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调相处规则(快本梗)下

ooc

(上)

(中)


美好。

 

孙红雷看着仰望他的脸蛋,粉嫩水灵,脸上因为期待透着与众不同的绯色,最漂亮的是那双眼睛,清澈得能滤去一切烦恼。

 

和他手机相册里一模一样。

 

他刚刚撒了个小谎。他说他不怎么看手机里张艺兴的照片,尤其是他望着他的那些。事实是,没事他就会拿出来看看。一来是人长得好看,怎么看都看不够,二来嘛,狮子座就是需要被仰视的。

 

每每想到自己被这样美好的人仰视着,心情就说不出的舒畅。你瞧这么美好的人都这么喜欢他,他孙红雷得多美好啊~各位朋友,真是不好意思。还是那句话,人真的真的不能太优秀。

 

“红雷哥。”张艺兴拿着笔在他眼前晃了晃,“你说呀,什么必胜的方法?”

 

哦,对了。

 

他们在研究猜谜的对策。以免张艺兴再出现快乐大本营的尴尬局面。

 

他管理了一下表情,清了清嗓子,整理了一下思路,开始说话。

 

“所谓猜谜,不过是猜心的一种。而且是最简单的一种,猜谜就会给线索。你要做的无非是抓住这些线索。”

 

“嗯……”张艺兴若有所思的看着他,讲起来很容易,但操作起来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所谓实践出真知。”孙红雷看出他眼里的疑惑,说着拿过张艺兴的笔记本撕了一张纸下来,对折,对半撕开,一半递给张艺兴,一半自己拿着。

 

“干嘛?”张艺兴愣愣的接过。

 

“咱俩现在在这张纸上写下一个人名,别让对方看见,然后让另一个人猜,跟你在节目里玩的游戏一样,只能问是非题,不能问开放式问题。”

 

“喔——”张艺兴来了兴趣,他翻身的机会来了。猜不出谢娜的心思,他还猜不出孙红雷的心思吗?

 

“那你只能写我们都认识的人,现实的人,熟悉的人。”他嘱咐,万一孙红雷写个楼下保安的名字,他怎么可能猜出来。

 

“那肯定,你和我都很熟悉的,你现在这个水平,只能先从入门级练起。”孙红雷一边说着已经飞快写好,把纸折了起来。

 

张艺兴不服气地撇撇嘴,伸脖子想看看他的字条,被孙红雷用眼神盯回去。于是背对着孙红雷咬了半天笔,写了个名字将纸折了又折攥在手心,转回来。

 

孙红雷看他一脸神秘地样子,笑了一下,爽快地说:“你先猜吧,我让你十个问题。”

 

张艺兴眼睛顿时就瞪大了:“十个问题!”

 

也太瞧不起人了吧!

 

“那不让了。”孙红雷说。

 

“不行,说好十个问题!”张艺兴严肃地否决。

 

孙红雷于是看着他,等着他开始。

 

张艺兴的眼神在孙红雷脸上转了转,酒窝默默陷了进去,刚想说我直接猜一个。转念想起刚刚电视里的悲剧,决定还是保守一点。

 

“这个人跟你一起工作吗?”他问。

 

孙红雷点点头。

 

张艺兴的酒窝深了一些。

 

“这个人生活里经常和你见面吗?”

 

孙红雷点点头。

 

张艺兴抿着嘴,眼睛开始弯起来。

 

“这个人姓黄吗?”

 

孙红雷摇摇头。

 

“这个人姓王吗?”

 

孙红雷继续摇摇头。

 

张艺兴手肘支在膝盖上,靠近孙红雷问:“这个人姓罗吗?”

 

孙红雷笑了,还是摇摇头。

 

张艺兴直起身。数了数还有5个问题。

 

于是继续问:“你喜欢这个人吗?”

 

孙红雷笑得意味深长,思考了一会儿,点点头。

 

“你跟这个人认识超过一年了对不对?”

 

孙红雷点头。

 

3

 

“这个人经常来往韩国和中国对不对?”张艺兴已经不掩饰笑容了。

 

孙红雷点头。

 

2

 

“这个人姓张对不对。”

 

张艺兴凑近他,眼睛亮亮的,觉得自己的节奏把握得刚刚好。

 

孙红雷看着他,好一会儿,摇了摇头。

 

张艺兴刚想继续说,忽然反应过来,孙红雷刚刚摇头了。

 

这个人不姓张?!

 

“这个人为什么不姓张?!”他诧异地问。

 

“只能问是非题。”孙红雷提醒他。

 

怎么会不姓张呢?

 

一起工作,经常来往韩国中国,他又喜欢的,还能有谁?

 

“还有一个问题。”孙红雷倒数。

 

张艺兴又开始乱了,眼睛拼命眨着,脑子里一片空白,不姓张?

 

“他是不是……姓赵?”他不由自主地问。

 

孙红雷看着他默默摇了摇头。

 

“十个问题问完了。”孙红雷说,“该我了。”

 

张艺兴正在沮丧,孙红雷居然没有写他,他怎么可以不写他!

 

那他写的是谁?

 

“我直接猜一个吧。”孙红雷说。

 

张艺兴回过神来,刚想说你想清楚,就听见孙红雷的声音。

 

“是不是我?”

 

张艺兴僵住。

 

“是我对吧?”孙红雷稀疏平常地问,这件事情实在没有任何难度。

 

张艺兴原地石化了似得一动不动。

 

孙红雷于是去拿他手里的纸条,他攥在手里,孙红雷掰了半天,硬是没掰开。

 

“张艺兴,不许耍赖皮。”他警告他。

 

张艺兴撇着嘴,伸手把纸条往他怀里一扔,带着哭腔说:“不玩了!一点都不好玩!”

 

他恨这个游戏!

 

挫败归挫败,忽然想起孙红雷的字条:“你写的谁?”

 

孙红雷把纸条大方地递给他。

 

他展开一看,上面是三个字:

 

小秘书

 

小秘书!

 

他就知道!

 

小秘书已经叛变了!

 

连游戏里都跟着孙红雷一起!

 

“对了,不是说有必胜的方法么。”他问起来,屈辱是一时的,重点是秘籍!

 

孙红雷看着他神秘莫测地笑了下:“这游戏想必胜,只要对手是你就行啦!”说完刮了下张艺兴的鼻尖,哈哈哈笑起来。

 

这……这……就是必胜秘法!

 

他被调戏了!

 

第N次!!!

 

他还拿本子记了半天!

 

张艺兴难以置信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觉得自己的人生都要动摇了。他现在已经不是受了,他整个就被压在了孙红雷的五指山下!还贴着符的那种!

 

这怎么能行呢?

 

他曾经也是按照冷峻攻培养的啊!这样怎么对得起李秀满老师!

 

孙红雷看看时间,觉得闹得也差不多了,是时候做正经事了。往张艺兴身边挪了挪准备搂住安慰一下然后做正事。

 

刚准备抬手。

 

张艺兴忽然抬起眼说:“再玩一局。”声音沉下来,脸上很严肃。

 

“你确定?”孙红雷歪着头看他。

 

“这一次你要猜出来了,我就答应你三件事。”

 

孙红雷笑了。

 

这么主动。

 

那他不猜还真不好意思。

 

“行。”他爽快地答应。

 

张艺兴转头拿着纸笔在茶几上重重写下几个字,然后把纸折好,转回来。

 

“不过你只能问三个问题。”张艺兴说。

 

孙红雷看了眼纸条,笑了一下说:“不用,我直接猜。”

 

张艺兴眼睛再次睁大,但忍住了抱怨的冲动。他冷着脸说:“如果你猜错了,你也得替我做三件事情,一件不能少。”

 

“没问题。”三十件也没问题。

 

孙红雷双手撑在张艺兴身子两边,身体倾向他,看进张艺兴略显紧张的眼睛里,他喜欢他的眼睛,尤其是这种时候,有一种食草动物被食肉动物盯上的惊慌,而他又倔强地想掩饰这种惊慌,努力做出一副泰然自若的样子,偏偏能力还不到火候,更显得手忙脚乱一些。这时候的张艺兴,特别可爱。这里的爱是食物链上层对下层的喜爱,是狮子对麋鹿的喜爱,来自血液深处的野性。

 

他眼睛看着张艺兴,脑子里已经到了床上,今晚已经差不多了,他挺饿的了。

 

张艺兴看着他,隐隐能听见胸腔里的心跳声。孙红雷有心又似乎无意地看了他的心脏一眼,仿佛听见了他的心跳。这让张艺兴更加心虚。

 

“王、大、陆。”孙红雷一字一顿地说。

 

说完他直起身,满意地看着张艺兴脸上表情凝固,血色褪去。

 

“你怎么知道是王大陆?”张艺兴问,声音很低。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做些什么呢?”孙红雷捏了捏他的下巴,皱起眉头。三件啊,还真不太好想。

 

“我是说你怎么知道是王大陆?”这一次他强调了王大陆三个字。

 

孙红雷想笑,但发现张艺兴的眼神有些异样,好像不是很恼火,也没有羞愤,另一种情绪正从他的眼底升上来。

 

这时张艺兴的嘴角勾了起来。

 

他将纸打开,里面写了三个大字:王大陆。

 

但在王大陆上有一条浅浅的线杠掉,然后在旁边写了三个小字:

 

王自健。

 

孙红雷的笑容凝固了。

 

张艺兴把纸条摔在沙发上,兴奋的狠狠拍着掌,哈哈哈地笑起来,人险些从沙发上翻下去。

 

“我就知道你会偷看,我特地慢点写了个王字让你看清楚!”他得意地说,眼睛异常明亮。

 

孙红雷隐隐觉得张艺兴身后响起了黄磊的神算子BGM。

 

他竖起食指一板一眼地说:“如果你没偷看,三个问题,肯定是是不是上过极限挑战,是不是嘉宾,是不是姓王。你一样会以为是王大陆。”

 

张艺兴靠近他:“哥哥,好像你的秘籍也不能保证必胜嘛。”

 

孙红雷抱着手臂,想扶额。

 

脑仁疼。

 

他闭上眼睛。长长叹了口气。

 

大意。

 

终究还是大意了。

 

张艺兴这孩子现在是越来越不好控制了。一不留神就骑到他头上来了。本来准备守株待兔的,现在兔子走到树桩边上停下,抄起树桩给他当头一棒。

 

这局面可就复杂了。

 

他睁开眼睛。

 

张艺兴坐他对面,手上捏着纸条得意洋洋地扇着。他看了孙红雷一会儿,穿上拖鞋站起来,在孙红雷面前徘徊,眼神在孙红雷身上打转,一副思索的样子。

 

这倒回答了之前孙红雷的问题。

 

张艺兴不控制自己的时候,眼神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小绵羊跨过小狐狸变身小狼狗,饿了三天没吃肉的那种,孙红雷看着觉得这德行怎么跟自己得志时那贱样这么像呢?

 

人家都说有样学样,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张艺兴说:“三件事情啊,还真不好想呢,我要做些什么呢。”语气跟他刚才一模一样。

 

孙红雷重新闭上眼睛。觉得余则成被俘也就这么无奈了。

 

事到如今,先忍着,等到了床上再说,上了床就是他的主场。

 

这么想着重新睁开眼睛。

 

“你要做什么想好了么?”他问,姿态还是高的。

 

张艺兴俯视他,脸色看不出喜怒。

 

孙红雷不由有点心虚:“哥哥吧,最近体检,身体也不是特别好,医生说有点缺钙,另外——”他开始找理由,以张艺兴的脑洞,他真心有点害怕。

 

“哥哥!”张艺兴突然打断他在他身边坐下,特别诚恳地说:

 

“让我演回冷血杀手吧!”

 

 

 

 

孙红雷在切菜,准确的说是拿着刀对着案板比划。按张艺兴的说法是,细节不重要。

 

余光里,张艺兴从沙发边滚到冰箱旁,再从冰箱旁弯腰蹿到他身后。

 

他没看见,他什么都没看见。

 

他告诉自己。

 

一个硬物抵上了他的腰间。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从接触孙红雷腰间的面积来看,孙红雷估计这是他下午买的黄瓜。

 

“别动。”张艺兴压着嗓门说。

 

孙红雷犹豫了一下,想了想还是得用一点演技。

 

“你是谁?”他问。

 

“我是杀手。”

 

这tm不是废话么!唉……

 

他叹口气。

 

他正在演出张艺兴首部个人作品,自编自导自演,没剧本没灯光没服装,他俩还穿着浴袍呢!而且张艺兴分明没穿内裤。

 

这么想着,他觉得这剧情可以发挥一下,把他改成孙红雷个人作品。

 

“哦,你要杀我吗?”他说。

 

“不是杀你妈,是杀你。”张艺兴解释。

 

孙红雷忍了一会儿笑,好容易找回情绪继续:“他们给你多少钱杀我?”

 

“嗯……”张艺兴没想过这一层,“一个亿!”他决定说个大价钱,不给孙红雷收买他的机会,他是个专业的杀手。

 

“我这么值钱啊。”孙红雷笑了,张艺兴看不见。

 

“有了一个亿,你要做什么?”孙红雷问。

 

“啊?”张艺兴再次陷入迷茫,随即反应过来“你管我做什么,你那时候已经死了。”

 

“是啊。”孙红雷点点头,“那你知道我如果有一个亿我想做些什么吗?”

 

我不想知道。张艺兴想这么说,但开口就变成:“你要做什么?”

 

“我要做什么呢?”孙红雷把刀立起来开始思考,思考了一会儿说:“我还没想好。我还不想死,怎么办?”

 

张艺兴有些惋惜地说:“没有办法,你必须死。”

 

“这样啊,那我用我的一个亿换一样东西行么?反正我要死了,留着钱也没有用。”孙红雷说。

 

“你想换什么?”张艺兴迟疑地问。

 

“我想换我的尊严。”孙红雷说。

 

张艺兴沉默了。

 

“如果你要杀我的话,你必须得看着我的眼睛动手。”他认真地说。

 

张艺兴没有动。

 

孙红雷伸手握住抵着他的‘枪’,转过身,把它移到自己心脏的位置。

 

张艺兴垂着头,忽然抬眼看着孙红雷认真地说:“我答应你。”

 

说着另一只手搂上孙红雷的脖子,脸冷了下来。

 

孙红雷的表情很平静。仿佛他等待这一刻已经很久。

 

这时张艺兴的嘴巴动了一下。

 

“张艺兴你要敢配音,我就撕了你的嘴!”

 

哎呦喂——

 

“我没有要配音!!!”

 

厨房里一阵跺脚的声音,然后紧接着是清脆地啃黄瓜声音。

 

“不许吃,这是道具。”

 

“道什么具,cut,收工!”

 

 

 

 

月亮很亮。

 

孙红雷坐在地上,背靠着他的单人沙发,他调了一杯酒放在脚凳上,一丝冰凉辛辣刚刚穿过他的喉咙。他的胃里很暖。

 

他的手上是黑格尔的《小逻辑》。

 

他不准备看,只是好奇地翻翻。出于一种很简单的爱屋及乌。

 

他想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他的目光移向地毯上蜷曲着的人。在月光下,他漂亮的身体染上了一层银色。

 

他拿了毯子盖在他的身上。现在能看到的是他的肩膀和脑袋,还有一小截左腿露在外面。

 

今晚他比较节制,毕竟张艺兴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很累了。靠着落地窗做了一回,倒在地毯上又做了一回。做完张艺兴就睡了。睡得很安静。

 

他是一个乖巧的人。睡觉的时候就能看出来,老实地蜷着四肢,呼吸平稳,不磨牙也不打呼。除了特别累的时候。

 

孙红雷喜欢这样看着他。偷偷地放肆地看着他。没有欲望也没有情绪,只是看着。享受地看着。

 

张艺兴的鼻子动了动,似乎有点痒,他把脸侧过去蹭了蹭地毯,继续睡。

 

孙红雷笑了。

 

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这样坦然地和另一个人相处。

 

尤其是和他。

 

很长一段时间,他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所有人对他都保持着一份恭敬的距离,他们管他叫老师,孙老师,您看这么办合适么?孙老师,我明白了,马上去改。孙老师,新来的孩子不懂事,多多体谅。

 

他其实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毕竟这是他凭本事挣来的,但偶尔还是有些无聊,无聊中又带些怀疑。孙老师和孙红雷是一个人么?

 

他大概是老了,他开始试图回忆孙红雷这个人曾经的样子。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有本事,不知道自己的本事能不能被大家看到,在没有他现在的厕所一半大房间里辗转反侧。那时他不是孙老师,人们从他身上看到的都是缺点。除了他自己没谁相信他可以。那个一无是处的孙红雷和现在这个完美无缺的孙红雷是一个人么?

 

他变了还是人们变了?

 

为什么变了?

 

然后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足可以当他儿子的小孩子半夜敲他的房门。他睡眼迷蒙中也能看到他的紧张和畏惧,和此前所有第一次见到他的乖小孩并没有什么区别。他以为后面大概也就是这样了,前辈我明白了,前辈我来吧,前辈我错了。

 

不,前辈,我没错。是你错了。

 

等等,事情好像跟他想的不太一样。

 

当时旁边至少有十台摄像机,几百名围观群众,粉丝加起来超过一个亿的四位娱乐大咖。

 

但这孩子不在乎,他穿着白衬衫系着黑领带,打扮的像个职场新人,这也是他本来的身份,小朋友,小孩儿。但小孩儿之前的毕恭毕敬和手足无措消失了,他的脸上满是失望。

 

原来你孙红雷是这样的。他的眼里是这句话。

 

他殷勤地笑着说艺兴哥把箱子还你,哥错了原谅哥吧。他不在乎面子架子那些添乱的东西,他希望大家都高兴,哈哈一笑就完了,之前也都是这样的,毕竟他是孙红雷。但这次他突然有些没底,他有一种奇怪的预感,感觉孙老师这次没办法通过几个笑话把这件事打发了。

 

果然这孩子就摇了摇头,他看他的眼神无声地说真没意思。

 

他孙红雷没有意思。

 

他有点愣住了,心里愣住了,脸上还在笑。

 

罗志祥那个机灵鬼趁机拿走了他的箱子,那孩子有点苦涩地摇了摇头,他擦过他的时候笑了一下,似乎为他感到无奈,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他在码头四仰八叉地躺下。

 

他觉得有点尴尬,有些郁闷,但隐隐又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有点像……兴奋?

 

他没意思么?

 

他开始思考,嘴边扔挂着微笑。

 

这个小孩儿觉得孙红雷没意思?

 

这么巧,他也觉得孙红雷最近挺没意思的。

 

江边的风吹过他的脸庞,也吹清楚了他的思路。

 

这事有点意思。

 

不对,这事太tm有意思了!

 

那一刻,在码头略显刺眼的阳光下,他心底的孙红雷把孙老师一巴掌推到了一边。他忍这装模作样的家伙太久了,是时候出来活动一下筋骨了。

 

他默念着那个孩子的名字。

 

张艺兴。

 

艺兴。

 

很好,他已经发现他不是个孩子了,他是个人物,是个有意思的人物。

 

冲这一点,他必须踏踏实实完完整整地认识一下张艺兴。

 

不是前辈对后辈,不是大人对孩子,是人对人的认识,从你的过去到我的曾经,大家把彼此的来龙去脉掰扯清楚。

 

那一刻,孙红雷下了一个决心,他已经很久没有下过决心了。

 

他要认识张艺兴。

 

这是所有故事的起点。

 

孙红雷微笑地喝了口酒,他喜欢回忆这个故事的开端。他们的故事具备了所有好故事的要素,一个坚定的决心,一次执着的行动,一份完美的结果。

 

这时,张艺兴的眼睛动了动,睁开看向他。

 

“哥哥,我睡了多久?”他问。

 

“没多久,半个钟头。”他轻声答。

 

张艺兴看着孙红雷好一会。

 

“怎么了?”

 

“哥哥,我还有一个愿望吧?”他说。

 

“嗯。”

 

张艺兴有些腼腆地笑了,他说:“哥哥,我刚刚做梦了。”

 

孙红雷趴在他身边看着他:“是好梦么?”

 

“算是吧。”

 

“梦见什么了?”

 

张艺兴想了想说:“梦见了我想做的第三件事。”

 

对了,第二件事情他们刚刚也做过了。孙红雷回想了一下。他觉得第三件事想必也挺美妙的。

 

这时张艺兴撑起身子,看着他,用有点沙哑的汽水音说:

 

“哥哥,我想做回冷峻攻。”

 

月亮依然明亮,酒里的冰块刚化了一小半,空气里肌肤上,温度凉到一个刚刚好的位置。

 

孙红雷眨了眨眼睛,他迷茫地看着睡眼朦胧的张艺兴。

 

冷峻攻是个什么玩意儿?

 

 

 

end.

 

在我完全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写的下一章再见吧~

明天拜拜~

Fionana的红兴总目录

 


评论 ( 50 )
热度 ( 305 )
  1. blank planfionan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