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游戏之流水浮灯(九)

ooc




2016年 夏 长沙

 

 

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

 

二月红在洗澡。

 

已经洗了二十分钟。

 

孙红雷有些着急。他刚刚打了个电话给齐馆长,质问他为什么那个破符完全没起作用。齐馆长显然陷入了学术状态,表示科学就是一个不断纠错的过程,他再研究一下,一会儿回电话给他。

 

一会儿已经有十分钟了!!

 

孙红雷的耐心就快耗尽了。也许他可以找个理由溜出去找一下齐馆长?但是他也不放心让二月红一个人呆着,万一他袭击别人怎么办。毕竟抓起来的是张艺兴啊。

 

浴室的水声停了。

 

孙红雷心一沉,将手机放进兜里。

 

二月红穿着张艺兴的睡衣出来了,这是唯一一套长袖长裤的睡衣,唯一的问题是上面全是卡通的兔子,粉红色的。二月红用毛巾擦着头发,低头看着睡衣,满脸不悦。

 

“光擦不行的,要吹。”孙红雷走到他身边将他推回浴室,从墙上拿下吹风机,一股暖风笼罩了二月红。

 

浴室里的镜子被水汽蒙着,随着吹风机的热风正在逐渐恢复清晰。

 

二月红看进去,自己在镜子里面,孙红雷在他身后温柔地拨着他的头发,吹风机的声音有些吵,但风是热的,他渐渐放松下来。

 

“好了。”孙红雷把吹风机挂回去,看着镜子里的二月红,“不吹干要感冒的。”

 

二月红从镜子里看了他一眼,转身出去了。

 

“对了,你还有没有觉得身体不舒服?”孙红雷跟在他身后问。毕竟张艺兴还得着胃炎呢。

 

“没有。”二月红答。

 

“你要睡了么?”孙红雷有点期待地问。

 

“不睡。”

 

 

不睡要做什么?

 

不会想要……

 

孙红雷咽了下口水。

 

“那您想做什么?”他小心地问。

 

“看电视。”二月红说着已经拉了被子,坐到床上。

 

孙红雷长舒了一口气,随即一想有些奇怪:“你怎么知道电视的。”

 

“我死的时候已经2003年了,我为什么不知道电视。”二月红按了下遥控器,电视打开了。

 

孙红雷更纳闷了:“那你记得到2003年所有的事情?”

 

二月红沉吟了一下。他其实不太记得。刚回来的时候他停留在1925年的记忆里,准确的说是何辅堂刚刚出现在他生命里时的记忆里,关于1925年之前的事情记得特别清楚。之后的事情只有看到相关的东西才能模模糊糊想起来。比如他今天在长沙走了一下,发现他知道一些道路改了名称,也记得一些新的电器,电视,手机,只是他记得的是很旧的款式。

 

“我记得一些印象深刻的事情。”他说,“年纪大了之后对大部分事情都不新奇了,记得的事情不太多。”也许因为另外两座金佛不在的关系,造成了他记忆的残缺。

 

但是作为103岁的二月红醒来好么?什么都看过,什么都看开了。他在心里笑了一下,大约103岁的二月红不觉得自己有必要回来。那他又为什么要回来呢?1925年他有什么不甘心的……

 

他觉得头有点疼,闭上了眼睛,揉了揉太阳穴。

 

“哎呀,你该吃药了。”孙红雷突然说。

 

他睁开眼睛,孙红雷已经拿着药和水坐到他身边。

 

他看了孙红雷一眼,他穿着条纹衬衫,头发比何辅堂短一些,但是眉眼如出一辙,尤其是笑起来眯成一条缝的眼睛和凉薄的嘴唇。

 

他拿过药吃下。

 

为什么自己的重孙又和这样的人搅和在一起。他头仍然在疼。

 

孙红雷替他把被子拉到腰,整了整他背后的靠垫,将他推上去。

 

“这样舒服。”他温柔地说。

 

二月红偷瞄了他一眼,孙红雷正好抬头看他,二月红立刻把眼神移开。

 

靠着软绵绵的枕头,二月红头疼好了一些,电视里是纪录片,在说中国近代史,这倒是一个补全记忆的方法。

 

只是,他打了哈欠,他好像困了……

 

不老歌

Zine



明天见~


tbc……

评论 ( 42 )
热度 ( 1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