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调相处规则(快本梗)中

ooc


 上篇


张艺兴在洗碗,气势汹汹。

 

仿佛这碗和这抹布就是快本出题的导演组,他甚至能想象出他们一伙决定把孙红雷三个字放在他对面时阴险的笑容。他能想象出谢娜在说出红雷哥之后满屏涌出的弹幕,2333333333。

 

233333333已经变成了他人生的写照。

 

他是一个偶像!爱豆!

 

他一般不搞笑!

 

他当年出道时候的定位还是冷峻攻呢。

 

攻。

 

冷峻的那种。

 

然后脑内满屏的弹幕自动滑出:哈哈哈哈,冷峻攻???23333333333

 

孙红雷在水池旁边的台面撑着手肘,自下而上看着张艺兴幽幽地说:“艺兴,咱家是有洗碗机的。”

 

张艺兴没看他,在那儿自顾自地搓碗:“手洗得干净。”

 

孙红雷笑了:“那刚刚哥哥好像也没洗干净,你要不帮我洗洗呗~”

 

张艺兴脸更加红了,说不清是气得还是羞得。抬手把水龙头一关,斜眼看着快笑成一朵花的孙红雷。

 

“你是不是特别高兴?”他问。

 

孙红雷于是收起笑容直起身,严肃地说:“怎么可能呢。我觉得快本这些人太坏了!怎么可以这样呢!”

 

他生气地敲了敲台面,一副要拎人来训话的架势。

 

“是啊,他们怎么这么坏呢!”张艺兴满心委屈,下唇可怜兮兮地抖着。

 

孙红雷伸手把他拉进怀里。

 

“我看我对面是你,想她对面肯定是她老公喽,谁知道他们怎么这样的!”他头埋在孙红雷怀里哼哼。

 

孙红雷重重地叹了口气:“人世险恶啊……”

 

张艺兴突然抬起头,怨恨地看着他:“还有你,你明明知道了,干嘛装不知道!”

 

孙红雷无辜地眨了眨眼:“我确实不知道啊,他们你一句我一嘴没谁说清楚啊,这不刚刚看了节目才明白过来吗。”

 

张艺兴看着他,满脸的你就装吧你。

 

“这事儿还是得怪你。”他下了个结论。

 

“这事儿真不怪我。”孙红雷诚恳地说。

 

“就怪你!你天天发微博到处乱点赞,全世界都知道了!”张艺兴着急地说。

 

“那你也没说要保密啊?”孙红雷纳闷。

 

“可也没让你这么高调啊!”他生气地推开孙红雷,抱着手臂坐回沙发上,“如果不是你这么高调,他们怎么会想起来给我下套!”

 

孙红雷走到他身边:“我高调?张艺兴,好先生开发布会那会儿,你能把你的眼神收一收么?我都不敢看你,哈喇子都要从嘴里流出来了。”

 

张艺兴不可思议地看向他:“我哪有!那是崇敬的眼神好不好!”

 

“崇敬个p,你那眼神什么性质,群众已经给你下了定论了。我现在刷微博都不敢点开大图看,你知道有一个新词么,叫视奸!”

 

“才没有!!!!!”张艺兴急得站了起来,“我我我……”

 

“你看你自己看!”孙红雷说着把相册打开,幻灯片播放,一张一张全是张艺兴穿着皮夹克的迷弟脸,在他身边直勾勾地看着他,嘴角带笑,含情脉脉,脸上罩着幸福的光晕。

 

张艺兴一张一张看过去,后面还有一堆gif!!!

 

之前他虽然也看过,但没有一次看这么多,而且是从各个角度,各种滤镜,各个瞬间,一帧都没落地给他记录下来了。

 

又是他的亲粉丝们干的好事!

 

他脸涨得通红:“你……你你……居然做了个相册。”

 

“那是系统按人脸自动分的好不好。我平时都不敢看,看着害怕。”孙红雷一副受害人的模样,无奈地摇着头。帅成这样本身也是一种困扰啊。

 

张艺兴看完相册无力地倒进沙发里,两眼放空。

 

好久,眉头一皱说:“有那么明显么?”

 

这下是孙红雷觉得不可思议了,他看了张艺兴一会儿,迟疑地问:“难道……你还掩饰过了?”

 

张艺兴看着他,认真地点头:“当然了!那么多记者呢,我每次都告诉自己要控制自己,不能露出马脚。毕竟你是大前辈嘛。万一他们说你潜规则我就不好了。”

 

孙红雷看着他,良久,无限感慨地开口:

 

“那你不控制自己得是什么样子啊?”

 

张艺兴看了他一会儿,反应过来,顿时一声哎呦喂:“你想什么呢!红雷哥!”

 

孙红雷一脸茫然:“我想什么?我能想什么?”

 

张艺兴看着他有点愣,又急又说不出话,好容易开口:“就算我看你了,但是你每次还故意调戏我呢,你怎么不说?”

 

孙红雷乐了,开口:“我怎么调戏你了?”

 

“就那次,好先生开播发布会,谁在那里非要我说说舌头有什么用,还说我污,说自己汗都下来了,本来好好的,给你一带,所有人都不正经了!”他气愤地说,那是他今年最丢人的时刻,不对,已经是第二丢人了,刚刚被快本刷新了。

 

孙红雷把腿盘上沙发跟张艺兴面对面坐着,笑了起来:“张艺兴,我手机里有全程视频,高清的,咱们要不要现在重新放出来,发布会开得好好的,大家都正经介绍自己的角色,到你这儿突然一句我是红雷哥的小舌头,只管试菜,不帮做别的。你说我汗能不下来么,我吓得魂都飞了,你那舌头做过些什么,你自己不知道啊!”

 

张艺兴看着他,有点懵,这噩梦般的一part怎么又回来了。

 

“我……我……”他突然反应过来 ,“我说的是小蔡的舌头,没说我的舌头!”

 

“那你干嘛强调一句不帮做别的,舌头除了试菜还能做什么别的?”

 

“哎呦喂!”张艺兴再次站起来,原地跺着脚转了一圈,“你让我说什么呀!这一part怎么又回来了!我说的就是试菜!试菜!你们怎么这样!”

 

孙红雷拉住转圈圈的张艺兴,让他重新坐回沙发里。

 

“好,咱们不提这一part。”他安抚他。

 

“不许说舌头的事了!”张艺兴强调。

 

“好,不说舌头了。”

 

“小蔡的舌头,张艺兴的舌头,都不许说!”

 

“好,都不说。”孙红雷答应他,然后伸出食指说:“那你承不承认你自己太高调了。”

 

张艺兴垂下头,有点不情愿地说:“有一点。”

 

“有一点什么?”

 

“有一点没控制好。”

 

“嗯。那你承不承认快本这事跟我没关系,就是你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

 

张艺兴撇着嘴,无可奈何地点点头。

 

“那以后怎么办?”

 

“以后不上快本了!”他负气地说。

 

“那以后电影发布会呢?极限挑战发布会呢?你也都不参加了?”

 

张艺兴气馁地拿起抱枕靠在沙发上。

 

这可怎么办呀?

 

一年里面有半年的工作跟他哥有关系,要怎么演?关键大家都知道了,还演个毛线啊!想着想着就开始心烦意乱地扯抱枕。

 

孙红雷看着自己从米兰设计展上带回来的纯手工制作小牛皮抱枕被他一下一下扯着,心跟着一下一下抽痛。

 

他眼疾手快找了个机会把抱枕抽出来,把张艺兴的手捉住。

 

“这事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他说,开始转移张艺兴的注意力。

 

张艺兴斜着眼看他,好奇中带着怀疑:“什么办法?”

 

“咱们定个规则。”孙红雷说。

 

张艺兴皱眉:“什么规则?”

 

“低调相处规则。”

 

低调?

 

张艺兴有些纳闷,他觉得他已经很低调了。

 

“做活动也好做综艺也好,跟演戏一样,有个尺度,有个框架,你在这个框架里面行动,自然就没有那么多破绽了。”

 

听起来好有道理的样子。张艺兴微张着嘴,脸上不由自主又开始呈现迷弟脸。

 

“你看你,现在这样就不行。表情,管理表情!”

 

孙红雷提醒他。

 

张艺兴有些无措,把笑容收起来,看着孙红雷又不敢多看,眼神闪闪烁烁,一脸娇羞,暧昧程度只增不减。

 

孙红雷叹口气说:“这样,你呢,首先从不看我开始。”

 

“啊?一直不看么?”

 

“一直不看。”

 

“极限挑战也不看了么?”

 

“那当然得看了,我说发布会访问之类咱俩同框的时候。”

 

“哦哦,那还看师父他们吗?”

 

“不看,不然你光看他们不看我,别人会以为咱俩吵架或者分手了。”

 

“那既不看你也不看师父和渤哥他们,那我看哪儿?”

 

“你看记者呀,看着记者点头微笑。”

 

“哦哦,你等下。”说着张艺兴跳下沙发小跑步去找他的笔记本,在新买的书桌里,拿回来翻开,第一页写着:“浪和性感的区别:”然后就没下文了。

 

果断翻到第二页在第一行写下:“低调相处规则:一、不看对方的眼睛,也不看师父、渤哥、小猪哥、迅哥。看记者。”写完在看记者下面划了两道线以示强调。

 

孙红雷看了一眼,忍住笑意。

 

张艺兴抬头看他,他赶紧正色道:“第二不能打情骂俏。”

 

张艺兴低头边写边念:不~要~打~情~骂——

 

写到一半抬起头回忆了一下说:“红雷哥,这一条说的是你吧。”

 

“我什么时候打情骂俏了?”

 

“你在节目里,有事没事你就艺兴啊,艺兴,是你吗,艺兴。你看三国那期,你发现要跟渤哥一组不是跟我一组你急得都跪下了。”

 

“我跪下那是综艺艺能,你跟着跪下是怎么回事?”孙红雷反问。

 

“我……我……”张艺兴结舌,他为什么跪下了,他也不知道,就是本能反应,跟着他哥就跪下了。

 

“多亏放花絮里了。”孙红雷说,“播出来成什么样了?”他俩跪黄渤,把黄渤美的,跟他老丈人似得。

 

“那你好像很不想跟黄渤哥一起嘛,那我就想一起求求黄渤哥算了。”张艺兴解释,自己也觉得有点苍白,忽然一想,正色看着孙红雷:“说起打情骂俏,你后来跟那两个姐姐是怎么回事!和黄渤哥两个人一手牵一个玩得好开心的。”

 

“那是为了节目效果。”孙红雷摆摆手,当时一高兴就把姑娘牵上走了,都忘了张艺兴就在附近,还好小猪发挥稳定,让张艺兴一直关着,这么想想,只有小猪才是有大智慧的真兄弟!

 

“你还亲小猪哥呢,你每次一有机会就亲他,变异那期你当着我的面亲完我又去亲他,还好我眼疾手快拉住了。”他抱起胳膊,就孙红雷和小猪之间的综艺感情线,他想说很久了,但是作为家属理应摆出大度的态度,他一直忍着,现在既然孙红雷自己提了,就拿出来说说。

 

“废话,你俩并排站在那儿呢,我亲下你,然后抱下小猪,那还能更明显一点吗?”孙红雷坦荡地说,“工作的关键是要一视同仁。”他说着指了指张艺兴的本子,“你给我把这条重点记下来。一视同仁。”

 

张艺兴于是动笔记着。

 

孙红雷开始抱怨:“你就是这一点做的最不好,对我跟对其他人明显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了,都没怎么在一起。”张艺兴埋怨。

 

“多亏没怎么在一起!不在一起都搞出来一堆事!那次我就跟大陆说几句话,你抱一抱唱得没完没了。那么多摄像机对着呢,你能不能稍微收敛一点?”

 

说到王大陆,张艺兴的笔停下来了。

 

“我前两天见到大陆了。”他说。

 

“是么?”孙红雷有点意外,随即想起来“是你和小渤一起参加的那个活动么?我看见你和大陆拍的合照了。”

 

张艺兴的眼睛眯起来了:“你没有关注他,你怎么看到他跟我的合照的?”

 

孙红雷背脊一凉,脑中电光火石般运转着:“小渤跟我说的。”

 

事实是他没事会搜搜张艺兴,搜出来的,本来王大陆关注了他,他不关注人家已经很不好意思了,但张艺兴看完那期节目之后眼睛里面跟戳了两根刀子似得,直接怀疑他把他关了八小时的动机,他真是比窦娥还冤啊,总之那几天的日子很不好过。他还特地跟导演投诉了节目的剪辑,要求节目组强调一下兄弟情师徒情。导演组一副幸灾乐祸地说:红雷,你知道王大陆点燃了红兴cp的high点啊。

 

 

high点是点燃了,群众喜大普奔,可是他的后院也点燃了呀,我去。

 

张艺兴审犯人似得看着他,让他觉得自己好像正在被测谎。孙红雷一脸淡然的样子,庆幸自己是个演技派。

 

“诶,对了。”他忽然想到,“大陆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你看看你跟他的合照,笑得还能更假一点么,人家一脸阳光地跟你合照,你看你那心不甘情不愿的。你有什么事能不要摆脸上吗?”

 

张艺兴顿时生气了:“我明明跟他拍了好几张,他专捡这种没照好的发,他哪里阳光了,他就是个心机boy!”

 

“你看,你这个心态首先就不好,大陆跟了我一天,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大陆是真傻,比你还傻出好几条街的那种傻。”

 

张艺兴的脸色没有多少好转,似乎有更加阴沉的迹象,孙红雷敏感地意识到这个话题不能继续了。

 

“行了,咱们不讨论这个了。“

 

“为什么不讨论了,我觉得可以重点讨论一下这个!”张艺兴不答应了。

 

“这个规则里面应该加上,除了不许彼此在公共场合打情骂俏以外,也不可以和其他人打情骂俏,男的女的都不行,不许以做节目为名,撩弟把妹调戏NPC,对所有的工作人员一视同仁。”

 

张艺兴抬着下巴,有点挑衅地看着孙红雷:“怎样?”

 

孙红雷眨巴眨巴眼睛,突然间感受到了挖坑自埋这四个字的深意。

 

“你是不是做不到?”张艺兴追问。

 

“可以啊。”孙红雷答应着。先答应再说嘛,做不做得到另说对吧。

 

“拉勾勾。”张艺兴翘起小拇指。

 

“拉勾。”孙红雷勾上他的。

 

“做不到的人……”张艺兴思考着,忽然翘起嘴角,颇有几分邪恶的意味。

 

“干嘛?”孙红雷故作镇定地问,莫名有点心虚。

 

“做不到的人要答应对方做三件事情。”

 

“三件事太多了,一件吧。”

 

张艺兴立刻把手收回来:“你已经不准备做到了是吧!”

 

“没有,我,我就是怕,怕万一你做不到,哥哥也想不出三件事情啊。”孙红雷佩服自己的机智,“毕竟能做的都差不多做过了。”他舔着脸笑得意味深长,一副无赖的模样。

 

张艺兴拿他这样最没有办法,明明是大前辈,严肃起来是真严肃,无赖起来却特无赖,节目里也就算了,生活里一有事就耍赖皮。偏偏自己的反射弧时灵时不灵,遇到孙红雷的时候,大部分时候是不灵的,往往反应过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该谈的条件一条没谈成,自己还倒贴了一晚上。

 

如今想来,自己自从遇见孙红雷以来,就跟进了连环套似得,一环套一环,从来就没有出来过。难道上当这种事情也是有惯性的,在家里上得多了,出去之后别人给个套子就不由自主地钻进去了?

 

妈呀

 

这么一想,觉得孙红雷真的是一个很缺德的影响啊,就像打游戏一样,不知不觉把他的装备都给扒了,难怪他防御力这么低下!

 

这么想着脸上表情阴晴不定,孙红雷看得云里雾里,怀疑张艺兴是不是真的在思考他们到底做过些什么又没做过些什么。但看脸色的走向似乎是朝着不妙的方向发展。于是清了清嗓子说:

 

“其实快本这种情况,咱们把规矩定好了,也是可以避免的。”

 

张艺兴幽幽转过头来看着他好一会儿,终于从自己的思绪里回来了,眨眨眼睛说:“快本的问题我已经解决了。”

 

“啊?”孙红雷有些意外,“怎么解决的?”他还没开始说呢,怎么就解决了?

 

张艺兴得意起来,微笑着说:“我让小秘书帮我买了攻略了,以后猜谜我再也不会输了!”

 

攻略?

 

猜谜的攻略?

 

孙红雷奇了:“有这方面的书么?”

 

“有啊!”张艺兴确定地点点头。

 

“有人研究这个?”孙红雷纳闷。

 

“人家很出名的!”张艺兴睁大眼睛。

 

“谁啊?”

 

张艺兴神秘地笑了一下:“黑老师。”

 

“谁?”

 

张艺兴走到背包边上,从里面掏出一本书,扔在茶几上。

 

孙红雷探头看过去。白色的书皮上三个字:

 

《小逻辑》

 

作者:黑格尔。

 

他抬起头看了看张艺兴,又低头看了看封面上的三个字:黑格尔,再次重新抬头看了看张艺兴。

 

这种感觉怎么说呢,就好像你去看《潜伏》,结果画面里突然出现了画着眼线的张艺兴,就像你去看exo演唱会,结果孙红雷开场跳了个浪呀耶。

 

一句话就是,他们怎么可能有交集!!!

 

“这是……黑老师?”他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是啊。”张艺兴坐下拿起书,“跟柏老师是一个专业的。我跟小秘书仔细讨论了快本这件事情,小秘书说我的问题主要是逻辑有点跳脱,搞艺术的跟普通人不大一样。”

 

搞艺术?孙红雷皱起眉,你不是搞形体的么。

 

“这是普通人看的书?”孙红雷怀疑地问。

 

“我让小秘书给我搜的,看看关于逻辑有什么经典名著,小秘书说就这本,评价最好。”

 

小秘书。孙红雷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想法很多啊。

 

他拿起小逻辑,随便翻了一页:

 

"……康德以前的形而上学认为思维的规定即是事物的基本规定,并且根据这个前提,坚持思想可以认识一切存在,因而凡是思维所想的,本身就是被认识了的。因此其立脚点好象比稍后的批判哲学还更高深一些。但是,(1)它们认为抽象的孤立的思想概念即本身自足,可以用来表达真理……"

 

孙红雷看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问:“艺兴啊,你……确定你看懂了么?”

 

张艺兴点点头:“懂了啊。”他把手支在盘起的膝盖上,“就是有一个问题。”

 

“只有一个问题?”孙红雷觉得眼前这人还是张艺兴么。

 

“嗯,就是这些字都认得,连在一起好像又都不认得了。”张艺兴苦恼地把书拿过来。

 

孙红雷看着他好一会儿,长长舒了口气,万分感激黑老师把他认识的张艺兴还给了他。

 

他把小逻辑从张艺兴手中抽出来合上放到一边。挪到张艺兴跟前说:“你这事儿,不用黑老师出马。我就可以帮你解决。”

 

“真的?”张艺兴眼睛闪着光亮,满脸期待地看着他。

 

“猜人名这个游戏有必胜的方法。”孙红雷微笑着说,带着几分淡然,神情里满是自信,瞬间回到了余则成式的高深莫测中。

 

张艺兴的眼睛亮了起来。

 

必胜?

 

作为一个重度游戏爱好者,作为一个曾经全服第一的玩家。必胜这两个字有一种神奇的魔力,他曾经为这两个字废寝忘食练手法,倾家荡产买装备,为的就是将千万失败者踩在脚下的快感。

 

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

 

玩游戏吧,他还就得赢。

 

 

tbc…

 

Fionana的红兴总目录


天地良心,正戏真的是正戏啊~一言不合就开车的那是蒸煮啊

另外祝考研的@棠梨@Bunnyaddicted 和其他还在为考试奋斗的亲们加油↖(^ω^)↗

评论 ( 20 )
热度 ( 3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