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游戏之Sex Tape2.0(一)

ooc



孙红雷现在很冷静。

 

这次是真冷静。

 

他认识张艺兴两个礼拜,这两个礼拜比他最近两年加起来还精彩。

 

这段经历的主要特点是凡是让他头疼欲裂的桥段貌似都会重演一遍。

 

比如跳楼,比如连环枪械对峙,比如性♂爱视频勒索。

 

是的,和张艺兴认识两个礼拜,他有了两段性♂爱视频。

 

别误会,他没有这方面的癖好。别人录的。

 

好吧,也不是别人。

 

第一次是张艺兴这家伙自己干的。动机未知,疑似是以折磨他的手段达到占有他的目的。

 

他的目的达到了。

 

他俩在一起了。

 

刚刚一礼拜。

 

又tm整出一部自制毛片!!!

 

这日子怎么过?!

 

再出一集就真正的三集片了。赶上《神探夏洛克》了。

 

呵呵。

 

他怎么觉得有点好笑呢。

 

果然经历过一次有了抗体,心理承受能力大了很多。

 

但对面的张艺兴就不一样了。

 

还带着昨晚夜店妆的小脸全无血色,皱着眉头看着手机。

 

对了,这一次Sex Tape的长度高达七分钟。角度特别好,在储物间置物架的最上层,俯视视角,上半身一清二楚,下半身隐隐约约,还是夜视绿光的,有一种超现实太空感的朦胧美。

 

七分钟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把张艺兴扳过来推回去换了好几个姿势。意味着他俩的脸从各个角度全方位无死角地出现在镜头中。意味着别人从这个视频里认出他俩只是时间问题,只是进度条的问题。

 

张艺兴显然也意识到这一点了,随着进度条的消失,他神色愈加凝重。

 

他关上手机,皱着眉头思索了好一会儿,抬头看向孙红雷。

 

“哥哥,怎么办?”

 

这是多么讽刺的一幕,当年拿sex tape勒索他的张艺兴终于也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了。但为什么视频里还有他呢?就冲着张艺兴一个人不行么?为什么什么破事都tm要带着他!

 

他讨厌sex tape!

 

他讨厌被勒索!

 

“是昨天那人电脑里的账本么?”张艺兴问。如果是的话,他手上刚好有副本。

 

“你想干嘛?”孙红雷警惕地问。

 

“邮件说了一个小时以内把昨天搜到的账本副本发给他,不然他就把视频依次发到这三个邮箱。第一个是我师父,第二个是王迅部长,第三个是我妈。”张艺兴说到妈的时候声音都颤抖了。

 

“不能发。”孙红雷斩钉截铁地说。

 

“那哥哥,你有什么办法?”张艺兴期待地看着他。

 

孙红雷抱起手臂,思考了一会儿。

 

“首先要弄清楚他的动机。”

 

“动机就是账本呀,他说了。”

 

“拿到账本之后呢?”孙红雷说,“而且他只要副本,说明他要的是里面的信息,不是要销毁账本本身,他跟文物倒卖团伙没有直接关系。”

 

但什么人会需要文物倒卖信息呢?

 

竞争对手?文物收藏家?产业链上下游?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张艺兴看了看表,已经7:00了。

 

孙红雷貌似进入了破案模式,好一会儿没说话了。

 

他于是偷偷下床,准备去拿电脑。

 

“你去哪?”孙红雷问的时候,张艺兴的脚刚踩上地毯。

 

“去上厕所。”张艺兴说。

 

孙红雷从床上下来:“一起去。”

 

“哎呦喂!”张艺兴急了,“上厕所干嘛要一起?”

 

“不一起也行,把所有电子设备交给我。”

 

“我不上了!”张艺兴负气地坐回床上,叠着手臂。

 

孙红雷于是坐了回来。

 

“我告诉你,不要打账本的任何主意,这是警局的机密文件!”

 

“就一个副本而已,他可能就是看看嘛。”

 

“看看搞这么多事情,你看那个摄像头分明是找好角度放的,这人对咱们的行动了如指掌,肯定有目的。”

 

“我用无痕的方式发给他,不会发现是咱们给他的。”张艺兴诚恳地说。

 

孙红雷立刻敲了下他的脑门。

 

“不许给的意思就是不许给,任何形式都不行!别人要给你都得拦着!”

 

“为什么?”张艺兴揉着脑门,“那我给,你闭上眼睛,出了事算我的。”

 

“你别说了,再说我把你捆起来你信不信?”孙红雷严正警告。

 

张艺兴不说话了。但眉头越皱越紧。

 

手机上的时间一分一秒走着,眼看已经7:20了。

 

“哥哥~”他软绵绵地叫着,挪向孙红雷。

 

“停!”孙红雷指示他别靠近,“别给我来美人计。这是原则问题没有商量的余地。”

 

“他要发给王部长呢。”张艺兴提醒,“你想想你之前两次行为不检王部长都知道了,再知道对你影响太大了。”

 

“前两次行为不检是谁害的?你还有脸说!”孙红雷想起来就生气,“这次我已经想好了,反正我被下药了,他爱信不信。至于你,刚好利用这个机会离开警队。”

 

“我不要!”

 

“你凭什么不要?”

 

“我喜欢呆在警队!”

 

“诶,你一飞贼你天天跟警察局耗着,你想干嘛?”

 

“我想天天见到你。”张艺兴朝孙红雷挪了一点。

 

“在家不是一样见么。”

 

“但我喜欢你工作的样子。”张艺兴的声音变轻了,“你认真起来的时候特别帅。”

 

孙红雷看着他,笑了一下。

 

猛然出手按住了旁边张艺兴的手机。张艺兴的手晚了一步按在孙红雷的手上。

 

“哎呦喂!”张艺兴倒在床上开始打滚。

 

“你让我发吧,师父发起火来也很可怕的。”他坐起来摇着孙红雷的胳膊,“红雷哥,哥哥,亲亲哥哥。”

 

“叫爹也没用!”孙红雷直接说。

 

张艺兴脸一皱又倒床上滚起来了:“怎么这样的哥哥,人家昨天还救了你呢。”说到这儿顿时停下,坐起来,一脸严肃地看着孙红雷:“我昨天救了你,你得知恩图报。”

 

“报恩也不能牺牲原则,更何况还违法。再说我被下药还不是为了救你!”孙红雷正色道,“你不算救我,你才是报恩!”

 

张艺兴这下真的要哭了,咬着嘴唇,眼泪花在眼底打转。

 

“别整这些没用的!”孙红雷不为所动,拿着手机在空中点着。

 

刹那间,张艺兴抢过手机跑下床去,孙红雷紧跟在后面,从卧室追到客厅,从客厅绕到厨房,终于在书房门口把张艺兴扑倒了。

 

两人气喘吁吁地倒在地上。

 

孙红雷想看来只能这样把张艺兴压到7点半了,好在也没几分钟了。

 

正这么想着,手机叮的一声。

 

张艺兴拼命从孙红雷身下挣扎出来,捡起手机。

 

是一封新邮件。

 

抄送给他。

 

收件人的邮箱地址是:foxhuang@foxmail.com

 

 

 

孙红雷一个人去上的班。

 

张艺兴病了。心病。

 

他离开家的时候,张艺兴抱着手机躺在床上,一副无语凝噎泪千行的架势。

 

孙红雷内心有点不忍,但想想一回生二回熟,就当锻炼孩子了。刚好也让他感受一下他当年被威胁的滋味。

 

但他的心情也没好多少。上一回sex tape在张艺兴手上,什么事至少可以商量,这次连谁都不知道,而且提的条件直接就是出卖机密。

 

必须得斩草除根,把发视频的人找出来。

 

上班路上他一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但没有任何突破,范围太大,线索太少。

 

而对方把视频发给张艺兴师父之后,也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也许现在最好的方案就是等待。

 

看敌人下一步怎么做。

 

不知不觉到了办公室,夫仔把文物案的扫尾工作汇报了一下,他指示把当天酒吧的所有监控录像交给他。他觉得那人昨天肯定在酒吧里出现过。忙忙碌碌一个上午很快过去。

 

中午抽空给张艺兴打了个电话,张艺兴已经接受了既成事实,转而担心起他师父的反应。

 

他说师父到现在都没有联系他,是不是有点奇怪?乱七八糟全是胡思乱想,聊了一会儿没有头绪无奈地挂了电话。

 

中午正准备吃饭,王迅来找他。

 

“红雷,中午对面金满堂走起,老朋友回来了。”

 

老朋友?

 

千万别是明楼吧。

 

这心烦意乱的时刻见到他肯定更烦了。

 

还真不是明楼。

 

进了包厢,客位上一个圆脸大眼睛的微胖男子。

 

“你怎么回来了?”孙红雷站在门口问。

 

“我为什么不能回来?”对方笑。

 

“不是去联合国交流半年么?”孙红雷坐到他边上。

 

“这不就是半年了么,你算数都不会啊?”

 

孙红雷掰着手指算了算真的是半年。

 

“那你回来干嘛呀?”

 

“废话,该干嘛干嘛。诶,红雷,半年没见,你这智商没见提高好像还有所下降啊。”

 

“滚。”孙红雷倒了杯茶开始喝。

 

王迅坐在主位上说:“黄磊这次回来不是全职了,是专家,有事咨询他得提前预约。”

 

“什么专家?算命么?”

 

“你要算么?”黄磊说。

 

“啧,你在联合国给老外算命算上瘾了是吧?”孙红雷不以为然。

 

“诶,你还别说,我看你最近确实有事情。”

 

呵呵。

 

他心情差到随便谁都能看出来了么。

 

黄磊一笑说:“看你这眼角带笑,嘴角含春的,命犯桃花啊。”

 

“我命犯桃花还用你算啊。”孙红雷不以为然。

 

“黄磊你不知道,红雷现在是网红,网络名人。”王迅说着露出两颗大门牙,笑得一脸深意。

 

“我知道啊,拼命三郎那个帖子嘛。”黄磊呵呵笑了一声。

 

孙红雷叹口气,感情他的事情都传到联合国了。

 

“不过最近的桃花跟之前不一样吧?”黄磊看着他微笑着说。

 

孙红雷觉得有些奇怪,哼了一声:“有什么不一样?”

 

黄磊好像知道些什么。难道他在国外拜了个洋师傅,算命水平提高了?

 

黄磊笑着说:“感觉你一脸幸福。”

 

“我tm一直幸福着呢。”

 

谁谈恋爱愁云惨雾的,都幸福着呢。

 

“不光是幸福,而且挺性♂福。”黄磊不疼不痒地补充。

 

孙红雷刚喝进嘴里的茶差点喷出来。

 

“呦,你怎么知道的?”王迅惊讶,“性♂福不性♂福不太清楚,但最近他在追求性♂福的道路上栽了不少跟头。”

 

黄磊笑得高深莫测:“你看你看,我说这次不一样吧。”

 

孙红雷脸有点红,被刚刚的茶呛的。

 

“你就扯淡吧。”他懒得理他。

 

“你听我说啊,红雷。”黄磊凑到他边上,“你现在这朵桃花,跟之前的真不一样。”

 

能一样么?

 

之前是雌的,现在是雄的。

 

哼,你黄磊能算出这个来么?

 

“生理结构有差异。”黄磊说。

 

孙红雷背脊一凉,忍不住看向黄磊。

 

旁边的王迅一头雾水。

 

黄磊满意地笑着,手搭上他的肩膀,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见的声音神秘地说:

 

“关键是,这次不是桃花运,是一个桃花劫。”

 

 

 

tbc…

 

 


追逐游戏总目录 

Fionana的红兴总目录



评论 ( 37 )
热度 ( 16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