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纽约(一)

金融家 vs 舞者

孙总 vs 张总


OOC


“你为什么来纽约?”


“我想跳舞。”


“所以是为了理想?”


“是的,理想。”


“人人来纽约都是为了理想。”


“然后呢?”


“然后?亲爱的,没有然后,纽约只是纽约。”


他在去舞团的路上再次看见了那个四四方方介于船和埠头之间的东西,停在哈德逊河上,准确地说是岸边。


“那是房子。”之前同行的朋友告诉他,“有钱人的房子。”朋友补充。


“住在哈德逊...

追逐游戏s/e.x tape(四&五)(之前的文被屏蔽了重发不用理我)

乐乎这又抽的是什么风……


ooc


警局十二楼最近的气压很不稳定。


自从前天晚上刑警队长孙红雷在案发现场被赤身裸体的发现以来,他的气场就诡谲地变幻着,一句话概括就是没有一刻正常。


尤其是昨天外部电脑专家张艺兴搬到他门口之后。十二楼办公室简直就成了暴风场。而且最奇怪的是,暴风中心似乎并不是头号火药桶孙红雷,而是看起来纯天然无公害的张艺兴。这简直是天文奇观。


从昨天开始,整个办公室就目睹了张艺兴如何无视孙红雷的各种怒发冲冠,泰然自若。他们觉得只有一种可能性就是这孩子反射弧长得可以绕地球两圈了...

好暖啊 人生写照

小苍兰:

好可爱啊

Laceration:

《亲爱的读者,谢谢你们》
我想说的话,都在图里了
丑丑的,请不要嫌弃

开放转载(*'へ'*)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

微博也有发,在这里丢个地址

爷爷芳龄45

ooc


五雷轰顶!!!男友居然背着我生了个孩子!!!还找上门来!!怎么办!!!


【只看楼主及楼主回复】


1.


请先让我平复一下心情。


这件事情对我的打击实在太大,我到公司已经一整天了,任何文件没批,任何报告没看,我秘书以为我病了。


这怎么能是病了呢?这比病严重多了!


突然冒出一个儿子,哪个男人受得了这个打击,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儿子不是我的!!


说明一下,楼主今年四十有五,用一句很老套的说法叫做钻石王老五。或者也可以叫做单身贵族。楼主有诸多一眼就能...

甜心刺客(九)思无邪

ooc


孙大人的生活出了问题。


性♂生♂活。


简单地说他又开始做不完了。


等下,为什么是又?


他暂时忽略了这个问题,回到他当前的烦恼上。


这种事对于他来说从没这样难。


又或者是从前太过容易了?


但不论是难还是容易,这件事卡住了。


卡住他的不是意愿,他的小情人对这事非常乐意,并且享受其中,毕竟对手是‘非常厉害’的他。也不是天时地利,现在他的小情人每晚被关在一个只有床的封闭房间里(孙大人自动忽略了其他家具)无所事事(孙大人自动忽略了受罚抄经),光...

甜心刺客(八)思无邪

ooc


上朝的时候礼部的李大人注意到了孙大人的异常。眼角下方颧骨上好像有一小道划伤。


本来这也不算什么大事,当朝文武百官家中难免发生口角,带伤来上朝的时有发生,但出现在孙大人脸上就有些蹊跷。第一孙大人尚未婚娶,第二孙大人武艺高强,常人近不得身。这怎么伤的,就很值得研究了。


午饭时间各种小道消息纷至沓来,户部说孙大人的前情人和前前情人打起来了,孙大人去拉架被误伤了。礼部说孙大人睡了有妇之夫,这是仇家干的。工部说孙大人在满江楼听曲,满江楼的灯笼掉下来伤了他。


国子监祭酒王大人推了推他新配的西域眼镜,悄声地告诉大家以上说法均不靠谱。...


甜心刺客(七)思无邪

ooc



小刺客哪也没去。孙大人昨晚说今天只上半天朝,下午就回来。他于是一心一意在家里等孙大人下朝。中午刚过,孙大人没回来,倒是罗师兄来了。


“怎么还在这里,出大事了赶紧回去见师父!”


罗师兄话音刚落就飞身走了,非常要紧的样子。他心怦怦跳,该不会是师父他老人家……


刚到师父屋檐上,就看见师父趴在院里的地上,他几乎是飞身落到师父跟前哭着说:“师父……您……您……怎么……”


师父抬起头:“干什么呢你?”


他嘴巴撇着正在将哭不哭之间,看着师父眨巴眨巴眼睛,吸了下鼻子道:“师父您没出事啊?”...


甜心刺客目录

第一章 金风玉露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第二章 思无邪

(七)

(八)


我要把内心深处的脑残雷点和狗血恶趣味全放在这篇文里,所以应该还蛮长的,嗯嗯。

每周六更吧,暂时,遇到有空的时候争取多更点。

甜心刺客(六)

ooc


元宵节快乐(^-^)


这天任务做得快,子时刚过事就办完了,小刺客急急忙忙往尚书府赶,却在某家的屋顶上遇见了罗师兄。


“你出来做任务了?”罗师兄问。


“早做任务了。”他强调,难道真以为他还在养伤么。


“那你的‘勾股弦’怎么办?”罗师兄眨了下眼睛。


他脸一红,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我打听过了,你那位老师在‘勾股弦’方面造诣很深。”罗师兄嘻嘻哈哈地说。


“你瞎说什么,他才没有。”


“啊?”罗师兄好奇,“难道没有那么厉害?”


“什么厉害不厉...

甜心刺客(五)

ooc


(一)     (二)    (三)    (四)


“你在这里做什么?”屋上的人纳闷地看着他。


“你在这里做什么?罗师兄?”小刺客警惕地问。


“我做任务啊。”罗师兄诧异,他穿了一身刺客装,这不是很明显吗?


“你要杀他么?”他问。


“谁?”屋上的人觉得有点莫名。


“这家主人。”


“这家主人谁?”


“你不知道你来做任务?”...

1/11