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游戏之特别行动(二)

ooc


说明一下:此文里二月红姓张。跟张启山张起灵不是亲戚的张姓人家。

 

 九门是什么单位?

 

 

孙红雷的手放在腰间的枪套上。

 

周围很安静,一阵微风路过,带乱了几团花枝,很快又重回宁静。

 

他看不见墙里,张艺兴在墙上蹲着,始终看着一个方向。海棠树在夜色中挡住了他。

 

他们都没动,不敢发出一点声音,连呼吸都很小心。

 

一丝细微的震动出现在空气里,来自墙的另一端。

 

孙红雷冲出去的瞬间,墙上的张艺兴也飞身跃起。他在海棠树上点了一下,轻盈地落到对角墙上。孙红雷刚拐了弯过来,张艺兴已经跳到了另一个老宅的院墙上。

 

孙红雷追着他的身影跑了两条街,终于还是跟丢了。

 

他弯下腰喘了会儿气。有一个好心的姑娘路过问他有没有事。他摆了摆手。

 

掏出在兜里震动的手机,按下接听放到耳边。

 

“哥哥,我在刚刚的小吃街,那人不见了。”声音气定神闲。

 

孙红雷挂上电话,有些郁闷,没想到张艺兴还练过轻功,刚刚这又是蜻蜓点水又是凌波微步的,灵活得像个燕子,他在墙下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傻乎乎地跟着跑,非常没有面子。早知道他下午在酒店就不该那么卖力,应该让张艺兴自己动。

 

绕回小吃街,张艺兴正坐在路边的石凳上吃烤串,目测吃掉的至少已有十串,没吃的也至少也有十串。

 

他走到张艺兴跟前,张艺兴立刻拿给他一串。

 

“你心怎么这么大呢,张艺兴。”孙红雷没接,在他对面坐下。

 

“刚刚追了半天,有点饿了。”张艺兴泰然地说。

 

感情追之前那些都白吃了?

 

孙红雷看了他一眼,怀疑张艺兴的胃就tm是个黑洞。

 

一眨眼的功夫,桌上剩下的烤串又被消灭了一半。

 

“看清什么人了么?”孙红雷问。

 

张艺兴边吃边摇头,好不容易咽下去之后才开口:

 

“他肯定是专门来的,穿了黑衣服,蹲在墙头,鬼鬼祟祟的。”

 

“你不是说他在水里么?”

 

“哦,我看到水里有个黑块,以为是人,后来发现是倒影,人在墙上。”

 

“有什么特征吗?”

 

张艺兴思考了一会儿,打了个响指:“跑得可快了。”

 

这还用你说?

 

“不过没我快。”张艺兴耸肩。

 

“那你追上他了。”

 

“差一点,到这里的时候,他钻到人群里一晃就不见了。”张艺兴无奈。

 

看来这人对这附近很熟悉。有备而来。

 

“走吧。”看着桌上只剩下光秃秃的竹签,孙红雷站了起来。

 

“去哪儿?”张艺兴咽下最后一块烤肉。

 

“回酒店睡觉。”

 

“好啊。”张艺兴跳起来,“吃这么多刚好运动一下。”

 

“是真睡觉。不运动的那种。”孙红雷冷漠地说。

 

“别呀,吃这么多得消耗一下的。”张艺兴正想撒娇,转念一想凑到孙红雷跟前悄声问:“哥哥是不是刚刚跑了一会儿,不太行了?”

 

孙红雷深吸了一口气,忍住了敲他的冲动。

 

“你来破案的还是来运动的?再瞎吵吵,重新开始禁欲。”孙红雷给了个不容置疑的结论,干脆地结束了对话。

 

 

 

于是回到酒店,张艺兴真▪运动去了。

 

在酒店健身房里游泳、跑步、器械,疯狂地出了一身汗,洗完澡回来已经是凌晨了,一头栽倒在床上就睡了。

 

早上醒来的时候,孙红雷已经穿戴整齐,坐在书桌前回邮件了。

 

他踩着拖鞋洗漱完毕收拾妥当,去楼下吃了一顿节制的早餐,终于在10点半来到了老宅改建的博物馆的门口。

 

 

 

白天的博物馆热闹多了,因为近些年盗墓小说的盛行,博物馆成了旅游胜地。三三两两的年轻人踩着门槛朝圣般地走进来。偶尔也有一两个中老年旅行团叽叽喳喳地出现,一窝蜂地涌进来。

 

张艺兴进门的时候正赶上一个阿姨旅行团进门,顿时周围热闹得好像菜市场一样。

 

你看这个老好看的呀。

 

这个门庭好阔气的。

 

这个不算什么,去年我儿子带我去过山西,那边有钱人家房间多很多的。

 

你儿子现在在哪里哇?有没有女朋友哇?我有一个很好的姑娘,很好很好的……

 

……

 

张艺兴有些不太适应,以前在记忆里安静神秘的老宅,竟然变成了个热闹的旅游景点?

 

不过如果还是自己家留着的话,应该也不会住了,大家都离开长沙,去往更大的城市,这里估计要么荒废要么就拆迁了吧。

 

跟着人流走进去,博物馆里正在办展览。主题是100年前的长沙,许多当年稀疏平常的生活用品被罩在玻璃柜里,变成了罕见的宝贝。路过的人仔细看着旁边的标签,才恍然大悟这是做什么用的。

 

展览结束的地方,有一块牌子说明了这栋老宅的主人,内容非常简洁。

 

张先生,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收藏家,无私支援抗战等等等等。

 

没有照片。

 

张艺兴知道的差不多都在上面了。他忽然发现他对于这个决定自己命运的人其实一无所知。他们也许唯一相似的只是这张面孔,在时空的两端,他们更像是一对面对面站立的陌生人。

 

这时一张脸凑了过来,强行打断了他的思绪。

 

他看向那人,那人戴着圆片眼睛,穿着中式衣裤,手里拿了把白面扇子,看起来像个业余的风水先生。

 

“你……你……”那人嘴微微张开,满脸惊讶。

 

“他不是明星。”孙红雷把张艺兴拉开,站到那人面前。

 

“啊?”那人看向孙红雷,没太反应过来,张着嘴好一会儿才说:“我没说他是明星。”

 

“那你认识我?”张艺兴从孙红雷身后探出脑袋。

 

“我不认识你,我认识你这张脸。”那人有些兴奋,“你长得很像这里原来的主人二月红,红二爷。”

 

张艺兴有些惊讶,虽然二月红这个名字100年前在长沙无人不知,但是在盗墓和京剧都已经没落的今天,大家最多只知道爱国人士张先生而已。而这个人没有说太爷爷的名字,直接报了他的江湖名号。

 

“二月红是谁?”孙红雷满脸疑问。

 

“二月红是九门里排行第二的人物。”那人打开折扇,轻轻晃着。

 

“九门?”孙红雷奇怪,这都是什么玩意?怎么有这么多他不知道的单位。

 

张艺兴有些怀疑地打量起这个人,似乎有一点头绪。

 

“九门是什么单位?”孙红雷直接问。

 

“九门不是单位。”那人解释。

 

“是事业单位?”孙红雷又问。

 

“不是事业单位。”

 

“是公益组织?”

 

“不是公益组织!”

 

“那是什么?”

 

“九门是长沙过去的九个老家族。”张艺兴解释,“倒斗的。”

 

呵,感情是挖坟产业链的上中下游啊。

 

孙红雷明白了。

 

“那你是什么人?”他怀疑地看着拿折扇的这个家伙,怎么看怎么像骗子。

 

“我是这里的馆长。”那人郑重地说。

 

“什么?”张艺兴和孙红雷同时脱口而出。这人看起来不过三十出头的年纪,居然是这里的馆长?

 

那人说着拿出名片发给他们两个,张艺兴看着喃喃地说:“齐?……齐先生?”

 

“请叫我齐馆长。”那人轻轻摇了摇扇子。

 

孙红雷拍下名片发给夫仔,没一会儿夫仔发来了齐馆长的整套资料。孙红雷大略看过,一个普通的读书人,30岁出头,知名大学历史学系毕业,在这里工作了三年,今年刚刚当上馆长。

 

“那请问你们二位是?”他看了看张艺兴,又看了看孙红雷。

 

“我们是——”张艺兴刚开口。

 

一个警牌竖在他面前。

 

齐馆长吸了口气,手一扬,笑着说:“这边请。”

 

孙红雷收起警牌,迈开步走在了最前面。

 

 

 

齐馆长的办公室并不在老宅里面,在旁边的一个三层老式办公楼里。

 

他给张艺兴和孙红雷泡了壶茶,恭顺地坐在一边,一脸真诚地看着孙红雷,努力表明自己遵纪守法的态度。

 

孙红雷看了他一会儿说:“齐馆长,我们这次来,跟一起文物倒卖案有关。”

 

“明白。”齐馆长郑重地点头。

 

“我想问你,在2015年6月20日左右博物馆有没有收到过一件匿名寄来的文物?”

 

“2015年?”齐馆长皱起眉头,“15年6月20日……”他喃喃地念着,好一会儿说:“可能有。”

 

“什么叫可能有?”孙红雷问。

 

齐馆长有些为难,想了一会儿说:“我知道你说的匿名文物。而且15年肯定收到过。但是,唉,他叹了口气。”

 

“但是什么?”张艺兴问。

 

“不如你跟我来吧,你们看了就明白了。”齐馆长说着就站起来,从抽屉里拿了把钥匙,带着张艺兴和孙红雷下到了地下室。

 

齐馆长在地下室打开地库,一个百平米的房间内摆了十几排架子,中间还有些桌案,上面全是各种古玩,后方放着各种斗橱柜子,还有几口棺材。

 

孙红雷和张艺兴都不太明白这些,扫了眼大大小小的古玩,疑惑地看向齐馆长。

 

齐馆长看着屋里的东西,再次叹了口气:“我们这个博物馆层级是最低的那种,长年经费不足,本来也就是一个院子让大家逛逛而已。但是10年的时候,长沙内涝,大家排水的时候,在老宅的书房后面发现了一个被堵住多年的密道,曲曲折折一直通到池塘下方。”

 

张艺兴听到这里已经知道他在说什么了。爷爷在美国的家里,有一个老宅的模型,上面一树一草都和老宅一模一样,但在模型的下方是一个和老宅同等大小的地下院落。他去美国度假的时候,看到过几次,后来他奶奶怕损坏,把模型锁起来了。

 

“原来在老宅下方,还有一个地下老宅,而且精巧程度比地上的有过之而无不及。内涝居然把密道给冲开了。”齐馆长说。

 

“然后呢?”孙红雷问。

 

“我们到了下面发现地下跟个墓似得,所有的东西都保存完好,但是内涝一进去,情况就不一样了,这里的主人说是收藏家,但其实收藏的东西都是从地里直接‘拿’来的,但他是里面的行家,留下了不少宝贝,我们赶紧抢救,把里面大大小小的各种东西搬了出来。”

 

“宝贝就放在这里?”孙红雷看着这简陋的地下室,十分怀疑。

 

“有文物价值的当然不在这里了。拿出来之后,文物专家来做了鉴定,贵重的都去了省博物馆,剩下这些是文物价值较低的,或者是主人自己的生活用品。”

 

“那你怎么不联系他的家人来拿呢?”张艺兴问。

 

“家里人联系过了,说这些东西全部捐给博物馆了,他们不要。”齐馆长说。

 

肯定联系的是他妈,而且他爸肯定不知道这事。要是他爸知道了,又是一场腥风血雨。很好,无意中发现了一个对自己有利的筹码。张艺兴笑了笑。

 

“然后呢?你就开始倒卖这些东西了?”孙红雷随口说着。

 

“怎怎怎么可能呢?”齐馆长顿时有些着急,“这些东西不值钱,只是整理整理可以还原出100年前长沙大宅里的生活状态,我们留着就是想做这件事情。”

 

“说了这么半天,匿名包裹什么时候上线?”张艺兴问。

 

“别急呀,我正要说匿名包裹的事情。”齐馆长耐心地说,“把这些东西找出来后没多久,我们就收到了第一个匿名包裹。不过这个包裹并不是匿名的。”齐馆长变得神秘起来。

 

不是匿名的?

 

孙红雷扬起了眉。

 

“这包裹上有寄件人有收件人……”齐馆长故意顿了一顿才继续说:

 

“这包裹是尹新月寄给二月红的。”

 


 

tbc……

 

亲们,后天见~( ^_^ )/~~

 

追逐游戏总目录 

Fionana的红兴总目录



评论 ( 40 )
热度 ( 1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