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香港(五)

chapter1:HK1

chapter2:HK2

chapter3:HK3

chapter4:HK4


OOC

 

他醒的很早。

 

早的意思是不到中午就醒了,大约只睡了几个钟头。跟酒没有关系,他身上有些酸痛,他有些担心他的腰,但似乎没有怎样。

 

他又回到了如何打发时间的老问题上。只是今天他没有心情研究自己的喜好。

 

他洗了衣服,打扫了屋子,他路过窗口的时候看到楼下依然停着的黑色轿车。他不太清楚它是一早赶来还是一夜都没走。

 

他从冰箱里随便拿了点东西吃,在家里看了部电影又玩了会儿手机,再也找不到可以做的事情。

 

那辆车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他想他大概太无聊了。

 

 

 

他从公寓出来走向轿车的时候,司机从车里下来,他走到车跟前的时候,他恰好把门打开。他说了谢谢坐了进去。

 

黑车一路开出去,时间并不算晚,天一直亮着,比海的颜色浅一些,没有云。

 

车开到了中环,停在了一个他路过许多次的茶楼前,司机说了个桌号,服务生带着他进去。座位在二楼,靠窗,西式的环境,中式的茶点。

 

他倒了茶慢慢喝,看着太阳落下去,霓虹灯亮起来,人们从摩天楼里走出来,像一个个移动的黑点填满街道,多数人朝着地铁的方向也有不少散进两侧的商铺里。

 

他没有等太久,黑色轿车二十分钟后重新回到了楼下,他看见楼下的服务生打开车门,孙先生穿着西装从车里走下来。看起来没有那么纽约,有些香港。

 

他喝完了杯里的茶,孙先生已经在他的对面坐下,服务生送了菜单过来,他熟练地点了几样菜,问他还有什么想吃的。他说不用了。他于是将菜单交还给服务生。

 

“你来过这家吗?”孙先生问,拿起茶壶给他和自己倒了茶。

 

“没有。”

 

“他们说这里是比较正宗的港式,不是广式也不是潮汕菜。”他笑了一下,“不过我也吃不出来差别。”

 

客人还没多起来,菜很快就来了,都是些精致的点心。

 

他只是吃,不说话。

 

“我下周会回纽约。”孙先生说,夹了个晶莹剔透的虾饺放在碗里,“你安排一下,跟我一起回去。”

 

他的筷子停住,抬起头看着他。

 

孙先生只是吃菜。

 

“什么?”

 

“我约了医生。”孙先生说,“一个专家,很多运动员舞者都找他。”

 

他放下了筷子。

 

“下周晚一点,时间还没定——”

 

“跟你有什么关系?”他问,疑惑地看着他。

 

“我这边有些事情,如果时间早的话你就先走,我晚一两天过去——”

 

“我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他再次说,提高了声音。

 

孙先生的筷子停了一下,并没有看他。

 

“我是行李吗?打个包就送回纽约?”

 

“你还想跳舞吗?”孙先生放下筷子看向他,语气里并没有疑问。

 

“我不跳舞了。”

 

“你不跳舞你想干什么?”

 

“那你想干什么?”

 

孙先生没有回答。他抬眼看了他一眼,继续吃他的点心:“下周时间订好了我会派人来接你。”

 

“我不去。”他斩钉截铁说。

 

孙先生只是吃菜,忽略他。

 

他陡然意识到自己的无措,他拿他没有任何办法,他没有筹码。

 

他的手机在一边亮了,两个人的目光同时移了过去。

 

是一条消息,一个餐厅的地址和时间,来自飞行员。

 

那条消息亮在那里一会儿灭了,孙先生收回目光继续吃他的菜。

 

他起身。

 

“不许去。”孙先生干脆地说。

 

他站着看了他一会儿,拿起旁边的外套,按下语音信息的录制键对着手机说:“后天见。”

 

 

 

 

黑色轿车没有跟来,第二天早上也没有出现。它消失了。

 

他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只是按正常的线路去上班。正常上班,正常下班,正常回家。什么也没有发生。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第三天早上他从地铁出来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来自Banker朋友。

 

“嘿,你在哪?……上班?别上班了,跟我去趟深圳……是的……立刻,马上出发。”

 

他匆匆请了假,拿了通行证背上包去了罗湖。

 

“跟上次差不多。”朋友说。他现在不穿西装了,作为投资人,他穿T恤衬衫。

 

“到了你就知道了。”朋友说,“见面说比较清楚一些。”

 

他们在大巴上睡了一会儿,到的时候已经在市中心,朋友订了一家不错的酒店。

 

“先睡一觉,约了晚上。”朋友办理完入住将房卡交给他。

 

酒店房间比他的公寓大许多,如果说深圳相对香港有什么优势,第一条就是充裕的空间。

 

他在屋里坐到下午五点,拿起手机看时间的时候想起了和飞行员的约会。他犹豫了一下拨了朋友的号码,无人接听。他考虑了一会儿等到了六点,重新打了两次,朋友终于接了。

 

“时间推迟了。”朋友说,“他们从上海过来,飞机晚点了,可能十点才能到。”

 

“哪班飞机?”他问。

 

“具体我也不清楚。”朋友含混地说。

 

他拿着手机从房里开门直接走出来敲对面朋友的房门,啪啪啪拍得整栋楼都在响。

 

朋友跑过来打开。他挂掉电话。

 

“到底怎么回事?”他站在门口问。

 

朋友叹了口气:“别闹了。”

 

“你说什么?”

 

“孙先生那边。”朋友说,“你又不是真喜欢那什么飞行员。”

 

“是钱吗?”他问,“他答应投你?”

 

“他不用投我,他认识很多人。”朋友为难地说,“他可以让所有人都不投我。”

 

这才是金融,极少数的精英控制着整个游戏,剩下的都是棋子。

 

“好。”他点点头,转身离开。

 

“你要去哪?”朋友追出来,他已经进了电梯。

 

 

 

 

到香港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时间并不晚,夜生活才刚开始,但他们约的是一顿晚餐。

 

出租车停在餐厅门口,从橱窗看进去餐厅里已经没几个客人。他推门进去,并没有飞行员的身影。

 

“先生,您要用餐吗?”接待问。

 

他回头的瞬间看见了那辆轿车,就停在马路对面。

 

他的胃抽了一下,不自觉地握紧了手中的手机。

 

“先生,您要用餐吗?”接待又问了一遍。

 

“不用。”他推门走出去径直过街,司机从车里走下来替他拉开后座的门,他坐了进去。

 

 

 

 

 

在公寓楼下,司机拉开门,他下车直接往里走,司机跟过来告诉他房门号,他说我记得。

 

有人专门替他开门,对他说晚上好张先生,他惊讶地看了那人一眼,完全不知道这个门房为什么会认得他。

 

司机、门房、纽约的医生,他的生活里一夜之间多出了太多人。

 

他在电梯里再一次讽刺地笑了。

 

电梯屏幕上的数字变化,一层层向上,在顶层停住。

 

叮——

 

电梯门打开。走廊右边是他上次见过的那扇门。

 

他走过去按了门铃,墙壁完美隔音,门里没传出任何声音。他不喜欢这里,从这个门铃开始。

 

很轻微地一声,门自己打开,他推门进去,门在他身后又自动关上,屋里有细微的说话声音,他跟着声音穿过客厅走到书房门口,门半掩着,孙先生戴着金丝眼镜拿着手机在里面讲电话,手随性地插在裤子口袋里。

 

他伸手把门推开,门碰到后面的磁石,哒一声吸住,孙先生于是拿着手机转过身来。

 

他迈步,走过去,一拳打在孙先生的脸上。孙先生手中的手机摔了出去,在地板上转了几圈碰到墙角才停了下来。

 

他甩了甩有些发疼的手转身,刚走到客厅手腕就被拽住扯向另一个方向,整个人被拽着甩进了客厅旁边的玻璃天井里。他甩开孙先生的手,孙先生转身从外面锁上了玻璃门。

 

他捶着玻璃,发出闷闷的声音,孙先生头也不回走进书房,在他的视线里捡起手机半合上门继续他的电话。

 

他站在阳光房里抬头,顶上是四四方方一片星空,挂着漂亮的银河。他将视线移下来,四周是大大小小的盆栽,像一个小型的植物园,最中间的花架上是几盆兰花。

 

他走过去,指腹摸过兰花饱满的花瓣,花色没有丝毫瑕疵。他握住花盆边沿,将它从花架上拽下来。

 

砰——

 

整个花盆碎在地上,泥土洒出来,兰花倒在其中。

 

第二盆、第三盆、随后直接把整个花架推倒,轰的一声周围地上的盆栽跟着支离破碎,他深一脚浅一脚地在其中检查着遗漏,每发现一个就抓起来摔得粉碎。

 

地上满是碎片和泥土,他站在天井中检视四周,确定没有一盆完好后感到了些许满意,花应该在土里,土应该在地上。

 

他抬起头,书房的门依然半掩着。他知道他听见了,可能不止他,整栋楼,甚至他电话的另一端应该都听见了。

 

书房的门在这时开了,孙先生将手机放在书桌上,看向他所在的玻璃天井。

 

他的心跳不由加速。看着他一步一步走到了玻璃房门口,目光扫过他脚下的狼藉,缓缓摘下金丝眼镜放在一旁的边柜上。

 

他在天井里看着他,他出汗了,不仅仅是因为这场破坏,更因为内心升起的兴奋。他的胸膛随着呼吸起伏不平,玻璃外那个人同样,孙先生的目光从满地狼藉里抬起,看向他的眼睛,他清楚地看见孙先生咬了下牙后跟,然后伸手旋开玻璃门上的锁,将门拉开。

 

他们之间只剩下空气。

 

“高兴了?”

 

“没。”

 

孙先生看了他一会儿。

 

“你要去找他吗?你有他电话,随时可以去。”他的声音不重,和平时说话一样。

 

他没说话,只是看着孙先生。

 

“去啊!”孙先生吼出来。

 

他的背脊升起一阵战栗,他咬牙将它压下去。他嘴角紧了紧,抬起手,划开屏幕,找到飞行员的号码,按下去将手机放在耳边看着孙先生。

 

嘟——

 

嘟——

 

声音在偌大的客厅里听起来格外空旷。

 

哒。

 

手机接通。

 

喂——

 

瞬间他手里的手机被拿走用力摔在地上,屏幕粉碎。

 

他整个人下一秒被扯走。

 



此处内容可能有所不适,雷点低者慎入


tbc……


下周六见


Fionana的红兴总目录



评论 ( 37 )
热度 ( 1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