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游戏之流水浮灯(十二)

ooc



三世佛使用守则



怎么会这样呢?

 

梦里画册里明明是何辅堂啊。

 

张艺兴把画本拿过来,难道他记错了。

 

他一页一页地翻画本,每一页都是二月红。在床上睡觉的二月红,在阳台睡觉的二月红,在树下看书的二月红……

 

他翻到最前面,画册扉页写着三个字。

 

何辅堂。

 

张艺兴觉得胸口有些闷。这阵郁闷来得莫名其妙,好像不是他本人的反应。

 

他的头跟着疼了起来,他皱起眉头,扶着头,脑中嗡得响了起来。

 

“艺兴,你怎么了?”孙红雷担心地问。

 

噪音消失了。张艺兴重新睁开眼睛,看着孙红雷好一会儿。

 

“你没事吧?”孙红雷关切地问。

 

张艺兴摇摇头。

 

他将手中的画本合起来,放回箱子里。

 

“突然头有点疼。”张艺兴说,声音都有些弱了。

 

“那你晚上还能去地宫么?”孙红雷问。

 

“可以啊,为什么不可以?”张艺兴笑了,“咱们先走吧,我觉得这里好闷。”

 

他说着站起身就走。

 

“那还拿不拿这个?”孙红雷指着画本问。

 

张艺兴犹豫了一下,随即说:“拿着吧。”

 

孙红雷拿起画本,走到张艺兴身边,看了张艺兴一会儿,忽然问:“对了,小佛爷说为什么要拿这个画本来着?”

 

“那不是应该问他么?”张艺兴笑,“哥哥,你怎么了?你好奇怪。”

 

孙红雷笑了说:“没事,我就是早上没听明白,想跟你确认一下。”

 

“他不是说要一样太爷爷印象深刻的东西么?哥哥,你是不是早上就记得酱酱酿酿了。”

 

孙红雷的脸色放松了下来:“你记得就好。”

 

“那到晚上还早,咱们一会儿再回酒店睡个回笼觉吧。”

 

孙红雷鄙视地看着他:“睡什么睡。咱俩来干什么你还记得么!来工作!”

 

“是么?”张艺兴挑眉,“可是我怎么觉得哥哥没怎么干工作,净干♂我了呀?”

 

说完一溜烟下楼了,孙红雷冲着楼梯喊:“等今天晚上把你太爷爷送走,看我怎么收拾你!”

 

 

肉渣继续

不老歌

Zine


 

“什么不好意思?”小佛爷走了进来,摘下墨镜微笑地看着他们。

 

“没什么。我跟哥哥开玩笑呢。”张艺兴抢先答。

 

“我说你可算回来了,赶紧把你们家这点破事了结吧,我得赶紧回去上班了。”孙红雷真心着急。也不知道警队怎样了,这几天连个电话也没有,别出什么事了。

 

“孙警官别着急,我这不是刚下飞机就赶来了么。”小佛爷把行李箱和双肩包放到一边,坐在椅子上。

 

“你知道怎么把太爷爷送回去了么?”张艺兴在他身边的椅子上坐下好奇地看着他。

 

“差不多吧。”小佛爷点点头,“我这次回去看了一遍太姥爷的记忆,发现并没有将记忆放回去的方法,但我想太姥爷虽然遇到过这种情况,太姥爷之前的那位张家先祖未必没有遇见过。我用了一些时间试图进入那位先祖的记忆,倒真成功了。”他有些兴奋,“原来这三世佛的功能比我以为的多,存取记忆供后辈浏览只是最简单的一种。”

 

孙红雷皱起眉头,这佛像到底什么来头,还多功能的,难道是佛像界的iphone,能他娘的视频聊天么?

 

“我之前说过三世佛不起作用是因为三个手被换了位置。”小佛爷继续说,“其实并不是太爷爷故意换了位置,三个佛手放在不同的佛像上会产生不同的功能。离开大陆之前,太爷爷并不是打乱了佛手的次序,而是将佛手放到了封存佛像的次序上。就相当于电脑关掉了电源,而我重新放回来,等于重新打开了电脑。”

 

“嗯嗯。”张艺兴点头,“然后呢?”

 

“然后不同的手跟不同的佛像组合会产生不同的效果,比如说电脑,有的人是游客权限,有的人是管理员权限,有的人是超级管理员权限。之前因为我通过太爷爷的记忆用的是最初级的功能,并没有发现这其中的差别,直到张艺兴无意中使用了金佛。因为你并不知道金佛的使用方法,反而金佛里的二月红知道,也正好当时的佛手开启了金佛的高级功能,于是二月红就支配了你的身体。”

 

张艺兴思索了一会儿问:“那你说是太爷爷故意想利用我的身体出来?”

 

小佛爷怀疑地摇摇头:“我倒不这么认为,他出来的时候,明显处在一种不理智的状态中,说明他出来并不是有计划的,而且他在金佛里面应该是在他自己的世界里,就像我们看不见金佛里的他,他也不可能看到金佛外面的我。按理说,即便他要支配你的身体,除非你让他出来,他才会出来,但是当时的情况并不是这么简单,这房间里的人或者事情影响了他,导致他非出来不可。”

 

小佛爷说着看向孙红雷。

 

张艺兴跟着看过来。

 

孙红雷有些莫名地指着自己:“我呀?”

 

“很可能就是你,你和何辅堂太像了,而他和何辅堂又很深的纠葛,而艺兴的身体和他相同,自然而然,你走到佛像前,他进入你的身体。”小佛爷解释。

 

大家沉默了一会儿。

 

孙红雷将信将疑,老实说这个佛做什么用,怎么用现在全凭小佛爷一张嘴,当然还有一个会用的就是二月红,他是更加不能信的。

 

“那现在怎么让太爷爷回去呢?”

 

小佛爷拿起双肩包,从里面取出一个佛手,和当前佛像上的一模一样。

 

“这个佛手可以将这个佛像完全开启,你到时候心中想着你太爷爷,告诉他世间的一切都解决了,请他安心睡去,然后跟着我默念佛咒。”

 

“哦。”张艺兴站起来,跟着小佛爷走到佛像边上,看着他把佛手换上。

 

小佛爷转过身让开,他于是走到佛像前,将手慢慢放了上去。

 

一瞬间,老宅、洋房、戏台、车站走马灯似得在他眼前闪过。

 

“想你的愿望,告诉他。”小佛爷提醒他。

 

太爷爷。张艺兴沉下心思默念。

 

这个世界已经不一样了,我很好,爸爸也很好,爷爷也很好,你后来一直过得很快乐很自在,不用伤心了。安心地睡吧。

 

“心无挂碍”小佛爷在他身边念着。

 

“心无挂碍”张艺兴跟着念。

 

“无挂碍故”

 

“无挂碍故”

 

“无有恐怖”

 

“无有恐怖”

 

“远离颠倒梦想”

 

“远离颠倒梦想”

 

“究、竟、涅、磐。”

 

“究、竟、”

 

“究、竟、涅、磐”小佛爷重复了一遍。

 

张艺兴闭着眼睛没有回应。

 

“张艺兴?”孙红雷警惕地问。

 

“究、竟、涅、磐。”张艺兴一字一句念完,睁开眼睛。

 

小佛爷和孙红雷一左一右盯着他看。

 

“好了么?”孙红雷问。

 

“不知道。”小佛爷不太确定。

 

这时张艺兴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差一点。”

 

孙红雷和小佛爷顿时警觉起来。

 

张艺兴自己的手从佛手上拿下来,放在背后,看着小佛爷。

 

“二月红?”小佛爷问。

 

二月红笑看着他,开口了:

 

“你能领悟佛像有三重开启方法,你怎么没有想到,我上次无意识中都能够支配这具身体,这次完全清醒怎么可能这样轻易被你们送走?”

 

孙红雷汗毛都竖起来了:“你……你……你什么时候……”他早上在番华路的阁楼里就觉得不对劲,不会后来包括在床上都是二月红吧?

 

二月红牵着一边嘴角笑了一下:“别担心,早上在番华路我确实差点出来,不过番华路已经太破败了,没有足够的环境支撑我出来,但进了这里就不一样了。”

 




二月红在自己的地宫里踱着步,一砖一瓦都和记忆中并没有太大差别。

 

“你到底想怎样?”孙红雷不耐烦了。

 

二月红看向他,有些好奇:“你受不了了?”

 

“这身体是张艺兴的不是你的,你已经死了。”孙红雷明确地说。

 

二月红笑了一下:“如果死亡像你想的那么简单,为什么我现在站在你的面前?”

 

孙红雷愣住了。

 

“你以为死亡就是眼睛闭上一片漆黑,什么都不存在了?你死过么?”他看着他轻笑。

 

他转过身看着小佛爷:“三世佛三世佛,都已经说了有三世了,你还不明白,死亡和生命是一枚铜钱的两面,有生就有死,有死就有生。生生死死并不是连续的,人的记忆是连续的就以为世间的一切都是连续的,其实连续只是你认知这个世界的方式罢了。”

 

当当当三声。

 

佛手从佛身上落了下来,二月红伸出手,正好接住。

 

三个铁弹子在地上滚动。

 

“你——”小佛爷惊讶。二月红不知什么时候偷偷拿了这里地宫里的铁弹子。

 

“这手虽然嫩了一点,拆个佛手总还是可以的。”二月红将自己的右手慢慢握紧,这具身体已经恢复了健康,不那么迟钝了。

 

忽然孙红雷扑过来将他压在墙上。

 

“怎么?”二月红好笑地看着他,“你想把我怎么样?别忘了这个身体也是他的。”

 

“张艺兴!”孙红雷叫着,“张艺兴你给我出来!”

 

“你怎么不试着念咒呢?”二月红笑。

 

孙红雷反应过来,但面前二月红的眼神却清亮如常,让他对符咒没有一点信心。

 

“你以为上次他出来是因为这咒语么,还有那什么破符?”他摇摇头,一副朽木不可雕的神情,“上次我离开是因为留在另一个世界的记忆叫我回去,不是因为你们。”

 

“你到底想怎样?”孙红雷声音已经不那么有底气。

 

二月红的眼神冷了下来。

 

“把张艺兴还给我。”孙红雷说,他的眼神中有光亮在跳动。

 

“我求你把他还给我。”他恳切地说,他已经没有别的办法,这件事情已经超出他的想象超出他的理解能力太多。

 

二月红看了他一会儿开口:“我可以把他还给你。”

 

“只要你把他还给我,做什么都可以。”孙红雷急切地说。

 

二月红脸上闪过一次捉摸不定的表情。

 

“不要相信他。”小佛爷在旁边提醒,“他并不是二月红,他只是二月红最不愿面对的一段记忆。”

 

二月红眼角动了动,笑了起来:“说的很好。我只是一段记忆。”

 

他的目光移向小佛爷:“你知道记忆是什么吗?”

 

小佛爷警觉地看着他,并没有答话。

 

“你们张家人总想控制一切,封住一切,世世代代守着长白山里的秘密,你们以为这样的世界就是好的?”他哼了一声,“但这个世界应该是你们以为的样子吗?”

 

小佛爷脑中在飞快地转着,他必须得尽快控制住二月红。

 

“我承认你们很强,尤其是每一代的起灵,但你们的缺点也太明显,太自以为是。你以为三世佛是用来存储记忆这么简单?这泥胚佛像就算贴了金箔也是一团泥巴,他凭什么储存记忆?”

 

他抬手,猛地将佛手摔向墙面。

 

空气中隐约有一丝崩裂的声音。

 

佛手裂开了一条缝。

 

这变化太快,孙红雷和小佛爷都惊呆了。

 

二月红轻轻用力,佛手已经碎了,里面是一块白色的玉石。

 

“张家小孩,我现在告诉你这个佛像真正的用法,他不能提取也不会储存,这个佛像是一面镜子,他让你看到的都是在你本来就有的东西,张启山的记忆,张家祖辈的记忆因为血脉储存在你的身上,你通过这个佛像看到不是佛像里的记忆,而是刻在你血液里的记忆。所谓镜花水月,海市蜃楼,会不会被镜中的景象所迷,全在你自己,如果你定力足够,自然全身而退,如果你游移不定,谁在镜外,谁在镜中,就全凭天意。”

 

他握着玉石重新看回孙红雷:“你想让我把他还给你,很好,我现在就把他还给你。”

 

他忽然将孙红雷推到在墙上,将玉石按在他的胸口。

 

孙红雷莫名动弹不得,也说不出话。他慌张地看着胸口的玉石又看向二月红。

 

“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磐。”

 

二月红喃喃念着。看着意识在孙红雷眼中逐渐消失,留下空洞的瞳仁。

 

然后在这其中有一丝犹豫的光亮一闪而过。

 

二月红嘴角扬了起来,他压低声音,带着压抑的愠怒和隐隐的兴奋开口:

 

“何辅堂,你还要躲到什么时候?”

 

 

 

tbc…

明晚见。


追逐游戏总目录 

Fionana的红兴总目录


评论 ( 86 )
热度 ( 17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