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游戏之危险关系(四)

ooc

 

孙红雷失眠了。

 

辗转反侧到差不多天亮的时候才睡着。

 

禁欲这个事情到底还是比他想象中难了一点。

 

从十八岁睡第一个姑娘开始,孙红 雷没有就没有禁过欲。除非工作太忙让他忘了这件事。但即便在之前长达十八个月的空窗期,他也会偶尔去夜店放纵一下自己,他没什么禁忌,没谁比警察更明白生命的脆弱,人并不比朝生暮死的知了强多少,归根到底也就是一只复杂点的虫子,所以禁个p欲啊。

 

不过他倒确实交过一个禁欲系的女友。并不是什么柏拉图式的精神恋爱,用姑娘的话说是‘通过节制来净化欲望’,修炼的方法是在房间里点上各种蜡烛把氛围营造的能有多性感就有多性感,两人坦诚相对静默打坐。那是为数不多的几次刷新孙红雷世界观的体验。因为他一有动作,姑娘就会轻声告诉他忍耐,姑娘的声音轻柔中带着磁性,悠悠地告诉他欲望是他的对手,他要学会同它交流,同它做朋友,然后一步一步驯服它,最终它会为他所用。孙红雷和他的对手交流了,三天后,他半夜冲到姑娘家敲开姑娘的门,把姑娘扛上了床。

 

那姑娘的身材、技术、颜值都只能算中等,但玩弄人心绝对是一等一高手。那个晚上难忘之极。

 

这就是他的仅有的禁欲体验,如果你说他学到了什么,那就是如果有人告诉你别动某样东西,那结果就是你满脑子都是如何动那样东西。这跟那样东西没有关系,这在于那两个字。

 

别碰。

 

他的脑海里再次浮现张艺兴白皙的小脸蛋,嘴角还挂着酒窝。

 

碰肯定是要碰的。

 

他不介意陪他玩两天。

 

他四十岁的能忍不过二十岁的么?真当他多出来十八年的饭是白吃的!

 

这么想着重新看回监视器。里面的嫌疑人一切正常。

 

这时门开了。夫仔探了头进来说:“老大,交易的时间和地点都采集到了。”

 

“很好,五分钟后全部到这屋来开个短会。”孙红雷说。

 

 

 

交易地点:FiftyEight

 

交易地点:明晚。

 

孙红雷在纸上写下这两个信息。

 

“这是酒吧么?”他问。

 

“是的,城西非常著名的一个酒吧。”夫仔说。

 

“周边的情况都确认清楚了。”

 

“是的,具体部署一会儿就出来。”

 

“酒吧里安排两三个人就可以了。其他在外围待命。”孙红雷说。

 

“老大,有个问题。”

 

孙红雷这才抬头看了他一眼:“什么问题?”

 

“这个酒吧一般是同性恋和双性恋的人才会去的。”夫仔说。

 

“那就装一下啊,这还要教么?”孙红雷莫名其妙。

 

“关键他们明天开party。”旁边一个女警员说。

 

“开吧,酒吧不就是开party的么。”

 

“老大,没那么简单,这个party是有门槛的不是人人都可以进去。”夫仔解释。

 

孙红雷想了想皱起了眉头:“难道他要检验你是不是异性恋?这怎么操作?”

 

“不是,人家这个party是要报名有审核的。”女警员说。

 

“审核什么?”

 

“颜值。”女警员回答。

 

孙红雷顿时有点犯难,目光扫过众人,思考了一会有些为难地说:“那搞不好就只有我和夫仔可以进去了。”

 

大家沉默。

 

女警员说:“老大,他们对颜值的要求可能比你想象中还要高一点。”

 

孙红雷有些惊讶:“这么说,就只有我一个人能进去了。”

 

大家低头的低头扭脖子的扭脖子,把目光纷纷移开。

 

夫仔有些畏缩地看着孙红雷说:“老大,我们都提了申请,只有我一个通过。”

 

“哦。”孙红雷点点头,果然不出他所料,“那赶紧提一个我的吧,你一个人进去肯定不行。”

 

夫仔的眼神有些闪烁。

 

“怎么了?”孙红雷不明白。

 

“我们提过了。”

 

“是吗?”孙红雷诧异,“那结果呢。”

 

“结果……”夫仔偷瞄其他人,其他人迅速躲开。

 

“结果怎么了?”

 

“没通过。”女警员干脆地说。

 

“怎么可能呢?”孙红雷纳闷,“你们是不是挑的照片不好?先用美图修一下啊。”

 

“p过了,老大,皮也磨了,皱也除了,特地把眼睛放大了一圈,人家不让过。”女警员和盘托出。

 

孙红雷眨眨眼睛:“为什么呢?”

 

“没有为什么。”夫仔赶紧说,“老大,这不重要——”

 

“你等会儿,”孙红雷说着转向女警员,“在哪提,我试下。”

 

女警员犹豫再三还是分享了一个链接给孙红雷。

 

孙红雷打开,发现是个评分系统。

 

于是在手机里找了张自认为帅得惊天动地的照片信心满满地传上去。

 

“老大……”夫仔想劝他。

 

“你别打岔。”孙红雷专心地传照片。

 

其他人表情复杂。

 

“什么叫不能识别?”孙红雷说,“这网站坏了。”

 

夫仔和女警员对视了几秒,夫仔终于开口:“不能识别下面有原因解释。”

 

孙红雷手指一划,下方果然有一行字。

 

“犬类不在本系统识别范围内。”

 

大脑空白了三秒

 

孙红雷腾地站起来。

 

“谁谁谁是犬类?这这这什么破玩意??”

 

他看向夫仔。

 

夫仔一脸尴尬。

 

“他可能把你认成了一种英国名种狗。”某个渊博的警员举手解释。

 

“什么狗?”孙红雷看向他。

 

“名种狗,叫做牛头梗。”

 

空气再次凝固。

 

其他人低着头憋着笑。

 

“牛头梗?”孙红雷走到他跟前问。

 

那人真诚地点点头。

 

孙红雷扬起手拿手上的纸敲了下他的脑袋。

 

“现在是tm讨论狗的时候么!!”

 

说完怒气冲冲地回到自己原来的位置上。

 

刚想再骂两句,脑中冒出一个想法。拿出手机从相册里挑了另一张照片传上去。

 

没一会儿,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带着二维码的请帖。

 

靠!

 

他大叫一声:“这什么破系统,还看颜值,黄渤怎么一下就通过了?黄渤那张脸它怎么能识别出来?”

 

大家惊讶地抬起头,黄渤是本地名人,他的长相他们都很熟悉。

 

“会不会是因为黄总是名人所以直接通过了。”女警员分析。

 

真tm势利!!

 

孙红雷愤愤不平。

 

“老大,关键是明天怎么进去,要不要跟酒吧打招呼让他配合我们多放几个人进去?”

 

“不行,还不知道酒吧和他们的关系,不能打草惊蛇。”孙红雷决定先把这个颜值评估系统放到一边。

 

“要不试试艺兴?”有个人提出来。

 

“好啊,艺兴肯定能过。”

 

“哼,他那张小白脸怎么可能过,我都过——”不了两个字还没说出来,女警员已经笑成了花,把手机转给孙红雷看。

 

“老大,艺兴过了。”

 

屏幕上一个带着二维码的邀请函,跟刚刚黄渤的一模一样。

 

 

 

 

 

“什么叫做家里人不同意?”孙红雷看着夫仔。

 

夫仔一脸为难地拿着手机,“他还说……他还说……”

 

“他说什么?”孙红雷问。

 

“他说他的合同上就让他来搞电脑,没让他参与行动。”

 

孙红雷开始用手指轮着桌子,发出嗒嗒嗒的声音。

 

“他还说……”

 

“他话还挺多!”孙红雷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还有什么?”

 

“他说他今天晚上回家跟家里人商量一下,明早再给我答复。”

 

今晚?

 

孙红雷皱起眉头。

 

“老大,要不要我再给他打个电话?”

 

“不用了。”孙红雷站起身拿了外套,“我去找他。”

 

“诶,您知道他家——”话没说完,孙红雷已经出门了。

 

夫仔悻悻的坐回位置上,担忧地发了条微信:老大去找你了,保重。

 

【杀手霸王龙】:【微笑】。

 

 

 

 

 

孙红雷在餐桌的这边,张艺兴在另一边。

 

中间是价格未知的西餐。孙红雷瞄了一眼,又是什么沙拉金枪鱼之类的低脂食品。

 

“哥哥,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张艺兴抱着胳膊看着他。

 

他在等着他求他。很明显。

 

“夫仔下午跟你说过了吧。”他看着面前的菜说。

 

“说什么?”

 

“我们需要你潜入交易场所,一个酒吧。”

 

“嗯。”张艺兴轻描淡写地答,“然后呢?”

 

“你有什么困难吗?“孙红雷问。

 

“没有。”

 

“那你有什么条件么?”

 

“没有。”

 

“那为什么不同意?”

 

“家里人不同意。”

 

孙红雷看了他一会儿:“你妈啊?”

 

“不是,她不管这些。”

 

“那谁?谁还能管住你?”

 

张艺兴眼睛一抬,酒窝陷下,笑着说:“你啊。”

 

孙红雷吸了口气。

 

“我同意你去。”他明确地说。

 

“可是你之前不是这么说的。”张艺兴吃了口沙拉。

 

“之前是之前。”

 

“可是之前说得很有道理啊。”

 

“现在情况变了。”

 

“变成什么了?”他睁着眼睛无辜地望着他。

 

变成他娘的他需要他了。

 

但话到嘴边就是开不了口。

 

张艺兴靠过来:“哥哥现在需要我了是么?”

 

孙红雷抿着嘴。

 

“需要我就说呀,说:艺兴,哥哥现在需要你。”

 

孙红雷看了他一会儿,深深吸了一口气说:“艺兴,嗯嗯嗯嗯嗯嗯。”

 

张艺兴脸皱成一团:“什么?”

 

“明天行动需要你。”孙红雷眼睛看向别处说。

 

张艺兴看着他没接话。

 

孙红雷看回他:“行了么?”

 

“不行。”张艺兴笑着说。

 

F*ck!

 

他就不该问!

 

“那你想怎样?”孙红雷索性问清楚。

 

“你说你错了。”

 

孙红雷再次看了看别处,做了心理建设说:“我错了。”

 

“错哪了?”

 

“我哪知道我错哪了?是你说我错了。”

 

“你这是需要我的态度么?”张艺兴再次抱起胳膊。

 

孙红雷闭上眼睛,再次吸了口气:“我错了,你说什么都对。”

 

张艺兴点点头,表示满意。

 

“明天晚上行动,你今晚做做准备。”孙红雷说完起身。

 

“等下,我还没同意呢。”张艺兴叫住他。

 

“你还有什么事?”

 

“把我被子还我。”

 

“行,没问题。”

 

“上班不许限制我的行动。”

 

“谁限制你行动了?”

 

“你不让我亲亲。”

 

“亲亲亲,随便亲。”孙红雷叹口气。

 

张艺兴高兴了,站起来走近他。

 

“最多只能亲嘴啊,而且是在没人的时候。”孙红雷补充,毕竟是警局。

 

“本来就说的是亲嘴啊,哥哥,你还想做什么?”

 

孙红雷看了他一眼,眼睛垂在那里,一副天真无辜的样子。

 

“不做什么。上班时间就上班。”

 

“那现在呢?”张艺兴靠近他,“现在下班了……”

 

孙红雷看着他的脸,红红的嘴唇十分诱人。

 

“下班就没那么多讲究了。”他说,声音不自觉地低下来。

 

“那是不是想干嘛就可以干嘛了?”张艺兴的嘴唇近在咫尺。

 

孙红雷笑了:“你想干嘛呀?”

 

张艺兴的酒窝陷了下去,他笑的时候喜欢抿着嘴,显得有些羞涩,但行动完全相反。

 

“我想做好多好多的事情……”他的鼻息在孙红雷跟前停住。眼睛看着孙红雷动了动。

 

孙红雷低下头,温热的嘴唇就要贴上的时候,张艺兴忽然拉开两人的距离。

 

“可是哥哥不是要禁欲么?”他头一歪问。

 

孙红雷再次无奈地闭上眼睛,手攥成拳头告诉自己克制,冲动是魔鬼。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看了张艺兴好一会儿。

 

“明天行动,今天就算了,过了明天再说。”

 

他压着嗓子说完朝自己的书房走去。

 

张艺兴在他身后笑着挥手:“哥哥,加油哦,明天拜拜~”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

 

孙红雷的心情不好。

 

警局电梯里的人都感受到了。

 

不仅心情不好,睡眠也很不好,两个偌大的黑眼圈挂在脸上,两个小眼睛眼看就要没了。

 

听说孙阎王最近在忙一个案子,非常拼命。

 

出了电梯,孙红雷直接进了办公室。

 

他趴在桌上,拉上窗帘,决定补一会儿觉。

 

他不是没睡,他睡了,但睡了更糟。

 

禁欲这事就跟节食一样。之前胡吃海喝突然停掉,这种冲击力简直要命。

 

尤其他的床上全是张艺兴身上自带的天然奶香味。平时张艺兴躺在边上没感觉,现在分开睡,那味道弥漫四周,带动着他剩下的所有感官。

 

他不自觉地回忆起这些天他们在一起的经过,各种细节,然后不出意料的,他硬了。

 

他其实产生过一股冲动直接冲到张艺兴房间,把他的想象变成现实。但是理智告诉他不能这么做。这样就中了敌人的圈套。

 

敌人说不定也同样在想他呢?

 

等一等先,说不定敌人一会儿自动来投案自首了。

 

然而敌人没来。

 

敌人在次卧睡得四仰八叉,幸福地打着小呼噜。

 

气得他回来更加睡不着觉了。

 

最后,他拿着抽纸进了厕所。心里只有一个想法,等明天过了,他要张艺兴这小子狠狠哭一场,在床上。这么想着,又不禁想歪了。

 

出来的时候,一盒抽纸就见底了。

 

然而这并不是最糟的,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睡着了,梦里还是张艺兴,梦还特别真实,声音、肌肤、画面,还有一声又一声没带停的哥哥。

 

等他醒来,换了裤子,就不敢睡了。

 

化悲愤为食欲,一早做了一堆吃的。

 

张艺兴起来的时候都看呆了。

 

从培根到煎饼,光鸡蛋就有三种花样,应有尽有。

 

孙红雷没跟他多说话,当前意志力薄弱,张艺兴那张脸长得就挺让他冲动的。拿了车钥匙直接出门,一路冲到办公室,睡到下午。

 

睡起来吃完饭回来,发现张艺兴不见了。

 

夫仔说,晚上行动,张艺兴回家准备去了。

 

“这有什么可准备的?”

 

“party啊,总不能穿成这样就去吧?老大,没什么事我也回去准备了。”夫仔说完也走了。

 

真以为演戏呢,还回家背台词么。

 

快下班的时候收到一条微信:哥哥,来带我吧,不方便打车。

 

 

他现在还成了专车司机了。

 

回到家里,喊了句张艺兴。

 

等了好一会儿,身后被戳了戳。

 

转过身。

 

孙红雷僵住。

 

平时白白嫩嫩的脸上画了个勾魂夺魄的眼线,嘴上涂着闪闪发亮的唇蜜,头发还喷成了金色。衣服倒是黑色西装,但西装里面就是层渔网,什么光都走了。脖子上还系了个黑色的缎带在喉结下面坠着一个金色十字架。

 

“好看吗?”张艺兴期待地问。

 

孙红雷的表情酸甜苦辣都在里面,好半天才说:“就一个party,你至于穿成这样么?”

 

张艺兴一脸认真:“这不是普通party,这是fiftyeight的年度大par啊,我觉得我穿的太低调了,你说呢?”他说着转过身对着镜子去抓头发。

 

我去?

 

这tm还低调?

 

那高调是不是就直接不穿了?

 

“你之前去过么?”

 

“去过啊。”

 

孙红雷脸色阴晴不定。

 

“你是不是经常去这种地方?”他问。

 

张艺兴笑了一下,从镜子里望着他:“哥哥,吃醋了么?”

 

“吃p醋,那里面要都是你认识的人,会影响行动。”孙红雷说。

 

“我就去过一次,没人认识我。”张艺兴说,“不爱去这种party,准入门槛越来越低,你看连夫仔都可以混进去了。”

 

“夫仔怎么了?”

 

“夫仔没什么,就是……”张艺兴歪头思考,“就是……”

 

“就是没你身上这股邪劲对吧?”孙红雷说。

 

张艺兴看向他:“我邪么?”

 

“你就差让我弄个符贴你脑门上了。”

 

“一个符就能震住我了呀?”张艺兴的声音低下来。

 

孙红雷看着他的脸,天已经完全黑了,他发现这妆容果然是属于夜晚的,尤其那抹眼线,让他的眼神比平时更加深邃明亮,但在黑暗中又没有那么直接,有一种暧昧不明的诱惑。

 

张艺兴伸手环上他的脖子:“哥哥,你昨晚是不是没睡好啊?”

 

孙红雷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他。

 

“我也没睡好呢。”他眼睛里似乎罩着水雾,“咱们不禁欲了好不好?”

 

孙红雷的眼睛动了动,停在他的嘴上。

 

他的眸色晦暗不清,看不出情绪。

 

张艺兴莫名有些动心。

 

这时孙红雷抬起手,顺着他的唇线下方轻轻抹过,下唇的颜色褪了一些,嘴唇变成了更加饱满自然的渐变色。

 

张艺兴的心砰砰跳了起来,在黑夜里被成倍放大,他没来由地心虚。

 

“小心点。”孙红雷说,温柔地让张艺兴心跳漏了一拍,“别乱来。”

 

他愣愣地点头,乖巧地像只兔子。

 

孙红雷笑了一下,摸了摸他发烫的耳朵。

 

低头在他的额头吻了一下。

 

这吻很轻很轻,又很烫很烫。

 

从额头一直烫进张艺兴的心里。

 

 

 

tbc…

 

追逐游戏总目录 

Fionana的红兴总目录


评论 ( 36 )
热度 ( 19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