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游戏之危险关系(一)

ooc


孙红雷有些不放心。

 

准确的说是有些担心。

 

他正在和他三个月前努力想抓住的飞贼共同工作。飞贼现在要帮他抓贼。

 

这听起来靠谱吗?

 

怎么可能靠谱呢!

 

值得一提的是全警局上下没有人知道这个如花似玉的外部IT小帅哥专家的本职工作是飞贼大学的一名在校生。是的,飞贼有大学,而且里面还有一堆他的前同事任教。还是官方默许的机构。

 

对了,他们的薪酬是不是也是双份的?

 

嗯,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重点是他睡了这个飞贼。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不小心给睡了,呸,是他睡飞贼,不是飞贼睡他。第二次又睡了,再后来他也没空数了。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小飞贼已经拎着行李在他家住下了。

 

是借住。不是同居。

 

他们不是爱人关系。

 

恋人吗?不能够吧,毕竟才认识几天。而且孙红雷还没想好要不要放弃整个女性市场。毕竟那是他经营多年的领域。

 

算炮友吗?

 

有警察跟飞贼做炮友的吗?

 

另外有24小时黏在一起的炮友么?

 

不能细想。他觉得这段关系的过程是心惊的,前景是未知的。如果非要找到一个词定义他们之间的关系,他觉得,应该是——复杂。

 

非常复杂。

 

比如今天。

 

今天早上的他的心情原本是很好的。特别好的那种。

 

好得全楼的人都感觉到了,从车库的大爷到电梯里的群众,再到整个12楼的刑侦队。

 

他是一路哼着歌走进办公室的,而且很大方地把办公室里密不透风的百叶窗全都打开了,准确的说是对着外部专家张艺兴座位的那一面。

 

QQ群里最新消息显示孙阎王是休假回来的,有人说他去了泰国,有人说去了马尔代夫,也有人说他哪都没去,在丽思卡尔顿酒店上班的某位远方亲戚告诉他孙阎王包了总统套房三天。三天啊!据说压根没有出过门!可惜远方亲戚不是负责总统套房的,所以那三天里房间里另外有没有人,另外有几个人,就不得而知了……

 

总之,孙阎王的脸上洋溢着酒足饭饱的满足感。照亮了整个十二楼。大家都很高兴,唯一一点缺憾是警局的迷妹之光、外部IT专家张艺兴同学,生、病、了。而且病了一星期。从,嗯,跟孙阎王休假开始……

 

 

 

哎呀,会不会孙阎王把小帅哥给做了呀

 

不会,最多揍一顿,弄死不至于,老大下手还是知轻重的

 

莫非你被他揍过?

 

看呀,看面相,老大那张脸不笑的时候令人不寒而栗啊

 

不能够吧,但愿没有打脸,那脸多珍贵啊~

 

揍一顿能爽成这样?难道是先J后揍?

 

重案组的怎么都这么变态!

 

重案组变态+1

 

重案组变态+10086

……

 

 

 

来到办公室,孙红雷收了邮件,满屏除了通知就是垃圾。

 

他已经十八个月没有休过假了。别问为什么,单身狗的生活没有为什么。

 

他看了眼窗外,觉得这景色比总统套房主卧房正面270度无死角江景还是差了点。

 

他真的很喜欢明镜,知书达理,懂事大方,比他那个腹黑弟弟强了太多。想想虽然为了去救张艺兴在明公馆被明楼挖苦讽刺了一晚上,但换来过去这三天,也挺值的。

 

虽然这三天他的体力消耗稍微大了一点,但没有关系,同样是有氧运动,这种运动做起来更加有滋有味一些。

 

正在回味中,玻璃墙外热闹了起来。

 

“艺兴,你回来啦?”夫仔第一个跳起来,“你身体好了么?什么病呀,怎么休息了这么几天?”

 

张艺兴脸色红润,夫仔觉得大概是忽然见到这么多人有些害羞“哦,没事,就是,累着了。”

 

“哦,这个要注意,现在疲劳是隐形的杀手啊。”一个年纪大一点的同事说。

 

“没事,现在已经好了。”张艺兴笑着。

 

“是呢,你气色好很多啊,尤其皮肤好像比原先更加水嫩光滑了呢~”一个女同事说。

 

“哈哈,那是光线的关系。”他打着哈哈,看了玻璃里的孙红雷一眼,刚刚孙红雷正在屏幕后看他,视线刚一交错孙红雷就迅速移开目光。

 

“老大也刚回来。”夫仔说。

 

“是吗?”张艺兴很意外,“他去哪了?”

 

“他休假了,据说在本市的总统套房里。”另一个年轻的男警察坏笑着说。

 

“是么?”张艺兴眨眨眼,一脸天真的样子。

 

“你要去跟老大打个招呼么?”夫仔提醒他。

 

“要啊。”张艺兴说着就走向孙红雷的办公室,敲了敲门,门里传来一声进来吧,他于是开门进去在孙红雷面前端端正正地坐下。

 

“孙队长,我回来了。”他说。

 

“嗯嗯,回来就好,那什么做事去吧。”孙红雷看着屏幕,也不看他。

 

“您没有什么要跟我嘱咐的么?”张艺兴认真地问。

 

孙红雷看了他一眼说:“那个数据能恢复就恢复,恢复不了就算了,那个贼我有其他方案抓。”

 

“是么?”张艺兴很惊讶,“什么方案啊?”

 

“这用得着——嗯——”孙红雷感到桌子下沿着他的小腿一路爬升的脚趾头,“嗯,那什么,这个方案吧,我还在考虑。你,先回去做你自己的事情。”他伸手把爬到他腿间的脚拍下去。

 

张艺兴皱了下眉头。

 

孙红雷拿起笔,在面前的纸上迅速写着:想死啊,外面那么多人看着呢。

 

“玻璃反光,他们看不见。”张艺兴手撑到桌子上捧着脸说。

 

“小声点,门没关。”孙红雷瞪了他一眼。

 

“哦,好。”张艺兴故意说着,起身把门关上了,回头又把百叶窗给合上了,外面的吃瓜群众顿时有些失望。

 

“谁tm让你关门了?“孙红雷急了,“还关上帘子?”

 

“那样讲话不是不方便么。”张艺兴说着已经走到了他身前,毫不客气地在他面前的桌上坐下,双手环上他的脖子,两条腿挂在桌边晃悠。

 

孙红雷把他的手抓下来,“坐回对面去,这里是办公室,警局!你当这儿还在酒店么?”

 

“在酒店怎么了?”张艺兴放下的手重新缠上去,“我觉得酒店挺好的。”

 

“我觉得不好。”孙红雷果断地说。

 

“哪里不好了,谁第一天说要报仇雪恨十倍奉还的,都把我弄哭了。”

 

“那也就第一天你就剩一格电的时候,第二天你睡饱了之后,谁折腾谁来着,我还报复呢,我tm就是一个苦力!”

 

“别这么说嘛。”张艺兴捧上他的脸,“哥哥后面两天的表现也有很多可圈可点的地方。”

 

“我是不是还得谢谢客人您的夸奖?”孙红雷侧过头看着他。

 

“那多客气。”张艺兴倾过身子,嘴巴已经到了孙红雷跟前。

 

“张艺兴你知道此时此刻此地你这种行为叫什么么?”孙红雷看着张艺兴的眼睛说。

 

“什么呀?”张艺兴眼睛已经落在孙红雷的嘴唇上,漫不经心地问。

 

“叫性骚扰!”孙红雷说着挺直身体,把张艺兴推回去,“英文叫做Sexual harassment。”

 

“啧啧,还英文,哥哥这么有文化的。”他手撑回桌沿上,“看来认真研究过这条啊。”说着两只脚一叠,把鞋踢了,脚在孙红雷椅背上一勾把他连人带椅子拉到身前。

 

孙红雷内心感慨,男人到底力气大,以前那些女朋友谁能用脚把他勾过来。

 

诶,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男友力?这词是这么用么……怎么感觉怪怪的……

 

张艺兴趁着他失神拉着他的手环住自己的腰。

 

孙红雷收敛心神开始上课:“性骚扰就是在违反他人意愿的情况下与其进行性接触或者含有性暗示的言语或者肢体上的接触。”

 

“违反意愿吗?”张艺兴说,“我觉得哥哥挺乐意的。”

 

“我哪里愿意了?”孙红雷诧异,忽然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环住了张艺兴的腰,立刻把手收回来,拉开两人的距离,“我浑身上下就是一个大写的NO!”

 

张艺兴咬着指甲低头看着他严肃的样子,忽然哈哈笑了,他倾向孙红雷说:“哥哥,no是不要么?”

 

“对啊。不行不要,No!”

 

张艺兴笑意更深了:“哥哥,你知道那种小时候的古装片么?就是恶霸员外强抢民女的那种,那个恶霸把民女绑到家里扔到床上,然后一步一步靠近,民女于是一脸惊慌地说,啊,员外大人,别过来~不要啊~不行~”

 

孙红雷面无表情:“这是古装片还是毛片?”

 

张艺兴啧啧:“哥哥小时候看的跟我看的不一样么?”

 

“能一样么,我小时候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你小时候看恶霸抢民女,你看看咱俩这差距!”

 

“差距怎么了?”他单手在孙红雷身后的椅背上一撑,“刚刚是谁说不要啊?”

 

孙红雷呵呵了,借着桌子的高度张艺兴现在比他高出了半截头,竟然形成了类似一个壁咚的境况,是的,他孙红雷,现在正在被张艺兴‘椅咚’。

 

“那员外大人,你要干嘛呀?”孙红雷抬着下巴说,一脸逗着小孩的玩儿的表情。

 

张艺兴看了他一眼,笑了一下,伸出食指学着电视里的样子挑着孙红雷的下巴,学着孙红雷平时沙哑的声音说:

 

“来,美人,给大爷笑一个。”

 

话说完看着孙红雷,孙红雷面无表情,隐约眼角在抽搐,三秒钟之后哈哈哈哈哈地笑起来,一个劲地摆手。

 

“不行不行,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他擦着眼泪。

 

张艺兴绷起脸,“有这么好笑么?”

 

“我刚刚就应该,应该用手机,手机录下来。”他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太,太精彩了!”

 

“不许笑了。”张艺兴抱起手臂,“不许笑了。”他说着把孙红雷的脸板正。

 

孙红雷把他的手拉下来,深吸了几口气,收敛神色重新看向他。

 

“大爷这么想看美人笑啊?”他说,用的是大爷的口气。

 

“但是美人不笑呀。”张艺兴生气地看着他。

 

忽然腿被一扯,从桌子上落到了孙红雷腿上,这下两人平视,额头鼻尖近在咫尺。

 

“那大爷给美人我笑一个呗……”孙红雷放低声音,嘴角扬了起来。

 

张艺兴眼波流转,红着脸垂下眼,嘴虽然抿着,但酒窝已经陷下去。

 

“诶,张艺兴,我跟你说正经的。”孙红雷扶着他的腰,声音还是哑着的。

 

“嗯,你说,我听着呢。”张艺兴看着他。

 

“你今天赶紧把黄渤那个破事给解决了,跟他说数据就是没了,咱们就该干嘛干嘛了。”孙红雷柔声细语地说。

 

“该干嘛呀?”张艺兴红着脸问。

 

“干正事,工作,上班。”

 

“哥哥是来上班的,我又不是来上班的。”他耸耸肩。

 

“那你不上班你来干嘛?”

 

“我来harass你呀。”他笑着紧了紧胳膊,两人的鼻息已经在彼此脸上,“sexual的……”说着低头吻上孙红雷。

 

他轻盈地啄着他的下唇,从嘴角到唇腹,像舔着甜筒一样用舌尖勾过。然后眨着眼睛拉开他们的距离。瞬间背上被一摁,嘴被孙红雷噙住,这是完全不同的吻,他吮着咬着他的嘴唇,捏着他的下巴撬开他的嘴巴,张艺兴的头不由向后仰去又被孙红雷的手按住,他不需要也不在乎他的配合,他只是拿走自己想要的。他想这么吻,他就这么吻。

 

于是这个吻结束的时候,张艺兴脸红的像个熟透了的苹果,嘴唇更是肿的好像一掐就要破了。他胸口一起一伏,眼中水光粼粼。

 

“哥哥,我们……”他咬着嘴唇,手攥着孙红雷的领口,剩下的两个字没说出来但全写在脸上。

 

孙红雷看着他,思索着同样的问题。他觉得在他遇见张艺兴之后他的底线就开始步步退却,从文明社会退到原始社会,再退就要告别人类社会了。鉴于之前两次惨痛的教训,他决定把自己的底线留在人类社会里。

 

“这里不行。”他低声说。

 

“很快的。”张艺兴轻声回,手已经伸向孙红雷的皮带。

 

“快不了。”孙红雷按住他的手。

 

“门我都锁上了……”他从他的手里抽出来,摸上了皮带扣。

 

“那也不行,你叫起来外面都听见了。”

 

“那我不叫呗。”嗒一声,皮带扣已经解开。

 

“你怎么可能不叫?”孙红雷再次捉住他的手,但声音已经有些沙哑。

 

“人家可以忍一下。”

 

“问题那不止一下……”孙红雷眼睛锁住他,“那是一下一下接一下……”

 

张艺兴手顿时就有点软了。

 

孙红雷的眼神也开始摇晃,他的体温正在迅速上升,理智告诉他应该克制。

 

张艺兴开始说话,声音有一种磁性的诱惑力:“哥哥,我听说如果你不确定一件事情的时候,可以问问自己,why not?”

 

他的声音充满蛊惑,“为什么不呢?”他说着嘴已经到了孙红雷的唇边。

 

几乎同时他胳膊一紧,从孙红雷腿上瞬间被拉下来摁着脑袋塞到旁边的电脑桌下面。

 

咔哒——

 

门开了。

 

“红雷,十分钟后咱们开个会。”王迅夹着笔记本带着眼镜站在门口。

 

“好。”孙红雷点头,心脏几乎停止跳动。

 

王迅拉上门,张艺兴刚想出来,又被摁进去。

 

门再次开了:“带上你们组还有艺兴。”

 

啪——

 

门重新合上。

 

孙红雷捂着胸口,觉得自己得备些速效救心丸之类的。

 

“哥哥,能出来了么?”

 

孙红雷转过头,看着桌子下盘着腿撑着头的张艺兴。

 

雾草

 

这关系哪里是复杂,是tm危险得要命啊!

 

 

 

tbc…


追逐游戏总目录 

Fionana的红兴总目录


评论 ( 28 )
热度 ( 19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