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上海(九)

SH1  SH2   SH3   SH4  SH5  SH6  SH7 SH8


OOC


2016年

 

他站在屋里,手上拿着自己的身份证。

 

屋里安静异常,他听见自己的心跳,周围的一切都既真实又虚幻。

 

2008年。一个他从来不去回忆甚至已经几乎忘记的年份。

 

那一年他离开深圳,到达纽约,他一直以为起点和终点间是一条乏味的直线,和从前并没有区别。他没有去追究也从来没有去回想。这两点间在他的脑海里像是信号出现问题的电视屏幕,满是无法辨认的雪花和杂音,有一条微妙的警戒线,让所有的思绪情绪都默契地绕开这一段记忆,仿佛它从没存在过。

 

门另一边的情境重新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他坐在床上,赤裸的身体上满是黏腻的汗水,热度尚未褪去,他的呼吸里夹杂着欢爱的兴奋和被戳破的惊恐。同时另一种感觉开始充斥他的身体并逐渐占据上峰,他不想面对,但身体却止不住地颤抖,无论他怎样咬紧牙齿都无济于事。

 

他记得那种感觉,它从记忆深处爬了出来,在八年后的当下,将过去清晰地摊开在他面前。

 

鸡皮疙瘩爬满了全身,他的身体跟着微微颤抖。一幕一幕像电影画面从他的脑海里闪过,他遇见的人,说过的话,流过的泪。

 

这个屋子里没有别人,只有他自己,2016年的他和2008年的他。

 

2008年在事发第一刻就彻底崩溃一败涂地的自己。他以为他伤得起,结果他没有,他丢盔卸甲地逃了。

 

他希望能够忘掉,最好从来就没有存在过的那个自己,是一切真正的起点。

 

从头到尾只有他自己。

 

他的心怦怦跳起来,他曾经失去的,他现在失去的,他的过去,他的现在。

 

原来是这样一回事情。

 

 

 

他放下他的证件,转身出门,回到孙先生的公寓里,床上只有被单,08年的他不见了。

 

“我送他走了。”孙先生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他转头,孙先生走过他身边,坐到床边,看起来异常平静。

 

“他本来下午就应该飞纽约的,我早先就联系了学校,想让你把他送过去,现在刚好。”

 

“刚好什么?”他的声音有些迟疑。

 

“明天他就走了,我不会再见他了,这件事情跟他没有关系。”

 

“不是的,你听我说——”

 

“不,你听我说。”孙先生拉住他的手,让他在他身边坐下,看着他。

 

他有点困惑。

 

“其实我已经考虑了很久了。”

 

“考虑什么?”

 

“我知道我们在一起从来没有承诺过什么,甚至没有去界定过我们的关系。”

 

孙先生缓缓地说,以一种陈述的语气,没有多余的情绪。

 

“我并不是想说我不爱你,或者我爱上别人了,如果事情是这么简单的话……”孙先生停住,像是在感慨又像是在思索。

 

一种不祥的预感从他心底升起,他张着嘴,看着孙先生。他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他明白过来的是过去08年的部分,而这个故事另外一面,属于16年的部分,这是08年的自己所不知道的。在08年的自己走了之后,16年的他和孙先生发生了什么,他并不知道。

 

瞬间他的意识从过去回到现在,他打量着面前的孙先生。孙先生没有穿睡衣而是穿着黑色的便服,八年前,他穿着这身衣服帮恍恍惚惚的自己穿上衣服,将他送到楼下送进车里。他告诉了司机酒店的名称,只在后视镜里留下一个逐渐模糊的身影。

 

那一刻在八年前,也在五分钟之前,但都已经过去了。

 

现在16年的孙先生坐在16年的他面前,他们之间再没有插曲没有干扰,只有他们自己。

 

一股凉意取代了他的焦虑,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他知道现在正在发生什么。

 

这时孙先生笑了一下,他从没见孙先生这样笑过,笑容里满是疲惫和无力,甚至有一丝难以察觉的脆弱。

 

脆弱?

 

他诧异,他从没想过孙先生和脆弱能有任何关系。

 

“我可能真的是老了。”孙先生叹息。

 

他的嘴唇一张一合,声音卡在喉咙里,说不出任何话。他好像站在一座摇摇欲坠的大厦前,甚至能听见水泥深处钢筋断裂的声音,它还立在他眼前,却只是最后一刹那,他什么都做不了。

 

“我该走了。”孙先生说,声音轻得没有一丝力气。

 

“去哪?”他问。

 

他开始生气了,事情不应该这么发展,事情是出了错才会变成这样。

 

“你要去哪?”他站起来质问他,他怎么可以这样!他怎么这么不负责任!“你把我搞得乱七八糟,你要去哪儿!”

 

孙先生看着他,并没有惊讶。他看他的眼神让他害怕,好像他是一段孙先生曾经的回忆。

 

“咱们没法在一起了。”孙先生坦然地说,“我抱他并不仅仅是因为他像你……”

 

心底裂开,伴随着轰隆隆的坍塌声音。

 

“你……喜欢他?”他颤抖着问。

 

孙先生再次笑了一下,泪水从他的眼角滑落,他僵住了,他从没有见过孙先生流泪。他从来没想过孙先生会在他的面前流泪。

 

“你说话啊?”他开始害怕。

 

孙先生为什么不说话了?他怎么可以不说话?

 

“你喜欢他是不是?”他抓着他的胳膊盯着他,泪水像崩了线的珠串一个接一个滑落。

 

“走吧,Lay。”孙先生说。

 

“我不走。”他开始哭,他好多年都没有哭过了,太多太多年了。

 

孙先生愣住,眼前的人和几个小时前在公寓门口抱住他的人再次重叠。

 

“你听我说,这件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可以喜欢他的,没有关系……这里出现了一个错误……”他开始解释,急急忙忙,结结巴巴,“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是……可能是那个车……那个胖子……我知道他为什么来……我知道你为什么会喜欢他……你喜欢他是对的……没有关系……我们不用分开……不能分开的……”

 

他一直一直说,但孙先生的眼神还是无助地暗下去,他抬手帮他擦去脸颊的不断滚落的泪珠,却让他哭得更加绝望。

 

他不能这样,他不能呆在这里。这里是个循环,是个噩梦,一切一切周而复始。

 

他猛然站起来,抬起袖子抹去了脸上的眼泪:“你别走,你相信我,现在是错的,这是不对的,我去把他修好。”

 

他转身冲出公寓,没再看孙先生的表情。

 

他冲进电梯,疯狂地按着关门的按钮,心急如焚地看着电梯数字一层一层降到一楼。

 

纽约。纽约是一切的开始。

 

他会去纽约,他会把刘海梳上去,他会忘记孙先生,忘记上海,他会变成另一个人遇见八年前的孙先生,然后一步一步走回这里。

 

他不能让事情变成现在的样子,他要改变过去。改变过去,才能改变现在。

 

他招手,一辆绿色的出租车停下。

 

“去浦东机场。”他说。他记得他坐的是早班航班,天没亮就起飞了。他看了眼表,现在过去应该可以在安检前拦住他自己。

 

“您是几点的航班?”司机开口问。

 

“五六点。”他随口说。

 

“去哪儿?”

 

“纽约。”

 

“哇,纽约可是个好地方。”司机有了兴趣,他看了眼后视镜,司机的嘴笑呵呵地咧着,声音里透着爽朗的山东口音。

 

“你怎么没行李?”司机问。

 

“去做生意还是去看亲戚?……还是念书?”

 

“都不是。”他不耐烦地答。

 

“我猜猜。”

 

他别过脸决定不去理他。

 

“不是念书不是做生意也不是看亲戚,哦,旅游,不对,没带行李,啊,我知道了,去追人是不是?”

 

他暼了司机一眼,大脸盘,小眼睛,面貌虽然普通,但头发吹得非常讲究,一点也不像个出租车司机。

 

“果然。”司机笑了一下。

 

“那去追谁呢?女朋友?不像,我再想想……”

 

另一辆黄色的出租车从他旁边驶过,他顿时直起身子,车后座是他自己,08年的自己。

 

黄色出租车一脚油门超过他。

 

他看见车牌号码:02838。

 

他的心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师傅,跟着前面那辆车!”他赶紧说。

 

“哪辆?”

 

“黄的那辆,02838。”

 

司机笑了下:“这是你要追的人啊?”

 

“女朋友?男朋友?都不是……嗯,让我想想……”

 

他不去理司机,只是盯着前面的那辆车,生怕它从视线里消失。

 

“哎呀,真是稀奇啊。”司机忽然拍了下方向盘。

 

他皱起眉头,压抑着自己的怒火。

 

“一个人为什么要追他自己呢?”

 

他背脊一凉,转头看向司机。

 

司机笑着不再说话。

 

“你说什么?”

 

“我说了什么?”

 

“你刚刚说——”

 

“你既然听清了,又为什么要再问呢?”

 

他惊讶地看着司机,随后看向前面的名牌,车牌号:沪A02838。下面是司机的名字,首先就是一个“黄”字。

 

“你也姓黄?你是——”

 

“我不是,带你来的是另一个姓黄的,前面那个胖子。”司机说。

 

“你要带我去哪?”他警惕起来。

 

“浦东机场,你自己说的。”

 

“他要带他去哪?”他问。

 

“浦东机场,你应该知道。”

 

“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我们?”

 

“你们!就是你们,你们把我弄到这里,你们搅乱了我的生活。”

 

车流慢了下来,周围突然多了许多辆车,将他围在其中。

 

“我们做什么了?我们只是出租车司机,送你去你想去的地方。”

 

“可是时间乱了!”

 

司机皱眉:“谁跟你说是乱的?”

 

“08年的我进入了16年,这难道是对的吗?”

 

“那怎样是对的?”

 

“08年的应该在08年,16年的应该在16年。”

 

“现在他不是回去了。08年的归08年,16年的归16年。”

 

“可是他就不该来!”

 

“是吗?”

 

“他如果不来,他就不会遇见我,如果他没有遇见我,他就不会遇见他,如果他没有遇见他,如果我没有遇见他,我不会变成现在这样,我就可以好好爱他,好好和他在一起。”

 

司机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所以你不想来这里?”

 

“我为什么想来这里,是你们把我弄到这里来的,那辆破车。”他恼怒地说。

 

司机笑了一下:“每件事情发生都有它的原因,他不会无缘无故送你来,也不会莫名其妙送你走。”

 

“你想说什么?难道08年的我就应该来到这里,经历这一切回去?”

 

他瞪着这个素未谋面的司机,他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把他、他的生活弄得支离破碎?

 

“那你现在想改变什么呢?你还是来了,你也就要走了。”

 

“我不能再回到原来的轨道上去,这样只会是一个死循环,我要改变过去,改变现在。”

 

司机摇头:“你觉得改变过去能够改变现在?”

 

“那不然呢?现在已经是现在了。”

 

“现在已经是现在,那么改变过去之后得到的现在又是一个怎样的现在?”

 

他愣住。

 

“这么说吧,我现在在这个车道上,咱们周围全堵着车,如果我想挪到那个车道上,比如那辆别克的位置,并不是我和别克简单地做一个交换。你明白吗?”

 

他摇头。

 

司机打了方向盘,变了道,周围抗议的喇叭声此起彼伏,所有的车不得不纷纷改变位置,以让开他们。

 

“咱们可以去那个车道,但当咱们到了那个车道、在你以为正确的位置的时候——”司机把那辆别克挤到后面,“结果很可能是你既不在你以为正确的位置上,周围也不会是你原来以为的样子。”

 

他僵住,说不出话来。他从车窗外看出去,周围是一个全新的局面。

 

“你可以改变过去从而改变现在改变未来,但这个现在和那个未来未必是你想要的。”司机说,车流松动起来,前方有几辆车追尾,造成了这一段的淤堵。

 

他沉默下来,他们绕过了事故车辆,重新加速跑了起来,那辆黄色的02838再次出现在他的视线里,与他保持着一个不近不远的距离。

 

路灯在他眼前有规律地闪过,那辆车里八年前的自己跟着灯光忽明忽灭。

 

他们在绕城高速上行驶,整个上海在他们身后远去。

 

好像过了整整一个世纪,02838停了下来。黄色的和他现在坐着这辆绿色的。

 

他看见08年的自己推开车门走了下来,背着一个崭新的背包,里面装着孙先生在他走后送还给他的行李。他的表情已经变了,不再是懵懂无措的少年了,他的刘海梳上去藏在帽子里,帽檐压到最低,完全看不见眼睛。他的脸颊和下巴坚硬瘦削,冷冰得没有温度。

 

他已经变成他了。

 

“你要去吗?”司机问。

 

他没说话。

 

08年的他已经向玻璃门入口走去,走出的每一步没有丝毫迟疑。

 

“你不去阻止他吗?”司机又问。

 

阻止什么呢?

 

“去纽约啊。阻止他成为你。”

 

可是如果他不去纽约,他不成为他,他会成为谁,他会遇见谁?

 

孙先生又在哪里,会遇见谁?爱上谁?

 

“我如果不去纽约就不会遇见他,对吗?”他开口,看着已经走进玻璃门的另一个自己。

 

司机没有说话。

 

“如果我不去纽约,一切在此时此刻就结束了对吗?”他转过头看司机,眼睛湿润了。

 

“我和他从此再没有任何关系了,是吗?”

 

“这是你的问题。”司机说,“我只是个司机。”

 

“所以到头来,我和他还是要分开。”他眼泪滑落,“不管怎样,我们都不会在一起。因为一开始就是错的。我爱上他,他爱上我就是一个错误,无论如何我们都背叛了我们爱过的人,所以我们没有资格在一起。”

 

他喃喃地说。

 

这是这场关系的实质。这是这场关系的起点。

 

他爱上孙先生的时候,孙先生爱着别人。而孙先生爱上他的时候,他已经不允许自己爱任何人了。

 

他不允许自己爱孙先生,也不允许孙先生爱他。直到孙先生爱上那个没有受过伤可以敞开心扉去爱一个人的他。一个年轻的,误入时空的他。

 

然后一切回到起点,08年到16年,循环往复。

 

他们都全心全意地爱过,却是在完全不同的时空里,谁也没有办法把自己完好的爱交付给恰巧需要的那个对方。

 

 

Fionana的红兴总目录


明晚十点大结局见~

评论 ( 33 )
热度 ( 1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