么你呢?”二月红不带情绪地问。

 

“我?”何辅堂端起酒杯,笑了一下,“这不是很明显么?”

 

二月红认真地看了他一会儿说:“你的衣服是我买的。”

 

何辅堂笑了:“哈哈哈,你在意这点?以后我还给你就是了。”

 

“你怎么知道你还得起?”

 

何辅堂摆摆手:“钱不是问题。赚钱是这个世界上少有的简单事情,只要付出时间和精力就会有所回报。”

 

“那什么事情复杂?”二月红喝了口水。

 

“人啊。”何辅堂耸肩,“人与人,你和他,你和我,我和他。还不够复杂吗?”

 

“你走了,这件事情就不复杂了。”二月红面无表情地切着自己的牛排。

 

何辅堂叹息:“我不过刚来一天,你就老想我走。”他眼睛一亮,“你不如这么想,他是我的孙子,我就是你的爷爷,你当带老人家游玩如何?”

 

爷爷。

 

好熟悉的称谓。

 

二月红看了一眼何辅堂,再次开始考虑他装蒜的可能性。

 

“如果你的言行确实像一个得体的老人,我自然把你当长辈对待。”他说。

 

“我不得体么?”何辅堂无辜地看着二月红。

 

“你让我不要喜欢你孙子,改喜欢你,你觉得这是一个长辈应该说的话么?”二月红冷漠地说。

 

何辅堂无奈地叹了口气:“为什么我总觉得我应该管你叫爷爷呢?”

 

二月红笑了一下:“可以啊,你叫吧。”

 

他放下刀叉看着何辅堂。

 

餐厅里并不亮,其他客人在何辅堂的余光里虚化成了模糊的色块,只有二月红的脸庞在他对面被头顶的射灯照得柔和又清晰。

 

何辅堂发现从昨天到现在,他是第一次这样近距离地观察眼前这个人。从一个男性的角度,他的五官有些过于精致,但又不失棱角,毫无疑问这是一张漂亮的脸,不仅仅是漂亮,是非常有吸引力。但何辅堂在意的并不是这张脸的魅力。

 

从昨天开始他就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隐隐约约,若隐若现,好几次他几乎就要抓住它的时候,那感觉又狡猾地溜了。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他不由自主地问。

 

二月红的眼睛缓缓眨了一下,何辅堂并没有看清其中的情绪。

 

“没有。”他干脆地说。

 

“没有吗?”

 

“我不记得有。”

 

何辅堂又看了他一会儿喃喃地说:“奇怪……”

 

“那你爷爷是谁?”他不死心,“也许我认识他。”

 

二月红的刀叉停了一下。

 

“不可能。”他干脆地说。

 

“为什么不可能?”何辅堂好奇。

 

“他不可能认识你。”

 

“你怎么知道?我去过很多地方,认识很多人。你说出他的名字,如果见过,我一定记得。”何辅堂自信地说。

 

名字。

 

二月红犹豫了。

 

他从来没有叫过他的名字。

 

大部分的时候他们都不会提起彼此的名字。偶尔他开玩笑的时候会说二爷,红二爷。他则只在生气的时候叫何辅堂的名字,何辅堂,三个字,连名带姓。

 

除非在床上,他做得兴起了,喜欢听他叫他的名字,辅堂。他会说再叫一声,再叫一声,我喜欢听,红儿。

 

红儿。

 

对了。

 

他是这么称呼他的。

 

他抬起眼看何辅堂,忽然笑了一下,重新垂下眼。

 

“怎么了?”何辅堂感觉到他的异样。

 

“没什么。”他说。

 

何辅堂再次看了他一会儿忽然问:“你是张艺兴么?”

 

二月红的刀叉停了下来,抬起头看着何辅堂。

 

“我为什么不是张艺兴?”

 

“如果我不是孙红雷,你也可以不是张艺兴啊。理论上有这种可能性。”

 

二月红这下是怀疑地看着他了。他知道何辅堂很聪明,但是有时会不会太过聪明了?

 

“如果我不是张艺兴,那我是谁呢?”

 

何辅堂注视着他一会儿,耸了耸肩:“那我就不知道了。”他再次笑了,这次的笑容有些复杂。

 

“其实我到现在还不太相信这个世界是真实的。我还是觉得这就是一场梦,你也好,这个饭店也好,这个城市也好,都属于梦境,也许我眨一下眼,一切就都消失了。”

 

他说完喝了一口红酒,继续吃他的牛排。

 

二月红看了他一会儿,没有说什么,只是嘴里的肉少了几分味道。

 

 

 

 

在等电梯的时候。二月红发现何辅堂的梦境可能脆弱,但他却并没有那么担忧。

 

几个艳丽的女子站在他们旁边,大衣里面是性感的礼服。女孩子说说笑笑,吸引了周围的全部视线。

 

包括何辅堂的。

 

电梯门打开的时候,何辅堂绅士地请她们先进,于是几个女孩依次向他点头道谢。等到何辅堂进去的时候,刚好被她们环在中间。

 

很自然的,他们聊了起来。

 

你们这是要去哪?……哦,是酒吧么,在哪儿?……我算了,我年纪太大了。……不用猜,你想象不到的。

 

电梯门打开的时候,二月红第一个迈出去。毫不犹豫地把何辅堂甩在身后。

 

何辅堂追上来:“你想去吗?”

 

“去哪?”二月红并不想掩饰自己的怒气。

 

“刚刚他们说的酒吧。”

 

“没兴趣。”

 

“走吧,也许挺有意思的。”

 

“我对姑娘没兴趣。”

 

“那说不定有不错的男人呢?”

 

二月红陡然停下脚步。

 

“你是不是觉得这是个梦,所以你可以为所欲为?”

 

他转过身看着何辅堂,他的眼里除了质疑更多的是困惑。

 

“只是一个酒吧——”

 

“一个酒吧?”二月红笑了,“去了然后呢?”

 

他的眼睛透亮:“挑一个能入你眼的,逗逗他,哄哄她,玩一晚上?或者他还不错,一个晚上太可惜了,玩一阵子,然后呢?”

 

何辅堂的轻松消失了。

 

二月红笑了一下,带着自嘲的意味。

 

“反正你也不在乎。”他轻声说了一句,再次转身。

 

何辅堂拉回他将他拽到他眼前,他没有说话,仔仔细细地看着眼前这张脸。

 

他见过这张脸。他肯定。不会错。

 

可为什么他一点也想不起来?

 

他皱着眉头,从二月红的眼睛看到他的唇角。

 

他眼睛里的光亮暗了暗,他看到二月红的喉结动了一下,又看回二月红眼里。

 

目光就要撞上的一刻二月红甩开了他。

 

他觉得自己的脸有点发烫。何辅堂抓着他的手臂太用力了,这力道太熟悉,又扯出了其他记忆。让他乱了阵脚。

 

“你很喜欢他,对吗?”何辅堂忽然笑了。

 

二月红愣住了。

 

“什么?”

 

“他真幸福啊。”他感慨地说。仿佛前一刻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二月红没有说话。

 

“有人这么在意他,真好啊。”他看着二月红,眼里透着暖意。

 

“其实我知道他是个挺不错的人。”何辅堂说,“虽然衣服的品味差了点,也有点不修边幅,但应该是个可靠的人,可能不太会说话,但很有安全感。”

 

“你又是从衣服知道的?”二月红无奈地笑。

 

“不是,通过你。”他说。

 

“你这么讨厌我,是因为我和他完全相反,弄糟了他的形象吧。”

 

二月红牵了下嘴角,心情复杂。他倒是知道他讨厌他的。

 

“你觉得你自己不可靠么?”二月红问他,却没看他。

 

“我?”何辅堂笑了,“我不知道。但总有人为我伤心。”他声音轻了下来,听不出情绪。

 

二月红侧过脸看他,何辅堂脸上的轻松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遗憾。

 

“对不起,我突然出现在你的生活里。”他看向他,声音少有的认真。

 

“对不起我借用了你朋友的身体,搅乱了你的生活。”

 

他笑了,笑容里带着歉意。

 

“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待太久的。”

 

二月红的心像烛火晃了下。

 

“我是回来找一个人的。找到之后,我就消失了。”

 

他伸手摸了摸二月红的耳朵,像安慰一个孩子,然后释然地笑了。

 

 

 

tbc…

明天见~


追逐游戏总目录 

Fionana的红兴总目录


评论 ( 51 )
热度 ( 1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