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游戏之危险关系(三)

ooc


床上的答应的事情算数么?

 

孙红雷发现自己又开始思考这个困扰自己多年的难题。只是这一次和以前有所不同,他是提要求的那一个。

 

所以他的立场有些变化,以前他总是倾向于这种情况下说的话不能算数,但现在他觉得承诺就是承诺,不管在什么时候什么场合答应了,就是答应了。

 

这几天他的生活已经基本恢复了正常。正常是指没有一个小他十八岁的漂亮飞贼从身体和心灵上双重折磨他。好吧,身体上还是有点,但心灵上好一点了。

 

除了飞贼作为外部专家加入的他现在的专案组。这简直就像一颗定时炸弹揣在怀里。最可怕的是这个炸弹其实是不定时的。

 

所以昨天晚上在上床之前,他和张艺兴面对面坐好,多次阻止了张艺兴对他上下其手的企图(你说他容易么他?)。

 

他郑重的跟他进行了心灵深处的交流。

 

“张艺兴,我跟你现在说的是很严肃的问题!”

 

张艺兴无力地看着他,没什么反应。

 

“在警队上班要守警队的规矩,你这种任性妄为的散漫作风必须得收起来。”

 

张艺兴的眼睛垂下去,孙红雷伸出食指把他的头拨回来,示意他专注。

 

“你要在我手下做事情,必须答应我几件事情。”

 

张艺兴叹口气,手撑在膝盖上,歪着脑袋问:“哪几件事情?”

 

“第一,进我办公室不许私自关门。”

 

“那要是你让我关呢?”

 

“那不可能。除非我要说的是机密,那也不可能告诉你。”

 

张艺兴切了一声。

 

“第二,不许在警局亲亲我我,没事往我身上贴。”

 

“啧啧,哥哥好精贵啊,碰都不让碰。”

 

“说得很好,碰也别碰。”

 

话音刚落,张艺兴伸出食指在孙红雷的胸上戳了一下。

 

“这样碰可以么?”

 

“不行!”

 

张艺兴于是在孙红雷的脸上戳了一下:“这样呢?”

 

“不行!”

 

张艺兴板起嘴,两手捏着孙红雷的脸像个熊孩子一样往外扯。

 

“张!艺!兴!”孙红雷沉声喝道。

 

“好嘛好嘛,不碰。”张艺兴乖乖收回手,转念一想:“那你碰我怎么办?”

 

“我怎么会碰你?”孙红雷哼了一声。

 

“那可不好说。”张艺兴的嘴角翘了起来。

 

“所以第三,不许打我的歪主意,变着法地勾引我。”孙红雷严正地说。

 

张艺兴皱起眉头:“哥哥,难道不是应该你自己努力抵制我的勾引么?”

 

“我当然抵制了,但你丫一波一波没完没了,我tm还上p班,净跟你这儿抵制勾引了。”

 

张艺兴双手环上他的脖子:“所以啊,就不要抵制了嘛。”

 

孙红雷冷哼着把他的手扯下来,“这三条你能不能做到?”

 

“尽量吧。”张艺兴没什么精神。

 

“没有尽量,必须不打一点折扣地做到。”孙红雷强调。

 

“好好好,上班时候不勾引哥哥,不和哥哥单独相处,碰都不碰,行了吧?”张艺兴伸出三根手指作发誓状。

 

孙红雷看着稍微放心了一点,还想再说几句,张艺兴已经趁机挂他身上了。也就是这么一不留神,想说什么就忘光了。想起来已经是第二天了。

 

你说他现在的处境是有多危险?

 

他现在就是一个落入盘丝洞的唐三藏啊。

 

正这样想着,对面貌美如花的蜘蛛精对着他嫣然一笑,两个酒窝甜得醉人。

 

雾草

 

又来了。孙红雷移开目光。

 

“老大,这就是初步的方案。”夫仔在一旁说道。

 

“监视什么时候开始?”孙红雷问。

 

“今天下午。场地昨天已经布置好了。三组人,8个小时一班。”

 

孙红雷点点头。

 

“行吧,方案我再看下,散会。”

 

“等下。”张艺兴举起手。

 

“你有什么问题?”孙红雷看向他。

 

“8小时一班,谁来替我?”

 

“没人替你,你留在这里。”孙红雷说。

 

张艺兴的眼睛瞪大了:“为什么?”

 

“那儿监视嫌疑人呢,你一搞电脑的去干什么?”

 

“没有我,你怎么去监视?”张艺兴冷哼。

 

“以前一直没有你,我们都正常监视。”

 

“那现在我去了,可以帮你们提升效率啊。”

 

“不用了,我也要对你的安全负责,你的任务就是留在这里。”

 

张艺兴还想说话,孙红雷已经站起来了:“不许再说了,这事没商量,散会!”

 

说完拿着文件就出去了。

 

夫仔刚想安慰张艺兴,张艺兴已经快步跟出去了。

 

留下一会议室心惊肉跳的路人。

 

 

 

孙红雷把裤子拉链刚拉上,厕所门就被咚的一声推开,他下意识地护住下身,下一秒已经被张艺兴堵进厕所隔间里了。

 

“张张张艺兴,我跟你说,这里是警局,你要控制你自己!”他慌忙拉上裤子拉链。

 

“你为什么不许我去?”张艺兴委屈地问,把他逼在墙壁上。

 

孙红雷空有一米八的身高,又受到了惊吓,在面对当前满身怨气的张艺兴,一时竟没有任何气场压制。

 

“这是公共厕所!“孙红雷压低声音提醒他,紧张地看看四周。

 

张艺兴立刻出去把三个隔间的门推了一遍,又出去把厕所大门锁上。

 

“放心吧,就咱俩,没别人。”

 

这怎么能放心呢?这更可怕了,好不好!

 

孙红雷眨了眨他双眼皮的小眼睛,满脸困惑:“你为什么非要跟我去呢?”

 

“人家想——”

 

“别人家人家的,好好说话!”孙红雷严肃道。

 

张艺兴翻了翻眼睛说:“我想在现场搜集信息分析数据可以更加便捷一点。”

 

“你这活儿是不是还是电脑干?在这儿干跟在现场干有什么区别?”

 

“有啊,我和他们在一个wifi环境里面的话,我可以直接黑进他们的电脑拿到数据啊。”张艺兴的眼睛亮闪闪地看着孙红雷。

 

“要通过非正常方式采集证据是要走审批流程的,你私自黑进他们的电脑里,拿到的证据合法性就有问题,他反过来还可以告我。”孙红雷说明。

 

“他们不会发现的。”张艺兴自信地说。

 

“这不是发不发现的事情,这是方式方法的问题。你用非法的手段怎么可能得到合法的结果?”

 

张艺兴愣了一下,随即说:“那等你走完程序,罪犯都跑了怎么办?还维持什么正义?”

 

“所以你以为警察好当的?维持正义是要面面俱到的,正义是一种过程不仅仅是结果,你把所有的事情都问心无愧地用正确的方式做了,最后得到的结果才tm是正义的。”

 

张艺兴看着他:“哥哥,你这段话显得好高深啊。”

 

孙红雷气闷:“什么叫显得高深,一直高深着呢!”

 

张艺兴崇敬地看着他:“不光高深,哥哥,你知道么,刚刚你说那段正义啊方式啊的时候,整个人都好像在发光。”

 

孙红雷看着张艺兴虔诚的眼神,笑了一声:“是么?”

 

张艺兴重重地点头。

 

“发光也不许去。”他不留余地说完,抽了张消毒纸巾走出门去,隐隐听到身后气愤地跺脚声。

 

 

 

 

张艺兴生气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除了嗯和啊多一个字也不说。孙红雷舔着脸讲了几个笑话,除了白眼连个冷笑都没有换到。饭一吃完张艺兴把自己的碗和筷子洗了后就钻进书房,安安静静。

 

孙红雷不喜欢安静,尤其是张艺兴的安静。安静得让他觉得不对劲。

 

现在他站在餐厅,假装倒水的同时伸长了脖子看书房里动静。

 

张艺兴坐在书桌前,黑框眼镜,浅色T恤,面前是他的外星人电脑。他眉头微蹙,神情专注。少有的认真样子。

 

装什么,还不是在打游戏。

 

孙红雷心想。

 

这时书房里的张艺兴朝餐厅看了一眼,他立刻端起杯子做喝水状转过身去。

 

他踱到客厅,踱到自己的书房,再踱出来,漫不经心地走进张艺兴的书房里面。

 

张艺兴眼也没抬一下。

 

“书呢?”孙红雷嘀咕着在书架前站住。

 

一排排扫过去,发现这里放的都是平时不看的书,很多都是当年为了泡妞买的,比如村上春树,顾城诗选,没一本看完的。他喜欢看的是侦探类小说,犯罪心理分析,在他自己的书房里整整两面墙。而这里看来看去,还真找不到一本感兴趣的。

 

“第二层左起第三本。”张艺兴的声音响起。

 

孙红雷看了他一眼,不由自主的顺着第二层左起看过去,停在第三本书的书脊上。

 

《大声说出你的心里话》

 

孙红雷吸了一口气,看向张艺兴,张艺兴牵着嘴角,很是满意。

 

孙红雷皱着眉头将目光移回书架上,心中暗暗惊讶,这小子背对着书架怎么知道书的具体位置。

 

“要不第三层右起第五本?”张艺兴又说。

 

孙红雷怀疑地看了他一眼,犹犹豫豫地转回头找到第三层右起第五本。

 

《不再逃避,你知道你想要什么!》

 

雾草

 

孙红雷暗骂了一句。他买的这都是什么破书!

 

“你——”

 

他刚想问他是怎么看到书名的,但直觉告诉他这是个圈套。这里不是明公馆,也不是警局,没有身份压制的张艺兴很是棘手。

 

他绕着屋子转了一圈,各个角落里都瞄了一眼。

 

"哥哥是要找书还是要找摄像头?"张艺兴淡定地说,手指不慌不忙地敲着键盘。

 

"诶,怎么有蚊子?"孙红雷说着在空气中拍了一下,又走回书架边上,故做惊讶地说:"啊!在这里!"说着从书架中抽出一本书,踱着步走到张艺兴身后,张艺兴电脑上一堆咒语一样密密麻麻的代码。

 

"领导,你要提建议吗?"张艺兴问。

 

"你以为我看不懂么?"孙红雷有点来气,最烦王自健这些IT人士提起电脑时的优越感,有本事你用代码抓贼去啊。

 

"知道你懂,所以让你提建议啊。"张艺兴故意顺着他说。

 

孙红雷看了他一眼,觉得要是找不出个毛病,自己的颜面何存。

 

于是专心看着屏幕,没有一会儿就开始觉得头晕,顺势说:"我说你这屏幕亮度是不是有问题,看得我眼花。"

 

张艺兴噗一声笑出来,郑重地回过头说:"哥哥,你不会是老花了吧?"

 

"张艺兴你别激我啊,别忘了谁在总统套房里做到哭。"

 

张艺兴脸拉下来:"那是你占我便宜,趁我没电的时候折腾我。"

 

孙红雷笑了:"那你把你这富裕的电量再消耗消耗,我先去补个觉。"

 

说着心情愉悦地走出门,还很体贴地把门给张艺兴带上。刚一转身就进了次卧,把被子床单全部一包塞到壁橱里锁上。

 

乐呵呵地朝自己的卧室走去,心中窃喜,张艺兴这个小少爷睡觉对床被子枕头有一堆要求,现在唯一能达到他标准的都在他主卧的床上。到时候,他什么也不用做,他自然会乖乖爬上到他的床上来。

 

这么美滋滋地想着已经坐到了床上,看了看表,刚刚晚上十点,他设个闹铃。12点准时起床干正事!

 

一挨枕头,直接进入了梦乡。

 

梦中孙红雷躺在沙滩上,阳光透亮,但并不耀眼,白色的沙滩,蓝色的海浪。海浪退下去,一帮穿着比基尼泳衣的姑娘们从海里笑着探出头,白色的,古铜色的,棕色的皮肤在阳光下格外美好。

 

他长长地舒了口气,生活真tm的美好啊。

 

一阵妖风刮来,他一个跟头从沙滩椅上跌了下来。

 

孙红雷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发现身上的被子没了。

 

他坐起来看看表,才十一点,刚躺下一个钟头而已。

 

踩着拖鞋出来,推开次卧的门,果然张艺兴正盖着他的被子睡觉,旁边竖着的三个大箱子,有一个打开了,床单枕头显然是从行李里拿出来的。

 

有钱人是精贵,打包都不忘戴上被褥。孙红雷恨恨地想。

 

"张艺兴!"他喊着。

 

床上的人呼吸平稳,似乎已经睡着。

 

孙红雷手摸到开关上,刚想开灯,转念一想,笑了一下。

 

关着灯正好。

 

默默走到张艺兴床边坐下,看着他的脸,白白嫩嫩,真是比许多女孩子都水灵。

 

这么想着身体已经诚实地掀开被子钻了进去。

 

"张艺兴?"他小声地问。

 

除了呼吸什么都没有。

 

"现在可以做正事儿了吧?"他笑着悄声说,仿佛怕吵醒了他。

 

头刚放到枕头上,面前的张艺兴睁开了眼睛,在十公分不到的距离里望着他。

 

"什么正事儿?"张艺兴冷静地问。

 

孙红雷嘴角上翘,干脆地一翻身将他压在身下:"你说什么正事儿!"

 

刚亲下去,嘴被张艺兴的手捂住,另一只手的食指引着他的视线到天花板的四个角落上,黑暗中四个圆圆的摄像头正对着他。

 

"比黄渤家的清晰度更高,而且支持夜光。"张艺兴说明。

 

孙红雷坐起来,气愤地看着他。

 

伸出食指在空气中怨恨地点了点他,随后俯下身,手撑在张艺兴的脑袋旁,在他正上方说:"禁欲是吧?"

 

他笑了一声。

 

“哥哥我还真玩过!”

 

说着跳下床,毅然决然地回房了。

 

 

 

tbc…

 

追逐游戏总目录 

Fionana的红兴总目录


 


评论 ( 27 )
热度 ( 15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