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游戏之Sex Tape(三)

ooc


 

 

张艺兴开始羞涩了。

 

他自己也弄不清楚自己是怎么了,他的经验在同龄人中算是丰富的,但不知为什么,到了孙红雷面前,好像都不值一提,成了小孩子的小打小闹。他突然领悟到成年人原来应该这样亲热,没有甜蜜没有试探,用赤裸裸地欲望吞没对方,或者被对方吞没。他很兴奋,他喜欢这样的直接坦荡。

 

他的裤子落了下来,紧接着是孙红雷的,他的内裤可能被扯坏了,孙红雷的也好不到哪去。他被他抱着放到桌子上,笔筒什么的被推到后面,他还没坐好,腿已经被拉开抬高。

 

“不行,没那什么。”他小声地在他耳边说。

 

“这么麻烦。”孙红雷不耐烦的抱怨。

 

“我包里有。”他声音更小了一点,“在外面桌上。”

 

他们靠在彼此的肩上喘了一会儿气,好容易找回了一丝理智。孙红雷于是穿上裤子,简单扣上了皮带,到门外拿包。

 

在门外桌上一通翻找,终于在角落里找到了张艺兴的黑色背包,拉开拉链,里面七七八八有十几个口袋。他耐着性子一个个摸过去,好容易在一个隐秘的夹层里找到了他需要的东西。他刚准备掏出来的时候,一抬头,发现格板上搭着一双手,中间是一双眼睛正盯着他。

 

他差点倒在椅子里,硬是用毅力站稳了。

 

那人哈哈挺直腰,傻傻地说:“斯父~”

 

说着就绕到孙红雷身边,抱住了他。

 

“大陆,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吃饭去了么?”孙红雷纳闷间已经闻到一股酒气。

 

“你干嘛不来吃饭嘛,我还想跟你喝酒……嗝……”他说着打了个酒嗝,孙红雷赶紧撇开头去,ms白的红的什么都有。

 

“你们喝完了么?”他想拉开王大陆,无奈王大陆抱他抱得太紧。

 

“没有啊,我们在玩、游、戏。”王大陆高兴地说,“真心话大冒险,斯父,你猜我选了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大陆你喝多了。”孙红雷好容易把他拉开。

 

“没有没有”王大陆两个手直摆,“我们还有二场。”

 

“没有二场了,你赶紧回去,我找人送你,夫仔呢?”

 

“老大,我在这里……”夫仔从格子板外站了起来,摇摇晃晃,身上的酒味比王大陆更浓。

 

“你们这两个没用的东西。”孙红雷一脸恨铁不成钢。

 

“斯父~”王大陆捧住他的脸,准确的说是用两只手夹住他的脸,“你还没猜我刚刚的问题?”

 

“什么问题?”孙红雷想掰开他的手,但这小子的劲出乎意料得大。

 

“就是他选了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啊。”夫仔趴在格子板上笑呵呵地说。

 

“行了,我给你们叫车。”孙红雷迫切地需要送走这两个活宝。

 

“斯父,你猜不出来是不是?”王大陆说着,把孙红雷的头掰到他的正面,“我告诉你,我选的是——”

 

没有任何预兆,王大陆的嘴撅了起来,在他没来得及反应之前,mua地一声在他嘴上亲了一口。

 

“大、冒、险!”他夸张地说,办公室的灯亮了起来,孙红雷发现连王迅在内,四五个人醉醺醺地站在屋子里面,还tm举着手机,等等,他们什么时候回来的。他背脊发凉。忍不住看了眼背后的办公室,仍是一片漆黑,一丝光也没透出来。

 

一边夫仔喔喔喔地起哄,王大陆揽住了他的脖子:“斯父,我们去二场吧。”

 

“不不不,我还有事。”

 

“没事,大家一起开心一下,艺兴呢?艺兴一起去吧。”王迅走过来推着他说,脸红得只剩下牙是白的了。说着对着空气喊了声,“艺兴一起来啊。”就跟王大陆和夫仔一起把孙红雷架了出去。

 

“不是,我真有事……”孙红雷解释,手藏在裤子口袋里,紧紧攥着之前找到的两样东西。

 

 

 

 

头疼。

 

这次不止是脑仁,脑仁连着脑壳,从里面疼到外面。一阵一阵。

 

孙红雷坐在床上好一会,才找到了重心。

 

他看了看周围,四周是熟悉的公寓墙壁,身上的衣服完完整整。

 

嗯,他想想,昨天是怎么回事。

 

斯父~我们去二场吧~

 

MD 他还真被他们架去二场了,一通猛灌,后来,后来就没有记忆了。

 

他下床晃到卫生间开始刷牙洗脸。

 

好像有什么事情挺重要的。

 

他迷迷糊糊地想着。

 

怎么就是想不起来了呢……

 

他吐掉嘴里的泡沫,脱掉裤子,准备洗个澡清醒一下,裤子刚落地,掉出来两样东西。

 

时间静止了五秒。

 

W-T-F

 

完了。

 

 

 

他的手机在外面震动了起来。

 

他的头痛加重了,但他感到这只是开始。

 

他走到外面,小心翼翼地滑开手机。

 

夫仔:头儿,快来上班,数据恢复了!

 

 

 

连闯了五个红灯孙红雷以史上最快的速度到了警局。

 

车子几乎是漂移进车位的,关上车门就一路冲到十二楼,路人都识相地自动让开。孙红雷这样风风火火的情况出现过太多次,用八个字概括就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门砰的一声直接180度碰到墙上,再一次检验了十二楼刑警队玻璃大门的强度。

 

“没我的命令,谁都不许点开视频!”孙红雷吼着冲进办公室。

 

所有的人瞪大眼睛看着他,一脸惊恐。

 

孙红雷的怒气冲冲地扫视了一圈,视线停在夫仔的脸上。

 

“没……没有……老大,我没有在上班时间看视频。”他一边委屈地说,一边偷偷藏着手中刚刚扯下来的耳机。

 

孙红雷看了他一会儿,发现他的脸上除了恐惧外就是茫然。

 

“视频呢?”情况似乎不太对劲。

 

“什么视频?”夫仔伸长了脖子。

 

“你不是说监控视频的数据恢复了么?”

 

“哦,那个啊。”夫仔恍然大悟,“那个文件太大了,艺兴传了几次给我都失败了,说一会儿拿U盘拷给我。”

 

孙红雷这才发现张艺兴不在。

 

“他人呢?”他警惕地问。

 

“在信息部,昨天搬来的电脑不行,要用信息部那台。”

 

孙红雷转身就准备去找张艺兴。

 

“夫仔,给你这个,信息部的小张专家让我带给你的。”一个女孩走进来擦过孙红雷走向夫仔。

 

“哦,就是这个。”

 

孙红雷一个健步冲回来,抢走了U盘

 

“行了,你们继续工作,这个我先看看。”他说着就往办公室走去。

 

“小张专家刚刚还说,U盘里是无损的格式,他还压缩一个小型文件,群发大家邮箱了,应该马上就能收到。”女孩补充了一句。

 

孙红雷背脊一凉。

 

“收到了。”夫仔雀跃地说。

 

“谁都不许打开!”孙红雷大叫。

 

大家坐在座位上一动不敢动。

 

然后夫仔面前的音箱传出了声音。

 

“嗯……嗯……啊……哈……啊……”

 

空气凝结了,孙红雷的意识也是。

 

“哇,好激烈啊。”送U盘的女孩忍不住说。

 

孙红雷默默闭上了眼睛。这一切应该是个梦,等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躺在床上,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没有迷失的仙女,没有张艺兴,更没有这tm越来越大声的喘息声!!

 

 

他忍无可忍走到夫仔的电脑后,正想拔了电源,却发现屏幕上没有画面。这只是一段音频。

 

他的手停住了。

 

“老大,你和那个贼交手了啊?”夫仔说。

 

孙红雷没有说话,时间在他身上静止了。

 

“老大?”夫仔仰着头看他,“老大?”

 

没有任何预兆,孙红雷转身冲出了大门,玻璃门再次砰地转了180度,摔上了玻璃墙的另一面。

 

 

 

信息部感到一阵风冲了进来,他们抬起埋在电脑前混沌的双眼,上面驾着不同厚度的黑框眼镜,几乎在抬头的同时又迅速把头埋回去了,同时祈祷风暴的中心不要在他们身边做一刻的停留。

 

风暴如愿地与他们擦肩而过,直奔刚在一堆设备中抬起头的金丝眼镜男孩,在他懵懂的眼神中抓住他的手腕大步流星地将他卷出了信息部。剩下的人长长舒了口气。

 

坐在办公室里的王自健默默摇了摇头。小帅哥的反射弧终究还是长了一点。就像羚羊面对狮子,一点点的劣势就决定了生死。他为小帅哥祈祷,同时点开了刚刚进行到一半的牌局。

 

 

 

张艺兴被直接扔进了昨天天台的墙角里。

 

孙红雷在他的面前来回走动,思考着该从哪个问题问起。

 

张艺兴看着他,没有丝毫担心,他揉了揉手腕,将手插进裤兜里靠着墙等他开口。

 

“你到底想干嘛?”他再一次重复这个问题,“今天,现在,此时此刻,给我说清楚!”

 

“我不想说。”他抬起下巴,扶了下眼镜,漫不经心地答。

 

孙红雷冷笑了一声:“来这儿的人没几个想说的,最后都说了。“他单手撑在墙上,身高让他在气势上占具上风,“你想试试么?”

 

“我不想。”对方抛出轻飘飘的三个字。

 

孙红雷又笑了:“你什么都不想?"他冷哼了一声,"那你搞这么动作你闲得蛋疼?从前天晚上,不,从女巨人开始,到昨天晚上,你不依不饶地你想干嘛?我没抓你已经很给你面子了?你不感谢我,还天天给我这儿添乱。"

 

"你可以抓我,你有证据吗?"张艺兴侧着头眨着他无辜的眼睛。

 

"你以为你的行动天衣无缝,我要抓你分分钟的事情。我tm就是不明白,你到底要干嘛?"他纠结地看着张艺兴,再一次开始思考他到底欠了张艺兴什么,忽然他想到了什么,眨巴着眼睛怀疑地问:"诶,我说,张艺兴,你不会是喜欢我吧?"

 

张艺兴愣了一下,随即他的脸上发生了奇妙的变化,他的眼神闪烁,脸颊透出一丝红晕,手在裤兜里不安地拽着衣料……

 

"谁喜——"他粘粘糊糊的欢字还没说出口,就被孙红雷的下一句话堵了回去。

 

"你喜欢我哪一点,我改还不行么?"孙红雷焦虑地请求,眉头皱成一团,急切地就差下跪了。

 

张艺兴的小动作停止了。脸上的红晕褪了下去,他的眼睛眯了起来,胸口开始起伏。

 

就在孙红雷以为他的哮喘是不是真要发作了的时候,他忽然脸色恢复如常。他这样迅速地切换情绪让孙红雷有一种跳戏的感觉,不知道该怀疑张艺兴还是该怀疑自己的眼睛。

 

这时张艺兴的目光移向了他的身后,他笑了起来:"夫仔。"

 

呵呵。

 

"少来这套。"他以为他是三岁孩子么,他怎么不直接指天跟他说看有灰机。孙红雷动也没动,看着张艺兴能耍什么花样。

 

"老大!"身后的叫声猝不及防。

 

他转过头,夫仔喘着气跑到他跟前。

 

"老大,王主任让我们去八楼会议室开会,讨论一下案件进展。"他看了眼张艺兴,"艺兴也一起去。"

 

"好啊。"张艺兴明媚地答,说完就朝楼梯走去。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孙红雷纳闷。

 

"我猜的。"夫仔含混地说。总不能告诉孙红雷他现在是局里的焦点,一举一动都有人直播,刚刚在信息部霸气十足地带走张艺兴已经成为当前的热门话题,挤下了今早在群里疯传的王大陆醉酒亲师父的视频。

 

孙红雷怀疑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过多追究,快步跟上张艺兴,在擦过他身边时压低声音:"这事没完,开完会再说。"

 

 

 

八楼会议室里,王迅在桌子的一头坐下,看了看右手边的孙红雷、夫仔和另外两个刑警队的同事,另一边是王自健、张艺兴和信息部的同事。

 

王迅点点头:"开一个短会,了解一下项目的情况。红雷,从你开始吧。"

 

孙红雷从进来就一直盯着对面的张艺兴,他面无表情地说:"从张专家开始吧。不是指望他恢复数据么。"

 

王迅看了眼孙红雷,感觉到他的情绪再次进入了不稳定状态,他于是转向张艺兴,"那小张专家,你先说说吧。"

 

"王主任,您叫我艺兴就可以了。"

 

孙红雷夸张地哼了一声。

 

大家很有默契地忽略了他。

 

"那艺兴,你说吧。"

 

“不好意思,我迟到了。”门被推开,一脸阳光和一口大白牙从门后探进来,一边跟所有人点头表示道歉,一边拉了个椅子插进夫仔身边,然后特地越过夫仔跟孙红雷热情地挥手,在注意到王迅的眼神后立即收起了自己的迷弟脸,翻开本子正色坐好。

 

“我解释一下,大陆过来交流这周,会旁听这个项目。”王迅说明。

 

“大家好,我是王大陆,多多指教。”王大陆冲着大家笑着点了个头。

 

张艺兴无声地看向孙红雷。

 

孙红雷不由自主地把视线移开。

 

“可以开始了么?”张艺兴问。

 

王迅点头。

 

“这两天我已经检查了所有的设备和备份数据的情况,系统应该是很早就从其他端口接入,破解了超级用户,然后修改其他用户的权限,进而盗取并删除了原始数据……”

 

“艺兴,说简单一点。”王迅开口。

 

“你直接说能不能恢复。”孙红雷干脆地抛出一句。

 

“可以啊。”张艺兴更直接地回答。

 

“全部数据么?”孙红雷冷着声音问。

 

“你想要全部的话,可以啊。”张艺兴抬起下巴,抱起手臂。

 

孙红雷看了他几秒,沉声说:“你、想、好。”

 

张艺兴和他对视了一会儿,终究垂下了眼睛,睫毛翕动了几下:“也看情况的。”

 

孙红雷满意地靠回椅背。

 

“看什么情况?”王迅不解地问。

 

“看……各种情况。”张艺兴含混地答。

 

“那是能恢复啊还是不能恢复啊?”王迅糊涂了。

 

“今早不是已经恢复了么?”夫仔开口。

 

“就那段喘气的音频么?”王大陆加入进来,“斯父,你好厉害的!”

 

张艺兴看了他一眼:“他很厉害么?你怎么知道?”说着目光转向孙红雷。

 

同一时间孙红雷把视线移到对面天花板上。

 

“我见过啊!”王大陆兴奋地睁大眼睛,“斯父一个对三个歹徒,赤手空拳,好♂屌的!”

 

“行了,大陆。跑题了。”孙红雷打断他。

 

转回头的时候,对面张艺兴手撑着半张脸,眯着眼,用口型重复:好♂屌。

 

头皮疼。

 

孙红雷赶紧看向别处。

 

“重点不在监控数据。”孙红雷咳嗽了一声说。

 

“哦,那重点在哪里?”王自健不乐意了。

 

“重点是现在画没有被偷走,就算抓到人,也不过是非法入室。这么点小破事,有必要弄这么多人瞎折腾么?”孙红雷不耐烦地看向王迅。

 

“谁说是小破事,黄渤刚刚还跟局长投诉我们办事不力,贼出入他们家跟逛菜市场似得,再抓不到人,警队颜面何存?你让老百姓怎么相信我们的能力?”

 

“P,哪个老百姓买女巨人挂家里。”孙红雷撇开头。

 

“是迷失的仙女。”张艺兴和王大陆同时说。

 

说完两人对视了一眼,王大陆傻傻一笑,张艺兴再次无声地看向孙红雷。

 

孙红雷觉得这会得尽快结束。

 

“就算要抓他,监控录像也帮不上忙。”他说。

 

“怎么帮不上忙,至少可以了解他的作案特点,预防他下一次作案。”王自健不乐意了。

 

“他不会作案了。”孙红雷说。

 

“你怎么知道的?”王迅惊讶。

 

“他的目标不是画,也不是黄渤。”孙红雷抬头看着张艺兴。对方也看着他,“他的目标是警队。”

 

孙红雷垂下眼,视线落在手中把玩了半天的签字笔上,咔哒一声将笔套进笔套里。

 

“准确的说,他的目标是我。”他直截了当地说,“他的种种表现告诉我只能有这一种可能,不然他的行为就没有逻辑。”孙红雷说。

 

王大陆瞪大了眼睛:“斯父,你是说他要害你么?是不是以前你抓的人想要报复你?”

 

“动机还不清楚。但不要紧——”他抬起头,看进张艺兴金丝眼镜后清澈的眼睛里,“我很快就会搞清楚。”

 

会议的气氛非常微妙。王迅看了看孙红雷,又看了看和他对视的张艺兴。他也听说了他俩的过节。但老实说,他觉得当前的气氛与其说是紧张,不如说是……暧昧?

 

 

这是什么鬼?

 

剩下的人都静静地不说话,显然都感觉到了这奇怪的氛围。

 

除了王大陆。

 

“斯父,你放心,有什么需要,你尽管说,我一定不会让那家伙再碰你。”

 

张艺兴抬眼看了他一下,嘴角扬起,“我觉得明天数据应该就可以全部恢复。不一定全部,但是恢复电力前最后几分钟应该没问题。”

 

孙红雷的眼皮跳了一下,嘴角也勾了起来,带着一丝狠劲:“那就最、好、了。”

 

王迅呵呵地笑了起来,这下他感觉气氛不暧昧了,气氛直接剑拔弩张了。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合上本子:“散会。”

 

 

tbc…



ps:我也很想要那个mv啊,但某人没剪完就被他哥抓住了,对吧……是这么个道理。嗯嗯。这是一个多么合理的解释哇。


追逐游戏总目录 

Fionana的红兴总目录



评论 ( 26 )
热度 ( 18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