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香港(五)

chapter1:HK1

chapter2:HK2

chapter3:HK3

chapter4:HK4


OOC


他醒的很早。


早的意思是不到中午就醒了,大约只睡了几个钟头。跟酒没有关系,他身上有些酸痛,他有些担心他的腰,但似乎没有怎样。


他又回到了如何打发时间的老问题上。只是今天他没有心情研究自己的喜好。


他洗了衣服,打扫了屋子,他路过窗口的时候看到楼下依然停着的黑色轿车。他不太清楚它是一早赶来还是一夜都没走。


他从冰箱里随便拿了点东西吃,在家里看了部电影又玩了会儿手机,再也找不到可以做的事情...

我的天呐

居然回答了

这令人浮想联翩的答案……

我……

真的……

只是……

开个脑洞……

哥,你昨晚睡得好吗?

来吧,甜饼,go~


ooc


孙红雷有点累。


累以及困。主要症状是走路有点飘,不太有精神,比如看到箱子或者其他路边搁置的东西,伸手去“拿”的冲动没有那么强烈了。


早上出门的时候天还没亮,和王迅站在路边观摩了一会儿小猪的人体烟囱秀,他也就是笑笑,说了两句,把大陆先召唤走了。


大陆是个好孩子。体力耐力都很充沛,同时对这个世界,对这个节目充满好奇,按照导演的话说大陆觉得上次没怎么跟其他嘉宾互动,胜负欲很强。但是这个节目跟胜负欲没有什么关系。孙红雷觉得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还是应该照顾一下大陆的。毕竟这个世界上无条件信任他的人他一下能想的起来...

香港,香港(四)

香港,香港

chapter1:HK1

chapter2:HK2

chapter3:HK3



OOC


新年前一周他在尖沙咀迷路了。


来来回回在弥顿道上打转,他几次看见半岛酒店,又看到假日酒店,反复被重庆大厦门口发餐馆传单的印度人围堵。


他不想问路。不是说有谁歧视他,只是香港的普通话并还没有那么普及,尤其在市民阶层,他有时候解释半天也没有什么结果。他也不想说英文,中国人之间用英文沟通,太滑稽。


“你要去哪?”当时坐在路边咖啡的一个人抬起头问他,大概是他来回太多次,实在忍不下去。


他看向那个人,戴着金丝眼...

还是蒸煮比较厉害,不用折腾床也塌了,完美碾压同人

香港,香港(三)

香港,香港

chapter1:HK1

chapter2:HK2



OOC


银色的一块圆形,比纽扣大,比硬币小。刻着一个S,只在特定的角度下能看见。


一般他会把袖钉解下来收好,放在他衣柜的抽屉里。但着急的时候,他就随手放在一边,桌上、边柜、厨房台面。


他经常看见这两颗,颤悠悠地停在桌上,随着震动,一点一点朝桌沿挪,直到滚落在地毯上。


他没回复那条短信,吹干了头发上床。


但袖钉还在他的脑海里面。不仅仅是袖钉,还有他的气味,在他枕头里、床单上。


他为什么要带他回来?


他睁...

香港,香港(二)

OOC


——我落地了。


他从浴室出来看见手机上这条微信, 头像是一朵云。


他看向窗外,今天下雨。


“五十文。”营业员用粤语说。


他将手机收起来,掏出钱给她,她抬头的时候看了他一眼,目光落在他的脖子上,短短停了一瞬。


他拿着咖啡出门的时候看了一眼玻璃,颌骨下方一寸,有一个红色的吻痕。


他向上扯了下领子,无济于事。他于是撑起伞走进雨里,弥顿道的路牌与他擦肩而过。


高士威道、弥顿道、轩尼诗道、砵兰街、毕打街……...

香港,香港(一)

 

OOC


“你之前在纽约?酷。那你为什么来香港?”


“你为什么来香港?”


“为了钱喽。所有人都是为了钱。来香港的人都为了这样东西——钱。”


他在中环上班,不是Banker,是酒保。


酒馆放清浅的爵士乐,客人是附近上班的白领,小声聊天安静喝酒。


他喜欢这份工作,不是很忙,不是很吵。


酒馆里语言混杂。英文夹着粤语,粤语夹着国语。音节连贯,语速飞快,在他听清之前干脆地结束。


他从口音判断他们的国籍,香港人,大...

红色纱衣(下)

甜心刺客系列

 

注意:三俗,我个人的萌点很可能是您的雷点,慎点。

OOC

——你有问题?

——商人专门解决你的问题。

——只要你有需要,就有满足需要的商品。你想要的一切,我都可以卖给你。

——包括爱情?

——包括爱情。

——我有爱情了。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我希望它牢固一点。

——很好,爱情就像建在沙滩边的房子,建起来只是开始,维护才是根本。

——所以你有维护爱情的商品吗?

——有啊,应有尽有。

——那快给我说说。

——可以,只是……你能先把我解开么?

 

 

 

波斯商人被绑在床上,眼睛焦急地转着圈...

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