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游戏之特别行动(一)

长沙第二攻


ooc



长沙机场

 

 

孙红雷戴着墨镜面无表情地站在行李提取处,看着一个又一个箱子从传送带上转过。

 

一个亮眼的银色箱子出现在视野里慢慢转了过来,等在传送带前的张艺兴将箱子抬下来,放到孙红雷面前的推车里。叠在之前的两个箱子上面。

 

孙红雷瞄了一眼。

 

请问什么样的人出差会带四个箱子?

 

还tm都是26寸的?!

 

张艺兴带着墨镜,耳朵里塞着耳机,看看传送带又看看手机,一副度假的样子。

 

孙红雷又开始担心了。

 

在被一个神秘人用他们的sex tape(第二版)勒索了三天之后,他们神奇地发现对方似乎是要找一个去年交易的文物,而这个文物的买家居然住在张艺兴长沙的老宅里。

 

他的顶头上司副局长郭涛成立了特别项目小组秘密负责这个案件,孙红雷认为这个小组的主要作用是帮郭涛在无聊的官场生活之外找点乐趣。然而郭涛在成立了一个由他、孙红雷、王迅、黄磊、张艺兴组成的微信群之后,就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估计是又陷入了没完没了的会议或者签不签字的扯皮之中。王迅负责在郭涛的每一句发言之后点赞,郭涛不说话他于是自动隐身。至于黄磊,他直接说了句有什么需要随时找他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声音。

 

所以这个特别行动组只剩下了两个人,他和张艺兴。

 

他和小他十八岁的小男朋友张艺兴。

 

听说可以和他一起回长沙执行秘密任务后,就兴奋地睡不着觉,准备了休闲、正式、夜行等无数孙红雷看来根本不可能用到的行头(各三套),脸上洋溢着春游般喜悦的张艺兴。

 

在来时的飞机上,整飞机都是心累的家长带着熊孩子,一路各种告诫。每一句都说到了孙红雷的心坎里。

 

不能变成爸爸去哪儿啊。他担忧地想。

 

孙红雷旁边几个小姑娘注意到了张艺兴和他,她们打量了他们好一会儿。在孙红雷身后开始了一轮自以为很小声的讨论:

 

A姑娘:那是那谁吧。【偷偷指了指张艺兴】

 

B姑娘:谁啊?

 

C姑娘:啊,我知道,那谁么!就是那谁!

 

B姑娘:到底是谁?

 

A姑娘:肯定是他!演过电视的!那个谁!

 

C姑娘:对对对。他本人比电视上好看哎。

 

B姑娘:什么电视?

 

A姑娘:他居然自己拿箱子,好没有架子。【好感度up】

 

C姑娘:你看这个人……【偷偷指了指孙红雷】好像跟他一起的。

 

A姑娘:是保镖!好凶的样子!

 

B姑娘:凶吗?我觉得挺慈祥的。

 

孙红雷转过头看了她们一眼,三个姑娘立刻看向三个不同的方向,孙红雷于是把头扭回来。

 

C姑娘:保镖为什么还让他自己拿箱子?

 

A姑娘:你傻呀,保镖是负责他安全的嘛,你看他多警惕。

 

B姑娘:隔着墨镜你也能看出来?

 

C姑娘:啊!不对!我知道了!这个是那个导演嘛,就那个很出名的!【手指在空中用力地晃着】

 

A姑娘:哦,对啊,对对对,就那谁。【一语惊醒状】

 

B姑娘:那谁?

 

C姑娘:没想到他们居然是这种关系!【手抚上心口】

 

A姑娘:哇……这是大料吧!

 

A姑娘和C姑娘都激动了起来。

 

B姑娘:到底什么情况?

 

这时张艺兴终于推着第四个箱子走了过来。

 

“好了。”他说,“我们走吧。”

 

“那边三个女孩以为你是明星。”孙红雷说。

 

“是吗?”张艺兴越过他的肩膀看过去,A姑娘和C姑娘赶紧把目光移开。

 

“她们觉得我是个导演在潜规则你。”孙红雷漫不经心地说着把手推车掉了方向,对向出口。

 

“是吗?”张艺兴睁大眼睛,再次看了眼三个姑娘。

 

A姑娘和C姑娘偷偷摸摸拿出手机刚准备拍照。

 

他朝她们笑了笑,挥挥手。

 

AC姑娘赶紧把手机收起来,幸福地回挥过来。B姑娘在一旁满脑袋的问号。

 

孙红雷推着车朝出口走去,张艺兴跟在他身后,路过三个姑娘的时候他忽然推下墨镜看着她们甜甜一笑轻声说:

 

“我是自愿哒。”

 

说完勾着孙红雷的胳膊,踩着欢快地步伐出了机场。

 

留下三个姑娘在原地一脸错愕。

 

 

 

 

在机场边提了租好的SUV,张艺兴放好箱子,坐到副驾驶座上系好安全带。

 

孙红雷看了他一眼问:“好玩么?”

 

“好玩啊。”张艺兴兴奋地答。

 

“你跟那几个姑娘说什么了,把人惊的僵那儿了。”孙红雷发动汽车。

 

“我跟她们说啊,”他神秘地凑近孙红雷,“我是攻。”

 

孙红雷瞥了他一眼,没理他,踩下油门,开了出去。

 

“你想做攻么?”孙红雷问。

 

“可以吗?”张艺兴看着他,好奇地问。

 

孙红雷不疼不痒地说:“下辈子可以。”

 

张艺兴有些不满:“为什么?我不能是攻么?”

 

“你说呢?”

 

“我觉得可以。”张艺兴自信地说。

 

孙红雷笑了一声:“你说可以不行,得有人信。”

 

“你怎么知道没人信?”

 

“这还用我说么?你看刚刚那几个姑娘被你吓的。”

 

张艺兴哼了一声,早知道就是应该跟她们说他是攻,看看她们的反应。

 

“你觉得我长得不攻么?”他从眼角看着孙红雷。

 

孙红雷笑了。

 

张艺兴很严肃地转过头看着孙红雷:“我告诉你,我这个长相攻起来可以很攻的。”

 

孙红雷看了他一眼,眼神连轻蔑都谈不上,完全就觉得这是个笑话。

 

“真的!”张艺兴真诚地看着他。

 

孙红雷继续开车,目视前方。

 

“你不要不信,我们家族其实都很攻的,尤其是我太爷爷,是长沙很了不起的人物,是长沙第二攻!”

 

“然后呢?”孙红雷觉得反正无聊,听听也无妨。

 

“然后他很厉害的,你知道解放前长沙很乱的,我们家是大家族来着,本来到我太爷爷这辈已经衰落了,结果他凭一己之力恢复了整个家族。”

 

“这么厉害啊。”孙红雷不走心地说,“那怎么就攻到长沙第二了呢?”

 

这谁排的名?那第一是谁?

 

“你知道倒斗么?”张艺兴神秘地问。

 

“你说挖人祖坟盗墓啊?”

 

“不是,是为了抢救文物那种挖坟,不是挖坟,是倒斗。”

 

“行吧,我知道是什么,你说吧。”

 

“他就是倒斗界的……”张艺兴算了下孙红雷的年纪,问孙红雷:“你知道F4么?”

 

“不认识。”孙红雷说。

 

“那你知道四大天王么?”张艺兴又问。

 

“哪吒他爹么?”

 

张艺兴抱着手臂,脸拉了下来。

 

“知道,刘德华,张学友,黎明,郭富城。”孙红雷答。伴随他整个青春期的香港四大天王他当然知道。

 

“我爷爷在解放前就相当于倒斗界的天王。”张艺兴骄傲的说。

 

“那你爷爷是相当于刘德华,还是张学友,还是黎明,还是郭富城啊?”

 

“这个嘛……”张艺兴思考了起来,“我爷爷是颜值和实力并重的,相当于黎明和张学友的合体。”

 

啧啧,还挺谦虚,不是四大天王四人的合体。

 

“总之,他有多厉害,有多攻,可想而知了吧。”

 

“你怎么知道他是攻上去的呢?”孙红雷提出了一个疑问,“再说你这个言论是不是有点太小瞧你们受了?”

 

“解放前嘛,解放前社会还没有这么平等嘛。”他说着摆摆手,这些不是重点。

 

“那你太爷爷攻,跟你有什么关系?”太爷爷跟张艺兴隔了三辈,再下一辈都不能算亲戚了。

 

“我跟我太爷爷长得一样啊!”张艺兴说。

 

孙红雷看张艺兴一眼:“你太爷爷长这么漂亮,是准备去唱戏么?”

 

张艺兴惊道:“你怎么知道他是唱戏的,他是长沙好有名的旦角。”

 

呵呵,一个擅长演旦角的攻。

 

逻辑非常顺畅。

 

“要是名角,解放后日子可不好过。”孙红雷说,他看过《霸王别姬》,老心酸了。

 

“哦,那倒没有,因为太爷爷本质是江湖人士嘛,江湖人只管江湖事。跟政治是井水不犯河水的。”

 

“感情他日子过得还不错。”

 

“是啊,他活了一百多岁呢,2000年后才去世的。文革之后都是当老艺术家供着的。”

 

“那你长沙亲戚很多了。”张艺兴带了四大箱子东西不会是回来走亲戚的吧。

 

“那没有的。”张艺兴摇摇头,“太爷爷只有我爷爷一个儿子,而且我爷爷很小的时候就跟我奶奶去香港了,再后来就解放了,直到改革开放才有机会回去见他。见面的时候两个人都是老头子了。然后我爸是美籍华裔来着,回长沙都是来玩的,不会住的。”

 

“那你怎么成了长沙人了?”

 

“哦,因为我爷爷回来见了太爷爷,太爷爷说国家遭受了这么多变故,家族还是在的,让爷爷送一个孙子回来。”

 

孙红雷忍不住看了张艺兴一眼,他以为张艺兴只是一个普通的富二代,没想到身世这么复杂。不过想想他虽然做事容易出格,但土豪富二代那些娇惯嚣张倒是一点没有的。想来也确实应该是富了几代才能养出来的。

 

“然后太爷爷就选中了我了,因为一堆堂兄弟的照片看过来,太爷爷说我最像他。”

 

啧啧,估计这个太爷爷年纪大了眼神不太好使,千挑万选选了个最受的继承衣钵,不过都这个年代了,也没什么衣钵可言了。孙红雷感慨。

 

“难道你是你太爷爷养大的么?”

 

“不是。太爷爷是有徒子徒孙的,我其实是和其他一批孩子中选的,他们也来自长沙的其他老牌家族。其实就跟念书一样的,只是我们除了普通的功课以外,有专业课。教我的就是太爷爷的徒孙,姓陈的,是个很漂亮老师,她有个好传奇的姐姐,据说失踪又出现,出现又失踪……”

 

“说重点。”孙红雷有点忍不住了,这故事已经开始走向灵异的方向了。

 

“重点就是我一直在长沙上学,小学中学,然后大学就进了现在的学校啦。”

 

“我怎么听着你们这个好像是定向培养的?”孙红雷说。

 

“差不多吧。你知道锦衣卫么?我们跟他们差不多吧。”

 

啧啧,就张艺兴,还锦衣卫?本届锦衣卫比本届群众还要糟心啊。

 

“那这地址是哪啊,你家还是你太爷爷家?”

 

“太爷爷家。我妈在我毕业之后就把长沙我住的房子卖了,哎呀,好后悔呀,最近涨了好多呢。”张艺兴可惜。

 

有tm惦记着炒房的锦衣卫么?

 

孙红雷再次表示不屑。

 

锦衣卫居然不选他?选了黄磊,选了明楼,居然没有他。对了,明楼说选了他了,他一大意错过了。嗯,不是他大意,是明楼那个心机婊故意坑他。唉,好可惜啊,他觉得现代锦衣卫这个职业好像比刑警拉风啊。

 

“但这一点就更奇怪了。”张艺兴皱起眉头,陷入了思索。

 

“怎么奇怪了?”

 

“我太爷爷的房子是老宅,他去世之后就上交给国家了,现在已经改成博物馆了。”张艺兴说,“博物馆的人最多卖文物,干嘛买文物啊……”

 

也许博物馆里的工作人员并不只对博物感兴趣。孙红雷想。

 

车下了高速公路,他问:“你订的酒店叫什么来着?”

 

“你等等,我看看……”张艺兴拿出手机点开短信。

 

“哦,有了,叫做长沙饭店。”

 

 

 

 

长沙饭店最近刚刚翻新过,张艺兴担心有甲醛,就订了解放前就已经建成的老楼。

 

孙红雷走进大厅时,有一种时光穿梭的感觉,还夹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熟悉感。

 

他觉得他可能开车有点累了,或者就是最近民国戏太多了。

 

哇——

 

张艺兴把他的四个箱子推进房间之后,开始参观这个套间。

 

玄关进去后是一个客厅一个卧室,客厅边卧室外是一个连通的老式阳台。墙上挂着一百年前长沙的老照片。

 

孙红雷推开玻璃门,站在阳台上,左右是一个个相同的阳台延伸出去,阳台外是长沙市中心,轰鸣的车流异常热闹,高楼大厦间,点缀着一些老宅院。

 

有那么一瞬间,眼前的高楼大厦忽然消失了,车流声变成了叫卖声,孙红雷有些诧异地眨了眨眼,重新找到焦点,高楼、车流还在这里,一切又恢复正常。

 

“哇——哥哥,这个床好舒服啊!”张艺兴的感叹把他拉回现实。

 

孙红雷拨开身后飘起的白色纱帘,张艺兴伸展四肢躺在床上,幸福地闭着眼睛。

 

“你要睡一会儿么?”孙红雷问。

 

张艺兴翻过身,支着头侧躺着看着他,笑容有些暧昧:“那你也‘睡’一会么?”

 

嗯,这是个好主意。

 

 

 

 

于是谁也没睡。

 

不巧的是做到一半的时候,张艺兴忽然发现阳台的门仍然开着,赶紧把嘴巴捂上。然而已经太迟了,没捂多久就放弃了。有些事情是忍不住的。

 

等到晚上出来吃饭的时候,正巧遇见隔壁也出门。一对新婚夫妻。四个人一起走进电梯。男的表情复杂地看向别处,女一直偷偷瞄着他们,目光在孙红雷和张艺兴背上转来转去,也没有注意到电梯是四面反光的。电梯门打开的时候,男的刚迈脚出去,张艺兴就凑到女的旁边,‘我是攻’三个字刚到嘴边,孙红雷拎着他的后衣领把他拖出电梯了。

 

接下来是一个人生的重大问题。

 

吃什么?

 

孙红雷问了一句长沙有什么好吃的之后,张艺兴就开始咽口水。随后孙红雷打开手机搜了一下,报了一堆菜名,张艺兴又快哭了。

 

孙红雷说难得你回趟老家,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吧。反正现在运动量也挺大的。

 

这么一说张艺兴就动摇了。

 

俩人找了条著名的小吃街。这一吃,就刷新了孙红雷的三观。张艺兴吃遍了每一个烧烤摊之后,幸福地抹了抹嘴问孙红雷:哥哥,我们正餐吃什么呀?

 

于是他们,准确的说是张艺兴把这条街又来回吃了两遍,吃到摊主一看见他们就开心地打招呼,来啊来啊,新的肉串刚烤好。

 

吃太多的结果就是,血液统统流向胃部,大脑就有点供血不足了,从小吃街出来之后,张艺兴迷路了。偏偏又是步行街,一时半会没法打车。

 

走着走着,张艺兴说:“诶,好奇怪呀,这里好像我们家附近啊。”说着转了几个弯停在一座大宅前。

 

孙红雷跟上去,门口一块金属牌子写着“文物保护建筑”,另一个牌子写着“xxxx博物馆”。

 

“哎呀,真的是我家呢。”

 

张艺兴走到门口,通过门缝往里看,博物馆已经下班,没有灯光,什么也看不见。

 

孙红雷往后退了几步,看了看这个宅院的大小,心中默默一句雾草。

 

感情张艺兴的太爷爷真是盗墓贼里的刘德华啊,这么大的宅子,得花了多少钱?!

 

“哥哥,要进去看看么?”张艺兴转回身问。

 

“人家下班了怎么看?”孙红雷纳闷,随即一想张艺兴进门是不需要业主同意的那种。

 

果然张艺兴就沿着墙脚查看起来。

 

“诶,我跟你说,你别——”

 

话没说完,张艺兴已经轻盈地跳到墙头上了。

 

“比小时候好跳多了。”张艺兴在上面感慨,背对着孙红雷看着黑漆漆的院子。

 

“你赶紧下来,博物馆里面都有监控的。”孙红雷插着腰压着声音喊。

 

“没事,我不进去他就看不到。”张艺兴说着沿着墙漫步起来。

 

“那也不行,来个人不得举报你啊!”

 

“来人我肯定先看见他啊。”张艺兴毫不在乎。

 

“张艺兴!”孙红雷在墙下仰着脖子,又有一种事态即将失控的不安感。

 

“哥哥,你要上来看看么?”张艺兴蹲下来,安抚地看着他。

 

效果显然是反的。

 

“我不上来。”

 

“上来嘛,上面很有意思的。”

 

“你多大了?爬墙玩?”

 

“哥哥是不是怕上不来,没事,你跑过来,我一拽你就上来了。”张艺兴说着已经伸出了手。

 

这画面能看么?他飞奔向墙头的张艺兴,还tm要他拉一把才能上去?!

 

他能忍他身为攻的自尊心也忍不了啊!

 

“行,你在上面呆着吧。我回酒店了。”孙红雷转身准备走。

 

“啊!”张艺兴忽然站了起来,完全忽略了孙红雷向后院走去,“海棠花开了。”

 

孙红雷恼怒地转回来,跟着他,“你怎么回事?张艺兴!张艺兴!”

 

喊着喊着跟着墙头的张艺兴到了后院,抬头看见夜色里一树海棠花从院里探出来,在夜里透着幽暗的红色。

 

“真漂亮,白天看会更漂亮。”张艺兴站在墙头,海棠花正开在他面前。

 

他其实只见过太爷爷两面,一次是来长沙的时候,爷爷牵着他在后院等太爷爷。他站在这棵海棠树下,觉得它的枝叶遮住了全部天空。等他低下头的时候,后院的房门已经开了。他没有进去。爷爷进去了,门里的人隔着屏风只看到一个影子。第二次他见到太爷爷的时候,已经是他的葬礼了。那时他看着他的照片,觉得好像爸爸,并没有想到这是自己未来的样子。

 

孙红雷抬头看了海棠树一会儿,觉得脖子有点酸。他不太喜欢海棠,他觉得花还是应该有香味,桂花那种,甜的。就像张艺兴的酒窝。

 

“看够了没?”他问。这博物馆周围估计要拆迁,这么半天连个人影都没有。

 

张艺兴走了几步警觉地看着院里。

 

“怎么了又?”孙红雷跟上。

 

“嘘——”张艺兴把食指放在嘴上,轻声说:“池塘里有人。”

 

 

 

 

 

tbc…

 

各位亲,明天见~ 


追逐游戏总目录 

Fionana的红兴总目录

评论 ( 68 )
热度 ( 15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