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游戏之Sex Tape2.0(四)

ooc


王迅坐上部长这个位置已经三年了。

 

每天就是喝茶开会打电话。他有时觉得这种一眼望到头的生活虽然稳定但也确实无聊。

 

他猜他可能在心底隐隐期待过这种无聊能偶尔被打破一下,他指的是偶尔,但上天可能没注意到这个细节。

 

它直接把孙红雷给他派来了。

 

准确的说是孙红雷的精彩纷呈的私人生活,私生活,和性♂有关的那部分。

 

两周之内两次公共场合行为不检,上次的检查他昨天才刚刚交到局长手里,满心以为这事即将风平浪静地了结之际,孙红雷又不负众望地给他放了个卫星。

 

他看着孙红雷好一会儿,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红雷,你说这次我怎么一点都不意外呢?”

 

孙红雷没说话。

 

“第一次在黄渤家里,第二次在车里,前一个是别人家里,后一个是大街上,但不管怎么说都只是被人撞见了而已,何况毕竟是自己人。但这一次……”王迅摇了摇头,脸上满是失望,“你居然直接搞到视频里去了!”

 

孙红雷目光停在王迅的桌面,告诉自己克制。

 

“你好歹弄个艳照门先过渡一下也行啊!你怎么就直接视频了呢?还还还七分钟?!”王迅难以置信,“我今早第一口茶全喷显示器上了我!”

 

那画面忽然让孙红雷有点想笑。

 

“你说你假也修了一周,怎么一点没好,还变本加厉了?”

 

“我被下药了。”孙红雷说。

 

“下药?”王迅哼了一声,“你怎么不说你中邪了呢?”

 

孙红雷想了想,觉得认识张艺兴以来还真有点像中邪。

 

“是仙人跳吧?”王迅说。

 

“什么?”孙红雷没反应过来。

 

“诈骗团伙。”王迅说,“就是你刚让姑娘进门,才脱了裤子,就敲门说捉奸的那种。”

 

孙红雷怀疑地看着王迅:“你遇见过?”

 

王迅愣了一下,顿时气得四川口音都出来了:“我我我怎么晓得?我是……”他清了清嗓子恢复普通话,“我是天天看法制宣传,你就是一天到晚不读书不看报,才老在一个地方载跟头。”

 

“行了行了,这些官话你留着年终总结时说吧。”

 

王迅看了他一眼,拿起茶杯,送到嘴边被烫了一下,只好放下。

 

“是不是里面那个姑娘做的?”

 

“姑娘?什么姑娘?”孙红雷摸不着头脑。

 

王迅眼睛张大:“哪个姑娘?里面跟你搞了七分钟的姑娘!”

 

那是……姑娘?

 

孙红雷看了王迅一会儿,恍然大悟道:“哦,这个姑娘啊。”

 

王迅皱起了眉头问:“什么叫这个姑娘?难道还有几个姑娘?”

 

“没有姑娘,不是,就这个。”

 

赶紧把姑娘这篇翻过去吧。

 

“诶,红雷,你觉不觉得这个姑娘有点眼熟?”王迅又重新点开视频。

 

暧昧的喘息声从音箱里传出来。

 

“声音声音!”孙红雷皱着眉头指了指音箱。

 

王迅淡定地把视频静音,然后拖动进度条,让视频停在能够看见‘金发姑娘’脸的一帧上。

 

“你看呀。”王迅把电脑转过来给他看,“我老觉得眼熟,是谁呢?”

 

孙红雷瞄了一眼,视频画面放大之后有些模糊,光线昏暗,隐约能看清发色和眼线,又是俯视角度,这么一看好像除了他们自己,外人要一眼认出里面的人确实有难度。

 

“酒吧里姑娘都这模样。卸了妆就不是这样了。”孙红雷说。

 

王迅点点头,觉得也有道理。

 

“那你怎么搞上这姑娘的?”王迅一脸好奇,正式进入八卦模式。

 

孙红雷看着他默默地叹了口气。

 

 

 

 

 

等回到十二楼上午已经过了一半。

 

孙红雷觉得口干舌燥,话题转到‘金发美女’后,王迅就有了十二分的精神,作为一个结婚多年的老婆奴,孙红雷的单身汉生活在王迅眼里五彩斑斓,最后羡慕嫉妒恨地嘱咐孙红雷,如果姑娘只是一时糊涂,你也可以考虑拯救一下,谁人无过呢。

 

带着疲惫和沮丧,孙红雷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砰的一声

 

把刚进门的他吓了一跳。

 

张艺兴正坐在他的位置上,双手不自然地放在他的外星人笔记本电脑上。

 

“你在干嘛?”他狐疑地问。

 

邮件说今晚六点前再不发账本下一个收件人就是张艺兴的妈了,为了防止张艺兴趁他不注意乱行动,孙红雷让他在他的办公室工作,还特地嘱咐夫仔在他不在时看着他。

 

“你是不是趁我不在又偷偷搞小动作?”孙红雷走到他身边,怀疑地看着他的电脑。

 

“没有,你和师父都说了不要发,我肯定不发。”张艺兴乖巧地说。

 

“那你干嘛把电脑关上。”孙红雷看着张艺兴的手,要多不自然有多不自然。

 

张艺兴抿着嘴没回答。

 

“把手拿开。”孙红雷提高了声音。

 

张艺兴无奈地把手拿开了。

 

孙红雷拿起电脑打开看了一会儿,深深吸了一口气,重新合上,放回张艺兴面前。

 

他注视着张艺兴思索良久,困惑地开口:

 

“这tm是剪mv的时候么?!”

 

他觉得脑子有点乱:“你怎么对mv这么情有独钟,你是要发唱片还是怎么地?”

 

“不是。”张艺兴解释,“我是想剪好看一点,跟他商量一下把这一版发给我妈,原来那个夜光里绿油油的显得我皮肤好差的。”

 

孙红雷闭上眼睛,觉得自己的人生观需要重启一下。

 

“难道这视频把你拍得漂漂亮亮的,你妈就不生气了?”孙红雷问。

 

“那至少心情不会那么糟吧。”张艺兴真诚地说着,随即叹了口气,“我能帮我妈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孙红雷简直要看不下去了:“感情你还是一个孝子啊?”

 

“当然了,那是我亲妈啊。”

 

“那你凭什么认为发邮件那人肯发你这版给你妈呢?”

 

“我跟他商量么。”

 

“你跟他商量了?”孙红雷警觉地问。

 

“没呢,mv不是还没剪好么。”张艺兴沮丧地说,为什么每次他剪mv都被孙红雷打断呢。

 

孙红雷看着面前的张艺兴,情绪低落,双眼无神,眼圈还有些发黑,看来确实很困扰。

 

“除了mv你没别的招了?”

 

“还有什么办法?你和师父又不同意发账本给他……”他的嘴越噘越高,嘴上挂着他的满腹的委屈。

 

孙红雷拧着眉头。

 

昨晚他想了一晚上,完全找不到突破口,如黄磊所说,现在的信息太少了,无法做出判断。他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这个视频和这个勒索是一个极其偶然的事件,是这个人在无法弄到账本后机缘巧合之下临时做的决定。

 

难道真的要用真账本做诱饵?

 

“哥哥,其实他拿到真账本之后肯定要看的时间长一点,只要超过一分钟,我就能把他的位置找出来,到时候我们直接去把他抓住,不给他机会做坏事,你觉得呢?”

 

张艺兴小心地看着孙红雷,对方不置可否。

 

“我看了一下,15年的买家卖家没有几个是本地的,他要行动肯定得先计划,咱们是有充裕的时间的。”他继续补充。

 

“你怎么知道?”孙红雷斜看着他,“现在一切都不好说。”

 

“那至少这个可能性很小嘛。”

 

“小也不行,哪怕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他跑了,这事就不行。”孙红雷没有动摇的意思。

 

“他难道还能杀人吗?”

 

“你怎么知道他不会?你当我一天到晚净破你这种偷鸡摸狗的小案子么,这世界上人疯起来什么事做不出来?”

 

“账本上这些人既然买卖非法文物就知道有风险,说不定这个人是去教训他们呢。”

 

“他教不教训不关我的事,他要利用我就不行!”孙红雷斩钉截铁地说。

 

张艺兴仰头看着他,胸前一起一伏,已经失去了耐心。

 

“既然这样,那我有一个一了百了的办法。”

 

一了百了?

 

张艺兴又准备跳楼么?

 

孙红雷将信将疑地看着他:“什么办法?”

 

张艺兴站起来,抬起头,看进孙红雷的眼里:“既然全天下都要看到这个视频了,索性自己公开,我们现在就出去,告诉大家这件事情。”

 

孙红雷看着他,没有说话。

 

“怎么样?”张艺兴说,带着几丝挑衅。

 

孙红雷的眼睛缓缓地眨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变化。

 

张艺兴有一丝后悔,他觉得他提出了一个糟糕之极的问题,孙红雷半个月前还是喜欢女孩子的,怎么可能——

 

“好。”

 

在反应过来的瞬间,张艺兴已经被拉到了门外。

 

孙红雷站在办公室里,拍了拍手,所有人都看向他们。满脸疑惑。

 

张艺兴看了大家一圈,再看向孙红雷,心怦怦跳起来。

 

“大家把手上的事放一下,我说件事。”孙红雷说,语气平静。

 

他回头看了一眼张艺兴,看回大家:“这件事情是关于我还有张艺兴。”

 

张艺兴觉得心跳变慢了,但是一下一下在胸腔中特别清晰。

 

“我们,”孙红雷咽了下口水,深吸了一口气。

 

“老大……”夫仔默默举手。

 

“别打岔。”孙红雷握紧了拳头,“我和——”

 

“老大……”夫仔胆怯地再次开口。

 

“怎么回事?!”孙红雷恼怒地转向他,发现夫仔手里正拿着电话听筒。

 

“刚刚局长秘书打电话过来,让你赶紧去局长办公室一趟,现在。”夫仔小心地说完。

 

“现在?”他犹豫地回头看了看张艺兴,张艺兴的眼里闪着期待的光芒。

 

“我……”他皱起了眉头,刚刚的勇气被干扰了一下少了几成。

 

“他有说什么事么?”他看向夫仔。

 

“没有,就说让你赶紧上去,很着急。”

 

“那……”他的眼神闪烁起来,余光里看不清张艺兴的脸,“这样,你们先忙,我回来再说。”

 

他匆匆跑向电梯,努力忽略内心深处升起的一丝心虚。

 

 

 

 

孙红雷开始反复地看着手机。

 

对面的郭涛从他进来就一直在打电话。

 

是的,郭涛。

 

王迅的上级,他的上上级,分管他的副局长。

 

客观的说王迅做他的上司他并不反感,他不喜欢行政,更不喜欢官场,王迅很默契地帮他把这些都挡掉了。

 

但郭涛,本质上和他是一类人。

 

一样的暴脾气,一样热爱破案,不一样的是郭涛两年前破了一个全国知名的大案,一起翡翠盗窃案件,案件还被翻拍成了电影,1000万的投资,卖了10亿票房,从导演到男三四五六号全红了。

 

于是郭涛也红了,成了全国典型,到处作报告,接受表彰,就差和奥运冠军一起参加春晚了。当然是本市春晚。

 

所以当正局长高升,副局长转正之后,郭涛没有悬念地被提了上来。

 

两年前大家还是平起平坐的同事,两年后郭涛升了两级。

 

他倒不是嫉妒,他真心觉得郭涛不适合当局长,他是个好警察,好警察很难成为一个好局长。

 

郭涛终于放下了电话,两眼放空地叹了口气,终于看向了对面的孙红雷。

 

“打完了?”孙红雷说。

 

“狗屁倒灶的破事,过节买个劳保用品,他娘的也能讨论半天,还各个领导签字表决!”郭涛正憋了一肚子的火。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述围绕劳保用品的行政故事……

 

孙红雷再次看了眼手机,没有任何消息。

 

不会生气了吧?

 

这边是局长啊,而且说了着急。能够理解一下吧?

 

换他他就能理解。

 

但张艺兴嘛……

 

他想起他刚刚的眼神,好像真的蛮期待的。

 

我们在一起了。

 

上嘴皮碰着下嘴皮也不过两秒钟的事情。

 

但是……但是……

 

但是他怂了。

 

也不能算怂吧。

 

刚刚确实是话赶话有些冲动了,这么大的事情还是应该谨慎一点,是吧?

 

“我说那不行,你们都不愿意签字,那凭什么我签啊,当我傻啊……”郭涛的故事仍在继续。

 

孙红雷又看了一眼手机,还是没有消息。

 

生气了。

 

肯定生气了。

 

他都能想象出来,白嫩的小脸一掉,抿着嘴皱着眉,对着他的电脑盘算着复仇计划。

 

那要是这样的话,回去更不能说了。

 

回头他刚说我跟张艺兴谈恋爱呢,张艺兴小脸一翻给他来句,哥哥你是不是误会了?

 

雾草

 

他觉得这真有可能!

 

何况6:00还有邮件门呢。

 

天呐

 

一,不许张艺兴发账本,导致他妈看到他的sex tape

 

二,答应张艺兴公开关系,临门一脚却临阵脱逃

 

情况有点不妙啊……

 

这么想着,冷汗都要出来了。

 

不行,他得去找他。

 

“那什么……”他开口。

 

“所以吧……”

 

“你找我来到底啥事?”孙红雷打断郭涛。

 

“就这事啊。”郭涛说。

 

“劳保用品的事?”孙红雷惊讶,这事跟他有关系么?

 

“不是,关劳保用品什么事,是你的事,诶,我刚刚说了半天你是不是没在听啊?”郭涛不乐意了,他这个副局长怎么这么没有存在感。

 

“听了,但是没太听明白。”孙红雷含混地说。

 

郭涛重重地叹口气:“我说你被人勒索那个事情,把账本发给他吧。”

 

什么?

 

勒索?账本?发给他?

 

孙红雷眨了眨眼睛,脑子一时组织不出语言。

 

“你你你知道这件事啦?”

 

“知道了,早上一来黄磊就告诉我了。”

 

黄磊说的帮他就是直接把这事捅给郭涛!!

 

这算哪门子的帮忙!!!

 

“他他他怎么能这样?!”孙红雷气得站了起来,插着腰在郭涛的办公室里转圈。

 

“他怎么了,我跟你说,你得感谢人家黄磊。”

 

“我感谢他?”

 

“不然呢,你真准备牺牲你妈保护国家财产啊?”

 

孙红雷停下来了。

 

什么?

 

“谁妈?”他疑惑地问。

 

“你妈啊。”

 

“我妈怎么了?”

 

“对方不是拿了你老妈的生命安全威胁你么?”

 

是……这样吗?

 

“呃……”孙红雷的脑子飞速转着,结结巴巴地说:“对……对!差不多,就是这样!”

 

张艺兴的妈也算他半个妈了,那她看到视频如果气死了,那确实是他妈的生命安全问题啊。

 

这么一想,觉得黄磊还是有一套的。刚刚有点错怪他了。

 

“该控制的人都控制了,账本放警局也没用,你刚好去查查这人想干嘛,万一又是一个大案呢。”郭涛说着,电话又响了,眉头紧跟着一皱,估计还是劳保用品之类的事情,朝孙红雷挥了挥手继续接起了电话。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到十二楼,孙红雷发现办公室里没人了。

 

打了个电话给夫仔,夫仔说三楼开大会呢,老大你赶紧来。

 

礼堂里半个警局的人都在了,台上一个戴眼镜的干部,用刻板的强调念着某项新规定新文件。底下的人要么睡着要么打着哈欠。

 

孙红雷猫着腰找到了夫仔,夫仔坐在最中间,孙红雷进去吵醒了一整排的人,台上念稿的都不禁看了他好几眼。

 

坐下来前后左右一看,小声问夫仔:“张艺兴呢?”

 

夫仔有些纳闷:“不知道。这会艺兴不用参加,他不在办公室么?”

 

坏了。

 

直接把张艺兴气跑了。

 

掏出手机就开始发微信。

 

【警界阎王】:你上哪去了?

 

【警界阎王】:我开完会了。

 

【警界阎王】:我现在开另一个会。

 

【警界阎王】:你在办公室等我,我回来跟你说。

 

一分钟。

 

两分钟。

 

五分钟。

 

十分钟。

 

没有任何回音。

 

【警局阎王】:刚刚真的很急,不是故意走的。

 

【警局阎王】:现在这种关键时刻,咱们得一致对外,不能内讧

 

【警局阎王】: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没事

 

【警局阎王】:好,我明白了,你没事,那最好。

 

又过了十分钟,仍然没回音。

 

这有点奇怪了。

 

他转向夫仔:“你问问张艺兴他去哪了?”

 

夫仔于是发了一条。

 

也没有回信。

 

他开始拨张艺兴电话。

 

您所呼叫的用户已关机。

 

这时候关什么机!6:00那家伙还要发邮件呢!

 

等等,邮件。

 

难道他提前发了?

 

所以张艺兴的妈妈知道了,一怒之下把张艺兴抓走了?

 

他忽然想起上次明公馆明楼好像说张艺兴要被带回家里就出不来了。

 

他站了起来,一个一个推醒刚刚重新睡着的人,迅速离开礼堂,奔向车场。

 

一路上播了几通电话,张艺兴的手机仍然关机。

 

冲进电梯,打开家门,走到张艺兴的房间门口,他忽然有些忐忑,犹豫了一下才推开。

 

屋里整整齐齐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原先门边的三个箱子没了。

 

他走到床边坐下,点开手机,无意识地刷了几下微信后把手机扔到一边,呈一个大字倒在床上。

 

他笑了起来。

 

多有意思的时刻。

 

他以为这个Sex Tape2.0已经够糟心了。

 

但老天爷显然觉得生活还可以再精彩一些。

 

他有点沮丧。有点失望(对他自己)。还有很多很多的无奈,随之而来的是深深的乏力。

 

他闭上眼睛,意识和身体都变轻了一些。他觉得他需要冷静一下。

 

他的身体表示同意。

 

于是在张艺兴又一次不知所踪的这个下午,孙红雷睡着了。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孙红雷揉揉眼睛坐起来,发现时间已经过了6点,他的微信、邮箱仍然空空如也。

 

“你在看什么?”身后的声音吓得他手中的手机飞了出去。

 

转回头发现张艺兴坐在床边。

 

“你没走?”

 

张艺兴疑惑地看着他:“我应该走吗?”

 

“我看你箱子不见了,我以为你被你妈带走了。”

 

“我妈?跟我妈有什么关系?”

 

“那人没有提前发邮件给你妈?你妈没来绑你?”

 

“怎么会呢,我妈在国外呢,再说她也没有办法绑我呀。”张艺兴说。

 

孙红雷看着他好一会儿,长长舒了一口气,把张艺兴拉进怀里。

 

“太好了。”他如释重负地说。

 

“所以哥哥你以为我被绑架了之后,第一反应是……睡觉么?”张艺兴的下巴放在孙红雷肩上问。

 

呃……

 

怎么说呢……

 

“你没走真是太好了。”孙红雷把他搂紧了一点,考虑着怎么转移话题,忽然想起邮件的事:“对了,下午上面跟我说可以把邮件发出去,你赶紧发吧。”

 

“发过了。”张艺兴说,“你刚去局长办公室,师父就跟我说了,我就发了。”

 

“哦?那有反馈么?你找出他的位置了么?”

 

“没有,他一直没读。但他也没发邮件给我妈。”张艺兴平静的说。

 

“那很好,我们去吃饭吧。”孙红雷说着就要下床,被张艺兴扯着后衣领拽了回来。

 

孙红雷有些心酸。和男人谈恋爱,即便是攻,也没有多少体力优势,真是尴尬啊。

 

“哥哥刚刚是担心我担心到睡着了么?”张艺兴回到原先的问题上。

 

“不是。怎么可能。”孙红雷打着哈哈。

 

“是压根就不担心么?”

 

“不担心我回来干嘛?”

 

“回来睡觉啊。这不是很明显么。”张艺兴用下巴指了下枕头。

 

孙红雷注视着张艺兴,默默牵住他的手,声音温柔又低沉:“艺兴,这两天哥哥确实没睡好,这人吧,年纪大了,容易犯困,尤其是焦虑的时候,跟你们年轻人不一样……”

 

“是么?”张艺兴看着他,不带感情地眨了眨眼:“是不是晚上该睡觉的时候没好好睡觉,导致睡眠不足啊。”

 

“也有这方面原因,但主要是最近精神比较紧张。”孙红雷顺着他的话说。

 

“那以后晚上十点就睡吧,毕竟哥哥的身体要紧。”张艺兴善解人意地说。

 

“那不用,这是偶然现象,过了这阵就好了,你不用担心。”

 

“我没有担心。我要担心我就睡着了。”张艺兴真诚地说。

 

孙红雷看了他一会儿,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好吧,那什么……”他低头看着床单,“我那什么……答应你那事吧……”孙红雷心虚地眨着眼睛,“做的不太好……我可能有一点……”他抬起头看着张艺兴,‘怂’字到了嘴边就是出不来。

 

他吸了口气刚想开口,嘴上忽然一阵温热,他不知所措地眨了眨眼睛,眼前是张艺兴长长的睫毛。

 

张艺兴吻了他。

 

等等。

 

下面不应该是冷嘲热讽,怀疑吵架,然后他变着法地哄他,然后才是他吻他啊,而且是他孙红雷吻张艺兴,不是张艺兴吻他孙红雷!

 

这剧情怎么跟说好的不一样?

 

他愣愣地看着张艺兴拉开他们的距离,明亮的眼睛清澈动人。

 

“我好高兴的,哥哥,你拉着我出去的时候。”他的声音很轻,像一朵羽毛落在孙红雷的心上,“你不用告诉他们,我知道的。”他温柔地看着他,眼里是满足的笑意:“我知道就够了。”

 

他伸手捧住他的脸,再次吻了他。

 

轻柔地贴心地吻着。

 

吻得孙红雷彻底混乱了。

 

在他丰富多彩坎坷曲折五花八门的感情道路上,他混乱过无数次,但这一次,第一次,他混乱得心、满、意、足。 

 

 

 

 

 

 

 

“再来一次么。”孙红雷拽着张艺兴的被子。

 

“不要了,好累的。”张艺兴拼命扯着被子努力罩着自己的脑袋。

 

他非常后悔,他直接跟孙红雷说他也不想公开就完了,他主动亲他干嘛。孙红雷这种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颜色就开染坊的,怎么能主动亲呢?

 

现在整个人跟散架了一样,浑身上下没一处不疼的。他觉得他明天下不了床了,后天也不好说。

 

“啧啧,就你这体能,还做飞贼呢?”孙红雷嘲讽地说。

 

“是啊,我体能就是差。反正我不做了,要做你自己做。”张艺兴说。

 

“哦?”孙红雷眼睛一亮,“那也行啊,你躺着就行了。”说着就去拉张艺兴的腿。

 

“诶诶诶,不是这种,我不参与了,哎呦喂……”张艺兴吓得腿乱蹬。

 

但本身腿就软,三两下就被孙红雷捉住重新压在身下了。

 

眼看对方就要得逞,张艺兴忽然喊:“我手机响了!”

 

孙红雷发愣的瞬间,张艺兴已经翻到床头看手机了。

 

孙红雷跟上,刚摸上张艺兴的腰。

 

张艺兴忽然咦了一声,把他手一推,坐起来了。

 

孙红雷跟着凑过来,手机里张艺兴几个画面来来回回比对着看。

 

“怎么了?”他忍不住问。

 

“那人看邮件了,看了好一会。”

 

“哦,然后呢?”

 

“然后……”张艺兴皱起眉头,“他一直在看这笔交易的买家信息,但好奇怪啊……”

 

“你能把话说完么?”孙红雷说。

 

张艺兴抬起头看着他,眼里满是迷惑。

 

“这地址是我家啊。”


 

Sex Tape2.0 end. 

追逐游戏 tbc…

 

追逐游戏总目录 

Fionana的红兴总目录


因为这一章是大更,所以下一章就下周二见吧~<( ̄︶ ̄)>

评论 ( 52 )
热度 ( 18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