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游戏之Sex Tape(一)

ooc



孙红雷坐在办公桌后,深吸了一口气,再次按下了手机屏幕中的播放。

 

视频里的人影动了起来,在黑暗中,人的肌肤白的亮眼。尤其是视频里坐他身上那个,真tm的白啊。

 

他搭在他颈后的手上是一把晃眼地手铐,腿盘在他的腰上。

 

星星点点的眼睛又一次转向镜头,透过屏幕跨过时空看向他,得逞地、得意地wink了一下。

 

视频结束。

 

孙红雷将手机翻过来盖在桌面上。

 

他现在很冷静。

 

这是他的职业反应,越是关键越是危急的时候,他的头脑越清晰。

 

他要重新理一遍思路。

 

事情从本地富商黄渤的画开始。不,从黄渤太太朱碧石的生日开始。

 

因为朱女士的生日,黄渤给她买了布格罗的名画《迷失的仙女》。

 

这幅画在过去三个月里被偷走又被送回来两次。

 

终于第三次的时候,孙红雷抓住了盗画贼,准确的说,是因为电力故障,他和飞贼被困在了一起。

 

然后——

 

他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在短短的一个小时之内发生了一系列不可思议他也不愿意回忆的事情。

 

最终的结果就是——

 

他,孙红雷。

 

破案无数立功无数本地刑警队头号人物。

 

警局之星。

 

现在有了人生第一段sex tape!

 

并且对象是一个男人!

 

并且这个男人是他要抓的飞贼!!

 

并且这盘sex tape在这个该死的杀千刀的逍遥法外的小飞贼手里!!

 

他他他他——

 

很、冷、静。

 

 

 

 

 

警局大楼一共有二十七层,在江边的位置,去年刚刚建成。从孙红雷的办公室望出去可以看见江面上来往的船只缓缓运行,江南江北楼宇林立,联通它们的是一个金门大桥的山寨版,倒也符合本市的气质。

 

孙红雷看着那座桥已经有十分钟,这让他办公室外的下属都觉得非常稀奇。他今天极度反常,比如他竟然忘记把办公室的百叶全部拉下来,任由自己暴露在他们的视线里面。他们在QQ群里已经讨论了一上午警局最新的爆炸新闻,他们的头儿,刑警队一号人物,王牌刑警,昨天被贼偷走了衣服困在案发现场。而且被解救之前疑似正在从事【不可描述】的事情。

 

整个警局今天上午已经因为这条新闻瘫痪了,故事正在迅速发展,有人说因为贼是个美女,给孙队下药了,有人说是那幅画有鬼,把孙队给迷住了,还有人说不是画有鬼,是那个公寓以前闹鬼,女鬼,艳鬼那种。

 

这故事从言情变成玄幻变成灵异眼看就快朝盗墓发展而去的时候,他们发现孙红雷动了。他突然转回了桌子前,打开了手机,匆匆点了几下,又点了几下鼠标,撕了一张便利贴,写了几个字后干脆地一撕,推门出来。整个动作前后不过几十秒的时间,快到他出门的时候,各个人还来不及收回伸长的脖子。快到孙红雷根本没注意到他们伸长的脖子就出门了。

 

QQ群再次热闹了起来。

 

他出门了!

 

我看见他刚刚经过我们部门!

 

他在电梯里面,要去18楼!

 

他真的来18楼了,直接朝信息部去了!

 

来了来了!进来了!进了我们老大的房间!

 

砰——

 

孙红雷关上了王自健的办公室门。

 

王自健迅速关闭了当前的网页:“诶,我说,你每次进来之前能不能敲下门?”

 

孙红雷把便利贴拍在他面前:“帮我查下这个ip地址。”

 

“什么?”

 

“看看这个ip的真实地址是哪里,赶紧!”孙红雷不耐烦地催他。

 

“这是什么ip?”王自健拿起纸条。

 

“别废话,赶紧查!”

 

“不是,我用这个系统要登记的,哪个案件,什么原因,前两天才审计过,给我们提了一堆整改问题。”

 

“查还是不查?”孙红雷的手在桌上握成了拳头。

 

“诶诶诶,有话能不能好好说,每次都这样,大家能不能文明一点?”孙红雷的指关节开始敲击桌面,“诶,这个ip地址怎么这么眼熟呢……”王自健看着便利贴说着,在自己的电脑上点了几下。

 

“好奇怪啊?你从哪弄得这个?”

 

“怎么了?”孙红雷皱起眉头。

“这是……”王自健再次跟电脑屏幕对了一下,犹豫地说“这是我们部门的ip地址啊。”

 

“什么?”孙红雷一头雾水,“不是,你行不行?搞错了吧。”

 

“这怎么能搞错了,你自己看。”王自健把屏幕转过来,孙红雷对了一下,确实是一模一样的数字。

 

这太tm邪门了!

 

“这ip地址是不是可以仿冒的?假装是这里?”

 

“这也有可能,但我们这个是专网,伪装我们这个的可能性很低啊。”

 

这时一个女警员推开了房门:“老大,我们要去吃饭了,你去吗?”

 

“你们先去吧,我等会儿。”王自健摆了摆手。

 

女警员雀跃地转回身:“老大不去,我们走吧~”

 

哗啦啦突然一群女警员站了起来。

 

孙红雷突然发现信息部居然有这么多女孩:“王自健,你怎么招了这么多女孩?信息部不是和尚庙吗?”

 

“那不是我们部门的。”王自健无奈地说,“刚刚聚集到我们部门来而已。”

 

门外传来此起彼伏的“走吧,走吧,去吃饭吧~”夹杂着女孩子们快乐的笑声。孙红雷不禁有些羡慕。

 

这时他发现她们围在同一个格子周围,那格子里站起一个蓝色衬衫的男孩,带着金丝眼镜,身材瘦削,面容——

 

那男孩看着周围的女孩们甜甜一笑,露出浅浅的酒窝。

 

WTF!!!!!

 

孙红雷噌地直起身来,吓得王自健险些从凳子上掉下去。

 

“不是,红雷你又怎么了,你能不能不一惊一乍的么,我承受能力是有限的。诶,你这是干嘛呢?”

 

孙红雷忽然蹲下躲在他的办公桌后面,只露出一双小眼睛看着外面。

 

“不是,你要干嘛啊?红雷?”王自健有点懵,难道真的是中邪了?他看了眼QQ群,他们中层干部群已经热火朝天地聊了一上午了。

 

“那是谁?”孙红雷悄声问。

 

“谁?”王自健莫名。

 

“就那个,女孩围着的那个,戴眼镜的男孩。”孙红雷伸出食指指了一下赶紧缩了回来。

 

王自健看过去,男孩正在女孩们的簇拥下向门外走去。

 

“那个啊,那个是外部专家啊。”

 

孙红雷满脸的难以置信:“那小子多大,还专家?”

 

“IT就是这样的,都是小孩厉害,他已经算大的了,好多十五六岁就成名了。”

 

“他来干嘛?”

 

“来恢复数据啊,就是你那个案子,黄渤的监控系统不是被黑了么。”

 

!!!

 

“他来恢复?”这tm不是引狼入室么!

 

“是啊,我们一直用的专家这两天刚好不在,推荐了这个孩子。哎呀,什么都好,就是太帅了,你看把办公室搞得乌烟瘴气,一早上各种假装路过的女孩就没停过。诶,诶,红雷你这是去哪呢?”

 

孙红雷已经爬了出去,以潜伏的身手,悄悄跟着那帮女孩出了信息部。他从桌上拿了个文件挡住脸,在女孩们的后面进了电梯。那群女孩显然没有人注意到他,她们正在连珠炮似的向男孩发问。

 

你家是哪里的?你是本地的吗?你在哪里念书?你一直是学IT的吗?你有女朋友了吗?

 

哈哈哈哈哈哈,你怎么可能没有女朋友?那你有男朋友吗?我们这里也有很多优秀的男孩子呦~哈哈哈哈哈哈哈

 

说着电梯门已经打开,食堂的饭香扑面而来。

 

女孩们依次拿着餐盘,形成了一个整齐的队伍,男孩被围在中间。

 

“老大!”孙红雷的后背被狠狠拍了一下,他挡住脸的文件险些掉下来。

 

“你能不能别一惊一乍的,你是不是想死!”他瞪了一眼身后的夫仔。

 

夫仔完全不在意,拿个个餐盘递给他,“老大,听说今天加餐,吃龙虾!”

 

“嗯嗯”他心不在焉地答着,眼睛盯着前面移动的男孩。

 

“老大,我饭卡没钱了,你能先借我刷一下么?”

 

“嗯嗯”孙红雷想也没想就把饭卡掏出来给他。

 

“我能打两份龙虾么?”

 

“嗯嗯”

 

夫仔的眼睛难以置信地瞪大,“老大你太好了。”说着就抱了一下孙红雷。

 

前方男孩打完饭,正朝这边走来,孙红雷赶紧把脸撇开。男孩在他身边被一帮女孩簇拥着走了。

 

孙红雷随便拿了几盘菜,有两盘还是一样的,夫仔周到地帮他换了一下。走出队伍,孙红雷在食堂里搜寻着,迅速发现了一张大桌子上,被女生围住的男孩。这时男孩刚好抬起头,看着他,笑着挥了挥手。

 

WTF!?

 

他居然还敢跟他打招呼!

 

要不要过去呢?装没看见好像来不及了!干脆过去吧,谁怕谁!

 

刚迈出腿,就看见夫仔一边挥手一边跑向男孩那桌。

 

WTF!?

 

什么情况!?

 

夫仔在男孩对面坐下来之后,回头朝孙红雷挥了挥手。

 

孙红雷咽了口唾沫,迈开步子,镇定自若地走过去,在夫仔旁边,男孩的正对面坐下。

 

“这是我老大,我们局里的一号!”夫仔一脸得意,“老大,这是我同学,张艺兴。他现在做IT,这两天来帮我们恢复数据。”

 

“张艺兴。”孙红雷念着,搞了半天是有大名的。

 

张艺兴在对面笑看着他,一副乖巧的样子。他有些迷惑地看向夫仔,似乎在等他介绍。

 

呵呵

 

玩失忆是吧。

 

“孙红雷。子小孙,红色的红,打雷的雷。”

 

张艺兴似乎有些羞涩,他笑了:“我知道。”

 

熟悉的笑容,熟悉的套路。

 

“什么张,什么艺,什么兴?”孙红雷冷着脸问。

 

“弓长张——”

 

“我问你了么?吃你的饭。”孙红雷瞪了一眼接话的夫仔。

 

夫仔乖乖闭上了嘴。

 

“哦,哥哥,我是弓长张,艺术的艺,兴邦的兴。”张艺兴老老实实地答。

 

“没有别的名字么?”孙红雷问。

 

张艺兴的酒窝深了一点:“有啊。”他看了一眼夫仔,“哥哥问的是哪一个?”

 

孙红雷没有回答。虽然他估计即使他说他叫Lay,夫仔也不会有什么反应。但保险起见还是跳过这个话题。

 

“对了,数据恢复的怎样?”夫仔一边嚼着饭一边问。

 

孙红雷皱了下眉头,他最烦这种吃没吃相,边吃边说的,偏偏夫仔就是改不掉。

 

“哦,早上检查了一下设备,应该是被人从其他端口接入,从后台删除了。”

 

“噢——”夫仔一脸恍然大悟,仿佛他能听懂的样子,“那能恢复吗?”

 

“不好说。”张艺兴垂下眼,夹了口菜吃。

 

“为什么不好说?”夫仔问。

 

“要看情况。”张艺兴说。

 

“看什么情况?”夫仔继续问。

 

“看当时删除的时点和备份的时点,还有他接入的方法硬件的配置,以及……”张艺兴思索了起来。

 

“以及什么?”夫仔十分配合。

 

“以及其他因素。”张艺兴看了孙红雷一眼。

 

果然有阴谋。

 

“什么时候知道能不能恢复?”孙红雷问。

 

“不好说,可能很慢,十天半个月。”张艺兴答,“也可能很快,下午就知道了。”他笑着看向孙红雷。

 

孙红雷勾起嘴角点点头:“你现在向谁汇报?”

 

张艺兴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哦,你说跟谁报告是么?我跟王自健王部长汇报。王部长再跟王迅副主任汇报。”

 

“你不用跟他们汇报了,你下午收拾东西,坐到我办公室里,直接跟我汇报。”

 

咳咳咳——

 

夫仔惊天动地地咳了起来。

 

张艺兴一脸惊讶:“这……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

 

“王部长说这是证物来着,不能从他们办公室拿走。”

 

“这是我的案子,这就是我的证物,你下午立刻搬过来。”

 

“可是信息部有我需要的设备啊。”

 

“不会一起搬过来吗?夫仔你吃完饭就过去帮他搬!一样不许少!”孙红雷说完就开始吃饭,不给两人说话的机会。

 

“要不要先跟王部长打声招呼?”夫仔小声地问。

 

“你说我让你搬的,他有意见直接来找我。”孙红雷埋头吃饭。

 

对面的张艺兴眨了眨眼,低下头问:“搬到你们的办公室还是您的办公室?”

 

咳咳咳——

 

刚扒了两口饭的孙红雷咳了起来。

 

“当然是——”他思索了一下,问“设备多么?”

 

 

 

 

 

两个笔记本电脑,三个显示屏,外加一堆孙红雷根本看不懂的七七八八的设备和线路。铺满了孙红雷办公室外面仅空着的两个格子间。

 

MD,看来把这小子栓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确实有些难度。

 

“把这两张桌子拖到这边。跟这边换一下。”孙红雷指了下正对自己办公室的位置,那里正是夫仔的座位。

 

“啊?为什么呀?老大。”

 

“这里光线好。”孙红雷说。

 

“老大,这个不用光线的,光线太好,容易反光。”夫仔耐心地解释。

 

“快搬!”孙红雷说完转头进了办公室,把百叶窗全拉了起来,在玻璃后看着夫仔和张艺兴一起把设备搬到自己的对面。

 

这下隔着玻璃他就能看见他的电脑屏幕。但凡出现一点干坏事的苗头,他就立刻把它掐死在摇篮里。

 

张艺兴坐下来,依次打开了电脑和设备。

 

果然,靠窗的位置光线太强,他走到窗户边,把窗帘拉了下来,这下孙红雷看见了他面前的屏幕,鼠标在三块屏幕间蹿来蹿去,看了一会儿他就有点头晕。于是看回自己的电脑。

 

他的QQ在右下角闪着。

 

【杀手霸王龙请求加为您的好友】

 

我擦

 

【你们已经成为好友,可以开始聊天了】

 

 

【杀手霸王龙】:哥哥~

 

【警界阎王】:你哪来我的QQ号?

 

【杀手霸王龙】:夫仔给我的~

 

【杀手霸王龙】:哥哥,你刚刚吃饱了没?我看你都没怎么吃,脸色很不好的样子,是不是昨晚没睡好?

 

MD,他能睡好么?!他根本没睡好么!!

 

【警界阎王】:你下午立刻写份报告说明系统完全崩溃,无法恢复。

 

【杀手霸王龙】:为什么?

 

【警界阎王】:你难道还真想恢复???

 

【杀手霸王龙】:为什么不恢复?这是我的工作啊

 

孙红雷看了外面的背影一眼,张艺兴带着耳机,听着音乐,脚尖还打着拍子!!

 

【警界阎王】:恢复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杀手霸王龙】:给我钱啊,警局给我1万块,黄渤给我二十万。

 

靠!!黄渤这个土豪!!

 

【警界阎王】:为了二十一万,你就出卖自己啊?

 

【杀手霸王龙】:没有出卖我啊,我会把我的画面都剪掉的~ ≖‿≖✧

 

孙红雷深吸了一口气。 

 

【杀手霸王龙】:哦,对了,哥哥,你知道我们的聊天记录,王部长那里都是监控的么?

 

WTF!!!

 

孙红雷站起来叉着腰转了两圈。看了外面的张艺兴一会儿。整理了一下表情走了出去。

 

他敲了敲张艺兴的桌子。

 

张艺兴带着耳机完全没有听见。

 

他愤怒地摘下他一只耳机。

 

“你,跟我来。”

 

说着就朝门外走去。

 

张艺兴吐吐舌头,跟了上去。

 

身后投来一群同情的眼光。

 

 

 

孙红雷进了电梯,直接按了最高层,到了后,爬了两层楼梯,推开门上到天台。

 

他看了一下四周,找了个没监控的墙角靠着,张艺兴跟过来站在他跟前。

 

孙红雷这才仔仔细细地打量起他,张艺兴穿着衬衫和窄脚裤,衬衫老实地扣到了最上面,领子围住了脖子。张艺兴稍微一仰头,就能看见若隐若现地吻痕。

 

他撇开头,清了清嗓子。

 

“你想干什么?”他直接了当地问。

 

张艺兴一脸无辜:“不想干什么。”

 

“不想干什么你上这儿来干嘛?别tm跟我说这是你工作,昨晚那才是你工作,咱们心知肚明。”

 

“这个也是我的工作呀,这个是兼职。”

 

“别兼职了,你用黑卡的,兼个p职啊?”

 

“那不能这么说,还是要体察一下民间疾苦的。”

 

“他娘的,我这儿算疾苦?”

 

“你这儿算民间。”张艺兴纠正。

 

“靠,少爷,祖宗,小祖宗,你别体察了,你赶紧回去吧,我这儿不能再疾苦了。”

 

“为什么呀?”

 

“不是,你还真想在这儿恢复数据呀?”

 

“对啊。”张艺兴点点头,忽然走近,“咱们现在一起上班,多好啊。”

 

孙红雷伸出食指警告他:“你别靠近我啊,这是警察局!”

 

张艺兴笑了,“警察局怎么了?”一步一步逼向孙红雷。

 

“张艺兴,我告诉你,这里都是警察!你不要太嚣张!”

 

张艺兴笑得更深了:“我做什么就嚣张了。”说着伸出手就准备去环孙红雷的脖子。

 

这时突然传来一声兴奋的声音,来自天台的另一边,两人的动作都停了下来,循声望去,天台边一个黑黑的年轻人,穿个白衬衫,正努力的朝孙红雷挥手,一张嘴几乎咧到耳朵根,他的声音在天台上听起来有些遥远,但非常清晰的两个字:

 

“斯——父——”

 

喊完,他大踏步地在阳光下朝孙红雷奔跑而来。

 

 

 

tbc…

 

追逐游戏总目录 

Fionana的红兴总目录





评论 ( 32 )
热度 ( 2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