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游戏之Sex Tape2.0(二)

ooc

 

桃花劫。

 

这tm也太准确了吧。

 

从张艺兴的外形,到他带来的灾难。

 

他就是一个行走的桃花树,落下的每片花瓣都是他孙红雷的一道劫难。

 

而且这桃花劫树已经在他家里落地生根了。

 

甚至由于和他捆绑的过于紧密,不小心也把张艺兴自己给一起坑进去了。

 

但话说回来,黄磊也太邪门了。

 

他偷偷看着饭桌上谈笑风生的黄磊,满腹疑惑。

 

按王迅的说法,黄磊是今天第一天复职,他怎么好像什么都知道的样子。

 

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黄磊好像知道他和张艺兴的事情。至少知道他交了个男朋友的事情。

 

这家伙原来在警局的时候就极度邪门,凡涉及谜题的诡异案情,他就会投入一百二十分的热情直到把谜题解开。

 

问题是他还都tm解开了。密室杀人,迷之凶器,不可能的藏尸地点。

 

孙红雷从内心深处一直怀疑黄磊对于解谜的热情远远大过破案,如果是暴力犯罪,他就会兴趣缺缺。还点名说这案子让红雷去就行了,暴力通关什么的他比较了解。

 

他怎么就了解了!

 

他每次行动也是经过缜密的思考好么!他以为暴力通关容易么?容易他来啊!

 

哼!

 

不过现在黄磊不是他的重点。

 

重点是他和张艺兴的sex tape。第二盘。

 

md,想到第二盘。他就头疼。还tm是加长版。跟第二盘比起来,之前张艺兴鼓捣的那个第一盘简直就是个预告片。

 

保不定那个勒索犯手里还有个超长版。

 

都怪张艺兴,还手贱剪什么mv,你tm主题曲都剪好了,能不把正片招来么?!

 

回想起来,那天晚上在酒吧储物间他因为吃了药没什么记忆了,但以他们过去的经验,花样只会多不会少,毕竟他吃了药了。不过他们后来在地板上做的事情应该拍不清楚了吧。那个摄像头总不能跟拍吧。但科技的事情还真不好说……

 

会不会这人就是个变态呢?

 

如果他是个变态,那他的目的究竟是在于偷拍还是在于恐吓?亦或两者都有?又为什么选中了他们呢?

 

忽然一个念头闪过他的脑海。

 

张艺兴有7个前男友,而他有21个前女友。

 

会不会是这些人中的某个干的……

 

如果朝这个方向思考,嫌疑人就只有28个了,其中21个还是他熟悉的,貌似有点进展啊……

 

 

 

 

下午就这样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等着对方的下一步行动,一边处理公务,很快就到了下班时间。

 

开着车一路堵到家门口,好在他沉浸在自己的烦恼中,完全顾不上堵车。

 

到了电梯口,发现等电梯的另一个人的背影极其眼熟。

 

“黄磊?你上这儿来干嘛啊?”他纳闷地走上前问。

 

“诶,刚好,我正想这电梯要刷卡该怎么上去呢?”黄磊笑着说。

 

“你来找谁?”孙红雷被他推进电梯。

 

“找你啊。”

 

“找我?找我干嘛呀?”

 

“吃饭呀。这都几点了,你傻呀。”黄磊看着他,真让孙红雷觉得自己有点傻。

 

“我说要请你吃饭了么?”孙红雷不自觉地回忆,他觉得中午好像没说这事儿。

 

“说了呀,不然我怎么上这儿来了。”

 

电梯门打开,两人走出来,孙红雷正要开门,忽然想起张艺兴还在家里。立刻拉着黄磊转身。

 

“咱们下去吃吧,家里没准备。”

 

“不用准备,我给你烧。”黄磊说着抓起孙红雷的大拇指就在门锁上一按。

 

咔哒门开了。

 

孙红雷还想拽他,黄磊已经开门进去了。

 

“诶诶诶——”孙红雷赶紧跟进去,“我家里真什么都没有。”

 

“你紧张什么?”黄磊在玄关里停下来看着他。

 

孙红雷给他看的莫名就有些心虚。

 

“我紧张什么,这我家——”

 

“有人?”黄磊一脸坏笑,“金屋藏娇了是吧?”

 

“不是。”孙红雷拉住他,“真没人。”

 

“是么?”黄磊满脸不信,“是那个桃花劫吧?”

 

孙红雷顿时僵住。

 

黄磊走进客厅,前后看了两眼,忽然提高嗓门喊:

 

“张艺兴!”

 

孙红雷瞪大眼睛,看外星人一样看着黄磊。

 

黄磊看着他,只是发笑。

 

“艺兴,出来吧,我已经到了。”黄磊又喊了一句。

 

卧室传来缓慢的脚步声,张艺兴从走廊里低着头蹭出来,蔫了吧唧地走到黄磊面前。

 

孙红雷不自觉地走上去盯着黄磊,盯得眼珠子都快掉出眼眶了。

 

“你你你怎么算出来的?”他难以置信地问。

 

“算个p啊,我是他师父,大傻子。”黄磊用指节敲了下他的脑门。

 

什么?

 

师父?!

 

张艺兴这时抬起头,一脸委屈,哇地一声喊着:“师父,你可回来了。”说着就抱上了黄磊,“出大事了。”

 

黄磊拍着他的背:“行了,我都知道了。别跟我这儿装可怜了。”

 

张艺兴于是重新站直,脸上仍然是可怜兮兮的表情。

 

“在这儿说还是去馆子说?”黄磊问。

 

孙红雷仍然在懵逼中。

 

张艺兴已经开口:“在这儿吧,我叫了外卖。”

 

 

 

 

 

2680,人民币。

 

孙红雷坐在餐桌前,看着外卖单,再看了看这一整桌连个猪肉都没有的食物,不对,叫料理。

 

他很想开口,但现在的议题并不是张艺兴大吃大喝的作风问题。

 

黄磊对菜没有什么意见。拿起筷子吃了两口,又放下。

 

“师父,好吃么?”张艺兴问。

 

“味道还不错,就是性价比太低了。”黄磊说,“师父下次给你介绍另一家,价钱只有这家的一半。”

 

那也要1340!

 

孙红雷在心里喊。

 

黄磊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听说他这几年在搞餐饮,凭黄磊的脑瓜子,做生意估计跟印钞票差不多。

 

“行了,说吧,你们俩的事情。”黄磊靠在椅背上看了看张艺兴又看了看孙红雷。

 

这可就尴尬了。

 

孙红雷发现交个小男友固然有说不尽地甜蜜和性♂福,但他的辈分蹭蹭蹭地往下走。偏偏张艺兴好像认识他认识的所有人,从明楼到黄磊,从夫仔到王迅。诶,这家伙是不是埋伏在他身边好久了……

 

这样想着的时候,对面的张艺兴开口了,一脸真诚地望向黄磊:“师父,我这次是认真的。”

 

孙红雷皱起了眉头。

 

这应该是他的台词吧。

 

他怎么觉得自己跟少爷看中的小丫鬟似的,少爷正跟老爷这里求成全。

 

“谁问你这个了。”黄磊说。

 

“昨晚那是意外。”张艺兴继续真诚地说。

 

“意外上床还是意外给录下来了。”

 

“意外录下来了,之前也只录过一次。”张艺兴诚恳地交代。

 

“你能不补充不相关的信息么?”孙红雷听不下去。他这点私(xing)生活眼看就要传遍朋友圈了。

 

“我问他呢,你别插嘴。”黄磊说。

 

孙红雷切了一声,倒是把嘴闭上了。

 

黄磊转向张艺兴:“艺兴,你能先跟师父说说,你到底看上他哪点了么?”

 

诶,怎么人人都问这个问题!

 

孙红雷纳闷。

 

他怎么了他,喜欢他的姑娘小伙一直一大把好不好。

 

张艺兴看了看孙红雷,思索了一下,犹豫地说:“我也不知道。”

 

“你怎么能不知道呢?”孙红雷看着他。

 

张艺兴这家伙怎么总在他老同事面前掉链子,上次是明楼,这次是黄磊,以后他还混不混了?

 

“哦!”张艺兴忽然眼睛一亮,“红雷哥特别帅!”

 

孙红雷扬起了嘴角,得意地看着黄磊。

 

黄磊一脸严肃地看着张艺兴,好一会儿,叹了一口气:“我早跟你妈说,你这视力有问题,她就不听。”

 

“滚蛋,艺兴这视力2.0,你就是嫉妒。”孙红雷说。

 

“诶,师父你别说,我最近确实怀疑自己有点散光。”张艺兴直接忽略了他。

 

“你那是打手机游戏打的!”孙红雷抢先一步说。张艺兴这小子关键时刻总是这么不给力,枉费他每晚那么卖力。

 

“行了,师父也不想干涉你的私生活,你还有你妈呢。”黄磊说。

 

说到妈,张艺兴顿时急了,抓住黄磊的手说:“师父,你一定要救我,绝不能让我妈看到这视频。”

 

“你现在知道后悔了,谁让你跟这个大傻子谈恋爱来着?”

 

“别一口一个大傻子的,你不就整点小聪明算命么!”孙红雷抗议。

 

“你不傻,你怎么给偷拍了呀?”

 

“那是被人算计了,这人tm有预谋的,你看不出来啊!”

 

黄磊笑了:“有预谋还用得着看啊,人都发邮件告诉你了。”

 

孙红雷气得别过脸。

 

他讨厌跟黄磊吵架,吵不过就算了,他还老笑,搞得他真跟一个大傻子似得。

 

没意思。

 

对面的小傻子倒没空关注大傻子的自尊心问题,心心念念都是当前的困境。

 

“师父,你快想想办法吧,我和红雷哥是被人下药了才这样的,不是故意的。”

 

孙红雷看着黄磊,心想有本事你把对方的身份算出来啊。

 

黄磊安抚了一下张艺兴,耐心地说:

 

“师父过来就是来帮你的,这事你不要着急,急也没用。”

 

嗯嗯。张艺兴点头。

 

“你把昨天晚上的情形前前后后仔仔细细先跟我说一遍。”

 

于是张艺兴花了一顿饭的功夫口沫横飞连说带比划地把案情重演了一遍。说完黄磊也吃得差不多了。

 

他拿起餐巾纸擦了擦嘴说:“那这件事情就比较简单了。这里面有两个人比较有嫌疑,一个是给酒里下药的两个男孩。一个是后来进入储物间的侍者。”

 

“肯定是那个侍者,这tm还用分析!”孙红雷直接说。

 

黄磊看了他一眼看回张艺兴:“这里面这个侍者的嫌疑比较大,因为据你看到的,之前那两个人偶然进来的可能性比较大,而且泼酒也是一个被动行为,也就是说被下药八成是个意外事件。”

 

这算哪门子的推理?

 

不就是扩句么!

 

孙红雷在心里不屑。

 

“然后我们反过来看这个侍者,刚刚红雷说他肯定把门反锁上了,那他还是拿钥匙打开门进来,并且没有对反锁上门这件事做出任何反应,没有查看储物间里有没有别人,这说明他很可能知道你们已经在里面。”

 

“但是我之前已经把监控都替换了,他不可能知道。”张艺兴说。

 

“他不一定要通过监控,他可能一直在你们身边,看着你们进去。”

 

张艺兴沉默了。当时酒吧里光线昏暗,如果真有什么人暗中盯住他,他确实不可能知道。

 

“黄磊,你能说点我不知道的么?”孙红雷不耐烦了,黄磊这里简直跟小学生上课似的。

 

“所以咱们可以先把这两天酒吧的监控调出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异常。”黄磊对张艺兴说。

 

张艺兴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看过了,没什么特别。”孙红雷直接补充。

 

“什么时候看的?”黄磊问。

 

“今天中午休息的时候,看了前后两天的录像,根本看不清楚脸。这家伙事先没有踩点,应该是临时跟上艺兴或者我的。”

 

黄磊开始思索。

 

“看来这事有点意思。”他说。

 

孙红雷深吸了一口气,说:“你到底有没有什么建设性意见,没有就赶紧回去吧,吃也吃饱了。”

 

“诶,他后来有再发邮件么?”黄磊问。

 

“没有。”张艺兴摇头。

 

“这人真有意思。”黄磊再次感叹。

 

张艺兴一脸迷茫。

 

黄磊看了眼表,已经快9点了。

 

“注意手机吧,邮件应该快了。”黄磊说。

 

张艺兴将信将疑地拿起手机。

 

孙红雷看了黄磊一眼:“不是快了,是已经到了。”

 

叮——

 

新邮件提示。

 

张艺兴瞪大眼睛。

 

看看黄磊又看看孙红雷,忽然发现自己是这间房里的智商洼地。

 

哎呦喂。

 

他讨厌算命。

 

 

tbc…

 

 

 

追逐游戏总目录 

Fionana的红兴总目录


 

 

 


评论 ( 38 )
热度 ( 16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