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游戏之流水浮灯(二)

ooc


记忆存储箱


哥哥。

 

孙红雷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松了一口气。

 

随即满腔的怒气就升了上来。

 

“我脖子怎么了?”他生气地说,“我先问问你,你干嘛要乱动别人家的东西!你手怎么那么欠呢你!”

 

“什么东西?”张艺兴有些纳闷。

 

“金佛呀,他们家那个保险箱,放你太爷爷家地底下的。”孙红雷提醒他,该不会失忆了吧。

 

“哦。”张艺兴嘴巴圈成一个O型,回忆了起来,“对了,是那个金佛。”他眼睛忽然一亮神秘地对着陈伟霆和孙红雷说:“那个金佛刚刚在叫我,你们听见了没有。”

 

两人愣了一下,随即同时摇着拨浪鼓一样的脑袋。

 

“没有吗?”张艺兴坐了起来,“就是那种小小的软软地麻麻的声音……来……过来……到我这儿来……”

 

说得孙红雷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然后你就过去了?”陈伟霆拧着眉头问。

 

“我过去了?”张艺兴疑惑地指着自己。

 

“废话,你不光过去了,你还把手放人家佛像的手上。”孙红雷说明。

 

“真的么?”张艺兴惊讶,“我一点都不记得了,我就记得好像有人叫我,然后……然后……就在这儿了。”他这时看了看四周,“这是哪啊?”

 

“医院。”孙红雷说。

 

“我生病了么?”张艺兴更惊奇了,抬起手发现上面粘着挂完水的创可贴。

 

“急性胃炎,吃太多了。”孙红雷没好气地说,但转念一想要不是这个急性胃炎,二月红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折磨他呢。一时心情有些复杂。

 

“啊?难怪我觉得没什么胃口呢。”张艺兴遗憾地说。

 

孙红雷无奈地看着他,觉得这基因也太tm神奇了,张艺兴和二月红长一模一样,性格简直是天上地下。都这个时候了张艺兴还惦记着吃呢。

 

“这两天只能吃点清淡的,稀饭之类的。”孙红雷说着,张艺兴嘴巴撇了下来。

 

“医生说在家观察两天,等两天一过,赶紧买机票回家。”孙红雷补充,他这辈子也不要再来长沙了。

 

“艺兴。”陈伟霆开口了,“在那人叫了你过去之后到你醒来之前,你有没有看到或者听到别的什么?”

 

张艺兴歪着脑袋认真地思索着,随即摇了摇头:“没有,好像做了一个梦。”

 

“什么梦?”陈伟霆好奇地问。

 

“我好像……好像……”

 

火车……汽笛……夫人的微笑……跑来的桃花……嘿嘿,是二爷——

 

张艺兴的头疼了起来,忽然手撑住床,好一会儿才重新睁开眼睛。

 

“我好像梦见太爷爷了。”他说。

 

“他在做什么?”陈伟霆问。

 

“他好像在送人。”张艺兴困惑地说,“然后,来了另一列火车,下来了另一个人。”他的心中没来由地一紧,“太爷爷就……”他努力回忆着,“就……变奇怪了。”他抬起头看着孙红雷。

 

陈伟霆抱起手臂说:“原来如此。”

 

孙红雷吸了口气看向陈伟霆:“这是怎么回事?”

 

陈伟霆仍在思考。

 

“你快说呀。”孙红雷着急。

 

“你记得我之前说过金佛是用来放东西的吧。”陈伟霆说。

 

孙红雷和张艺兴点点头。

 

“金佛放的不是一般的东西,是这里的东西。”陈伟霆伸出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脑袋。

 

“你说头发么?”张艺兴说。

 

“记忆记忆!”孙红雷快被张艺兴的领悟力气死了。

 

“对,就是记忆。”陈伟霆开始解释,“这三尊金佛是南北朝时期的东西,跟张家有很深的渊源,但是使用起来有一定讲究,曾经有许多人得到金佛之后因为使用不当,精神错乱,到了宋朝的时候金佛被当成了邪物封了起来。元朝的时候张家的一个前辈无意中找到了这三尊金佛,正巧他在南北朝另一个墓穴里得到了金佛的使用方法,成功避免被金佛摄入心魄,但是很快兵荒马乱他和金佛都下落不明。直到我太姥爷因为很偶然的机会找到了三尊金佛,无意中取得了张家前辈存放在金佛里的记忆,得到了使用三尊金佛的方法,将三尊金佛收为己用。”

 

“什么方法?”孙红雷问。

 

“我也不太清楚。”陈伟霆说。

 

“你不清楚,你怎么能打开?”孙红雷纳闷。

 

“我太姥爷在明白金佛的使用方法后,觉得这个方法不能再放在金佛的记忆里了,要写下来正常流传,这样才能避免出现危险。但是因为金佛散落三处,太姥爷很多年都没有再用过,也就没有留意使用方法记在哪里,最后就找不着了。”陈伟霆有些尴尬。

 

“怎么这都能搞丢?”孙红雷奇了。

 

“这真的不是特别重要的东西,因为上世纪20年代之后摄像照相技术已经普及,想要留住记忆有很多方法,金佛使用方法复杂又不便携还有一定危险,太姥爷其实很久都把他当做摆设而已。”

 

“但问题是,照相摄影也好只是把当时的东西录进去,没听说里面的东西还能跑出来的。”孙红雷说。

 

“其实出来是很自然的,假设一台电脑,硬盘里的数据需要一个终端才能显示出来,金佛也是一样,他只负责储存,但要读取其中储存的东西,需要特定的条件。对于电脑来说是插上电连上线装好驱动,对于金佛来说比较简单一点,他只会把记忆还给当时存在他这里的人。”

 

“啊?”张艺兴没听明白。

 

“就是说每个人只能存储并且读取自己的记忆。”陈伟霆解释。

 

“那你太姥爷怎么能取出张家前辈的记忆?”孙红雷疑惑。

 

“这就是问题所在,金佛的判断并不是百分百准确的,他有一定的误差,就现在的经验看,金佛应该是通过容貌判断这个人的身份,如果容貌非常相似,就有可能取出别人的记忆。我太姥爷在取出的记忆里看到了张家那位前辈的面貌长得和他一模一样。而同样因为我和太姥爷长得一模一样,所以我在另外两个金佛里取出了我太姥爷储存的一些记忆。”

 

哦。张艺兴和孙红雷都明白了过来。

 

“那你也会被张启山上身么?”孙红雷问。

 

陈伟霆摇了摇头:“我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而且根据我太姥爷的日记,他也没有遇见过这种情况,我们会类似进入梦境,以旁观者的身份看完整个记忆,像看一场全息VR电影。”

 

“对对对!我就是这种感觉,可真实了,哥哥。”张艺兴忍不住拍了下孙红雷。

 

孙红雷看了他一眼,无声地表示这tm是炫耀的时候么?

 

张艺兴于是收起激动。

 

“但这个过程中我们自身会进入一种休眠的状态,而且时间很短,梦境也许有一个钟头,我们休眠也许只有一分钟。但你……”陈伟霆看着张艺兴若有所思,“他怎么会出来了呢?”

 

张艺兴有些迷惑:“谁出来了?从哪出来了?”

 

孙红雷说:“你太爷爷,从金佛里出来上了你的身,准备掐死我。”

 

张艺兴瞪大了眼睛,半天说不出话来。

 

他伸出食指指了指自己:“上身?”又指了指孙红雷,“掐你?”

 

“是啊,我脖子上这印就是他掐的。”

 

“他为什么要掐你?”

 

“我哪知道。”孙红雷想起来就生气,自己刚刚跟个小鸡仔似得被二月红拎着,简直丢人丢到家了。

 

“他好像认为孙警官是何辅堂。”陈伟霆说。

 

孙红雷反应过来,刚刚陈伟霆和二月红的对话分明表示他知道内情。

 

“你知道何辅堂是谁?”孙红雷问。

 

“我知道何辅堂是谁。”张艺兴忽然说。

 

陈伟霆和孙红雷都惊奇地看向他。

 

“他是个美国人,建筑师,他做了个老宅的模型送给我爷爷,我小的时候去度假经常看见。模型上面有刻他的名字。”张艺兴说。

 

“这是哪跟哪啊?二月红还去过美国?”孙红雷更加迷惑了。

 

“我也知道他。”陈伟霆说,“我在太姥爷的日记里看到过这个人,他是一个传奇人物,一个归国留学生,做过土匪,做过银行家,还做过镇长,但后来他回到美国做回了建筑师。他好像来过几次长沙,和太姥爷是朋友。可能是这样才认识二月红的。产生了一点过节么。”

 

“那是一点过节么?这个何老爷要么是艹了二月红媳妇要么就是艹了二月红亲妈,他刚刚掐我那眼神,简直准备把我拆骨剥皮。”

 

“亲妈应该不会,二月红的父母很早就过世了,至于媳妇,我听说二月红的夫人姿色一般,而太姥爷提到何辅堂本身有四位太太,都是一等一的美人,应该不会吧。”陈伟霆默默地说。

 

“四房太太?”孙红雷张大了嘴,还都是一等一的美人,旧社会也有旧社会的好啊,不由自主开始羡慕起这个何老爷。正想着,忽然大腿一疼,哎呦叫出了声,发现张艺兴警告地掐了他一下。

 

想想也不行么?

 

他沮丧地收回思绪。

 

这时他看了一眼张艺兴,忽然想,其实张艺兴这面貌倒是个一等一的美人,这个何老爷不会是把二月红给艹了吧……

 

“这次的情形实在非常奇怪,我可能得回台湾一趟,看看我太姥爷的记忆里有没有什么线索,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陈伟霆说着又看向张艺兴,“你可以跟你家里人问问,这个何辅堂和你太爷爷到底有什么过节,万一他再出现……”

 

“他还会再出现?”孙红雷有些焦虑。

 

“不知道啊。”陈伟霆困惑地说,“不知道二月红是在金佛里还是在张艺兴身体里。”

 

“我太爷爷在我身体里?”张艺兴眨眨眼睛,觉得这事有点超出他的认知范围。

 

“总之,你先好好休息,我猜他即便在你身体里,也不会轻易出来,肯定有个触发的契机,你们不要再接近老宅,身体恢复了先回去吧。”陈伟霆说。

 

孙红雷点点头,也只有这个办法了。

 

张艺兴还在愣神,余光中他好像玻璃里有个人正看着自己,转过头,发现是自己的倒影。

 

他低下头,悄悄地在心中问:

 

太爷爷,是你么?

 

 

 

 

tbc…


我知道这章很短,所以明天见~(^-^)V



追逐游戏总目录 

Fionana的红兴总目录


评论 ( 35 )
热度 ( 1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