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谎者的我爱你

这两天微博的梗~

论一个表达障碍症患者如何面对我爱你三个字

为毛蒸煮发糖的速度远远快过我的手速,而且还是在鸡条休息期间……

前一个梗刚写完第二个就到了……

心塞。


ooc



 

孙红雷有点纠结。

 

一般他是不纠结的。

 

起因是离开首尔的最后一晚上他在床上一时做得兴起,情动时分,在张艺兴耳边说了一句:我爱你,艺兴。

 

老实说这也不算什么。

 

我爱你三个字,他在床上说的次数多了去了。不过一般都是我爱你,宝贝。我爱你,小妖精。最多是我爱你,蔡明骏(好先生播出期间),指名道姓地说出来还是头一回。

 

这其实也不是问题。

 

关键是张艺兴当时正到了高♂潮,仰着脖子,连气都快没了。

 

他可能听见了,也可能没听见。

 

但结果就是,他说完这句之后,张艺兴缓过神来的时候,迷迷瞪瞪地问他:“哥哥,你刚刚说什么?”

 

那时他刚射♂完,全身乏力,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刚才的情况。

 

这么一问,忽然想起自己刚刚说的,本来没什么的这么一问,好像有什么了。

 

“没什么。”他说完,往枕头里一倒,干脆睡觉。

 

“你不洗了么?”张艺兴挨着他的脸问。

 

“你先洗吧,我睡会。”他故意打了个哈欠。

 

“可是我一个人洗有些地方够不着。”张艺兴在他脸上吹着气。

 

他深吸了一口气,猛地睁开眼睛,把他扛进浴室。

 

这篇应该就这么翻过去了。

 

然而并没有。

 

他们洗得干干净净香喷喷的时候,张艺兴在他的怀里仰起头:“哥哥,咱们洗澡前,你是不是说了什么呀?”

 

MD,他听到了。

 

现在的处境就非常尴尬了。

 

他早不说晚不说,偏偏赶上张艺兴高♂潮的时候说,还是一个特别长的高♂潮,等他恢复过来,回应他的最好时机已经过去了。

 

本来多好的事,他说一句我爱你,艺兴。然后张艺兴回一句,我也爱你,红雷哥。

 

啧啧。甜甜蜜蜜。

 

现在因为踩错了点,生生变成了一个把柄落在了张艺兴手上。

 

他明摆着是不准备说了。不光不说,还准备用这事戏弄他。

 

靠,下次他做得再tm动情,也绝b要咬紧牙关,或者先把张艺兴的我爱你逼出来之后,再开口。嗯,不仅仅是我爱你。是我爱你,红雷哥。

 

光这么想想,就有点飘飘然。不禁想着他说这句话的无数种样子,天真的,认真的,性感的,可爱的,当然还有那什么时候的。

 

这么想着,门咔哒一响。

 

张艺兴回来了。

 

首尔演唱会之后转战国内。

 

一回来,把箱子往行李间一推,摘了墨镜,口罩,帽子。一跳,趴在他们kingsize的大床上。

 

“诶,洗了没,就上床。”

 

“好累啊。不洗了。”

 

孙红雷走到他身边坐下,“起来吧,我给你洗。”

 

“不要。”他头蒙进枕头里。

 

“不碰你,就当给小狗洗澡。”

 

张艺兴撇过头:“你才小狗呢,你全家都是小狗。”

 

“呦,干嘛又自己骂自己啊。”

 

“我牛头梗呢?”张艺兴撑起来,找自己的抱枕。

 

“外面晾着呢,没干。”

 

“你怎么不烘干,你忍心让它在外面风吹日晒的。”

 

“诶,张艺兴,我也在外面风吹日晒的,你怎么不关心关心我。”

 

张艺兴笑了:“晒哪里了,我看看。”

 

说着捧着孙红雷的脸查看起来:“是不是晒着眼睛了,诶,不对啊,热胀冷缩,眼睛怎么没有变大反而更小了呀。”

 

孙红雷点点他的头:“张艺兴,你别再跟黄渤黄磊聊天了,我警告你。好的没学,学一身毛病。”

 

“怎么是坏毛病呢,我是不是比之前机灵多了?”

 

“我去,你这是机灵么,你能不能把你这机灵劲在外面使使,你就在家里那我练手来劲。”孙红雷有些懊恼,“洗不洗了,不洗睡沙发上去。”

 

张艺兴坐起来,有些奇怪地看着孙红雷,他们家里睡沙发这种话一般是他说的。

 

“是不是有人欺负哥哥了?”他问,忽然觉得自己男友力十足。

 

“谁tm敢欺负我?我?孙红雷?”孙红雷好笑,转念一想补充了一句,“除了你。”

 

“是我欺负哥哥了么?”张艺兴撑着身子凑到他跟前,“什么时候欺负的,我怎么不记得了。”

 

完了,来劲了。

 

“行了,你慢慢玩,我睡觉了。”孙红雷把睡衣睡裤一脱,被子一扯,装睡。

 

张艺兴抱着胳膊抿着嘴看了他一会儿,往床下一跳:“洗澡去喽!”说完吧嗒吧嗒进浴室去了。

 

孙红雷躺在床上,数羊数星星。必须得赶在张艺兴洗完之前睡着,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张艺兴拿着他的把柄酝酿了一场大戏,不好好折腾他一番是不会罢休的。

 

他可能躲不过,但能拖则拖,他后天下午飞上海,再回来说不定就忘了这事呢。这也是有可能的,对吧。

 

嗯嗯,这么想着继续数羊。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四只羊……

 

哎呀,他在上海过完周末也就回来了,时间这么短他能忘掉么,尤其张艺兴这个孩子特别执着,说白了就是死心眼,不达目的不罢休。这么想着羊又数乱了。

 

浴室门啪嗒一声。

 

张艺兴洗完了。

 

 

 

他轻手轻脚地爬上床,鼻尖几乎贴着孙红雷的脸,呼吸均匀地喷在他脸上,透着天然的淡淡地奶香味。

 

“哥哥,睡着啦?”

 

孙红雷调整呼吸,继续数羊。

 

“真睡着啦?”

 

不理他,不能理他。

 

“那我偷偷跟你说句话。”他声音越来越轻,“三个字的。”

 

嗯?

 

孙红雷的嘴角有点绷不住了。

 

“我……”他贴着他的耳朵,

 

“饿、了!”

 

孙红雷沉重地吸了一口气,睁开眼睛。

 

张艺兴一脸坏笑地看着他。

 

“饿了自己泡面去。”他一转身,干脆背对他。

 

“不是那种饿……”他在他背后说。

 

我去

 

孙红雷告诉自己,得坚持住。这小子这么主动绝对有阴谋。

 

“哥哥饿么?”他无辜地问他,仿佛他们确实在讨论吃饭的问题。

 

“从首尔回来都半个月了,一点都不饿么?”

 

“不像哥哥的风格啊。”

 

他一个人自说自话。孙红雷给他越说还真是有那么一点,好吧,不止一点,饿了。

 

“张艺兴,你这么玩,考虑下后果。”他警告他。别到时候又说腰疼屁股疼,赖他影响他工作。对了,他的工作是跳那个破舞,这事被他糊弄过去了。想想更生气。

 

张艺兴的手伸进他的背心里,在他的腹肌上一圈一圈转着。

 

“什么后果呀?”他软软地说。

 

孙红雷猛的转身,把他压在身下,吻了起来。舌尖勾着舌尖,嘴唇吮着嘴唇。天,这么一弄,他才发现他早饿坏了。

 


不老歌:车~~~

简  书:车~~~



 

最后做完了,孙红雷搂着怀里的张艺兴还在问:"再说一遍。"

 

"不说了。累了。"

 

"非要做了才说是吧。"

 

张艺兴哼哼了一声,土匪脾气又来了。欺负他坐了一天飞机,如果他精力充沛的话。唉,如果精力充沛的话,现在又不知道在用哪个姿势说那三个字。

 

"嗯嗯嗯"三个字混在嘴里。做完了之后,理智回来了,突然说又有些不好意思了。

 

"嗯嗯嗯是什么?好好说。"

 

张艺兴叹了口气:"爱你。"

 

"谁爱我?"

 

"我。"

 

"我是谁?"

 

"张艺兴。"

 

"张艺兴爱谁?"

 

"张艺兴爱你。"

 

"你是谁?"

 

"孙红雷。"

 

"谁爱孙红雷?"

 

"张艺兴爱孙红雷。"

 

孙红雷笑了起来:"再说一遍。"

 

"张艺兴爱孙红雷。"

 

"再说一遍。"

 

"最后一遍。"张艺兴已经开始打哈欠。

 

"好,最后一遍。"孙红雷同意。

 

张艺兴转过身,捧住他的脸,看进他的眼睛里,深吸了一口气:"我——"他突然停住,

 

"你先说。"

 

"我说什么,是你输了。"

 

"那我不说了,我睡觉了。"张艺兴转过身。

 

"诶,讲好最后一次,怎么坐地起价,有没有点契约精神。"

 

"有些人说过了死不认,还逼别人说,有没有点担当?"张艺兴仰起脸。

 

啧啧,担当。一转眼好像回到码头,指着箱子跟他说拿了箱子就要承担后果。

 

孙红雷把脸撇开了。心虚。

 

"说吧。"张艺兴没准备放过他。

 

"说什么?"

 

"那天晚上说的,叉叉叉,叉叉。五个字,完整地说一遍。"

 

孙红雷转过身,开始逃避这个问题。

 

"不说也行,今天到此为止。以后也没了。这辈子的都说完了。"

 

"你说话算话,明天晚上说什么别说这三个字。"孙红雷直接威胁。

 

"明天晚上为什么要说?明天晚上我睡觉。今天已经饱了,吃撑了都。"

 

"你就吹牛,明天晚上别哭着又喊饿。"

 

"明天晚上不知道谁哭呢,话都不敢说。"

 

"谁不敢说了?"

 

"那你说呀!"

 

忽然两人眼睛对眼睛,鼻子对着鼻子,孙红雷猛然就有点紧张。

 

"说就说!"

 

他一拍床坐了起来。

 

"我——"

 

张艺兴看好戏似得地等着他。

 

"我嗯嗯。"

 

哼哼。这下张艺兴得意了,"嗯嗯是什么呀?"

 

"爱你。"

 

"谁爱我。"他坐起来,靠近他红着脸的哥哥。

 

"孙红雷,孙红雷爱张艺兴。我孙红雷,爱你,张艺兴。"他索性一口气说完。

 

说完发现张艺兴眼里罩着一层水气,波光粼粼,他还没看清楚他已经吻上了他。

 

"我也爱你,哥哥。"

 

说出来的感觉原来也蛮好的啊。

 

孙红雷倒进枕头里的时候轻飘飘地想。

 

 

 

 

三天后。

 

张艺兴挂了电话,最后一句脱口而出,哥哥,拜拜,爱你。

 

对面也是自然而然地一句,爱你,宝贝。

 

他哼着歌看向酒店窗外,忽然觉得,这话以后不能常挂在嘴边上,说着说着好像不是那么有感觉了。

 

手在屏幕上一滑,某人发了一条正能量十足微博,于是工工整整地回复了一条。

 

发出去,点进去一看,哎呀,怎么最后赫然挂着个,爱你,❤️。

 

完了,说太多被洗脑成习惯了。

 

他缩进被子里,来来回回地打滚。

 

手机响了。

 

带着笑意的声音在他耳畔:"张艺兴这么爱孙红雷啊,我都差点忘了微博表白这事了。"

 

 

他的牛头梗呢,晾干了没!

 

 

 

end.

 

Fionana的红兴总目录

 


评论 ( 32 )
热度 ( 2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