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游戏之危险关系(二)

ooc


孙红雷有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现在在他的对面,斜对面。

 

斜对面他的问题正把笔放进嘴里咬着,专注地看着面前的文件。他看了一会儿把笔放下,在文件上划了几下,然后抬头看向ppt,仰起的侧脸清秀而不失棱角。他再次把笔放进了嘴里,孙红雷隐约可以看见他齿间微微翘起的舌尖。

 

大约感受到了他的注视,斜对面的目光侧过来看向他,忽然咬了下下唇。

 

孙红雷的下腹生理性地紧了一下,于是收回目光看向ppt。

 

他是故意的。

 

灯光一亮,一时有点晃他的眼睛,ppt暗了下去。

 

王迅扫视一遍全组,回到孙红雷这边:“红雷,说说你的想法。”

 

孙红雷眨了眨眼:“我觉得……”

 

他半个字也没听。

 

“这个事情吧……”

 

好像是跟文物有关。

 

“文物这个东西……”

 

他看了一眼众人,其他人都期待地看着他,尤其是他身边的夫仔眼睛瞪得大大的,拿着笔随时准备记录他说的重点。

 

“诶,不如夫仔你先说说你的想法吧。”他顺势说,再次佩服自己的机智。

 

“我?”夫仔的眼睛更大了,眼珠在眼眶里呼之欲出了,他有些慌张又有些兴奋地看着孙红雷,“老大,我说么?”

 

“你不说就换其他人。”

 

“诶诶诶,这个案子我是这么看的!”夫仔赶紧开口,“我觉得,这个文物倒卖团伙,从上线收购到下家的分销,组织都非常严密,刚刚ppt里提到,他们最大的特点,就是利用很多现代通讯手段,尤其是国外的社交软件,达到隐藏身份去除痕迹的目的。”

 

“说重点。”孙红雷说。

 

“重点就是,我觉得这次收网行动的时机,大家看到这部分人平时分散在各地,全凭网络沟通,只有交易的时候才会露面。所以最重要的是找到他们下一次的交易时间和地点。”

 

“哪一次收网的重点不是找到交易时间地点?”孙红雷皱起眉头。

 

“哦,那不是的,老大,他们每次交易都会发出很多虚假信息,到最后一刻才告诉买家正确的地点。而且全都通过他们自己的加密手机。我觉得要得到这个交易信息,必须要有IT专家的全程支持。”夫仔说。

 

“自健,你那边——”

 

咳咳——王迅咳嗽了两声。

 

孙红雷于是闭上嘴。

 

王迅说:“自健,你怎么看?”

 

王自健清清嗓子:“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一直说信息部应该更多的参与到案件的前期侦破中去,像看病一样早发现早治疗,可以节省刑侦各位同事的时间提高效率,毕竟现在是信息时代,这些文物贩子都用上了高科技,当然他们用的通信技术其实落后了十年,但是——”

 

“你有没有人,直说吧。”孙红雷打断他。

 

王迅再次看了孙红雷一眼,孙红雷没理他。

 

王迅于是说:“自健,你这边现在有人手跟这个案子么?”

 

王自健点点头:“这是另一个问题,我们部现在一共十个人,每个人手上至少跟了十个案子,从帮局长找丢失的iPhone6s到帮重案组找买凶杀人产业链,还要帮扫黄组监控大大小小的成人网站,另外商业犯罪组监听了一堆CEO和他们的七舅姥爷八大姨,这些数据通通都要我们分析汇总。”

 

“所以就是没人呗。”孙红雷直接说。

 

王自健昂起头,眼神难得地闪亮:“谁说没人了?”他笑了一下,对于反转的局面非常得意,“就是因为人手不足,我今年打报告引入了外聘专家制度,这个案子请专家直接对口就行了。”

 

“又请专家?”王迅说,“自健你下半年的经费还剩多少?”

 

“您还真不用操心的经费。专家不用另外聘请了。”王自健故作高深地说,“不是已经在这儿坐着了么。”他说着看向张艺兴。

 

“哦,艺兴啊。”王迅恍然大悟,“艺兴你可以跟这个项目吗?”

 

“你不是在帮黄渤恢复数据么?”孙红雷在对面使劲眨眼。

 

“啊?”张艺兴看了看孙红雷又看了看王迅,有点不知所措。

 

“哦,对了,我忘了告诉你了,红雷,你不在的时候,黄渤以三倍的价钱把那幅画卖了,据说买家就是看中这幅画被盗三次的传奇经历才买的,所以黄渤现在不提抓贼的事情了。那个案子暂停了。”

 

“那这两个案子也不一样啊,用的技术也不能一样吧,小张专家也挺忙的,就回去休息吧。”孙红雷说。

 

张艺兴看着他若有所思。

 

“对了,艺兴你的身体怎么样?”夫仔想起来问。

 

“我身体很好。”

 

“那你可以参与这个案子了?”王迅问。

 

张艺兴看向孙红雷,孙红雷拿起手机在桌下迅速输了一句话,然后手放回桌面。

 

张艺兴的手机在桌上亮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

 

某人:不许参与!!!

 

王自健想瞄一眼,张艺兴迅速把手机翻过来盖上。

 

他抬起眼看着王迅,灿烂一笑:“可以,王部长放心。”

 

 

 

孙红雷早上阳光明媚的心情晴转多云了。

 

电梯中心是始终保持微笑的张艺兴,他身后是乌云盖顶的孙红雷,剩下的人自觉地挤在电梯角落里,以免被孙红雷头顶的乌云波及。

 

叮——

 

电梯门在十二楼打开,张艺兴走出去,紧接着是孙红雷,再后面是十二楼的其他同事。三拨人保持着等距移动。

 

张艺兴刚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孙红雷已经敲了敲他的桌子,示意他跟他进来。

 

于是孙红雷密不透风的办公室再次从里面被锁上了。

 

将一屋子的好奇心关在门外。

 

 

 

 

孙红雷坐在椅子上,看着张艺兴在他对面坐下。

 

“你干嘛要答应他?”

 

“我干嘛不答应他?”

 

“你不是在上学么,你哪来的时间跟案子?”

 

“上周是期末考试啊,考完了现在是暑假了,当然有大把的时间了。”

 

孙红雷吸了一口气,“不是,暑假你就不能休息休息么?你老呆在这里干什么?”

 

“呆在这里咱们一起不是很好么?”张艺兴手支在桌子上。

 

“坐好!”孙红雷命令他。

 

张艺兴不情愿地看了他一眼,还是坐好了。

 

“你为什么不想我跟这个案子?”他抬起眼看他,满眼质疑。

 

“这帮人都有枪的,很危险。”孙红雷解释。

 

“你是怕我影响你工作吧?”

 

“不是。”

 

“就是。提到要跟我一起工作你一脸不情愿。”

 

“我没有不情愿。”

 

“那为什么不许我留下来?”

 

“因为咱俩现在这关系。”

 

“这关系怎么了?”张艺兴审视地看着他。

 

“这关系会影响我思考。”孙红雷说,“你看刚刚一早上,你在这儿我一件事没办成,开会也什么都没听进去。”

 

张艺兴有些腼腆地笑了:“我对你的影响有这么大么?”

 

“当然大了,早上王迅晚一分钟进来,我tm裤子都脱了!”孙红雷说着都有些后怕,随即又有些恼怒,“对了,你早上明明没锁门,你骗我说锁了。”

 

“我以为锁了嘛,哪知道你这个门不是这样锁的咯。”张艺兴委屈。

 

孙红雷已经走到门边重新检查了门锁,转了几次,确认锁好之后才回来。

 

一转身,张艺兴在身后正探着头看。

 

“你过来干嘛,回去坐着。”

 

两人一前一后重新坐回来。

 

张艺兴坐下,笑着看向孙红雷:“哥哥,这下门锁好了,我可不可以坐过去?”

 

“坐哪儿?这儿就你屁股下那一张凳子。”孙红雷严肃地说。

 

“这个凳子硌得我屁股疼。”张艺兴撇撇嘴,好像确实不舒服的样子。

 

“那你坐哪儿舒服啊?”孙红雷冷哼了一声,拿起桌上的一瓶矿泉水,扭开盖子。

 

张艺兴看着他笑了一下,从笔筒里抽出一支笔,在孙红雷面前的A4纸上慢慢画了个图形。

 

孙红雷正仰头喝水,侧过眼看了一眼,顿时惊天动地地咳了起来。

 

张艺兴得意地笑了一下问:“好不好?”

 

咳咳咳——

 

孙红雷脸涨得通红,张艺兴赶忙把他手里的矿泉水接走。

 

孙红雷缓过来之后,张艺兴冲他一笑问:“好吗?”

 

“好p!”他将那张纸揉成一团,扔进废纸篓里,转回头,张艺兴单手支在桌子上撑着脸,咬着手指闪着他的桃花眼。

 

“出去!现在!立刻!马上!”

 

 

张艺兴是被丢出来的,夫仔很关切地问他有没有事,他故作坚强地摇了摇头。默默回到座位上去了。

 

下午整个迷妹群都在痛斥孙阎王的倒行逆施。

 

晚上五点半,孙阎王的办公室才又重新打开, 手插在裤兜里下班了。

 

 

 

 

孙红雷住在市中心,按他妈的话说,他属于有福之人。自己虽然不擅长理财,但是在对的时间都交到了对的女友,比如90年代有一任是炒外汇的,不知不觉帮他炒了第一桶金,后来又换了个炒股票的,一桶金变成了十桶金。商品房出现后,他房产经纪的女友帮他把钱换成了房子,并且成功培养了他对房地产市场的灵敏度。所以现在,孙红雷虽然每个月拿着万把块的工资,却是财务自由的中产阶级。去年的时候他把两套老房子出手了,换了一套市中心的现代新公寓,花了笔钱好好装修了一番,装修设计师也是他的前女友之一。

 

把车停进车库里的时候,孙红雷有些怀念他的女友们,没有他们,他还只是一个普通的公务员。而有了她们,嗯,他想起那个帖子。

 

唉,只能说有得有失。

 

电梯入户,除了电梯开门就是客厅。他把外套扔在沙发上,倒了杯水。

 

淋浴间的水声停了下来,他的身后响起吧嗒吧嗒的拖鞋声。

 

他拿起水杯送到嘴前,就被一只白白细细的手劫走,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仰头喝光。

 

“渴死我了。”张艺兴喝完水感叹了一句。

 

“你有空洗澡没空喝水?”

 

“我找不到杯子呀。”

 

“身为飞贼界的希望,还有你找不到的东西?”

 

“我们不是飞贼,我们是服务行业。”

 

孙红雷眉头一皱:“怎么听着那么黄呢。”说着给自己重新倒了一杯。

 

一边喝着一边看张艺兴,腰上裹着浴巾。

 

“我说,你衣服呢,就在这儿裸奔啊?”

 

“哪里裸奔了,不是有浴巾么?”张艺兴说着往沙发上一靠,腿一盘,孙红雷一口水又险些呛到。

 

“你你你至少穿条内裤吧。”

 

“急什么,先凉一会儿。”张艺兴打开电视。

 

“我艹,你是有多热?”说着看了眼他下面。

 

张艺兴挑眉一笑:“你想知道么?”

 

“我不想。”孙红雷把自己的外套扔他腿上盖住,“过一会儿你赶紧把衣服穿上,对了你衣服呢?”

 

张艺兴抬了抬下巴,孙红雷看过去,次卧里摆了三个大行李箱。

 

“我去,张艺兴,你就这么摆着呀?你不会收拾收拾?”

 

“不急。”他不在意地说。

 

“你是不是准备过两天那边收拾好了直接搬回去?”孙红雷问,之前张艺兴的家被明楼搜查过,乱的没法进人。所以从总统套房出来后,他收拾了三箱东西就到了孙红雷家里。算是借住几天。

 

“为什么要搬回去?”张艺兴看着电视问。

 

“你准备一直住我这儿么?”

 

“可以啊。”张艺兴无所谓的答。

 

孙红雷愣了一下,刚想说什么就可以啊,门铃响了。

 

张艺兴跳起来雀跃的说:“我点的外卖到了。”

 

“你就不能自己动手做么?”孙红雷抱怨。

 

“那多烦。”张艺兴打开门,收了外卖放在餐桌上。

 

孙红雷走过来,顺手拿起账单。

 

“1600!!!”他的声音震得张艺兴闭上了眼睛。

 

“张张张艺兴,你点的什么要tm一千——”他再次看了眼账单,“一千六?!!”

 

“日本料理啊。”张艺兴把外卖拿出来,装在非常精致的木饭盒里,跟日本电视剧里那种一样,带着雕花纹的那种。

 

“这tm是日本料理吗?这tm简直是龙肉!1600可以吃多少碗拉面你知道么?!”孙红雷看着那些冒着冷气的刺身觉得心在滴血。

 

“哎呀,没事的,我掏钱。”张艺兴大方地摆摆手,“哥哥管住,我管吃,多公平。”

 

孙红雷还想继续说,张艺兴眼疾手快塞了一个寿司到他嘴里。

 

别说,味道还真不错。

 

他娘的,这tm都是钞票啊,当然好吃了!

 

两个寿司下肚,孙红雷觉得反正花的也不是自己的钱,于是两个之后又拿了两个。

 

“我说,张艺兴,你真的要参与我的案子么?”

 

“参与啊,这不是任务来着么。”张艺兴嘬着手指又拿起一块。

 

孙红雷看了他一眼:“那我跟你说,你要上班就好好工作,不要拿你飞贼学校的那一套胡来。”

 

“飞贼学校的哪一套?”张艺兴咬了口寿司。

 

“自作主张自行其是。”

 

张艺兴不以为然:“你哪个眼睛看到我自作主张自行其是了?”

 

孙红雷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没有啊?那明楼关你是为什么?难道他看上你啦?”

 

张艺兴皱着眉头:“不会吧,我觉得明院长喜欢阿诚哥多一点。”

 

神tm多一点!

 

孙红雷无奈又好奇的看着他:“张艺兴,明楼都想把你杀了,你看不出来么?”

 

“没有没有,明院长杀不了我的,还有师父呢。”他想了一下,似乎觉得师父也不是那么牢靠,于是补充:“还有明董事长呢。”

 

孙红雷看了他一会儿,刚想说什么,突然愣住,他原先跟他聊什么来着?

 

对了,工作!

 

“张艺兴,你别给我瞎打岔,之前你闯那些祸没什么大影响也就算了,现在是正经的办案了,你要是不乖乖听话,我就——”

 

“你就怎么?”张艺兴侧过身子笑眯眯地看着他,明显脑子里又转到了那档子事儿上。

 

孙红雷咝了一声:“诶,我说张艺兴,你的人生是不是就以上♂床为目的啊?”

 

张艺兴一脸坦然:“那不然呢?”

 

雾草

 

还tm不要脸地承认了。

 

张艺兴的手搭上孙红雷的肩膀,沾着酱油的手指趁机在他的衣服上蹭了蹭。

 

“哥哥,你知道那首诗么?”

 

“哼,你还会背唐诗啊。”

 

“那当然了,三百首都会呢,唐诗中最精华的一句是什么?”他拿起杯子喝了口茶说:“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啊。”

 

“人说的是tm上♂床的事么?”孙红雷好笑,“金樽,金樽,说的是喝酒!”

 

“一样的呀,你看,喝完酒之后要睡觉,上♂完床之后也要睡觉,是不是一样?”

 

孙红雷这下是很认真地看着张艺兴,好像张艺兴是某种珍稀动物,好一会儿他终于说:“张艺兴,就你这思维模式,你搞电脑,电脑受得了么?”

 

张艺兴皱起眉头:“哥哥,怎么所有事情在你脑子里都这么复杂呢?”

 

说着啧啧两声,很瞧不起孙红雷的样子。

 

行了,不能再聊了。

 

再聊以后孙红雷要无法面对电脑了。

 

孙红雷叹了口气,把最后几片生鱼片扫光,然后转向张艺兴:“吃完了么?”

 

“嗯,差不多了。”张艺兴摸摸肚子。

 

“干正事去吧。”孙红雷站起来。

 

“现在?”张艺兴脸一红,“太早了吧。”

 

孙红雷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重新睁开:“我让你给我好好看卷宗去!你小子想什么呢?”

 

“我就说去看卷宗啊?”张艺兴莫名其妙,随即嘴角勾了起来,“哥哥,你想到的是什么呀?”

 

孙红雷一僵。

 

W!T!F!

 

他要把张艺兴从这个案子里尽快弄出去。

 

不惜一切代价!

 

 

 

tbc…

 

 

追逐游戏总目录 

Fionana的红兴总目录


评论 ( 30 )
热度 ( 17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