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游戏之危险关系(五)

ooc


10:00pm

 

夜晚开始。

 

张艺兴靠在吧台边,旁边是一杯刚调好的黑夜之吻。

 

音乐并不吵,是带点迷幻的电子音乐,一点一点麻痹着听者的神经。

 

他的位置几乎没有灯光,酒吧的其他地方也一样。灯光随着音乐节拍闪烁,或明或暗,偶尔在一刹那照亮身边的人,却在你看清之前又熄灭。他知道你好奇,知道你想看清楚,于是每次只许你看一点,就那么一点。也许是一个眼神,也许是一个微笑,伴随着酒精、音乐,让你猜测刚刚那个瞬间是有心还是无意,你的心有点痒,这点痒就是开始。

 

张艺兴并无心欣赏这些,在他十点钟的方向,嫌疑人已经进入了酒吧的VIP区。夫仔跟在后面,很准确地被拦了下来,他有些愤怒又有些失望地和保安交涉了几句,走回吧台,在张艺兴身边停下。

 

“VIP有二维码。”他贴着张艺兴的耳朵说,“不是我们这种。”

 

“知道谁有么?”张艺兴同样贴着他的耳朵说。

 

夫仔扫了眼四周,刚想摇头,VIP区里走出来一个人。

 

张艺兴也看见了,他和夫仔对视了一眼。前后离开吧台。

 

夫仔向那人走过去,在擦过他的时候碰了下他的肩膀。

 

那人看了他一眼,夫仔立刻满脸堆笑地表示抱歉。他正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那人摸了自己的胸口,立刻拉住了他。

 

没人听得清楚他说什么,夫仔也是看着他的口型才明白他说的是手机。

 

他无辜地耸肩,随即愤怒地摇头。

 

那人的其他朋友围了上来,吸引了周围的眼光,骚动是酒吧里的热身节目。

 

那人准备扯住夫仔搜身,他的一个朋友提醒他再确认一下,他于是再摸了一遍口袋,他愣了一下,从裤兜里拿出了手机。

 

他莫名其妙地看着手机,有点难以置信,他之前查看过两次,裤兜分明是空的,怎么突然又有了?

 

夫仔在空气里说了一声:兄弟少喝点。拍拍他的肩膀离开了。

 

那人原地思考,忽然觉得今晚好像真的有些醉了。

 

在酒吧的角落里夫仔找到了靠着墙的张艺兴,同时他的手机震了一下,【杀手霸王龙】发来了一个链接,点开是一个VIP二维码。

 

夫仔对着张艺兴竖起大拇指,随即又有些担心,他问:“能行么?”

 

刚刚他撞上那人拿到手机就交给和他擦肩而过的张艺兴,在他们吵架的功夫张艺兴破解了手机复制了VIP的链接。然后装作看热闹回到那人身边,将手机放回去。在走回这个墙角的功夫,他正好给自己和夫仔搞了两个二维码。

 

于是现在他轻松地耸肩:“不然呢?”

 

这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小儿科,大部分所谓的黑科技都是外行看着黑而已。

 

夫仔撇撇嘴,不准备问太多,和张艺兴一前一后刷了二维码进入VIP区。

 

VIP区的格局简单多了,一个走廊里十来间包厢,乍一看有点像监狱。

 

张艺兴和夫仔径直走到头,用事先准备的钥匙打开门,这间和其他不同,这是一个闲置的储物间。在得到交易地点后,他们就以消防检查的名义第一时间查看了现场,这里是夫仔和张艺兴的目的地。

 

张艺兴站在监控摄像头下面,从腰后抽出了一个mini平板电脑,三两下关闭了这间房的监控。然后找了个架子开始工作。夫仔在他身后看着表。

 

两分钟后,酒吧的各间房的监视画面出现在张艺兴面前的屏幕里,夫仔迅速认出了嫌疑人。

 

他抬起手对着手链里的麦克风说:“目标已锁定,行动开始。”

 

耳朵后的微型耳机里给出肯定的指示。

 

夫仔于是推门出去。

 

 

 

张艺兴有点无聊,背靠着架子,看着监控画面。夫仔已经在嫌疑人的房间外站定。其他人员从后面陆续进入。应该不到5分钟,行动就会结束。

 

也许行动结束后,他还可以再玩一会儿?

 

带着孙红雷一起。

 

他觉得这个想法可以展开一下,他还没见过声色犬马的孙红雷,喝醉了的他是什么样子?是更加温柔还是更加野蛮?

 

他觉得可能跟他喝什么酒有关系。

 

这时他的耳机里传来孙红雷的声音,他告诉夫仔速战速决,不要惊动酒吧里的其他人。

 

画面里陆陆续续有三四个人已经在嫌疑人的门外站定。

 

没来由地。

 

咔哒一声。

 

储物间的门突然开了。

 

张艺兴瞬间藏进角落里。

 

两个男孩拥吻着进来,朝张艺兴所在的最后一排架子过来。

 

张艺兴迅速转到架子的另一边。

 

喘息声响彻房间,一个男孩手上端了杯酒,顺手放在身后的架子上,腾出手开始脱对方的衣服。

 

张艺兴皱起眉头,夫仔走后他忘记了反锁房门,现在碰上了这个尴尬的局面。

 

看这两人的架势八成要做完全套。

 

这时耳机里传来夫仔的声音:“艺兴,嫌疑人的房门是电子锁,你能打开么?”

 

现在?

 

身后已经传出了呻吟声。

 

张艺兴硬着头皮弓着腰向平板电脑移动。好容易到了平板电脑下方,刚起身,背对他的那个人蹲了下去,他赶忙蹲下重新退回角落里。

 

“能开么?”夫仔问。

 

张艺兴用手机输入:“我试试,有干扰。”

 

“啊……”旁边传出一声满足的声音。

 

“张艺兴你那边什么情况?”孙红雷的声音出现了。

 

张艺兴继续输入:我边上有人。

 

【警界阎王】:什么人?在干嘛?

 

【杀手霸王龙】:有两个人在我边上酱酱酿酿

 

【警界阎王】:把他们轰走,立刻!马上!

 

【杀手霸王龙】:不行,电脑在边上,打起来碰坏电脑就麻烦了

 

好一会儿,微信再次亮了。

 

【警界阎王】:你原地待命。

 

耳机里同时响起孙红雷的声音:所有人原地待命,听我命令再行动。

 

 

 

张艺兴把耳朵堵上,整个酒吧都吵闹异常,偏偏这个屋子的隔音特别好,外面的声音半点进不来,里面的声音凭空放大。

 

刚刚蹲着的人已经站起来了。两人重新吻到一起。喘息声越来越重,还带着各种荤话。

 

张艺兴看着手机,觉得度秒如年。他默默闭上眼睛,祈祷孙红雷能立刻解救他。看毛片是一回事,看现场就大不一样了,更何况还是两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他虽然平时喜欢胡闹,但工作起来一向认真,这火辣的场面搅得他心神不宁。毕竟他和孙红雷一样也禁欲了两天。

 

正这么祈祷着。

 

门砰地一声被踢开。

 

“这tm工作用地,你们在这儿干什么?”孙红雷进来直接冲向好事中的两人,大声吼道。

 

两人顿时被他吓懵了。

 

“赶紧滚!”

 

两人年纪都不大,抖抖索索提上裤子就往外走。

 

刚准备迈步,里面胆子大点的那个停下来,不服气地看向孙红雷:“你tm谁啊?”

 

“tm这么多话是不是找死?”孙红雷撸起袖子,两人一缩,一个男孩拿起架子上的酒泼了孙红雷一脸,撒腿跑了出去。

 

孙红雷抹了把脸,酒是甜的,半点酒味也没有。

 

张艺兴蹲着身子扒着架子钻了出来,看见两人走了松了口气。

 

抬头看着孙红雷比了个大拇指。

 

“哥哥,真牛!”

 

“牛p,赶紧吧。”孙红雷走到门边,把门从里面锁上。

 

转过头张艺兴朝他用手比了个ok。

 

孙红雷于是把对讲系统打开:“门开了,行动。”

 

屏幕里夫仔和众人对视了一下,321数完,砰地一声踢门冲进去。

 

孙红雷关上对讲系统,走到张艺兴身边。

 

画面里夫仔已经控制了各个犯人,耳机里也传来了任务成功的报告。

 

孙红雷简单了安排了下后续的工作,就把耳塞和麦克风都关了。

 

张艺兴看着他,刚要说话。

 

门咔哒一声又开了。

 

孙红雷立刻将张艺兴推到墙边。

 

进来的是是酒吧的侍者,从架子上拿了些东西,就重新关上门出去了。

 

张艺兴夹在孙红雷的墙壁中间,好一会儿了,孙红雷并没有退开。

 

他抬起头,孙红雷的脸在黑暗中,表情模糊不清。

 

“哥哥?”他问。

 

孙红雷撑着墙面,没有说话。

 

张艺兴手抚上他的胸膛,忽然发现孙红雷的体温很高。

 

他摸上他的脸,更烫。

 

“哥哥,你怎么了?发烧了么?”他问的同时孙红雷捉住了他的手。

 

他听见孙红雷的呼吸渐重。

 

“好热。”孙红雷的气息吐在他的脸上,带着异乎寻常的热度。

 

借着天窗透进来的月光,他看到了孙红雷的眼睛,孙红雷的眼神深邃起来有一种令人忘却呼吸的从容,那是他特有的性感。但这一刻,那眼神里的从容在融化。

 

“哥——唔……”刚开口已经被孙红雷吻住。

 

饥渴难耐地吻着,挑开他的唇齿,纠缠着他的舌尖,张艺兴觉得呼吸困难。

 

另一边孙红雷的手直接去扯他的皮带,一手解着张艺兴的,一手解着自己的。

 

这样的急躁让张艺兴有些惊讶。

 

虽然两天没做了,但现在怎么说也还在工作,这样太不符合孙红雷的作风了。

 

刚刚两个人逃出前将酒泼向孙红雷的画面在脑海闪过。

 

是酒!

 

那酒有问题!

 

 

不老歌:车~~ 

简   书:车~~

 

 

 

 

 

 

 

6:30am

 

 

孙红雷头疼。

 

他睁开眼睛好一会儿才找到焦距。

 

又用了好一会儿,他意识到他在自己家里。

 

接下来他的其他感官渐渐苏醒过来。

 

然后他发现疼的不止是头。

 

全身上下,腰酸背痛。

 

他难道被人揍了?

 

他试着坐起来,立刻发现腿有点软。

 

这个发现吓出了他一身冷汗。

 

他想起张艺兴经常在早上抱怨前一晚他太过分,导致他腰疼腿软。

 

孙红雷吸了口气,抱着一种将死的决心摸向自己的身后。

 

然后长长的舒了口气。

 

好吧,他最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

 

酒后失身这种事情对于他来说也太过狗血了。

 

等等,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屏息凝神,开始静下心回忆。

 

最后的记忆是在酒吧的储物间里,他看着张艺兴平板电脑里夫仔开门抓人的画面,之后有人进来,他和张艺兴躲到了角落里,再之后,没来由的一股酒劲直冲他的脑门。

 

对了!

 

是酒!

 

那俩孩子的酒里有药!

 

果然这个酒吧里都不是些善茬。

 

对了张艺兴呢?

 

他这才看向自己的身侧。被子下隐隐看到一个毛茸茸的脑袋,金发。

 

雾草!

 

他上了别人?!

 

他的脑子顿时炸成一团。

 

从一夜情到同居用了一礼拜,从同居到出轨只用了三天。

 

孙红雷觉得眼冒金星。

 

这时金毛动了动,在枕头上擦了擦口水,转了过来,隐隐约约叫了一声:

 

哥哥……

 

是熟悉的汽水音,只是因为没睡醒,汽的成分更多一些。

 

孙红雷小心地俯身看过去。

 

妆虽然有些花了,但眉目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小飞贼。

 

他的心再次放下。

 

好吧。

 

他的节操还在。

 

虽然是个无神论者,但此时此刻他感谢天上的一切神明,从耶稣到菩提老祖。

 

他隐隐约约回忆起昨晚的事情。

 

储物间里的激烈刺激到事后的精疲力尽。

 

记忆支离破碎。

 

但他记得有人替他穿好了衣服,背了他出去。

 

他好像在酒吧后门的垃圾桶边坐了一会儿,然后车来了,他被塞进后座,好像还被盖上了毯子。

 

再然后他倒进了床上。

 

温暖柔软舒服的大床。有人脱掉了他的衣服鞋袜。

 

那人反复确认他的身体状况,虽然他也很累,很久之后,他终于感到身边的床也陷了下去……

 

现在是他看着他。

 

张艺兴睡得很香。

 

枕头边湿了一块。

 

他睡觉有时会流口水。

 

像个孩子。

 

然而他并不是一个孩子。

 

他忽然有些抱歉。

 

他一直都小瞧他了。

 

他的张艺兴一点也不危险,他很安全。

 

不自觉地,他俯下身,吻上张艺兴的脸颊。

 

这时张艺兴的眼睛动了动,睁开看了他一眼。

 

“哥哥,你醒了?”

 

孙红雷点点头。

 

“你没事吧?”

 

孙红雷摇摇头。

 

“禁欲好像失败了。”张艺兴笑着说。

 

“不禁了。”孙红雷说,“再禁要出人命了。”

 

说完他吻上张艺兴的唇。

 

甜蜜地认真地吻着。

 

好久才放开。

 

“哥哥,昨天太累了,都没洗澡。”

 

“你要洗哪里,我给你洗。”孙红雷打趣的说。

 

张艺兴的酒窝陷下去。

 

他刚准备说话。

 

手机响了。

 

孙红雷抢先一步把手机翻过去。

 

张艺兴于是继续笑。

 

但手机又响了。

 

这次是孙红雷自己的。

 

他们于是有些无奈地各自翻过身拿起自己的手机。

 

是一封邮件,附件是一个视频。

 

孙红雷带着怀疑点开。

 

视频里是一个黑色的屋子,通过夜视拍摄,屋子里一切都发着绿光,可以清楚地看见几个置物架,架子边是两个人。交缠在一起。靠着墙的是一个金发男孩,压在他身上的分明是昨晚的自己。

 

他惊愕地抬起头看着张艺兴。

 

张艺兴也同时抬起手看向他。

 

“这次真不是我……”

 

张艺兴带着哭腔说,把手机转过来,一模一样的邮件,一模一样的视频。

 

孙红雷觉得脑中轰地一声。

 

Sex Tape

 

居然进入了2.0。

 

 

 

 

 

 

危险关系end

 

追逐游戏tbc……

 

追逐游戏总目录 

Fionana的红兴总目录



ps:祝愿每一个追逐梦想的大朋友小朋友能够尽快地找到平衡的生活方式,开开心心地健健康康地工作生活~

希望努力的小艺术家能够早日过上老艺术家钓鱼自拍晒媳妇的美好慢生活~


评论 ( 45 )
热度 ( 16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