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游戏之迷失的仙女(一)

 谢谢@一个锁儿 百粉点的警匪梗,写起来真心很high很开心~

流氓型警x俏神偷



ooc



“哥哥……


给我解开吧。


疼。”

 

腰被伸过来的脚趾头戳了戳,孙红雷把屁股往旁边挪了一点。


无视那个脚趾头,无视那声哥哥,还有那个令他浑身痒痒的‘疼’……


孙红雷现在很专注。

 

他坐在地上看着面前这个两米高一米宽的油画。

 

油画里是一个未着片履的西方女孩,背对着他在云中跃起,她的手慵懒的伸过头顶,褐色的头发随风飘起。远处的云间,有另外六个朦胧的女孩翩翩起舞。

 

William-Adolphe Bouguereau(1825-1905)《Lost Pleiad》

 

画的右下方写着。

 

他皱着眉头看着这幅在黑暗中略显朦胧的油画。脑海里有一连串问题:

 

为什么是背影?

 

为什么tm不转过来?

 

这画了跟没画有什么区别?

 

他居然在这样一幅背影上花了三个月的时间。而且这姑娘好像有点微胖。

 

这是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他,孙红雷,本地最出色的刑警,没有去查杀人越货,没有去追银行劫匪,没有去打击犯罪维持正义,却tm在这里保护这幅破画?

 

她甚至都不是国家文物。是本地的头号财主买给夫人的生日礼物。

 

谁tm过生日送一个两米高的女巨人给老婆?这馊主意也只有黄渤能想得出来。

 

是的,黄渤,本地富商,兼他的发小。在他考进警校风光无限的时候,黄渤还在夜市练摊。谁能想到二十年后黄渤成了本地商界的主席,首席纳税大户。他破了那么多案,立了那么多功,现在,最近的三个月,他的工作重点变成了保护黄渤的安全。准确的说黄渤没有什么不安全的,他吃香的喝辣的全世界到处飞。他要保护的是他家里的安全。因为在三个月前,在黄渤气派的远郊别墅的大厅里,这幅女巨人竟然一夜之间不翼而飞了。

 

监控录像显示一个身手矫健的黑衣男子利落地将画剔下,放进身后的画筒里。然后逃之夭夭。前后不过一分钟的时间。

 

黄渤的老婆朱碧石女士当时正在楼上的卧室休息,第二天下楼发现之后,惊叫声叫醒了整个小区。而且这是抬眼基本看不见别家的独栋别墅小区。

 

作为重点案件侦破。

 

他娘的,有人死了么?哪怕有个人破了层皮也行啊。这算哪门子的重点案件。就因为黄渤说必须要红雷来办,他才放心。

 

放心个p。放心还成天不着家。他有点怀疑黄渤是不是故意的。人一有钱就变态。

 

这案子说真的没什么头绪。这里太偏了。监控基本没安。人从哪来,出来朝哪去了,没有半点线索。你说黄渤这亏心的奸商把楼盘盖在这么偏远的地方,还好意思自己住进来。是不是觉得将来躲债方便?

 

然而不知道是不是孙妈妈每年给他烧的香攒了四十年之后终于有了回应,三天之后,朱女士在门口发现了一个画筒。里面正是这幅女巨人。

 

画筒里面还有张卡片,一面画了个霸王龙,一面写着三个英文字母——L-A-Y

 

Lay是什么玩意?

 

他特地查了下字典,lay是躺倒的意思,这tm是要霸王龙躺倒的意思么?靠,谁是霸王龙?

 

他的手下夫仔说这太明显了,霸王龙就是您啊,这明摆着是冲您来的,这个贼的意思是他要lay您,睡您啊,老大!

 

你说说他手下都是些什么人?!他都懒得收拾他。他让他录档案去了,从三年前的档案开始。

 

他把那张名片锁抽屉里了。反正画回来了。他要去破刑事案件去了。

 

结果没三天,画又丢了。

 

这贼是tm想干嘛!

 

这回画没有放在别墅了,因为出了事,黄渤把他转移到市中心办公室里了。办公室大楼进进出出都有摄像,24小时有安保。这要再能丢了,就奇了。

 

结果还真tm丢了。在他眼皮子底下丢的,他现在想起来都头疼。

 

首先是秘书在黄渤的桌上发现了名片。这次不是霸王龙了,是让雷诺最经典的角色的头像,带个圆片眼镜和羊毛帽,Leon。反面还是那个字Lay。

 

名片放在一个扎着蝴蝶结的黑色礼盒里,跟一个台球一起,台球的号码是3。

 

夫仔说这太明显了,3就是三,这是小三要报复啊,情仇。

 

过了一天,礼盒又来了,名片照旧,台球的号码变成2了。

 

夫仔说你看你看,小三要上位,不做三了,要二。孙红雷把他送回档案室了,他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心慈手软把他放出来的。

 

瞎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倒计时。

 

他在黄渤的办公室里等了一天,中午十二点的时候,秘书敲门送进来第三个礼盒。粉红色的蝴蝶结。台球的号码变成1。同时还有一个倒计时器,12小时。

 

今天夜里12点整。孙红雷笑了一下,他觉得这事有点意思了。

 

他没布多少警力。抓个毛贼,出动一堆警察传出去丢人。他一个人在办公室等着。12个小时而已,很好打发。何况黄渤的办公室里什么都有。谁在办公室隔间里放一张kingsize的大床?孙红雷都没敢多看那床,辣眼睛。

 

他玩了会高尔夫,玩了会x-box,看了场电影,冲了个澡,试了几套黄渤的高档西装。终于时钟走到了11点50。

 

除了保安巡查,没有任何动静。他把腿翘在黄渤的桌上,看着这幅画。心情很好。再过十五分钟他就可以下班了。

 

然而时钟摆过了12点,什么都没有发生。

 

他绷紧神经又等了半个小时。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诶,这tm也太没时间观念了吧。

 

他站到窗边,上上下下地看了一圈,整个城市进入了休眠,大马路上连个车都没有。

 

这时kingsize的床里传来一声响动。

 

他握着腰间的枪,一步一步走到隔间门外,小心地拉下门把手,高级门就是不一样,一点响动都没有就转开了。

 

床上扑扑索索一个人影正在上下翻腾。

 

他摸上开关,打开灯的同时,拔出枪。

 

床上两双惊慌失措的眼睛看向他。一男一女,衣衫不整。

 

靠,你们谁啊?在这儿干嘛?

 

没得对方开口,孙红雷反应过来,迅速冲回办公室,墙上只剩一个画框,门仍是关着的。他站在屋子中央原地转了一圈。

 

隔间的两个男女哆哆嗦嗦准备出来,被他喝了回去。

 

他从窗帘边走到书架边,从书架边绕到酒柜前,他的眼前是一瓶1978年的蒙哈榭。孙红雷看不出来,但他知道如果碎了,黄渤一定很心疼。他将瓶子推了出去,清脆地掉在地上,玻璃碎了一地。然后第二瓶、第三瓶……一连串噼里啪啦的碎玻璃声。

 

终于他听见了鞋底踩上玻璃渣的声音。

 

那人也听见了,同一时刻他跃到酒柜上,直接从孙红雷头顶上飞过,轻巧地落在门口。他回头看着他,脸上带着口罩,亮晶晶的眼睛分明弯了起来。

 

是个孩子,还tm在笑。

 

他紧跟着追出去,一先一后冲进楼梯间,一层一层往上爬。孙红雷喜欢这种感觉,不顾一切拼了命就是要追到。

 

他到天台的时候,确实有点喘。那人并没有。他在楼边等他。穿着一身紧身夜行衣,身材结实瘦削非常好看。背后是一个一米来长的画筒。

 

“行了,闹够了——”

 

话没说完,那人突然抬脚跨出天台,孙红雷扑上去抓住了他的胳膊。

 

“你tm玩什么,找死么?”他憋着气问,脸涨得通红。

 

那人倒一点也不紧张,被他抓住的手臂反手抓住他的,另一只手摘下口罩。

 

那真是一张能让你忘记呼吸的脸,尤其在月光下,眼睛清澈透亮,皮肤白皙无暇,还有微张的嘴唇……

 

这么死了太可惜了。

 

“你别动。”他警告他,用力想把他拉上来。

 

那人却笑了,露出两颗深深的梨涡,他想起刚刚在门口他弯弯的眼睛,那时的口罩下应该也是这样的笑容,天真里透着危险。

 

他失神的瞬间,他张口咬上他的手腕,然后抓着他的手臂一荡踢了下墙飞身跃了出去,黑夜里滑出一个完美的弧度,不偏不倚地落在两层楼下的泳池里,在泳池正中将浪花推出一个漂亮的箭头。他踏上泳池岸边的时候回头看了他一眼,虽然隔着层层夜幕,虽然他那张漂亮的脸蛋只是一个模糊的点,孙红雷能够想象出他的笑容,得意洋洋,甜而不腻。

 

等等,甜而不腻是什么鬼?

 

手腕的疼痛拉回了他的思绪,他抬起手,清晰的留着两排齿印。

 

他必须得抓住他了。不管用什么办法。

 

 

 

画一个月前再次回来了。

 

黄渤这次把它放到了市中心顶层的公寓。50平米的阁楼里,有他的画架,钢琴,和其他一些他用不上又不知道该摆哪里的东西。他们共同的特点就是值钱。他特地装了最先进的防盗系统,如果谁碰那副画,阁楼的门窗会自动锁住,还会落下一个和房间差不多大小的铁笼子。把阁楼变成监狱。

 

铁笼子是黄渤自己的创意,孙红雷觉得完全多余,他觉得黄渤指不定想用这个笼子干嘛呢。不敢细想。

 

这次倒计时器直接送到孙红雷手上了,晚上他下班的时候在衣柜里发现的,一个粉红色的蝴蝶结盒子,里面一张lay的名片,这次没有霸王龙也没有leon,是一个唇印。

 

这下连夫仔都不敢揣测了。

 

倒计时只有二十分钟。

 

他开着车冲到中心公寓。电梯门在顶层公寓打开,刚踏出来的时候,警报声大作。黄渤大概每种警报安了三个,吵的对面楼都看过来了。

 

他冲到阁楼,打开门。那人正在画前。铁笼子不知道为什么没有降下来。孙红雷掏出手动遥控器按下,铁笼还是没反应。

 

那人想抢在孙红雷身后的门关上前出去,孙红雷先他一步把门锁上了。

 

两人交起手来,那人的身手异常敏捷,但孙红雷的体格经验占优势。

 

好一会儿,他终于把那人压在地上,准备用手铐拷住,他又不知怎的从他背上翻过冲向门,这时忽然铁笼子落下,将他们两人罩在里面。

 

孙红雷站起来说:“行了。门都锁死了,别——”

 

话没说完,那人在自己的手表上摁了一下,铁笼子缓缓升起,而且孙红雷分明听到门锁打开的声音。他连忙跳起来扑倒他,连按自己手中的控制器,门啪嗒一声锁上,铁笼又开始下降。降到一半,那人腾出手按了下手表,铁笼又升回去。

 

之后房间里就是啪嗒啪嗒开锁关锁的声音,铁笼一会上去一会下来。两人一边试图抢夺对方的控制器,一边又要护住自己的。

 

就在孙红雷觉得这事要tm没完没了的时候,没有任何预兆,灯灭了,警报停了,铁笼当地落在地上。

 

两人都反复按着按钮,但没有任何作用。

 

在如此重要的时刻,保险丝跳闸了。

 

他和贼一起被困住了。

 

“你要骑到什么时候?”他身下的人开口了,声音异常无辜。

 

这时他才注意到,他的腿紧紧夹住那人的身体,手捉着他的手,他不偏不倚刚刚好坐在那人胯上,隐约还能感到对方的好兄弟。

 

他于是向上坐了坐想避免尴尬,结果直接造成了更糟糕的摩擦。

 

那人和他都皱了下眉头。

 

孙红雷把他的手拷在一边的铁栏杆上,这才起身。

 

那人坐了起来,晃了晃手铐,似乎有些沮丧。

 

孙红雷在他身旁蹲下,看了会他的眼睛,还是亮晶晶的,只是有点委屈。

 

他伸手摘下了他的口罩。果然撇着嘴。

 

“说吧,姓谁名谁,家庭住址。”

 

那人眨了眨眼睛,似乎很意外的样子:“我不是给你名片了么,哥哥。”

 

“谁tm是你哥,少给我套近乎。”

 

他说着从胸口的口袋里掏出三张名片,摆在那人面前。

 

“这就是你的名片?”

 

那人看着名片,忽然脸一红:“你一直放在胸口么?”

 

这tm抓的什么重点?!

 

“不然呢,我还贴脑门上么。”

 

那人把目光移到他的额头,似乎真开始考虑他把名片贴在额头上的样子。

 

“诶诶,回答问题。”

 

“什么问题?”目光回来了,闪地孙红雷有点乱。

 

“那什么,姓名,家庭地址。”

 

那人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哥哥,你能靠近点么?”

 

这绝对是一个花招,但他要看看这是个什么花招,他于是靠了过去。耳朵朝着那人的嘴。

 

“我、有、权、利、保、持、沉、默。”他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出来,吹得他耳朵痒痒。

 

他收回头,揉了揉耳朵,努力甩掉一身的怪异反应。

 

呸,他没反应。

 

“可以啊,看过电视剧是吧。”他笑着说。

 

“嗯嗯。”那人认真地点头,“在我律师来之前,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孙红雷蹲在他面前:“哎呦呵,还有律师呢?够专业的呀。惯犯啊。”

 

“你不能说我是犯人,只有法官可以判我。”那人说,一脸天真,孙红雷还真没脾气。

 

“行,那你叫什么总得告诉我吧。看这情形,咱俩一时半会儿也出不去,我总不能管你叫喂吧。”

 

“那你先说你叫什么名字?”那人侧过脑袋看着他。

 

“孙,孙红雷。子小孙,红色的红,打雷的雷。”

 

那人笑了一下,露出那对惹眼的酒窝:“我知道。”

 

tm知道你还问。

 

孙红雷压抑住自己的烦躁。

 

“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了么?”这是他最后一次顺着他。

 

“你猜!”

 

孙红雷扬起手。

 

“Lay,Lay。”那人用手护着脑袋,看孙红雷的手停在空中,才偷偷伸出脑袋,“你管我叫Lay就行了。”

 

孙红雷很满意。他玩味地念着:“Lay。”

 

他笑了一声:“你还真是够累的。一幅画偷三遍,你当练手呢。”

 

“你怎么知道?”Lay有些惊讶。

 

“啊?你还是真是练手呢?”

 

“不是练手,是练习。第一次觉得好像太容易了,师父说不算,重来一次。”

 

“你还有师父呢?”啧啧,这世界真神奇。

 

Lay赶紧抿住嘴。转了转眼珠子:“咱们聊点别的吧,不聊这个了。哥哥,你什么星座的呀?”

 

 

有tm跟警察交流星座的小偷么

 

“我什么星座关你p事。”

 

“是狮子座吧。”

 

 

“我是天秤座。”

 

谁要知道你什么星座。

 

“ 天秤座理论上跟水瓶座最配,其次就是跟狮子座,般配指数有90%,因为天枰是风象星座,狮子是火象星座,天秤容易犹豫,狮子特别果断,狮子爱听赞美,天秤又会说话,所以两个在一起非常合适。”

 

“我和你?般配?”孙红雷斜着眼睛看着他。

 

Lay深深地点头。

 

夫仔的话在他脑海里响起:老大,lay就是睡的意思,他是要睡你啊!

 

这么一想,他不禁打量起这个小子,唇红齿白,腰肢细软,难道难道:“你是不是喜欢男人?”他想着就问了出来。话一出口突然觉得好像太直接了。

 

Lay倒不以为意,“难道哥哥不喜欢男人吗?”

 

“你哪个眼睛看出来我喜欢男人?”他把外套拉了拉。

 

擦,他觉得局面有点复杂。这孩子偷三遍画不会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那你刚刚坐我身上的时候怎么硬了?”

 

“我哪硬了?!”孙红雷跳起来。

 

Lay没说话,目光移到他的腿间。

 

他立刻转身捂住:“你你你,看哪呢。不许瞎看。”

 

“没硬为什么不许看。”

 

“没硬也不许看!”

 

“为什么?”

 

“看人看脸,看脸!”他指指Lay的眼睛再指指他自己的眼睛,“没有看裆的。”

 

Lay耸了耸肩:“可是我这么仰着头看你很累。”

 

孙红雷也觉得自己站着,被他这么上下扫视更加奇怪。

 

于是坐了下来,把外套遮在腿上。

 

Lay抿着嘴笑了一下。

 

“笑什么?”

 

“没什么。”

 

孙红雷清了清嗓子,“我先告诉你,你别耍花招。我什么都不吃。”

 

“我让你吃什么了呀?”Lay把手肘撑在盘着腿的膝盖上,笑盈盈地望着他。

 

孙红雷顿时发现这句话的问题,“我是让你别耍花样。”

 

“我干什么就耍花样了?你骑在我身上,又把我拷住,你说从刚才到现在我干什么了?”

 

孙红雷皱起眉,他好像真的没做什么。

 

这小子还真有点棘手。

 

“我问你,”他决定把话题带回正题上,“这三张名片是什么意思。”他把名片在他面前排好。

 

依次是霸王龙、leon和吻。

 

“是我的logo啊。”

 

“logo怎么每次都不一样?”

 

“因为没想好呢,哥哥比较喜欢哪一个?霸王龙还是杀手?”

 

孙红雷说着就去看那两张名片,忽然抬起头,差点又给他带跑:“我哪个都不喜欢!”

 

“你喜欢最后这个kiss是吧?”Lay的眼睛亮了起来。

 

“你一个大男人用唇印做logo你恶不恶心!”

 

“这个不是logo。”

 

“你自己不是说这是logo么?”

 

“那两个是logo,这个是给你的。”他忽然有点羞涩,“你抓我不是抓得很生气么,给你个亲亲,消消火。”

 

孙红雷闭上了眼睛。忍住忍住。这都是套路。

 

“有没有觉得好一点?”

 

哪里好一点了!孙红雷怒气冲冲地睁开眼睛。

 

他看了他一会,叹了口气,摆摆手。

 

“行了,警察来之前,咱俩不说话了。”他转过身面对墙壁,墙壁上是他要保护的名画。

 

“真的么?”Lay的声音在他身后怯怯地问。

 

“那能给我解开么?”

 

“哥哥~~~~”

 

“给我解开吧……”

 

“胳膊酸了……”

 

“你真不说话了么?”

 

“孙红雷,红红的雷雷~”

 

孙红雷没转身,但是肩膀一起一伏显然是气的不轻。

 

“我可以这么叫你么?雷雷?可爱的雷雷,帅雷雷~”他几乎就要唱了起来。

 

孙红雷猛地把鞋一脱,扯下袜子捏成一团转过身:“你再说话,我拿袜子把你嘴堵上信不信!”

 

Lay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了。

 

孙红雷长舒了一口气。

 

世界安静了。

 

所以现在他坐在这幅画面前,已经有——他看了眼表。

 

才tm十分钟!!!

 

这表是不是坏了?他觉得他在这儿都坐了一个钟头了。

 

“哥哥……”绵软的声音再次响起,脚趾再次戳了戳他的腰。

 

“给我解开吧……疼……”

 

 

 

 

tbc…

 

追逐游戏总目录 

Fionana的红兴总目录



ps:警匪设定写着写着就high了,准备分成小故事写,每个故事自成一章,每个小故事在两万字左右,情节上比日常系列连贯性要强一些,迷失的仙女是开篇,系列tag是追逐游戏~



评论 ( 23 )
热度 ( 2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